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38.第一个世界/杀人犯是谁
    他到底是个平凡人,不可能变成电视剧中什么事情都会进展的很顺利的人物。

    他一直找着昭蛾,可蛾子的线索根本抓不到,除了来自程函背后的蛛网纹身,他没有任何线索,他拿着画纸在上面画了无数张的蛛网,却抓不到里面任何一个数字,难以言喻的挫败感将他包围,逼得他无法呼吸的无力一如那年的夜晚,耳边的笑声讽刺着他的没有用,哭泣的声音越发凄惨起来。

    他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不好到周围的人都有所感觉,直到他发现了蒋玉淮。

    蒋玉淮是昭蛾的一员是姜越曾未想过的事情。那个脾气坏却很耿直的人姜越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他同昭蛾联系在一起,也不想相信。他一直找寻的线索,一直都在他的身边从未离去。

    蒋玉淮被他发现的那天是他去蒋家给对方送东西,他掏出兜里的钥匙直接打开了门走了进去,正好看到了背对着他换衣服的蒋玉淮。蒋玉淮的身体消瘦白皙,像是上好的画纸,细腻白净的背上画着一个姜越最不想看到的图案。

    如同被人一拳头打在头上,姜越缓了半天没缓过来,他的目光对上蒋玉淮不解的表情,什么也没说只是立刻转头离开了。

    他出了蒋家一个人坐在车里很久,许久之后才确定了一件事情。——他需要蒋玉淮的帮助,出于这点考虑,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直对待对方如常,一边观察着对方的行踪,一边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在笑着。

    人如果一旦披上了伪装,时间长了就会忘了本来的模样。他带着一腔恨意,戴面具时间长了连自己都开始烦了。除了在沈橝那里,姜越得不到任何安静。

    他窝在沈橝的怀里,抱着对方看着窗外树枝的剪影终于抓住了树真正的位置在哪里,便开始伸出手朝着那边走过去。

    老实说,他是抱着必须杀死对方的心去的,但是能不能杀死对方却是一半一半的未知数,如果接下来的环节不如他所想的那般,那他就很有可能失败,如果如他所想的那般那就没有问题。

    其实交给警/方他的安全会得到保证,可他不想报/警,他只想亲手伤害他们,把事情结束,所以就算危险他也还是会去。

    他没什么怕的,他只是舍不得,舍不得沈橝。

    他在蒋玉淮那里安了窃听器,他故意在前两天跟姜彦闹了点小脾气,给姜彦留下了一个录音笔,在做出不好意思说的样子留下这么一手,然后走到了昭蛾这次聚会的场所,意外的发现了许林。

    昭蛾的人这次捕捉到了两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他们不是很满意,但仔细一想似乎还有其他玩法,就弄出了选择,让他们的家人选择他们。然后被选择,被人喜爱的去死,被弃选的活下去,再挖了弃选者的眼睛,让他抱着被喜爱的人的眼睛回到家里。不过那时候的许林并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只是真的以为被选择的那个才能活下去。

    跟慌慌张张下笔的许林不同,姜越气定神闲的倒像是不害怕,疯子与疯子间总是有着某种感觉,似乎有一种类似于同类的气息的东西存在着。

    姜越见他靠近了也不恐惧,在屋内十多个人的注视下扯了扯破了的嘴角,露出一个阳光的笑脸好像很开心。

    “你在开心什么?”昭蛾的头目到底没能忍住的提问道。

    “你抓到我你开心吗?”姜越答非所问的看向他。

    “开心,因为有了新刺激。”

    “我也很开心,因为这确实也够刺激。”姜越耸了耸肩,拿起了笔,“平静的生活宛如毫无波动的死水,刺激的遭遇能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感觉,就算拿生命在玩耍又何如。”他的目光在周围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像是蒋玉淮的人。“人总会死的,比起庸碌的活着,我宁愿不平凡的死去。”

    “你这个想法很疯狂。”

    “你欣赏吗?”

