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29.第一个世界/杀人犯是谁
    指尖的白布落在深灰色的水泥地上,堆成一朵破碎的白玫瑰,皱褶间间隙过大,空荡的展现出衰败的模样。

    一开始的平静如坠落的镜面,顷刻间变得支离破碎。眼前出现的东西在那双眼眸中清楚的映出,震惊的给与他沉重的一击,让他久久未能回过神。

    柯莫观察着他的表情,被捆绑起的双手不安的开始握紧。

    淡色的嘴唇轻轻颤抖,姜越难以置信地张开了嘴巴:“姜……宁?”他弯下腰,在画纸和颜料堆放的地方看着那人有些变了样的五官,伸手拿开一幅欧洲女性的油画像,在画卷压住的下方,翻出那露出一半的罐子。

    “人不是我杀的。”柯莫将头转了过来对着他说:“是我在河道旁发现的,我怕你不来见我,就把他带了回来,在你不过来的时候当做礼物送给你。”

    他的话姜越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盯着罐子里的头颅,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子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掐住脖子无法呼吸,酸涩感直冲嗓子,让他难受的像是离了水的鱼,无论多努力的想要呼吸,也感受不到氧气和轻松。

    他眼底发热也不知是在热什么,姜越捧着那个玻璃罐子本是应该害怕的,但是面对泡在罐子液体里白的不正常的人头,他的心里没有恐惧,只有逼得他想嘶吼的情绪。

    似难过、又似解脱?

    这种情绪太复杂了,复杂的根本不像是他该有的感情。他对姜宁并不熟悉,姜宁于他来说只是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他怎会有这样复杂的情绪出现?这份感情是原主的吗?原主都消失了,为什么还能有感情残留?

    不舒服。

    太不舒服了。

    手中的罐子似乎重达千斤,沉得他两条手臂不住发抖,他抱着玻璃罐子,有几分恍惚,有几分焦躁。

    这人是姜宁吗?

    ——是的、是的、姜恒在家里,离开的是姜宁,这个人是姜宁。

    他在心里问着自己,又神经质的回答着自己。大概十秒过后,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四个大字,将他的大脑全部占据——姜宁死了。他心底觉得最有可能的人选在他还未张嘴说出名字前就死掉了。以这样凄惨的模样退出了这场复杂的表演,离开了舞台。

    他是怎么死的?

    是离开沈家之后就死了吗?

    他为什么要撞吴毅?

    又是谁,因为什么原因杀了他?

    姜越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明明想问的问题那么多,可张嘴的一瞬间却只说了一句:“你杀得吗?”他的声音提高了许多,带着无法忍受的尖厉向对方发出咆哮。

    “我说了不是了,他是我三天前在河道旁发现的。”柯莫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在骗他的样子。

    “你在哪个河道里发现的!哪个人杀完人会不加掩饰的扔在哪里让别人那么轻易的发现!”姜越放下罐子,拿起刀眼神变了。

    柯莫见他这个反应也不再敷衍他了,“姜越,这片现在是奎常的地方,吸/毒,抢劫,杀/人都是常见情况,你不经常出来也就不知道现在这片是黑□□域,别人不敢管的。十六路旁边有条景洋河挨着奎常的老窝,时不时的就有一些被装着、或者不被装起来的尸体,出现在那条河中或者是附近的地方,上面根本不管。现在这世道管业管不了,一是自己不安全,二是算抓了他也会有无数的‘犯人’出来抗锅,你什么办法都没有。住在这里的人都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一般人也不去那里。……我前些日子杀了一头‘猪’,想着怎么处理他凉掉的身体,后来想到干脆扔到那里沉了,别人多半会以为是跟奎常有关,就不会说话了。结果我刚到那就看到他了。”

    “一般扔尸的都是扔在河里,可他不是,他是死在了河岸旁,刀伤正中心脏,身上的钱和手机都不见了。那样的手法常人看到也不会认为是奎常做的,多半以为是抢劫杀人。”

    “可我不一样啊,我的经验让我看到他的死状的时候感到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他肯定不是因为身上的钱财才被人杀害,不过我也不是很在意他的死因,只是看了一会儿,就准备离开了。一开始也没打算这么做,可后来想到你,我怕我叫不动你,我就把他的头砍了下来,打算……”

    打算什么?

