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寒黎篇十四
    成兰亭从马背上跳下,一边将僵绳递给走过来的接过的府中门卫一边问道,“今天夫人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午膳用的还香吗?”

    门卫跟着成兰亭一边里走一边回道,“夫人今日身子没有不适,不过午膳倒是吃的不算多,春喜,绿柳几位姐姐哄着劝着夫人也不肯再吃。”

    成兰亭眉头微微皱起,这几日她的胃口怎么这么差,再这样下去身子怎么吃得消。

    门卫看到满脸心疼的成兰亭早已经习惯,夫人少喝口水小将军都能皱半天的眉头,“对了将军,一个时辰前礼部尚书的夫人来府里找夫人聊了会。聊完以后夫人便让春喜姐姐吩咐小的们备好了入宫的马车。”

    成兰亭停步,门卫忙也跟着停下。

    “入宫的马车?天儿要入宫?”成兰亭疑问。

    门卫摇头,“属下不知。”

    成兰亭听了也没再追问,对着门卫挥了下手,“知道了,你去忙吧。”

    门卫离开后,成兰亭举步快速向他们的院子走去。进了房间便看到春喜跟月儿守在外室,成兰亭见状便猜到夜思天在里面睡觉。阻止两位行礼后轻声一问,果然得到夜思天在里面睡觉的回答。

    成兰亭放轻了脚步走入内室,守在里面的绿柳见到成兰亭忙要行礼,成兰亭立即抬手制止,然后对着她指了指外面的方向。

    绿柳明白的走了出去。

    成兰亭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坐下,看着睡着的夜思天,嘴角微微勾起,眼睛里满是柔情。

    成兰亭没忍住的伸手轻抚夜思天的脸颊,心里泛起一丝心疼,她比怀孕前瘦了。

    成兰亭的身子慢慢前倾,唇轻柔的在夜思天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再分开抬起头时才发现身下的夜思天已经睁开了眼睛,一脸带笑的看着她。

    成兰亭一手撑着身子一手轻摩着夜思天额头,温柔道,“吵醒你了?”

    夜思天轻摇头,“睡了也快半个时辰了”说着握住他摸着自己额头的手,拉过来握在胸前,“醒来就发现你偷亲我。”

    成兰亭闻言笑了,“我的错,我不该偷亲的。”说完低头在夜思天的唇上轻印了下,“下次在你醒着的时候亲。”

    夜思天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抬起双手搂着成兰亭的脖子,微抬头在他的唇上也轻印了下。

    成兰亭柔声道,“还想睡吗?若是不想睡我陪你在府里转转?”

    “不睡了。”夜思天说着拿下双手,撑着自己就要起身。

    成兰亭忙握着她的肩膀将人扶起来,“别急,慢慢的。”

    听着成兰亭哄孩子般的语气,夜思天忍不住笑道,“娘在出京前还说呢,你再这么宠下去我以后怕是连走路都不要会了。”

    成兰亭淡笑道,“娘故意逗你而已。”

    “我当然知道她在逗我,但是我更知道娘这样说也有真心,她跟爹真心觉得你对我太好太好了,好到他们都有些心疼你了。”夜思天看着成兰亭说:“夫君,其实我也觉得你对我太好了,好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好了。”

    夜思天说着歪头靠在成兰亭的肩上,依赖的黏着人,“夫君,我都觉得自己何得何能,可以被你这样爱着。”

    “傻瓜。”成兰亭偏头看着她,眼里都是宠溺,“这句话怎么看也该是我说吧,我这辈子何得何能可以娶到你。”

    成兰亭想到自己以前的样子,笑着说,“退回六年前,那时候的我要是说出想娶你的话,只会被取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才不是癞蛤蟆,你是天鹅。”夜思天坐直身子,认真的看着成兰亭,“在我小的时候,沐舅舅讲过一个故事给我听。他说其实天鹅小的时候其实很丑。你那个时候就是一只还没变漂亮的天鹅。”

