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26.第一个世界/杀人犯是谁
    原主被昭蛾绑架过。

    原主认识昭蛾的成员。

    原主恨昭蛾的成员。

    蒋玉淮和昭蛾的成员柯莫认识,他们互相知道身份,原主也知道柯莫的身份,知道柯莫是昭蛾还用他当了老师。

    原主向来擅长借刀杀人。

    原主杀过人。

    轻松舒缓的钢琴曲在房间里响起,今日阴天,外边下起了雪,雪花飘飘洒洒的装点着a市,纯白的色彩将这座繁华的城市包围,落下干净美丽的景象。

    手旁的奶茶冒着热气,酸甜可口的草莓上面晶莹的水珠滑落到盘子内,水色将草莓衬托的更加新鲜红艳,引得人垂涎欲滴。

    “你会让蒋玉淮去是不是因为你知道蒋玉淮是昭蛾?”姜越漫不经心地捡起最大的那个,对着房间里的原主照片自言自语道:“从你留下的那些东西可以看的出来你在找昭蛾,听着柯莫的话可以知道你恨着昭蛾。”

    照片里的男人板着脸,穿着黑色的西装坐在华丽的沙发上,旁边放着黑色的装饰枯枝,照片的风格是几年前单调的拍摄手法没有什么亮点,也不是特别好看。

    “柯莫说互相知道身份的只有我们三个,那也就是说蒋玉淮也是有着身份的人,这个身份被你厌恶记恨,你不知道蒋玉淮身份之前对他很好,知道了他的身份后就对他不好了。我想了一下,被你怨恨的身份只有可能是昭蛾,那也就是说蒋玉淮也是昭蛾对吗?”

    “柯莫说老蛾子都死光了,你的仇也报了。这句话的意思是昭蛾会招入新血脉,而柯莫和蒋玉淮都是新人,你跟昭蛾结下仇恨的时间应该是很久以前,与他们无关,所以他才会这么说。”

    “你留下的那些报纸的日期是十年前,如果是你跟老蛾子有仇,那么大概结仇的时间应该是在十多年前的时候,按照人选来说……”他舔了舔牙,嘴巴里全是草莓的味道。“你的母亲。”他顿了顿,“她是怎么死的?她的死是不是与昭蛾有关?所以你才会恨上昭蛾。不过,她怀抱里抱着的孩子是谁?现在在哪里?你会记录幼儿园的名字是不是在找那个孩子?在昭蛾后期的绑架案中你真正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林婆婆不知道你来到沈家之前的事情,在入沈家之前你的过去又是怎么样的?”

    他歪过头仰起脸,照片中的原主是那般严肃冷漠,带着复杂的阴沉占据着他的视野,他从容的看着前方,无法在回答姜越的任何问题。

    “说来可笑,比起这个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其实你更像是那个心理扭曲的被攻略者。”姜越靠在沙发上看着原主的相片许久说出这句话,“真的,这明明是别人的故事,但现在看来却是你占了大多数的迷雾和主线,有种奇怪的感觉。”他疲惫的收回了目光,“也许我应该去看看你母亲死亡的过程,可在那之前我需要先从沈家出去。”

    “抢在约好的时间之前。”

    ——————————————

    姜越在沈家找到了一个身材与他相似的保镖,他把对方叫了过来,将沈橝买给他的奢侈品以低廉的价格卖出去了一半,得到了一部分的现金。

    男人起先不敢,他一边安抚着男人说沈橝不会发现,他的东西多,又穿戴不出去;一边一脸腼腆的告诉男人是想要点现金给林婆婆买营养品,给林婆婆点钱。

    世间喜欢占便宜的人很多,保镖也不例外,面对着这些物品的诱惑,他还是伸出了不该伸出的手。心里想着反正只是一件小事,也不是危害沈先生的大事,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他这么想着和姜越用搬废弃用品的由头拿走了姜越一部分的奢侈品。姜越揣好了现金,拿出一件黑色棉大衣,在裤子后腰和大衣前两侧衣角的位置用细铁丝穿透,将锋利的小刀片绑在那上面,又把衣服底下的布衬挑开,放了一把小镊嘴钳子,将棉花黏在那上,简单的缝好衣服,确定里面的东西不会掉落还容易拽开。