    打算姜越不理他的时候送给姜越,将姜越逼出来?

    就为了这个原因,你就砍了他的头,连个全尸都不给他留?

    ……也是。

    ……也是。

    姜越无力的点着头,一下接着一下。

    ——他是昭蛾来着,杀人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是正常的事情,更何况是拿个头。

    “只为了见我,你就把他的头切下来了?”

    ——也是。

    ——他是昭蛾来着,若不渴血若不变态又怎么会被老蛾子拉入团队。

    “你在气什么?他都死了,那只是一具没了感知已经没有意义的尸体,你在纠结什么。”柯莫不能理解他的想法,心里有问题的男人并不觉得他这样的做法有问题,他抬起头反而在奇怪姜越在意的问题,似乎不正常的不是他,是姜越。

    ——也是。

    ——他是昭蛾来着,若不是不正常,心理扭曲又怎么能叫昭蛾。

    姜越瞪着他,一张本是冷着的脸忽然温柔的笑了笑,如三月的春风,明明应是暖春来到,可却夹带着上冬的冷意。“你要是死了。”他的嘴唇动了动,轻描淡写地说:“也只是一具没有意义的尸体了。”

    柯莫警惕起来,似乎要移动身体坐起来。姜越在他起身之前一脚踩在他的胸口,拿着刀对准他的眼睛,做出一个扔的姿势。

    “别乱动。”他晃了晃刀,刀子在他手中似乎随时都会掉落,直接刺进柯莫睁着的眼睛。“我是不是可以把你剁了给狗,毕竟按照你所说,没了灵魂就不需要被尊重了,也不需要考虑家里人的心情了。”

    “你冷静点。”

    柯莫移开了头,想着怎么说能让他消气的放下刀子,正当两人陷入僵持的时候,忽闻外边传来多辆车经过的声音。姜越和柯莫同时看向门口,两个人都不在说话,警惕的地方也转到了门外。

    有人来了。

    姜越拿着刀跑到窗口掀开窗帘,往外一看表情立刻变了。

    窗外,杂乱的小院内,一群人不请自来的推开了铁门,一双双黑色的皮鞋踩在黄土地上,随着抬起的动作带起了脚下的尘土。

    吴毅沉着脸身后跟着七八个人向这边走了过来。姜越有些慌神,也不明白对方是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他,而且离沈橝回来应该还有两天的时间,按道理来说不应该这么快到家的,八成是沈橝他提前回来了,回家的时候正好是姜越离去没多久的时间。

    他放下窗帘立刻向后窗户跑去,打开窗户翻身而出,四下看了一圈。所幸,这片平房的墙都不高,他翻墙也不算吃力。姜越双臂撑在墙上,脚在墙壁上一蹬逃出院内,之后好似被鹰追撵的兔子飞快奔跑起来,寻找着躲避袭击的地方。

    他跑的速度很快,在小巷里来回穿过,一时间忘了罐子里的人头,忘了地上的人,心里只有一个模糊的认知就是不能被对方抓到。他跑了一会儿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随便报了一个位置,便着急的催着司机开车,司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多问什么。

    姜越坐在车上摸着衣服和裤子,一双剑眉紧皱着。他之前一直带着口罩帽子别人不可能认出他,就算认出也不会发现的这么快,沈橝他们能这么快找过来,一定不是通过悬赏和自己人的搜索,肯定是他的衣物上有什么追踪定位的。

    本以为手机不安全扔了也就算了,没想到衣物也是不安全,早知道都买新的了。他这样想着便在车上开始脱起衣服,单薄的衣物不管,厚重的大衣和带着纽扣的地方全部开始检查扯掉扔出窗外。

    “唉!小伙子你这是?”司机不明白他这举动是什么意思,便开口问了一下。

    他也不理,只是沉着脸将觉得可疑的地方全部丢弃。

    应该没有问题了?

