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34.第一个世界/杀人犯是谁
    一把枪、一把刀、一张照片、一个小玻璃瓶。一颗心脏被泡在罐子里,也不知是谁的。

    姜越看了半响伸出手拿起那透明的玻璃瓶,眼前的小瓶子与姜宁手中握着的小瓶子是一模一样的,只是颜色不同,一个是蓝色,一个是紫黑色。

    他将瓶子握在手里,接触时冰凉的温度让他的大脑无比的清醒,无论从瓶子来看还是从心脏来看,姜恒都不是没有嫌疑的人选,可偏偏系统说了姜恒不是,他否定了自己的猜想。然而,怎么可能不是!无论从姜越的线出发,还是看姜宁的毫无防备的状态,这个人都应该是姜恒才对。现在加上柜子里的东西,这更加说明了姜恒的嫌疑。

    可就是这样一个满身问题的人物居然不是?

    姜越不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错的。是不是有什么环节他并没有注意到?导致最终的结果是错误?

    他放下那个瓶子,随后拿起那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五官精致的小男孩,他站在花园里,手中拿着一个纸风车,照片的左下角有着两个字——姜彦。

    那是一个从未被人提起的名字,姜越也从来不知道这个名字。

    姜彦?

    姜越楞了半天,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猜想,如果真是按照他猜想的这样那一切似乎都能解释清楚了。

    他将钟放了回去,姜恒他们在五分钟后回到了房间,两个人拿了四幅画。

    姜越从吴毅手上接过一幅林间少女的画像,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姜恒聊天,也不说姜宁死了的事情,也不去谈论那些事。两个人聊了半个小时,他又带着一幅画和吴毅从姜恒的小别墅离去。

    “先生什么时候会回来?”他将画往吴毅怀里一拍,问着吴毅。

    吴毅拿住画,“这个不好说。”

    “怎么了?”

    吴毅顿了顿,“林老夫人病了。”

    “这样啊……”姜越垂下眼帘,“那,先生要是跟你联系的话,你帮我告诉他一声,小别墅里的是姜恒。”

    吴毅答应了,将他送回到主宅。姜越回到主宅直接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将门紧紧关上,人靠在门边捂住胸口长出一口气,他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随后又赶忙打开了那幅线索画,将画上的信息与目前得到的信息一一对上。

    “商英。”他难得的叫一声系统的名字。

    【什么事?】

    “我回答说是姜恒你说不是。”

    【嗯,姜恒是错误答案。】

    姜越点了一下头,了然道:“明白了,商英,我要看一下姜越妹妹死前的画面。”

    系统纳闷道【你不是都猜出来了,那你还要看什么?】

    “看心情。”姜越躺到床上去,伸手点开了金手指的页面,“有人来叫我。”

    【……好。】系统犹豫了片刻轻声应了一句。

    ————————————————

    小小的木屋里面生着火,暖橘色的亮光照亮着屋内的一切,从简陋的摆设,到屋内一张张扭曲的脸。

    在黑夜的火光前,他们用着诡异的笑容,取笑着眼前狼狈的猎物,身下的影子张牙舞爪的宛如夜里放肆的魔鬼,折磨着步入黑暗的人们。

    十一二岁的少年被捆着跪在地上,身旁站着六七个成年男女,他们穿着白色的长衣,戴着半面具,其中一个男人手里还抱着个哭得红了脸的小女孩。

    少年满头是汗,脸上的表情是神经质的慌乱不安,带着几分被逼到绝境的疯狂。他抬着头望向面前的人们,一双眼中跳跃着地上的火光,即仇恨又无力,他含着泪不停地叫着什么。周围的画面里没有照片里的女人,他的母亲。

    姜越躲在门缝里看着外边的一切,心脏突然被人狠捏一把,他坐在暗处,看着一个男人抓住原主的头发将他拽到木门外,之后朝着外边喊着什么,愉快的哈哈哈大笑着,笑的腰都弯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又将他拉回屋内。

    抱着孩子的男人摇晃着手臂,怜爱的逗弄着小女孩,似乎很喜爱这个孩子的模样。他掏出块糖果一边递给小女孩,一边向原主说了什么话,原主在听到他说后瞪大了一双眼睛,以一种极其卑微的姿态爬到男人的脚边,脖子上青筋暴起,一边哭一边说着话,紧贴在地面上的头带着他最后的希望,说出他唯一的乞求。

    男人的脸上出现个惊讶地表情,他用鞋尖抬起原主的脸,然后笑了笑,在原主的注视下抬起了手臂……

    ……落珠声怎么还不响。

    姜越转过了头,觉得在这里多待一分钟都是煎熬。

    落珠声怎么还不响?