    “并不。”昭蛾的头目笑了出来。“我想活着,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刺激。”

    “咦!”姜越放下笔,“那我可能跟你想的截然相反了。”——我不想你活着,我只想你死去。

    “这里面估计只有一个人会选我。”他点了点手指,在沈橝的名字上划过。

    “那你做人很失败。”昭蛾的头目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也许吧!我妈妈去的早,还没来得及教过我怎么讨人喜欢,怎么才能成功。”姜越揉了揉脸,“那边的那个就很成功,估计都会选他。”

    他这么说着,事情也确实按照他的预料,只不过有一点不一样,他是一票都没有,沈橝并未选择他。

    选择权在沈家许家手中,许家的人投完票立刻赶了过来,沈老太爷跟许家是世交,无论出于利益还是情意都必须让这五人选择许林。

    他在面前放了一把枪,身后站着吴毅和几个保镖。林婆婆在沈老太爷的目光思考许久,颤抖地举起手选择了许林,姜宁权衡了一番,他了解他们在沈老太爷心中的重量也没敢反抗,选择了举手,吴毅比起沈橝更愿意听从沈老太爷的话,他本就是沈老太爷养的狗,更是没什么疑问的选择了许林,只剩下了姜彦和沈橝并不去选择。

    沈橝那里沈老太爷故意先忽视,他对着姜彦让他举起手,姜彦说什么都不,沈老太爷便让吴毅带人好好的照顾了他一番,他们几个不动姜彦脸,却下手极狠得将姜彦打了个半死。姜彦躺在地上血染红了洁白的牙齿,却依旧咬着牙不肯吐口,直到姜宁心疼他怕他真的被打死,才跪在沈老太爷的面前对着他说他们长得一样可以替选。

    姜彦本来半眯着眼睛几乎陷入昏迷,听见姜宁的话立刻又将眼睛睁开,他趴在地上头上青筋暴起,一双眼睛瞪得通红,“姜宁!你他妈是他哥你知道吗!姜宁!别人也许可以放弃他你怎么可以!”

    “你给我放手,我不用你选,我不用你选!”他向姜宁那爬了过去,却被吴毅用力踩住了手指。

    “看看这是哪,有没有你说话的位置。”吴毅咬着道。

    姜宁道:“你就是选了姜越,许家那边也不会选择姜越,到头来什么都是白费,只会让两个人都死。”

    “放屁!这就是你不救你弟弟的理由!”姜宁咬着牙没有痛呼出声音,却被吴毅忍无可忍的用鞋尖踢中了脑袋昏了过去。

    沈老太爷见姜彦这边解决了便沉声对着沈橝说:“沈橝你跟许林是一起长大的,你这么对他你真的不会觉得愧疚吗?”他没有跟沈橝说些过多的话,选择直白的跟对方说明白。

    “我宁愿带着愧疚活着。”沈橝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树影,眼皮上姜越临走时的一吻温度尚在,他的眼睛有点疼,人也有些不舒服,“笔给我。”

    “沈橝!”沈老太爷用拐杖敲了一下地板,“你信不信我撤了你的位置。”

    “我信。”沈橝点了点头。

    “你!!”

    “你先别说话了爷,我头疼。”沈橝朝着对方摆了摆手,他低着头转着钢笔,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没有人比姜越更加了解昭蛾。也没有人比沈橝更加了解姜越。

    前者因为仇恨了解昭蛾,后者因为他去了解昭蛾。

    如同姜越能猜到昭蛾的做法一样,沈橝也能猜到,估计多半是被弃选的能活着回来,能不能完整的回来是沈橝不敢想的问题。

    他恍惚的拿着钢笔,手一直没动。

    无论怎么说,被弃选应该都能活着回来……

    他打开了笔帽。

    活着就行……沈橝闭上了眼睛,就算推想的在完美心里也还是感到恐惧,他怕他选择的不对,还有,这一笔写下去当姜越看到的时候他同姜越间的距离也会被拉开,就算他如何解释,姜越也会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开始回避。年幼时的遭遇,母亲失败的感情经历是姜越心中过不去的坎,他能向他走来这一步已经是用光了全部的力气,如果他不选择他,他伸出去的脚将再次退回去。如果他选择了他,无论结果如何姜越都是会开心的对他一如既往。

    可那个时候他有回来的机会吗?

