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赵浪 > 第693章 天神教受到了重创
    获取第1次

    第693章天神教受到了重创

    老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极为平静。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匈奴老牧民,自己,包括自己的妻儿,都是部落贵族的财产。

    整个匈奴都是这样,匈奴贵族和他们的扈从们,才有着正在的财产。

    普通牧民大多和他一样。

    他也信奉了一辈子的天神。

    但是突然有天,天神教冒了出来,他加入了天神教之后,却感受到了天神教内部的温暖。

    人人都是兄弟姐妹,相互帮助,相互爱护。

    是天神教给了他温暖。

    而天神教的所有人都说,这些都是天神的吩咐,因为人人在天神面前都是一样的。

    他没有见过天神,只是知道天神在长城的那一边。一秒记住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第一次感受到了做人的温暖,所以,他才全心的侍奉天神。

    他已经如此老迈,如果能为了守护天神而献出生命,那也没什么不好的。

    “你去做准备吧,记住,除了主动暴露出我们的人外,我还会给你几个平常欺压我们的贵族名字。”

    老人这时候说道。

    反正要走,为什么不帮天神带走几个敌人?

    “还有,等计划执行之后,再告诉圣子,他的年纪还小,可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事情做成了,他也就只能接受了。”

    听到这话,天神信徒顿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道,

    “是。”

    老人这才点点头,然后消失在了夜色里。

    第二天一早,礼义廉三人起来之后,就按照平常的日程开始了锻炼。

    他们虽然已经接到了冒顿会来的消息,但越是这样,就越不能表现出异常。

    天神护卫的信息是绝密,他们不能暴露出来。

    绝对不能小看了自己的父亲。

    很快,当外面有牧民来禀告说,单于已经到了附近,要他们去迎接的时候,他们才做出反应,骑上马准备去接人。

    只不过廉却是站在原地不肯动,

    “我不想出去接他!我在这里等就好了。”

    廉冷着脸说道。

    礼微微叹了口气,廉的年纪还是太小了,还不能很好的控制情绪。

    不过这么一来,倒是显得格外真实,反正廉本来也不知道这些事情。

    礼没有勉强,义就更不会说什么了,要不是礼拉着他,他也不想去迎接那个人!

    很快,两兄弟便带着自己的部落牧民,一路到了部落营地的五里外去迎接自己的父亲。

    “哈哈哈,本单于的儿子,如今才有了一些匈奴人该有的样子。”

    “走!让本单于看看,你们把自己的部落训练的怎么样了。”

    看着身上穿着毛皮衣物,脸上也是红彤彤,还熟练骑着马的礼和义,冒顿顿时发出了一阵大笑。

    他就是看不得最开始三人回来的样子。

    浑身都有着一股子大秦人的酸臭味。

    很快,冒顿就带着人一路到了营地里。

    只是才到几人的营地。

    冒顿就微微皱起了眉头,指着营地里的布置,说道,

    “这里是怎么回事?”

    礼和义有些疑惑相互看了一眼,却没有发现营地里有什么异常。

    甚至说,他们的营地,才是整个匈奴里面最干净整洁,有秩序的营地。

    礼顿时问道,

    “父亲,是有什么不妥吗?”

    听到礼的问话,冒顿冷着脸说道,

    “这座营地里面没有我们匈奴人的味道!”

    “在这草地上,居然没有看到一处马粪!”

    听到这话,礼这才明白了,这些卫生举措,还是他们到了部落之后,花费时间一点点的建立起来的。

    冒顿第一次来的时候,却是还没有太大的变化。

    于是带着几分耐心解释道,

    “父亲,这是为了族人们的健康,太多的脏污,会导致族人生病的...“

    礼正要解释下从学府学到的初级卫生知识。

    但还才开了一个头,就被冒顿粗暴的打断了,

    “什么脏污?我们匈奴人祖祖辈辈都是这么生活的!”

    “只有最强者才能活下去,生病,那是因为他们本来就脆弱!”

    “弱者是不配做我们匈奴人的!”

    听着冒顿这蛮不讲理的话,礼直接愣在了原地。

    这一瞬间,他突然发现,这个匈奴中权力最强大的男人,在这些方面,居然还不如学府里面的一个孩子!

