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摄政大明 > 第1153章.南京码头.
    ……

    ……

    就在赵俊臣暗中给朱和坚挖坑设陷阱的同时,朱和坚此时已经乘船离开京城,沿着京杭运河一路南下抵达镇江,然后又从镇江府转入长江航道,直接抵达了南京境内。

    这段航程,途径直隶、山东、江苏三地,距离长达三千里左右。

    而朱和坚这一路竟是只用了五天半的时间!

    在明朝时期,漕船航行有“六十里一更、一昼夜十更”的说法,也就是说普通漕船的航速大约是每小时二十里多一点的样子。

    朱和坚离开京城之际,曾是特意征调了两艘车轮舸作为自己的座船,车轮舸乃是明朝后期所建的新型战船,船长四丈二尺、宽一丈三尺,内置四轮、由人力驱动,航速要远快于普通帆船与浆船。

    但即使是这样,朱和坚仅仅是用了这般短时间就能抵达南京,也完全可以称之为神速了!

    只能说,朱和坚乃是日夜兼程、全力赶路,不仅是吃饭睡觉皆是留在船上,甚至都没有浪费时间接见沿岸各地的地方官员,所以才能出现这般惊人的速度。

    而这般情况,也足以能体现朱和坚的心情急切与内心不安。

    毕竟,这还是朱和坚出生以来第一次离开京城中枢,现在更还是储君废立的关键时期。

    京城中枢的局势莫测、南京六部的复杂情况,以及赵俊臣、周尚景这两位权臣的虎视眈眈,皆是朱和坚深感压力,所以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尽快处理完毕南京方面的一切事情,然后就要迅速返回京城,及时处理京城中枢的种种局势变故,一分一秒也不敢耽搁。

    *

    这一天的下午申时,朱和坚的座船已是进入了南京境内的长江航道,南京城的高大城墙也是遥遥在望。

    然后,朱和坚就传令船舰逐渐放缓航速。

    这是因为,朱和坚一方面不希望让南京各界看出自己的急切心态,另一方面也想要趁机缓解一下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身体疲乏。

    车轮舸虽然要比寻常船舰航速更快,但也不似寻常船舰一般航行平稳,再加上朱和坚原本就是体弱多病、先天不足,这段时间又是日夜兼程、吃住都在船上,每天都要承受大量颠簸,自然是有些吃不消。

    朱和坚此刻的身体情况,已是濒临极限,不仅是面色苍白、毫无血色,更还是腿脚无力、就连寻常走路都会立足不稳。

    船舱之内,传令放缓航速之后,朱和坚又吩咐贾伦为自己准备一杯参茶。

    参茶乃是大补之物,有时候还会透支元气,所以朱和坚一向是不敢多用,这一路上也是尽量依靠自己的意志力强行撑着,但此时南京已是遥遥在望,朱和坚自然是不愿意向世人展现自己的虚弱一面,所以依然是要用自己的虚弱身体承受大补。

    等到贾伦端来参茶之后,朱和坚立刻是一饮而尽,顺便还把茶水里的参片嚼碎吞下。

    就这样,大约一炷香时间之后,朱和坚的面色已是逐渐恢复了红润,腿脚也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彻底遮掩了他此前病怏怏的模样,只是双目之中还残留着一些血丝,看起来有些吓人。

    察觉到自己身体情况的变化之后,朱和坚转头向贾伦问道:“我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如何?”

    贾伦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担忧,道:“看上去是正常了……但也只是表面正常罢了!殿下,你现在依然是在透支身体,若是这种情况反复出现,你将来就算是顺利坐上储位,恐怕也撑不到登基大宝的那一天,在咱家看来,简直就是刨腹藏珠一般。”

    在朱和坚面前,贾伦一向是有话直说,从来都不会刻意遮掩,这也是朱和坚信任与重用贾伦的主要原因之一。

    此时,听到贾伦近乎诅咒一般的评价,朱和坚也不恼怒,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只要表面看起来没问题就行,我也知道自己的做法过于急切,但眼前困局若是不能顺利解决,任何长远打算也只是一场空谈罢了……

    更何况,无论是南京的未来局势,还是京城的诸般隐忧,皆是让我隐隐心中不安,必须要强逼自己一把才行!而且,我必须要赶在太子三哥返回京城之前结束南京的事情,否则……”