    他将衣服整理好又叫了那个保镖,叫他来帮自己把花盆搬到大门外的门卫那里,将花送给门卫不要了。喊完人之后又给门卫打了电话,告诉门口的门卫说有盆花生了病,他不愿意养,让小李送过去,门卫愿意留着就留着,不愿意要就放在门口让收拾卫生的人扔掉。最后再给林嫂打了个电话让她下午送来几盆新花。

    保镖很快的再次进了他的房间,过了十五分钟之后从里面抱着一大盆花走了出来。他挽着袖子带着姜越送给他的帽子,上半身从肩膀往上都被枝叶挡的严严实实看不清脸。他搬着花从楼上来到楼下,经过客厅时林婆婆正好从房间里出来瞧见他的背影愣了一下。

    “去哪啊?”她在背后叫了一声。

    姜越停住了脚步,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

    林嫂擦着手从厨房里出来,听她问话直接回答:“去上门卫那里送花,三少爷让的,还让我们之后送过去几盆新花。”

    林婆婆闻言沉默片刻,“那,就去吧!”

    姜越眨了眨眼睛微微侧过脸。

    “你有车吗?”她想着问了一句。

    “有。”姜越压低了声音怕林嫂听出来,他哑着嗓子告诉多半看出来的老人,“少爷之前让我把车停外边了。”

    “哦。”林婆婆点了点头,一双眼睛里带着不舍等复杂的情绪,“那就去吧,外边冷记得多穿衣服。”

    “好,我记下了。”姜越应下来的语速很慢,说完不在多做停留,抬起脚选择离去。

    林婆婆站在他背后一直看着他走出房子,整个人像是失了魂。

    “汤。”

    “什么?”林嫂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汤不用煲了。”她转过身体,惆怅地说:“他不会喝了。”

    监控室里的人看见他抱着盆花从房子里出来,还戴着顶帽子心中不爽,那人撇了撇嘴也没有多想,把他头上的帽子当成姜越给他的辛苦费,有几分羡慕嫉妒。

    他抱着花盆一路走到了门口,门卫给他把门打开,他低着头把花放在门卫那里,随后按着车钥匙,往前方停车的位置走去。

    “哎!你去哪?”门卫见他离去问了一句。

    他停下脚步,声音沙哑含糊不清地说:“叫我出去买东西。”说完也不给门卫回答的时间直接上了车。

    门卫挠了挠头,平时也不怎么跟他接触,见他爱答不理的也就不在搭话,让他顺利的走了出去。

    他从山路下来,通过导航进入了城市繁华地带,将车随便停在了一个位置,徒步穿过大街小巷,经过闹市区的人海,来到一个偏僻的地点,把帽子衣服一脱扔进垃圾桶中,露出了那张属于姜越的脸。

    出来的还算顺利,可能谁都觉得他不会离开,看守的不算很严。

    姜越庆幸的松了一口气,从兜里掏出黑色的口罩,去路边的小商店买了个白色的棒球帽,灰色的长围巾,重新穿戴了一下,然后又去刀具店买了一把军刀,和一把小而锋利的水果刀放进兜里,接着在大街上花钱买了一个人的二手手机,又用原来的电话给柯莫发了一条新手机的电话号码,又把原来的手机扔进垃圾桶里。

    完成了这一套的动作,买好了必备的用品,他招来一辆出租车,前往16路的天桥。

    开车的司机是个很健谈的中年男人,有着一口很重的外地口音,自从姜越上车就一直找他聊天。

    “你是外地人吧?”司机透过镜子看了他一眼。

    姜越淡淡道:“你怎么这么说?”

    “我瞧你在附近看来看去的,就像我之前拉的那些旅游仔,对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像是第一次看到的样子。”司机笑了笑,“不过你去16路干嘛?那个地方现在不行啦,大多都是那些流里流气的小年轻,搞得乌烟瘴气的。”

    姜越说:“混混聚集地?”