    孩子都知道,饭前便后要洗手,垃圾粪便更是不能乱丢。

    一时间,他变觉得对方身上的光环少了很多,和自己那个似乎无所不知的叔叔比起来。

    除了武力上以外,自己的父亲几乎是完败的。

    就在这时候,一旁的义皱眉说道,

    “难道弱者就没有生存的权力吗?”

    “部落里的老人们,年轻的时候,也为部落出过力,现在,难道就要让他们在病痛中死去吗?”

    听到义的问话,冒顿眼神冷酷的看向义,义也毫不示弱的看回去。

    突然,冒顿的手猛地一动!

    啪!

    一声脆响。

    义的脸上便多了一道鞭痕。

    看着义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冒顿才狠狠的说道,

    “谁给你质问本单于的权力!上次教给了你弟弟的东西,我今天再教给你!”

    “没有实力前!你们要记住,收起自己的爪子!”

    “仁慈,在草原上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也是弱者才需要的东西!”

    “如果他们年轻的时候足够强!早就变成贵族!所以,要么为了战功而战死!要么成为弱者!既然是弱者,那本来就不配活着!”

    听着冒顿的咆哮,礼和义这一次不得不低下了头。

    这时候,听到了动静的廉走了出来,看到义脸上的伤痕,几乎是瞬间暴怒起来,

    “二哥!你...”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义牢牢的按住了。

    看着三兄弟有怒不敢言的样子,冒顿的眼中却露出一丝笑容。

    三人虽然现在的样子很狼狈,但无论如何,已经开始学会隐忍了。

    再等一段时间,就会慢慢的适应了,等什么时候他们能做到把这些都藏在心里,那就是成功了。

    再搭配上一些实力。

    三只小狼王,也就慢慢的练成了。

    这本来也就是草原上熬鹰的办法。

    至于三人对他的怨恨,他并不在意。

    王者,本来也就不需要这些所谓的情谊。

    他的儿子,本来就要狼一样狠厉,而不是像羊羔一样软弱。

    只要他一直这么强大,那么三人也就不会有任何的威胁。

    当他老了,变得虚弱了之后,他甚至有些期待三人向他挑战的日子!

    狼王之间传承,就是如此。

    “听本单于的命令,把营地恢复成之前的样子!”

    冒顿这时候说道。

    这一次,礼没有反抗,而是老老实实的回道,

    “是,父亲。”

    冒顿顿时露出了一个笑容。

    巡视了一阵营地,冒顿其实还算满意,除去太过于干净这一个缺点以外,部落里面的各项训练却是没有落下的。

    甚至可以说,训练的不错。

    看着面前的营地,冒顿冷不丁的问道,

    “你们的营地里有没有天神教的人?”

    听到问话,三人都不由的微微一怔。

    最终还是礼回道,

    “父亲,族人们本来就是信奉天神的,不知道有什么问题。”

    冒顿看着三人,淡然说道,

    “你们要记住,天神只能是在天上,到了地上,那也要听从本单于的命令。”

    “既然你们不知道其中的区别,那也就不必担忧了,本单于自会查证。”

    听到这话,礼犹豫了一下,想了想昨天老人说的话,天神教应该是可以瞒过去的。

    他暴露出来反而不好,于是说道,

    “是,父亲。”

    礼的神色,冒顿全部看在眼里,他当然看得出来,礼和对方有联系,只是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步。

    不过时间还这么短,应该没有什么关联。

    让他略微有些欣喜的是,这小子已经学会隐藏心思了,这倒是好事。

    不过,他还要完全的压服这三个小子,祛除掉三人在大秦沾染上的气息!

    于是挥挥手说道,

    “行了,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本单于会在这里过一夜,明天就会离开。”

    礼这才拉着义和廉离开,等到了一旁,义才放开了廉。

    “二哥!你拉着我做什么,我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廉气得满脸通红的说道。

    他没有想到,上次他被打的躺了好几天之后,一出去就看到了义被打。

    礼正要安慰几句,义却摸了下脸上火辣辣的地方,冷着脸说道,

    “那个人说的对,我们没有实力的时候,的确是要隐忍!”

    听到这话,礼和廉都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

    “二哥,你疯了?你还觉得他说的对?”