    说话之际,朱和坚的态度冷淡,就好似身体不是自己的。

    见到自己劝说无效,贾伦也没有继续多说,只是眼中担忧之色更重。

    另一边,朱和坚已是转移了话题,吩咐道:“等到抵达南京之后,你就暂且不要跟着我了,而是隐藏在暗处与我配合……

    你接下来的任务很重,不仅要负责安置‘嘲风’死士,还要联系那批率先赶到南京境内暗中潜伏的厂卫,尽快拿到南京城内近段时间以来的所有情报交给我,最后还要代表我与南京镇守太监席成进一步接触,试探此人是否可以完全信任……”

    听到朱和坚的不断吩咐,贾伦先是点头答应,然后问道:“但若是咱家离开了殿下身边,殿下身边缺少可靠帮手,岂不是独力难支?”

    朱和坚摇头道:“我抵达南京之后,最开始只负责一些明面上的事情,有鲍文杰与刘冶二人协助就足够了,行动之际主要还是要依靠太子太师王保仁的力量,但暗中的诸项准备,也只能交由你来负责。”

    朱和坚的心腹并不是只有贾伦一人,但为了防止京城中枢发生意外变故,所以他离开京城之际也暗中留下了许多布置,这些布置皆是需要可靠人手具体负责,所以朱和坚来到南京之后也就面临着人手不足的局面,许多事情只能交由贾伦一人全权负责。

    说曹操、曹操到,朱和坚刚刚说完,就听到船舱门外传来了礼部侍郎鲍文杰的声音。

    “启禀七皇子殿下,船舰很快就要抵达南京码头,南京各界以太子太师王保仁为首,目前皆已是现身于码头之上、迎接于您,还请七皇子殿下亲自现身、接见南京各界人士。”

    听到鲍文杰的禀报之后,朱和坚没有任何耽搁,抬手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之后,就亲自打开了船舱房门,然后就见到鲍文杰、刘冶等人皆是等在门外。

    见到众人之后,朱和坚也收敛了表情间的冷意,恢复了一贯以来的温雅形象,笑道:“我还是第一次乘船远行,难免有些不适应,竟是出现了晕船迹象,这段时间一直躲在船舱之中休养,只能依靠鲍大人、刘大人各位主持局面,实在是幸苦大家了……幸好,咱们目前已是抵达南京,接下来就能趁机好好休息一下了。”

    正如朱和坚所言,他这段时间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体情况,一直都躲在船舱之中极少露面,所以鲍文杰、刘冶等人也皆是心中担忧。

    此时见到朱和坚身体情况看似正常之后,众人也皆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再听到朱和坚的感激之言,也皆是心中一暖,只觉得朱和坚果然如传言一般有明君气象。

    尤其是刘冶,表面上更是一副感动得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随后,朱和坚就领着鲍文杰、刘冶等人登上了船头,遥望着南京码头的情况。

    与此同时,也没有任何人发现,朱和坚的亲随太监贾伦、以及朱和坚的一批侍卫仆从,此时皆已是消失不见,就好似他们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

    却说,当朱和坚等人登上船头之后,很快就见到南京码头上的情况。

    虽然只是遥遥相望,但朱和坚依然能敏锐察觉到南京官场这段时间以来的复杂情况。

    按理说,朱和坚乃是皇子、准储君,明面上又担负着南京祭祖的重任,身份自然是无比尊贵,所以南京各界迎接朱和坚之际,就应该是队伍整齐、秩序井然才对。

    但实际上,朱和坚遥望之下,却发现南京码头上迎接自己的南京各界人士竟是队伍极为松散,分裂成了不同团体,相互间刻意拉开了距离、也几乎是没有任何交流,远远就能感觉到码头上的冷肃气氛。

    很显然,南京官场已是出现了严重的内部分裂现象,而且彼此之间敌意极重,否则就无法解释朱和坚眼前的这一幕现象。

    看到这一幕之后,朱和坚暗暗想道:“看样子,赵俊臣当初所提议的那项毒计已然是奏效了!南京官场内部已经不再是铁板一块,很容易就可以逐个击破、分而治之!