    沈橝笑了一声,抬手写下了许林这个名字,之后甩手将笔扔了出去。他仰躺在沙发上,身体软的像是没了骨头。

    一个没看住,人就不见了……

    他闭上了眼睛,控制住想要吼叫的情绪,却终究无法控制住不平的呼吸。

    姜越曾经想过向沈橝说这件事,但是要是跟沈橝说了,沈橝未必会让他来,来了也是带着别人来的。他对昭蛾的手段不会很仁慈,每个人都不会想让自己的爱人看到自己过于血腥的一面,哪怕他们相爱,可也不想这样的手段被沈橝看见。

    他只想放肆的进行报复,不想因为其他的情绪变得畏手畏脚,昭蛾是他的心病,这块病只能自己除掉。

    他待在铁牢里,心中对沈橝抱有着歉意,却在看到沈橝的选择的时候愣住了,他以为沈橝会选择他,然而,并没有,十票,他一票都没有。

    那个时候他没了之前的从容,带着迷茫的表情重复的看着他们的投票,一直看了五次才关闭。

    “你的人缘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不好。”昭蛾的头目站在铁牢外对着他说。

    姜越站了起来,手臂搭在铁牢上,随着抬起的动作能看出他衣服下有力结实的手臂,那是他为了击打对方的常年锻炼,是他的底气之一。

    他对着昭蛾笑着,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病态,他将脸贴在铁栏上,生锈的栏杆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他的嘴角有着淤青的痕迹,明明是看起来处于下方是被/虐/者的模样,却在气势上比对方还强,从容悠闲的像是在自家后花园中而不是牢/狱中。

    “你的手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无聊。”

    “怎么说?”昭蛾的头目很感兴趣的将头靠近了一些。

    “我知道你们,也一直观察着你们,我觉得你们是我喜欢的疯狂,却又觉得你们的疯狂日渐无聊。”

    昭蛾的头目听见这话不是很开心的直起了腰。

    姜越将手从铁栏中伸出缓慢地握在栏杆上,轻柔地动作像是握在了他人的心口,头目后边的男人看着他的举动,不能收回自己的视线,放肆的注视着他。

    “别生气啊!”姜越贴在铁栏上低低的笑几声:“你虐/杀平凡人,杀了十多年了,他们的恐惧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那样而已,你不觉得他们并没有什么新意,也没有什么让人觉得更加刺激,更加高程度的东西吗?你难道就没想想看看更加刺激有趣的东西吗?”

    昭蛾的头目侧过头,连续眨了几次的眼睛,在看了一眼身后的人之后没有动静,只是离开了。

    “我在这等你。”他朝着离去的男人高声道:“放了那个没有新意的老把戏,我们来听听更有趣的声音。”

    “你会来找我的,会来听听我的意见的对吗?”姜越弯着腰歪着头看着对方,“晚安,先生。”

    昭蛾的头目沉默片刻,离开了这里。姜越在他走了之后朝对面的看守者吹了个口哨,“你一直在看什么?有趣吗?”

    那人点了点头,“与其说有趣,还不如说对我很有吸引力。”

    姜越挑了挑眉,没有在搭话只是躺回到草堆上。

    在明日到来的时候,他的主猎场开始了。

    他抓住了昭蛾的厌倦感,知道他们既觉得所有的反应都是一样很无聊,又不能放弃这种举动的心里,对着昭蛾的头目轻声诱/惑着将他的团员当成他的欣赏玩具,将他们放在一个地方,交给每个人不同的东西,互相厮/杀,互相折/磨。

    昭蛾之间本就没有感情,头目都没有太多的犹豫便选择了同意。

    姜越又导了一场戏,叫来了蒋玉淮,作为他能够平安回到沈家的解释和铺垫,他利用了牢里的看管者,没有让他喝下头目给的水,反而喂给了对方一碗加了料的水,再由对方将他从牢中放了出来。

    他布满着灰尘的鞋子踏着轻快地步伐,对着蒋玉淮震惊的目光,和柯莫欣赏的眼神开始了他漫长的虐/待举动。他叫来了程函,算是完成了对对方的承诺,三天后一桶桶水冲刷着地上的血迹,拖布在地上来回的擦着似乎画出一个诡异的笑脸。

    他将折磨的不成人样只有一口气在的昭蛾扔到底下的监牢里,那里没有水也没有食物,没有光也没有声音。他关上了铁门,在故意伤害了自己之后让沈橝找到了自己,重新回到了沈家。