    夜思天说着很是开心道,“还好那个时候你那么胖,要不然肯定很多人跟我抢你。我除了漂亮好像也没什么其他的优点了,万一你……”她说着摇头否认自己刚才说的话,“不对不对,除了漂亮也不是没有其他优点,我出生也挺尊贵,琴棋书画也都懂些,武功虽然算不是高强但也能自保。平时虽然脾气大一点,但也没有恃宠而骄。虽然不是老好人,但是基本善良还是有的。呃……”夜思天顿了下,对成兰亭说,“我不得不承认,你那时候确实是一只还没变漂亮的天鹅,但我好像从出生就是一只很漂亮很漂亮的天鹅了。”

    看着本来想夸自己却一不小心将自己从头到尾都夸了一遍的夜思天,成兰亭心里说不出的浓情,他微低头唇碰了下夜思天的,“你不是天鹅。”

    “恩?”

    成兰亭在夜思天刚要鼓起脸颊前加了句,“你是天仙。”

    夜思天故作生气的脸上立即绽出笑容来,“我的夫君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我喜欢。”

    成兰亭听了从善如流的应声:“就是为了让夫人喜欢,我才不得不越来越会说话的。毕竟比起夫人,我才是真的连漂亮都没有。”

    “没事,我喜欢的又不是你的脸。”夜思天说。

    成兰亭挑眉,“那夫人喜欢的是我的什么?”

    夜思天想了下说,“喜欢你喜欢我,只要你喜欢我我就喜欢你,一直喜欢。”

    成兰亭额头抵着夜思天额头,“至死不休。”

    夜思天笑着投入成兰亭的怀中,“真肉麻。”

    成兰亭搂住夜思天的身子,笑着没有说话。

    夜思天靠着成兰亭,“都有点不想入宫了。”

    听她这么说,成兰亭想起回来时门卫跟自己说的话,“突然想入宫是因为礼部尚书夫人跟你说了什么吗?”

    夜思天一点也不意外成兰亭知道有人找过她,“有关系也没关系,本来二哥跟顷璃过两天就要出宫了,我打算在他们出宫前去看看他们,不过没决定今天就入宫。 但今天礼部尚书夫人刚才来跟我说了个事情,我还是挺好奇的,想入宫跟顷璃聊聊。”

    成兰亭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现在入宫今晚是要住在宫里了。”

    夜思天说,“我想叫上笑笑一起,晚上我们跟顷璃一起睡!”

    看着夜思天满是期待的表情,成兰亭道,“那我先派人去韩王府说一声。”

    “恩,先问问她有没有空吧。”夜思天低头摸着自己的肚子,“等爹娘还有二哥他们回来,就是孩子出生的时候了。笑笑前天来看我的时候,我们说过在二哥跟顷璃出宫前去宫里看一看顷璃的。”

    “我去吩咐一下,你等我会。”成兰亭说。

    夜思天点头。

    成兰亭离开后,春喜跟绿柳便从外室走了进来,看到两人夜思天就知道是成兰亭不放心她一个人让她们进来守着的。

    “刚好替我梳妆吧。”夜思天说着从床上准备起身。

    春喜忙过来扶住夜思天,夜思天一边被扶着下床一边无奈道,“你们也跟夫君似的,越来越大惊小怪了。”

    春喜扶着夜思天到梳妆台前坐下,“夫人现在怀着双生子,自然要小心再小心了。”

    “小心不错,但是你们小心的我都觉得自己是瓷娃娃了。”夜思天说。

    绿柳拿起梳子,从铜镜里看着夜思天,“夫人想梳什么发髻?”

    “随意一些就行了。”夜思天说。

    绿柳点头,“好。”

    夜思天跟两人闲聊着,“最近璃儿都不来找我了,等二哥他们离宫后我找个时间去找找她。”

    春喜闻言微压低声音:“夫人,前两天我有些不舒服去药店抓药的时候看到楚夫人身边的月兰姑娘了。”

    夜思天从铜镜里看着春喜,“是璃儿怎么了吗?”

    “我刚开始也以为是楚夫人生了病,便多嘴问了月兰姑娘。但是她吱吱唔唔半天,最后说不是楚夫人吃的。我见她一副不想说的样子也没有再多问,等她离开后我就问了药铺的掌柜,才知道她抓的居然是保胎药。”春喜说。

    正在梳头的绿柳道,“保胎药?月兰姑娘有身孕了?”想着她皱了眉,“不对呀,她跟雨竹姑娘不是都还没成亲吗?”

