言情88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唐残 > 章节目录 第1078章 角弓不可张(中)
    “稍安勿躁,不要自乱了阵脚。。”

    然而下一刻,周淮安却不动声色的摆手制止了,拢袖起身欲言的周小七道:

    “去告诉底下的人,该做什么还做什么,相信保卫部门的能力和事先的处置预案。。难得出来一次,且看看再说。。”

    而在街边一角,游弋团虞侯王彦复,此时此刻却被人死死按倒在地上压制手脚,而任由人在他身上搜捡着。

    “好贼子,竟敢当街追逐伤人。。当我巡禁队无人呼!”

    “误会,误会啊。我乃军中。。”

    而王彦复也迫不及待的嘶声道:

    “军中之人又如何,滋扰犯事更要罪加一等!”

    负责捉捕他的巡禁队目冷笑道:

    “非也,我是看见了个可疑人等,这才追过去的啊。。”

    王彦复吐了一口饱含沙土的唾沫,连忙解释道:

    他原本是因为尝试进攻临汾城不果,登城中箭三处坠入城壕中,而被转送到后方救治,却又耐不得医院里整天除了吃睡就是修养的烦闷,因此寻机偷溜出来就近找点众所周知的乐子的。

    而这处城南的曲池坊附近,无疑是,有足够血气方刚的青壮年存在,就自然产生了相应的需要和市场。因此,私底下躲在僻巷开业的私娼户和兼职的半掩门子,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此辈虽然比不得历史源远流长的平康里三曲,那般的声名在外和行院扎堆的规模集群效应;但也胜在本钱低廉而亲民,竟然在短时间内就已然是声名在外了。

    而在医营里吃了好些天油水十足却又滋味平淡的营养餐,他就连看见医营里那些腰粗如柱的仆妇、护工,都觉得有些眉清目秀起来;所以他只能在自己忍不住想要变成他人笑料之前,寻机溜出来自行解决一二了。

    但是这一出来让他寻芳揽胜的年头还未达成,却不小心瞅见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形;那可是他被视为耻辱和一桩心病所在。身为堂堂身经百战的太平军士,居然被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弱质女子打到,还抢走了坐骑。

    虽然他一再解释自己乃是没有防备的大意之下才被得手的;但是哪怕事后没有被追责,却还是不免被同袍引为一时笑谈,而相继露出某种心领神会式的哄笑,或又是“你的懂得”之类的意味深长表情来。

    原本他还可以找自己光州老家一起出来的那几位兄弟倾诉一二,结果谁想到二兄王审知、大兄王审潮,在山东、长安之战后都相继抱得娇妇归了;

    就连最小比他还晚一年的王审圭都有人给他说亲,对方虽然只是一个小商人之女,但也是独养的清白良人。因此,王审圭一有得闲就没少籍故往来对方家中奔走了。

    所以,这就让王彦复更加有些难以启齿了,难道要喝醉了在自己几位阿嫂面前,抱怨自己的军中糗事么。所以他看见了那个疑似相识的身影之后,就鬼使神差般的跟了上去。。

    然而跟着跟着就进步追到了这片新兴的街市中来,却不知何时已经为对方所觉,而突然使出了个虚晃一枪的脱身手段;结果让他追得急了,又莫名其妙惊动了守候在附近的巡禁队人手,就变成这么模样了。

    然而,当王彦复被验明身份并重新释放开来之后,对方却是早已经不见了踪迹

    “疑似有刺客出没?希望封锁本地街市,彻底搜拿?不不,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对方么?”