    南京六部……近三百年来一直是统辖着江南各界的方方面面,不仅是权势极大,更是根深蒂固,江南商人们在南京六部的庇护下大发横财、江南士子们在南京六部的照顾下考取功名、江南官员们在南京六部的扶持下稳步高升……

    所以,江南地区的各界势力皆是都不愿意看到南京六部失去权柄,朝廷中枢屡次想要收权也皆是功败垂成,但现在却是因为赵俊臣的毒计,被彻底动摇了根基、也彻底失去了人望……若是一切顺利的话,朝廷中枢的收权计划,也许将会是出乎意料的顺利!”

    暗思之际,朱和坚心中回顾着赵俊臣针对南京六部所提议的那项毒计,心情不仅没有轻松,反而是愈发充满了忌惮!

    这是因为,赵俊臣所提议的那项毒计,实在是过于阴损,朱和坚当初知晓了这项计划的详细内容之后,更是一度颠覆了他对于赵俊臣的认知,只觉得赵俊臣的心性要远比想象之中更为毒辣卑鄙,所以他每当是想起这项计划,心中对于赵俊臣的忌惮之意就会再次加深一层。

    *

    赵俊臣针对于南京六部的计划,概括起来就是内部分化、激发矛盾,又细分为四个步骤,分别是“斩首抽骨”、“抽血换髓”、“病急乱医”、以及“妙手回春”!

    所谓“斩首抽骨”,就是趁着朝廷中枢上一次出手整顿清洗南京官场之际,不仅是把南京六部的几位魁首人物尽数罢免定罪,就算是南京六部之中那些办事能力较强的中层官员也都要全部进行撤换,只留下那些或贪酷、或无能的劣质官员。

    这样一来,南京六部自然是群龙无首,也失去了实际办事能力,彻底陷入瘫痪状态。

    所谓“抽血换髓”,则是朝廷中枢为南京官场换血之际,刻意安排一些性格不符、只会坏事的官员担当重任。

    譬如说,朝廷所任命的南京吏部尚书名叫吴陉人,此人的性格乖张不合群,不懂得聚拢人心却又喜欢排斥异己,由他担任南京吏部尚书之后,整个南直隶的官员都将是永无出头之日,定然是有功轻赏、有过重罚的局面;

    又譬如说,朝廷所任命的南京户部尚书,名叫汪正,此人则是性子贪婪吝啬、又喜欢斤斤计较,由他担任南京户部尚书之后,必然是时不时的勒索商人、摊加税赋,而且这个人还是出了名的翻脸无情、收了银子也不会为人办事,整个江南地区的商贾与农户必然是都要苦不堪言;

    再譬如说,朝廷所任命的南京刑部尚书,名叫李子雍,此人如今已是耳顺之年,一向是是老弱昏聩,也屡屡有失察之过,由他担任南京刑部尚书之后,必然会造成大量的冤假错案,也必然会引起江南境内的民怨沸腾;

    还譬如说,朝廷所任命的南京礼部尚书,名叫沈欣文,乃是依靠祖荫为官,本身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还喜欢故作聪明、嫉贤妒能,由他担任南京礼部尚书之后,不仅会闹出许多笑话,江南贡院里的学子们也定然是要大祸临头;

    最重要的是,这几位南京六部尚书的人选之中,吴陉人与汪正一向是关系恶劣,乃是官场死敌,经常弹劾对方,沈欣文则是一个搅屎棍,李子雍更没有控制局面的能力,若是由他们来担任南京六部尚书的话,不仅是几个衙门都会乱成一团,并且还会陷入无尽的内耗之中!

    事实上,若非是朝廷中枢要针对南京六部、从南京六部收权,这几名官员早就要被朝廷罢免了。

    至于赵俊臣计划的第三个步骤,也就是“病急乱医”,则是刻意留下一部分南京六部的官位空缺,这些官位空缺皆是交由南京六部进行内部推选!