    他闭上眼睛不再去看门缝中的事情,短密的睫毛下掩藏的是什么情绪无法得知。他高抬着头颅,将上半部分的脸埋入黑暗中,脖子与下颚留在有着一道光的地方,成为黑暗中唯一明亮清楚的位置,带着几分无力的脆弱,似乎只要一张纸张落下,都可以压断他的脖子,终止他的呼吸。

    他高抬的头,与屋内那个抬不起头的身影成为对比,明明角度位置都不相同,却又都在表达着似乎相同的沉重。

    十五分钟终于到了,姜越回到了现实世界,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这次的落珠声没响,他等了许久一直都没响。

    可能是这次响的晚了。他有些恍惚,恍惚了许久后,他又觉得落珠声一直在耳侧从未离去,一声声的砸在他的心中。

    系统难得的没有在他回来的时候开口问他看到了什么,姜越缓了一下,压下心里的不舒服继续开口:“好了,继续吧!我现在要去看——姜彦的死前。”他张开嘴,说出之前看到的名字。

    系统愣住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没有。】

    “没有?也就是说这个人还活着?”姜越淡淡道:“那我要去看姜恒死前的事情。”他对着系统说出了一个活人的名字。

    【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看姜恒的死前。”姜越对着系统幽幽道:“你就回答我有没有?”

    系统沉默片刻【有。】

    果然,没猜错。姜越抿起嘴唇点着头。之前在姜恒房间里看到的东西是姜恒解释不了的证据,所以他最怀疑的还是姜恒,而说出姜恒这个名字后系统却给了他否定,也就是说,他的回答是错的。那错的是什么,是人还是名字?

    ——是名字。

    他叫出的是名字。

    他大胆的想着,姜恒这个人也许是被攻略者,但他的名字却不是真的叫姜恒。

    他房间中的那张照片,照片里的人姓姜,眉眼与姜宁他们很像,落款的名字却是叫姜彦,这个名字很陌生,但是姓氏是姜也就是姜家这一圈子的人,加之相似度极高的眉眼,也就是兄弟或是近亲。可他没听说过姜恒他们有个近亲叫做姜彦。提起姜家,其他人同他提过姜父姜母,提过家中刻薄的亲友,却没有人提起这样一个小小的少年。

    姜越看过照片后脑子里蹦出一个猜想,人都说姜家是三兄弟,他却有个不为人知的妹妹,人都说姜恒他们是双胞胎,那他们有没有可能也有一个兄弟叫姜彦?一个同姜越的妹妹一样鲜少有人知道的存在。

    他这样想着,假设这个姜彦真的存在,那他又去哪里了?为什么姜恒他们谁也不提他,像是生命中没有这个人一样。

    他思考了片刻心中出现个从未有过的设想。如果说姜恒有着一切犯罪证据,如果说姜恒有嫌疑他的名字却不对的话,那家里的这个人会不会不是姜恒?他是不是不叫姜恒?

    这个想法出现的时候姜越也不确定他想的到底对不对,他抱着先去问一下的试探态度,结果还真问出了什么。

    姜恒死了,那家里的这个姜恒是谁?是照片中的那个姜彦吗?

    姜越揉了一下头。姜恒既然不是姜恒,那有很多的事情就可以解释的清了。

    他毫不犹豫的使用了第四次的金手指,最后的这次看到的画面是在大火中,一个房间里有三个十一二岁孩子,他们有着相同的面容,同样的恐惧。他们被困在火海中,一个消防员冲了进来,抱走了两个孩子,其中有一个没能救出来,死在了那场火海中。

    看到这姜越心里的迷雾算是彻底散开了,“原来不是双胞胎,是三胞胎。”他笑了一声,转来转去,结果是这么一回事。

    姜越将所有的事情对上,然后拍着手,“好了,现在可以从头到尾讲一下了,我说着,你听着,听听我说的对不对。”

    【好,你说。】

    “我先说一下那幅画,那是我进入这个世界第一个线索。我想先说一下画室中的杀人犯这幅画里的另一幅画,浴后的苏珊娜。”

