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54.第二个世界/伺成大夫
    此为防盗章

    系统哦了一声完全不觉得那是个问题【那样不是正好,你可以借着这位沈先生的喜欢利用一下他。】

    “???”

    姜越震惊道:“你这三观有点问题。”他咂了咂嘴:“容易教坏我。”

    【你坏还需要别人教你?】

    姜越耸了一下肩, “我坏吗?好吧, 就算我坏我也有我的底线。我不会利用他对原主的喜欢来欺骗到对我有利的情势。为了活着我是不太要脸, 也会骗人,可欺骗人不要脸是要分的,有些是可以的, 有些是不可以的。什么是不能遗忘让人介怀的伤害, 什么是无伤大雅的事是要看明白分清楚的。沈橝的感情我根本无法回应,我既然不爱对方就不可能给对方希望, 不知情的时候选择接近他也就算了, 现在知道了也就不会在接近了。我不是原主也不配得到他的感情, 也不配占着原主的身体享受着别人给原主的爱, 去替原主选择爱不爱一个人。我要知道, 无论这个身体的主人怎么样了,这个身体也不是我的。”

    “再说了,感情这种东西太重了, 背着沉, 我只想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轻轻松松的,别带着一身债务离去。要是进入下一个世界也要不停想着我背着的债,欠的人情,我怕累。”

    【可你现在离开了沈橝的保护……】

    姜越打断了系统:“在你眼中我是个离开了别人的保护两秒都活不了的人?——我是个有思考能力有健康身体的人, 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我跟刚进入这个世界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不一样, 当时没弄清一切的事情也不敢妄动, 现在事情大概知道了, 也就不会找不到下手的地方,看什么都很迷茫。”

    【可是如果姜恒他们是被攻略者的话,留下来才是最好的选择,有助你观察,你不一定要离开。】

    “留下来和离开的差距是不大的。我留在这里也接触不到他们,行动还受限制,反而不如离开自由行动来得强。”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怎么离开?】

    “趁着沈橝没有回来前离开。”姜越戳着下巴,“该怎么走呢?”他在椅子上转了一圈,思考着如何能从沈家离开,下一步又是什么。不过,离开沈家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问林婆婆。

    他打定了主意,第二天一早的时候便找了林婆婆一起吃早饭,两个人边吃边聊着天。

    “婆婆。”姜越搅动着碗里的豆浆,“我们三兄、不!在沈家谁会画画啊?”

    林婆婆不晓得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但也还是回答了他:“你和恒少爷还有先生都会画。但要说画得最好的还是先生。”

    沈橝,这个男人也会画画。

    “那,先生喜欢画什么?”

    林婆婆说:“先生喜欢国画,喜欢画古山水,不画人和动物。”

    姜越又问:“他喜欢西洋画吗?”

    林婆婆晃了一下头,“不太欣赏。”

    “姜恒呢?”

    “恒少爷喜欢西洋画,喜欢油画。”她说到这里补充了一句:“你同恒少爷一样,不过你只喜欢画人物,不爱画风景。”

    “这样啊……”姜越放下了汤匙,“那我怎么没在我房间里看到过我画的画?”

    说起这点林婆婆也是有几分无奈,“你画的好是好,但都是画一张烧一张,从来不留自己画的作品。”

    这是什么习惯。姜越眨了眨眼睛,心事重重的将碗里的豆浆喝完,然后回到了房间坐在了电脑前。

    系统提示的线索是画室中的杀人犯,里面有个会画画的人,他画的是浴后的苏珊娜。说到苏珊娜的故事大概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贞/洁与诬陷,目前他对周围有没有类似有关的情况尚不知,也就先去研究一下这个家里谁会画画了。

    听林婆婆所说,家里沈橝和姜恒会画画,那么他们两个相比较姜恒嫌疑大,而且姜恒是被攻略者也比较符合他之前的想法。

    姜宁、姜恒、蒋玉淮、昭蛾、绑架案。

    他拿着黑色的钢笔写下这几个重点,来回反复的画着圈。

    “总有几点说不通不对劲的地方,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一下。”

    【不确定告诉我人选吗?假设真是按照你所想的,你大可随便说出一个人,反正机会有两次,排除法也不是不可以。】

    “先不说了,没有十成的把握前我不会选,也不会白白浪费一次机会。”姜越放下笔,转身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昭蛾,随便点开了一篇有关昭蛾的报道,将那些杂七杂八的内容放进脑袋里。

    从他们的作案手法到每一起案件的发生时间。姜越看了很久,时间一长他习惯性的小动作就开始出现,他翘起腿抖了两下正好碰到了放键盘的抽屉。原主的鼠标和键盘都放在桌子上,没有放在键盘抽屉上,可能考虑到办公桌的高度放在那里面不太顺手,就一直空着那个地方什么也没放。