    那个时候的姜彦已经捧着录音笔听完了里面的内容,他瘫坐在地上,绑着绷带的手旁是录音笔里姜越难过的声音——

    “对不起哥,我错了。”

    “我回来之后我们不要再吵架了。”

    “是我不好,这几天我有点烦躁,我这几天总会想起我母亲妹妹的事情,在看见你和姜恒的时候总是会感到有些生气,毕竟,你们和姜彦长得太像了……像的我心疼。”

    “毕竟……”

    “我害死了……”姜彦听着最后的几句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眼泪不断流出来。

    姜越回到沈家,没有去看此时假装成姜恒的姜宁,没有去看林婆婆,也没有去看沈橝,他直接来到了楼上去了假装是姜宁的姜彦那里,极度失望又愤怒的问着对方。

    “别人我都不想问,我就问问你,你是真的没选择我吗?”

    姜彦在房间里低下头,身旁的录音笔里的事情是他童年撒谎造成的伤害,是他必须要承受的罪恶,如同害死了姜恒,他这一生只是重复的带给在意的人伤害。告诉姜越选了又如何?姜越会原谅他,但他配姜越的原谅吗?

    “没有。”

    过了许久,姜越听见了从屋内传来的声音。

    小声的充满着压抑的哭意。

    姜越闭上眼睛,心里突然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他的眼下有泪,却是不应该流出的泪水,对方也是不应该他心疼的存在。

    【别怕!哥会保护着你的。】

    他摇了摇头将那道声音从脑海中扔出去,回头却看到了沈橝站在他的背后。

    沈橝看着他,“我当时没有选择你。”

    “我看得到。”

    “因为我知道,只有不选择你,你才有可能活下去。”

    姜越和他对视许久,最后只说了一句:“先生,我现在回来了,你怎么说都是了。”

    沈橝疲惫地叹息一声,对此一点也不意外:“你觉得你和许林之间我会选择他吗?如果我会选择他,那么一开始就不会有我们在一起。”

    姜越道:“许林也许不会有那么大的魅力。但你手中的权势也许可以。”他对沈老太爷和林婆婆他们的举动猜的很明白。

    “你就是这么想我的?你觉得在我眼中你没有权势重要?”

    “我不敢将自己与权势看的一样重要。”姜越后退了一步,“我曾经以为就算所有人都不会选择我,沈先生你都会选择我。然而,我看了很多遍视频,每一次你选的都不是我。”

    “在有些人眼中,爱人也许会比其他人重要。但爱人不会有权势重要。”

    沈橝的目光渐渐变得冰冷,他点着头同样的后退了几步,“好,你说的挺好。”

    “确实,我就是那种人。那你呢?在你心中,你的爱人有几分重要?”

    “我答不出来先生。”姜越鼻子一酸,却不肯掉下眼泪,他是个男人懦弱的哭泣只会显得自己很难看而已,他并不接受那样的自己,也不喜欢软弱的反应。

    “你知道的,我不正常,我不知道如何去爱,也不知道爱重几分。从前没有你的时候我想的就是如果达成了我所想,我就可以休息了。老实说我一直都很不舒服,我睡不好,我见不得黑暗的环境见不得夜里的火光,我不喜欢别人大笑的声音不喜欢听见哭泣!我觉得活着是种折磨,一个人没有期望和盼头的活着到底算什么活法我不知道。”姜越摊开手,“可有了你之后,我想了,我想着跟你一起走下去,笑声哭声也可以,我不知道我到底有几分喜欢你,可我真的努力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直到你老去。”

    姜越说完想起了杀了昭蛾后的程函,她拿着枪朝着自己的头部开上一枪结束了她的生命。老实说,要是没有沈橝的存在,那也会是他的结局。

    可有了沈橝之后,他拿着枪却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他从未如此的想活下去,也从未如此的厌恶着心里不算健康的自己。明明是明白有几分道理,但也依旧按耐不住想要去猜疑,不想去相信。这就是现在的他,一个算不得好的他。

    姜越往后又退了一步。

    如果是在最好的时光遇到沈橝就好了。

    如果是在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时候遇到沈橝就好了。

    那个时候,他和沈橝的故事肯定就不会像是现在这样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