    司机啧了一下,“差不多,原来倒是挺好的,后来来了个混黑的把西郊的那片都占了,就变得乱了起来。我看你不像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你最好还是不要去了,那里抢劫什么的很常见的。”

    “谢谢,我知道了。”姜越礼貌的谢了司机的好心提醒,可还是没有理会对方的劝告。

    司机见状也就不再说这些事,话锋一转说起了这个城市的热门地点和美食。姜越不怎么上心的听着,十五分钟后到达了16路的天桥。他下了车,一进入这片地区果然是如同司机说得,街上的人十人之中有四人打扮的都是那种朋克叛逆风,还有那种一看就是特殊行业的美女,跟其他地方很不一样。

    姜越在附近转了一圈走到了天桥下,还没来得及看清附近就被极其辣眼睛的一幕刺激的呆愣住了。

    光天化日之下野/战的人他不是没遇到过,但是光天化日之下三个人野/战,两个人欺/负一个男人的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也不怕冻软了。

    他注意到地上的瓶瓶罐罐和一些白色的药/片,又瞥了一眼那三个人揉了一下眼睛,怎么走下来的又怎么爬了回去。接着漫无目的的在附近乱逛,找到了一家超市坐在里面泡了一桶杯面,捧着面碗对着外边发呆。

    他提前来到这里只是为了看清周围的地形,抢在对方之前进行埋伏,以防止对方带人阴他,他不知情的赶了过去再被一群人围攻袭击,到时候很难脱身。出于这个想法他打算先对方一步到达,在观察好周围后第二天提前在桥下藏起来,看看对方是不是一个人来的,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本来想得挺好,哪成想他去之前桥下就有了人,地形是没看明白,别的倒是看得很清楚。

    他低下头揉了一下眼睛,将泡面的盖子打开,叉子挑起面条时便利店的门被人推开,随着门口风铃的响起,欢迎光临的女声甜美的充满着机械化的一致单调。

    有新客到。

    姜越没有回头,低头吹着面条。

    干净的运动鞋踩在白色的瓷砖地板上,前进的脚步在看到窗户旁坐着的姜越时停下,大概过了一分钟才又开始动了起来。那原本正对着收银台的身体向姜越这边走来,脚步的声音毫不掩饰清楚的传到姜越的耳朵中。

    “有事吗?”姜越听着来人的脚步先是问了一句,之后扭过头看向靠近他的人。

    那是一个面容清俊的男人,他不算高,身材瘦弱,五官柔美带着几分娇弱之感,瞧着是那种胆小柔弱的类型。

    “这不是出来了吗?”那人双手抱肩,“还提前过来了,怎么这么着急想见我?”

    他不说话姜越不知道他是谁,他这一开口姜越立刻就听出来了他是谁了。

    没有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因为意外他们提前相遇了。

    这人就是柯莫。姜越上下打量对方,很难想象这个柔弱似乎大声说话都会吓到他的男子会是杀人组织昭蛾的一员。真是人不可貌相,看事不能光看表面。

    “怎么哑巴了。”柯莫见他不回答歪着头问他。

    姜越回过神,“你,找我什么事?”

    “出去说吧!”柯莫买了一包烟,斜了姜越一眼,“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这里确实不方便说话。姜越点了点头将泡面扔进垃圾桶里,起身跟对方走出去。

    从超市出去柯莫直接带着他去了他现在暂时居住的老房子,是在楼区旁的平房,里面有点冷,还有着很重的潮湿霉味。

    “坐吧。”柯莫随手一指,自己点起根烟,吊着眼睛开门见山的问姜越:“你的那条疯狗是谁?”

    姜越坐在床上,听他这么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从没有跟任何人提过你们的事情。”

    柯莫冷哼一声:“不是你说的他怎么知道我们的事情?”

    “我要是想说我几年前就说了,何必等到现在?”姜越沉声道:“我现在也在找他,他也对我有威胁,不安全的不止是你们。”

    “他是你的狗,你还怕什么危险?”

    “谁说他是我的狗了?你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就给我定下了。”

    柯莫挑起一边眉头,好笑的反问他:“他杀了蒋玉淮送到了你原来的学校,你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很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迷惑的不止是你。”姜越不满地说:“信不信随你我确实是不知道。”

    柯莫叼着烟,一双眼睛紧盯着他的脸,似乎在猜他话语中的可信度,脸上的表情一开始是不快的冷漠,摆明了不信任姜越的任何话。

    姜越任由他审视,镇定的与他对视。

    瞧着他这幅样子柯莫的表情变得烦躁,过了一会儿他的面上隐隐带着几分妥协,几分嘲讽与危险。

    “那好,我就当你不知道,这个问题我们也不说了。”柯莫吐出口中的烟,把手中的烟头扔掉,目光凶狠,语气阴冷的充满着威胁的味道:“我可以不计较这些事情,我今天就问你一件事,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