    “说起苏珊娜所有人听到这个题材都会想到贞/洁与诬陷,我最开始也是往这个地方在想,一度忽视了这幅画的画家是丁托列托。说起丁托列托的苏珊娜我在早前曾经读过一篇报道,他画的苏珊娜除了贞/洁和诬陷,更有加着一层对危险毫不自知的意思。我想了一下,要是周围没有符合贞/洁诬陷的条件,那会不会是指的这个意思,对于危险毫不自知?”姜越舔了一下嘴唇,“画面中分别有两个人,一个是穿着白衣服的黑/体人,他对着画板拿着的是美术刀,刀代表的是伤害,上面的红色是血;他穿的是白色的衣服,衣服是外表的装扮,也就是是他披着纯白的假象,而黑色的身体与白色的西装服搭配在一起也就是说,他在白色假象下的是漆黑的内在,所以这个人不会是什么好人。画中的两个人,他是隐藏着的杀人犯。”

    姜越点开画,手指在画上比划着一直来到手腕的地方,“他的手腕上有伤,腕上的伤口一般都是来自自己,是属于自杀的意思。杀也亦是死。意思大概有两种,一、他曾经伤害过自己,但却并没有死掉而是继续活了下去。二、他腕上的伤口是死亡的代表,而他还活着,也就是说,他在别人眼中应该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他说完手腕有来到桌子那里,“蓝色的桌布掀开一半,压着布料的上方有着一盘桂圆,一块老旧的手表,指针是三点。桂圆在一些地区又有别称叫做龙‘眼’,先不说这个别称,就是剥开壳桂圆,内里的黑白圆也可以想象成是眼球的意思。”

    “蓝色的桌布,蓝也可以读成‘拦’,桌子下掀开的一角里面是黑暗,放下的布可以变成隐藏的环境,手表上面指向的是三点,那也就是说,这个人藏在看不见的地方,你的视线被阻拦。手表很旧,说明这个人是来自过去的人,不是你新结交的朋友。”

    “除了这些剩下的就只有纯白的手臂。手臂的主人拿着坏了的玩具车,玩具车代表的是童年,所以手臂的主人是一个童年已‘坏’的人。他手臂的颜色是纯白的,身体的颜色代表着他不会是那个杀人犯,而他朝着杀人犯伸出手让对方看坏了的玩具,那也就是说,这个人坏掉的童年与杀人犯有关。”

    他说到这里关上了画,慢条斯理道:“从画中出来,画内的信息表达的是——纯白手臂的主人,我,在沈家唯一童年有问题的人。黑色的身体主人是姜……彦。通过之前我得知了姜彦与姜恒他们是三胞胎,在一场大火中姜恒死去了,活下来的是姜彦,而姜彦在获救之后一直用着姜恒的名字活着,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姜恒。至于姜彦为何要顶替姜恒的名字活着,这个等一下再说,我先说完其他的信息。”

    “蓝色桌子的意思是拦住的视线,里面躲藏的是指向‘三’的手表,桂圆和钟表在一起,桂圆压在桌布上,代表着不掀开蓝布就无法看(桂圆)见桌子下藏着什么。而旁边的三是代表着姜彦名字中的彦字。”

    他说完桌子,继续道:“危险而不自知可能是在说着姜彦的处境,他拿着刀侧过头看着我,没有看画面,所以他是不知道危险,还以为正对着的我是安全的,所以是危险而不知自。”

    姜越说完这一大长串叹了口气,“你这幅画给的,我若后期不想尽办法知道周围的一切,光凭你这幅画,我是怎么也看不出来,这画想表达的是什么。”

    系统轻笑一声【你这不是想明白了吗?】他听姜越说完这些也就没有必要在藏着掖着了。【还有什么要说的?除了这幅画外?】

    姜越哼了一声,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说话都变得懒洋洋的,一点也不紧张了。“那就从头开始说起吧!”