    这样一来,南京六部为了争夺这些空缺,必然会进一步陷入冲突之中,等到局面僵持之际,再由朝廷颁布旨意,依据南京各部的政绩多寡来决定这些空缺位置的最终归属。

    计划进行到这一步,南京六部的实干官员皆已是被朝廷中枢清扫一空,只剩下了一些昏聩无能的官员,又有了吴陉人、汪正、李子雍、沈欣文这种完全不靠谱的上司,这般情况正是应了一句话——“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

    这般情况下,若是南京六部还能无所作为、尽量低调,或许还有可能渡过这场危难,但依照赵俊臣的计划,却是逼着他们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如此一来,南京六部的情况自然是要热闹非凡。

    譬如说,南京吏部的功绩何来?自然是考核官员功过,但以新任南京吏部尚书吴陉人的性格来看,他做事之际必然是议功少、记过多,或许还会迫不及待的收集手下官员罪行、大肆弹劾、以此来向朝廷证明自己的能力与功绩,到时候南直隶的官员将会如何作想?

    又譬如说,南京户部的功绩何来?自然是征粮收税!但以新任南京户部尚书汪正的性格作派,必然是要横征暴敛、是屡屡向商贾农户们摊派税赋,到时候南直隶的商农百姓们又会是怎样的反应?

    再譬如说,南京刑部想要建立功勋,就需要尽快解决一些积年旧案,但新任南京刑部尚书李子雍一向是昏聩无能,在他的主持下,这些案件可以顺利解决的可能性又有多少?成为冤假错案的可能性又有多少?

    简而言之,让一群不靠谱的上司带领一群贪婪无能的下属放开手脚大干一场,相互间还要扯后腿、下绊子,官场上简直没什么事情要比这种情况更加可怕了,必然会造成民怨沸腾、民心尽失的局面!

    而赵俊臣计划之中的第四步,也就是最后一步,所谓的“妙手回春”,则是暗中进行鼓动挑唆,进一步引起江南士农工商各阶层百姓对南京六部的不满,甚至是引发一场激烈冲突,让南京六部彻底失去人心!

    这般情况下,只要是有人挑头出面、暗中引导,江南各界很快就会想到京城中枢的存在,也就会纷纷请求朝廷中枢主持公道!

    这样一来,朝廷中枢只要是及时站出来平息民怨,就可以让江南各阶层百姓归心!然后就可以顺势把南京六部的权柄收回京城中枢!

    这个时候,江南各界势力对于南京六部怨恨正深,对于朝廷中枢的收权做法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弹,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事情就已经成了定局!

    *

    根据赵俊臣的这般计划,朝廷中枢在这半年多时间以来,一直都在暗中推动南京官场的局势变化,还安排了对于南京官场知根知底的太子太师王保仁,驻留在南京境内坐镇。

    时至今日,赵俊臣的这项计划已经进行到了第三阶段的末尾,即将要迎来第四阶段。

    所以,此时的江南各界势力,对于南京六部的不满与怨恨已经积累到了极致,很快就会在有心人的引导之下,出现一场针对于南京六部的暴动!

    而利用这场变局,趁机把南京六部的权柄收回到朝廷中枢,就是朱和坚与王保仁接下来的任务。

    想到这些情况,朱和坚的目光不断波动,显然是还有更深一层的考量!

    随着自己的船舰愈发靠近南京码头,朱和坚继续想道:“这一次我亲自来到南京参与此事,固然是受到了周尚景的逼迫,但也未尝不是一次增强底蕴的机会!

    趁着这次机会,我不仅能与太子太师王保仁拉近关系、正式结为盟友,还可以赢得江南各界势力的好感,增强自己的人脉与影响……与此同时,江南境内一向是人才众多,我也可以趁机挑选一些收为己用!

    在京城的时候,我被太多人紧紧盯着,许多事情皆是不方便去做,但如今来到南京,虽然是局势复杂,说不定还要面对周尚景所布置的陷阱,但也不再受到掣肘与监视,许多事情也都可以放手去做,说不定反而是福非祸!”

    想到这里,朱和坚稍稍消除了心中的急切与不安,也多了一些振奋之意。

    下一刻,朱和坚脚下的船体轻轻一震,已是正式抵达了南京码头。

    而朱和坚则是维持着自己温文儒雅的形象,领着鲍文杰、刘冶等人下了船,然后就向着以王保仁为首的南京各界人士迎去。

    ……

    月底了,虫子算了一下,发现自己这个月总计更新了十六万字,平均每天五千字多些,但依旧不够稳定,希望下个月可以再接再厉!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