    他看着身上剩下的衣物,深深吸了一口气,可惜这口气还未吸完就被眼前的一幕打断,赫然停止。

    几辆黑车从前方和后方向这里开来,将出租车包围住让他们动弹不得。姜越的心沉了下去,司机也看明白了情势,也不去问姜越的意见,立马把车停在了原地不动了。

    姜越握起了拳头,意识到算是彻底跑不了了,这次的离去很是失败的不到一天就结束了。沈橝那个人向来喜欢把他掌握在手心,不容他拒绝,现在他偷跑被抓,沈橝肯定被他气到了,怎么办?他脑子里瞬间模拟出几种对话,挑选着最能让对方降低怒气的说法,也寻找着能帮他解释他出逃的原因。

    必须要好好想想再说话,沈橝太聪明了,一般糊弄的话语肯定不行。

    他十指交叉的握起。

    该说什么?

    什么才能解释他出走的原因,什么才能解释他见到吴毅再一次逃跑的原因?如果刚才不跑掉,还可以说是因为柯莫给他打电话说你的一个哥哥姜宁死了,他才按耐不住跑出了看看什么情况,虽然这个说法有些牵强和不足的地方,但凭借着他的口才应该也能说通。可他刚才偏偏跑了,如果只是跑出来看姜宁,没有必要再次逃离,还把衣物都扔了……

    他紧张的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发现他已经把自己能走的道路封死了。

    黑色轿车停下后,沈橝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他穿着黑色的长大衣,脸上苍白的毫无血色,冷漠的带着极强的压迫感,让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姜越瞧着他接近,整理了一下衣服,像是犯了错误被家长抓到的孩子,局促不安的观察着大人的脸色。

    沈橝对他的小动作毫无反应,他走了过来先是用手拍在玻璃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然后弯下腰一双眼对准姜越的脸,抿着嘴唇,眼底带着化不开的冷意,漆黑的瞳孔宛如无底的黑洞,让人恐惧被未知吞噬的命运。

    “下车。”他只说了两个字,语气冰冷的让姜越打了个冷颤。

    【你看他这个表情,我是不是要完了?】他在心里叫了一声。

    【……xx年x月x号,那天天空没有下起小雨,你走的也不够安详。】系统叹息一声【保重。】

    这个好像没办法保重了。

    姜越打开了车门,沈橝退后两步见他出来扔下一句话:“现在别说话,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在我还压得住火之前给我上车。”

    姜越听后顺从的闭上嘴巴,老实的跟随着沈橝一起回到了沈家的车上。

    沈橝上了车后仰头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不去看他,一动不动的像是死了一样。车子开回沈家时已经是晚饭时间,林嫂低着头准备好了一桌子菜肴,沈橝进了房子直接去了厨房坐在主位上,端起碗就吃了起来。

    姜越站在门口,等着沈橝接下来的动静。

    沈橝吃饭的动作很慢,他喝着汤,眼里好似没有姜越这个人,也不叫他过来吃饭,也不理他,只是自己吃自己的。

    林嫂站在沈橝的背后朝姜越轻轻晃了一下头,示意他暂时不要说话。

    沈橝少年时期脾气不好,沈老太爷为此没少说他,他为了克制,便每次气急的时候都会先找一些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让自己冷静一些,不是那么的暴怒。这个习惯沈家的人都知道,也就都不会在他克制自己的时候贸然动作。

    姜越收到了林嫂的示意,也就低下头努力压低自己的存在感,他傻站着许久,直到沈橝吃完了这顿漫长而折磨人的饭,开始向他发难。

    啪!

    筷子被人放在桌子上,“你出去。”沈橝侧过头对着林嫂道:“叫吴毅带着两个人进来。”

    林嫂犹豫了一下,起身离开去叫了吴毅。

    沈橝在林嫂走后抬起眼看向姜越,说:“我不喜欢不够自控的人,我也不喜欢脾气上来了就什么不都顾头脑发热的人。”

    姜越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可也还是没有发出疑问的声音老实听着。

    “我讨厌这样的人,可我少年时期偏偏就是这种人。”沈橝拿着白色的手帕擦了擦手,“脾气一上来便不能自控的开始变得狂躁,我很不喜欢这样,便不断地告诉自己要控制,那样太难看,发疯时的愚蠢嘴脸不适合出现在我沈橝的脸上,所以每一年、每一次、每当我生气的时候我都在克制自己,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冷静的看待所有事情。”他说到这里擦着手的动作停了下来,“我以为我可以一如往常,随着时间的加长控制住我不好的情绪,将对你的愤怒压低点,然后再说话。”

    “然而,我努力了,可还是做不到。”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