    春喜点了下头,“是呀。”然后她看向夜思天,“夫人,楚府现在的情况总不能是楚老爷让哪个小妾有了身孕吧?”

    夜思天脑海里出现平日里一副严肃,不苟言笑的楚谏,微摇了摇头,“他那样的人,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那……”春喜‘那’了半天没敢说出心里想的。

    虽然绿柳没说出来但夜思天跟绿柳也都猜得到她所想的,月兰抓回去的保胎药肯定是有人吃的。以月兰在楚府的身份跟地位能让她出来抓药的只有跟她情同姐妹的雨竹跟她的主子夜璃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她自己吃。

    大夫早说过夜璃这辈子都可能不会再有自己的孩子,而且若真是夜璃吃,这样的好消息夜璃不会不告诉夜思天。这样一来,吃这药的只可能是月兰或是雨竹了。

    楚彦承收了雨竹或是月兰?

    夜思天出声否认道,“不会,楚彦承不是那样的人。”

    她对楚彦承虽算不上了解但是这点认知还是有的,每次璃儿来找她,晚间楚彦承都会亲自来接人,他对璃儿的情爱是装不出来的。

    春喜看着夜思天,犹豫了会道:“夫人,楚府那样的情况,楚老大人不可能允许楚大人没有孩子的。”

    夜思天脸色微沉了些。

    春喜见状不敢再多说,她哪里不知道夜思天对夜璃的关心。

    此时成兰亭端了碗燕窝走了进来,“梳妆完先吃点吧,再过半时辰你就要吃东西的,但过来要是进宫在路上你也没办法吃的热乎的。若是不饿就先少吃点,垫垫。”

    成兰亭将燕窝放到桌上,走到梳妆台前才发现夜思天有些阴沉的脸,担心道,“怎么了?”

    夜思天没有说话,成兰亭看向春喜跟绿柳两人,意识她们回答。

    春喜跟绿柳两人则同时看着夜思天,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春喜脸上带着后悔,她不该多嘴说这些的,现在弄的夫人心情都跟着不好。也许这些都是她想多了,月兰也有可能是好心替别人抓的药。

    夜思天想了下,“已经派人去韩王府了?”

    成兰亭点头,“是呀,已经去了。”

    “再派个人去,跟笑笑说明天用完早膳入宫吧。”夜思天说。

    成兰亭问:“怎么了?”

    “先派人去吧,我怕耽误了时间笑笑做入宫准备。”夜思天说。

    “好,那我出去下。”成兰亭应声完便走了出去。

    等到成兰亭吩咐完回来时,夜思天已经梳妆完毕,她看着走进内室的成兰亭,“我想去楚府看看璃儿。”

    成兰亭闻言,疑惑道,“这么突然,发生了什么?”

    夜思天将刚才春喜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也将自己的猜测跟不安跟成兰亭说了一遍。

    “彦承不是那样的人。”成兰亭说。

    夜思天道,“我也觉得他不是,但不管是不是我要去看一眼璃儿,确认她没事才行。至于保胎药的事情,只要不是伤害到璃儿的事情,我也不想多管。”

    当然也不能多管,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无意侵犯别人的秘密。

    听她这么说,成兰亭也不多劝,“先吃燕窝吧,吃完我跟你一起去。”

    夜思天点头,走到桌边坐下。

    成兰亭摸了摸碗壁,觉得不烫人了才推到夜思天的面前,“吃着应该还有些烫,吹吹。”

    夜思天拿起燕窝,看着成兰亭道,“怎么我说什么你都答应呀。”

    成兰亭淡笑反问,“不好吗?”

    夜思天点头:“当然好,只是你对我越是百依百顺我越是好奇,有什么事是你会拒绝我的。”

    “你猜猜。”成兰亭故意逗她道。

    夜思天很是认真的想了起来,想了好一会儿摇头,“还真想不到。”

    “想不到就代表没有。”成兰亭说。

    夜思天也故意道,“真没有?”

    成兰亭状似想了下,然后回道,“想想还是有的。”

    听他这么说,夜思天立即追问道,“什么?”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