    他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画面,先是姜越和母亲与妹妹的合照。

    “从以前可以听出,原主的母亲是姜父的明媒正娶的妻子,姜父娶了财力雄厚的姜越母亲,之后……”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女人当年还不是那么疲惫的脸,她穿着优雅得体的衣服挽着姜父的手臂,“被姜恒他们的母亲小三上位,赶走了不说,还身无分文的离开了姜家。”他的眼前出现了照片中女人因为生活而疲惫的脸。“不过根据姜恒他们与原主的年纪来看,姜父应该是先与姜恒的母亲在一起了,所以姜恒他们比原主年纪要大。当然也不排除,姜父一开始就出轨了,在原主的母亲尚未怀孕的时候先弄大了别人的肚子。”

    “原主的母亲带着姜越兄妹离开了姜家,离开的时间应该是在原主五六岁那年。从原主之前的照片里能看出他们的样子,原主的妹妹当时年纪很小,姜母又一脸疲惫,她会那么累也是生活没有人帮衬,如果这个孩子不是姜父的,那姜母应该会有人帮着照顾,所以那个孩子不会是她同别人生的,而是姜父的种。”

    “小女孩死掉的时候是在五六岁的年纪,原主是在十四岁到的沈家,妹妹母亲被杀的时间在他十一二岁那年,之后他就回到了姜家,与姜家兄弟相处了一段时间又去了沈家。”

    他说完这点,眼前似乎有几只飞蛾经过,“原主与昭蛾有仇,是因为昭蛾虐杀了他的母妹,他带着这份仇恨在长时间的压抑下精神状态不是很正常,从他留下的信息中可以知道这点问题。”话音落下,蒋玉淮和柯莫的脸在他眼前出现,一个傲气,一个疯狂。“之后他在柯莫蒋玉淮的协助下杀了老昭蛾,报完了仇回了沈家,开始他的表演。”

    “我之前说过,也分析过他的做法和心态,他想要折磨姜彦,而为什么要折磨姜彦,在今天的发现中算是能知道了。原主拿着坏掉的玩具给姜彦看,那个意思是坏掉的童年跟姜彦有关,而原主唯一坏掉的童年就是亲人被昭蛾所杀。”

    “综合以上,当年昭蛾的杀人案中姜彦一定是做了什么事。”姜越说:“可从姜彦当年的年纪来看,他是不可能加入昭蛾的,他年纪太小也不会知道哪些人是昭蛾。所以,他做出的事多半不是故意去害姜越他们,应该是无心一半,顽劣一半。因此姜越于他而言是危险,而他并不知姜越的危险,不知姜越对他心怀恨意。”

    “那话说到这里就有一个奇怪的问题了。”姜越拍了一下手,“谁都说姜宁和姜越的关系最好,和姜恒的关系平平,那按照这个说法,姜越为什么能肯定这样的举动能折磨到对方?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对方?”

    “我刚才想到这个问题,立刻又想起了一件事。之前沈橝反复的说,确认一下家里活着的人是谁,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沈橝可能知道,这两兄弟间有个不老实的人物,且用着相同的面容让别人分不清楚,所以他才会不放心的让原主过来确定一下。”

    “姜恒他们长得一模一样,脸上脖子上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痣,常年待在一块的人想要模仿另一个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原主单凭感觉一定是区分不了。所以我猜测他们的身上应该有什么地方有着独特的印记,这个印记原主知道,才能清楚的分出他们。”

    “姜家三胞胎发生火灾死了的时间是原主还未回到姜家的时间,他们十一二岁的时候姜越比他们小,那个时间他还在母亲身边。这样算一下,他回到姜家的时候应该是姜恒已经死了的时候,他与姜恒是没有接触过,也别说之前能接触。原主的母亲是不可能忍得了与姜父其他的孩子生活在一起的。她要是知道姜父的外边有人,也不会毫无防备的到最后手中钱也没有,爱也没有,只带着两个孩子从姜家走了出来。所以,之前接触过的理由是不成立的。”

    他说到这里揉了一下下巴,“那也就是说,原主一回到姜家面对的就是已经因为未知原因变成‘姜恒’的姜彦,那他所谓的了解他们之间区别的地方,说的是区分姜彦和姜宁,没有已经死去被人冒充的姜恒的事情。”他敏锐的提出一个问题:“那就奇怪了。死了的是姜宁,姜彦作为活下来的假‘姜恒’没有必要害怕原主的突袭,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恐惧的理由。可是在他面对原主的突然到访,他的第一反应是立刻转过身体,似乎很怕原主看到他的后背。这个举动太心虚了,他的后背上肯定有着什么,他很怕原主见到,所以才有着躲避的动作。”

    “那他为什么怕原主见到?”姜越叹息一声:“我猜,他身上有姜宁的标志,才会害怕原主会看见。”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