    廉带着几分不可置信说道。

    义这时候却只是阴冷的点点头,说道,

    “如果我上次就听了他的话,这一次,也就不会挨打了。”

    “下一次,我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不会出手的。”

    一旁的礼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行了,你们别说了,父亲还在营地里。”

    “告诉大家都不要有太大的动作,等明天父亲离开之后再说。”

    义和廉都默默的点了点头。

    现在他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的确只能隐忍。

    接下来的时间,双方都似乎相安无事。

    冒顿也没有再找什么麻烦,倒是让几人稍微安心了一些。

    一场表达了部落尊敬的篝火晚会之后,部落也就慢慢的安静下来。

    夜色再次降临。

    礼也沉沉的睡去,今天面对他的父亲,他一直紧绷着。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道细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圣子!圣子!”

    礼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之前一直在老人身边的天神信徒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的帐篷里。

    礼心中浮现出一丝警惕,哪怕他是天神教圣子,对方是天神教信徒。

    但是没有通报,对方绕过护卫就这么出现在他的帐篷里,也是不应该的。

    只是不等他发问,天神信徒就带着几分悲切说道,

    “圣子,我们的人已经被单于抓了!您要记得之后的应对!”

    听到这话,礼的眼睛猛然睁大!

    第二天一早,礼就起床了,借着和平常一样训练的机会,对义和廉说道,

    “待会儿不管发生了什么,你们都不准出声。”

    义和廉还有些懵的时候,冒顿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而在他的身后,却是抓着一连串的人。

    他们当初救下的老人,就在第一个。

    冒顿这时候看了几人一眼,然后高声说道,

    “这些人假借天神的名义,逼迫危害自己的族人!该死!”

    “从今天开始,本单于将会严查!”

    “所有不服从的,都将会受到严惩!”

    他其实不关心天神教的目的,他只要知道,无论是谁,想要用什么手段,来分化他原本的权力,那么就该死!

    没人能夺走他的权力!

    从今天开始,他就要彻底的清楚,这一股在天神中突然壮大,却不受他控制的力量!

    很快,冒顿说完了之后,才看向礼义廉三人,淡然问道,

    “这是你们营地的人,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礼这时候缓缓的呼了一口气,想着之前天神信徒和他说的话,淡然的说道,

    “我们不知道。”

    一旁的礼死死的按着廉,也回道,

    “不知道。”

    冒顿满意的点点头,不过,他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几人。

    无论双方的关系如何,今天,他冒顿的孩子,必须和这些人决裂!

    于是指着最前面的老人,说道,

    “这些人,危害了整个匈奴,你们是匈奴的王子,自然也是有责任的。”

    “杀了这个领头的,为你们自己正名吧。”

    听到这话,礼义廉三人都直接愣住。

    他们认识的时间虽然短,但是老人对他们都极为不错。

    礼虽然杀过人,但是面对老人,他却无法跨过心里的那道坎!

    看着犹豫的三人,冒顿露出一个冷笑,说道,

    “怎么,还是说,这个人也和部落有关联?”

    听到这话,礼猛的一惊,回过神来,说道,

    “父亲,这个人和部落没有关联,我来。”

    说着,便拿出了手里的武器,朝着老人走去。

    只是到了老人的面前,他却还是无法出手。

    老人看着礼,眼中露出一个鼓励的神色。

    礼却更下不了手了。

    正当冒顿脸上的寒意越来越盛的时候,一道人影快速的到了礼的前面,然后手起刀落,狠狠的刺进了老人的心口。

    看着老人嘴角带笑的低下了头。

    礼有些呆滞的转头,就看到义满脸狠厉的样子。

    这时候,冒顿带着笑意的声音才从旁边传来,

    “好!不愧是匈奴的王子!来人,把这些人带回去!”

    很快,冒顿便带着人离开了部落。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看着冒顿远去的背影,义眼中的神情便越发的阴冷了,用几乎只有自己听得见声音说道,

    “我会替你报仇的。”

    礼回过神来,把部落安顿之后,才对天神教信徒说道,

    “传信给叔叔,天神教受到了重创。”

    这个情况,必须要让叔叔知道。

    很快,当天夜里,便有一匹快马,绕着远路,朝着长城的方向而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