    随后得到消息的周淮安并不觉得怎么意外。

    因为在这个朝夕不保、势力更迭的激荡大时代,派出几个专业或是不专业的死士,刺杀敌对势力的领头人,还真是一个看起来比较投入少、见效快的投机取巧手段。

    毕竟,就算是失败了也不过损失几个人手;但是哪怕有那么万一的概率成功了;哪怕是仅仅杀伤了对方的领头人,也有很可能造成相应势力的内部动荡,而予以更多的可乘之机,乃至造成权力更迭式的系列连锁反应。

    因此,在贞元以后上百年间的朝廷与地方藩镇的博弈当中,也是这些形形色色的刺客组织和死士手段,得以大行其道的鼎盛时代;其中甚至就连当朝宰相都能被人砍死在朱雀大街上,而至于莫名暴毙的藩镇大员,更是数不胜数。

    只是在原本作为对手的蜀中小朝廷和西军联合、代北联军,都相继退出历史舞台;就连原本在关内各处山中险要处的秘密据点和藏匿之所,都被拔除之后;

    如今还能继续飞蛾扑火式派人过来的,就变成了关东方面的各方势力了。其中有的只是纯粹的探子和眼线,有的是则是想要行那收买和渗透,但也不乏想要冒险一搏的死士之流

    所以在这长安城内外一片风头浪静的太平光景背后,是作为镇反会、敌工部和社调部为首的情治系统,在京畿外围地区相继提前查获和拦截、处理了不知道多少波,企图进入京城的可疑人等和武装人员。

    当然了,作为主场的最大优势之一,除了通过各地屯庄对于外来生面孔的警惕性,所建立起来的变相监察网络之外,如果遇上比较棘手的问题或是比较麻烦的目标对象,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就近招呼驻军;

    几乎没有什么不是几轮排射不能解决的,如果火铳还不足以对付,那就上装满散丸的大炮,如果一轮炮击不过就再来两轮、三轮,投掷纵火弹和爆弹。

    在钢铁与火药的威势之下,足以简单粗暴的解决一切问题。但也带来了相应的后遗症,也就是往往没有足够可供审问的活口;毕竟,总不能叫一团不成人形的烂肉,或是被下成疯痴的伤员开口说话把?

    但不管怎么说,在如此不见光之处的暗流涌动之下,真正能够撞到保卫部门警戒线和外围网络上的例子,反而是变得微乎其微了;自然也不要说能够组织的像样的行动和威胁来来。

    “据说是当初随旧朝郑堂老出奔,却又身手极好的女子?”

    周淮安闻言,不由对着身边的韩霁月笑道:

    “想不到还有旧朝残余流散在外,说不定还是你在凌雪阁的旧识呢?”

    “奴奴却是有些期盼,那重新的相见之日了。。。”

    韩霁月却是眸中烟波流动的轻声道:

    “好了,我既然是秘密出来的,也没有为此大张旗鼓的扰民过甚了,就先从内部开始自纠自查吧!”

    当然,虽然周淮安说的是轻描淡写,但是这事情的后续可没有这么简单结束。既然这位疑似刺客的存在能在这处新兴的坊区市当中招摇过市,那也意味着在长安城内所新行的户籍管理制度,已经出现了缺口和漏洞。

    如果再往深一点想,难道不是城内有相当分量和位置上的人,为之掩护和提供相应的帮助么。要知道,如今出入长安城内的人流量虽然很多,但是在重点区域相对严格的身份管理和盘查之下,不该这么快出现问题的。

    ——我是自查的分割线——

    而在关东数百里外的淮水南岸,濠州(今安徽凤阳)境内,正当是一片旗鼓泫然而成群结队的人流奔走往来如织,最终由汇聚在了位于钟离城外的涂山渡处;

    这些日子以来,在太平军后续主导的休养生息和促产兴业之下,位于淮东腹地的大片良田沃野及其配套的水利灌溉设施,纵横发达的河网漕渠,都得以重新开发和利用起来。

    而随着来自江东、江西、荆湖等地商人不断涌入的注资和置业;以扬州为中心的旧日手工业体系,已经初步得以恢复起来,而将第一批产品船运南下前往广州了。

    因此当秋分过后,费了大半年功夫才清理完境内流窜的最后一点蔡贼残余,并已经完成夏收第一轮入仓的淮南善后处置大使兼第四军中郎将朱存;也在游曳淮水的太平水军战船掩护下,成功抢搭了三道浮桥,而引兵一万五千余人强渡淮水,进入蔡州军所占据的宿州境内。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