    姜越瞥了一眼,随后将手放在了抽屉里,无聊的一拉一关,将注意力再次放到电脑中。他拉关了有段时间,一直不闲着的手在最后一次拉开的时候忽然停住了。

    【怎么了?】系统见他脸色不对劲问了一句。

    姜越没有回答他,他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大手摸过光滑的木板,左手和右手分成上下摸着手中的抽屉。

    ……厚度不对,木板是被人后接上去的,有接缝。

    “这是被后接上去的。”姜越用手指敲了敲,立刻把抽屉拿了出来,仔细的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圈。

    果然,是被人后接上去的。他起身去拿螺丝刀,之后动作麻利的将螺丝和固定的铁片卸下来,伸手掀开薄薄的红木片露出了夹层里面的东西。

    “这都是……什么?”

    他放下木板,眼睛里全是一张张的纸,和一个不算厚的本子与些小零碎的东西。姜越先拿起了纸张,上面写的都是一些意味不明的数字,看不懂意思。他放下那些纸,将本子打开,里面的前五页是各家幼儿园的名字,有些画上了x,有些没有。在往后翻是一些片段和简笔画。

    “我没找到。”

    “不过我总会找到的。”

    “外边是不是很冷啊……”

    “我好像又听到她在哭了。”

    “我会找他们的。”

    “什么是地狱?”

    “他们总觉得自己就是活人的地狱。”

    “不过我会用行动告诉他们,我才是他们的地狱。”

    “我有很多年的时间,来一点点想着我对他们的回报礼。”

    “你有多冷。”

    “我就让他们有多疼。”

    他每一页每一页都只写了一句话,每一句每一句是那么的阴狠,那些简单的文字带着原主强烈的情绪,仿佛活了过来,愤恨阴冷如一阵冷风吹进人的心里,一眼便能明白他有多恨。

    姜越捂着嘴,在想“他”说的是谁,“她”又是指谁。他继续翻着本子,后面都是一些简笔画,有建筑的,有人物的,有道路的,他画的很杂,但不是随意想想画的,应该是在记一些地方和人。

    姜越翻到最后几页,纸张上什么都没有,他以为后面原主就没有记过东西了,却不成想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两张老照片出现在眼前。一张是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怀抱着一个一两岁的小孩站在一家饭店的门口。女人的容貌清秀,带着一脸疲惫,面对镜头的时候她勉强的笑着,牵强的似乎下一秒就要流出眼泪。

    这人是谁?

    原主的母亲吗?

    那她怀抱里抱着的是谁?

    难道说姜越还有弟弟或者是妹妹吗?

    那,那个孩子呢?

    他呆愣半天,拿起了另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物是三个长得一样的孩童。

    ……这三个人。

    姜越用手指摸过照片中一张张脸孔,从那熟悉的五官中能够辨认出来他们的身份。这是姜恒兄弟三人的照片,除了还活着的那两个,照片中还有这个已经死亡的姜……彦?

    从之前系统送来的信息可以得知,多年前的一场大火烧死了姜家三胞胎之中的老三,姜彦。从此姜家的三胞胎就变成了双胞胎,姜彦也就成为了一个很少有人提起的存在,少到其他人都忘了这个年纪轻轻就去世了的可怜孩子。原主把这张照片同这些东西放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姜越不是很理解,不过,这三个人真是太像了,连发型都一样。他感叹着,将那张照片翻过去,意外的在后面发现了一排字——姜恒喜欢吃鱼、他不喜欢吃鱼、姜恒吃不了杏仁、他却吃得了、他背后有疤、姜恒没有。

    ——这是什么意思?

    姜越想了一下,这大概是原主区分姜恒姜宁的方法,毕竟他们长得太像了,所以原主可能会记下一些小细节用来分出他们的不同。而为什么记下两个,可能是因为另一个死的时候姜越太小了,加上那个人已经不存在了,也就没有记下来的必要了。所以,他也就努力的区分着剩下的两人,并没记下三个人的喜好区别。

    姜越放下照片,随后看向最后的一张纸,上面是一幅画像,画的是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年的背影。少年的身体线条很柔和,腰部的位置有着蛛网的纹身,蛛网的中央还有着一个数字,16。翻过画像的后面是被从报纸上剪下来贴上去的新闻报道,一共五篇,全部是有关昭蛾的杀人事件。

    她?

    他们?

    幼儿园。

    昭蛾。

    姜越将这些东西放在一块,用手捂住嘴,想了许久才对系统说:“姜越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他第一次的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话刚说完,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的人是第二次给他打电话了。

    姜越接起电话,对面的男人这次的声音很平静。

    “听说,你摔傻了。”

    姜越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所以这是个慰问的电话?”

    对方冷笑了一声:“这是个催命的电话。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你这么小心谨慎的人,会为了蒋玉淮的死耿耿于怀到脚滑的摔坏脑袋?别逗笑了,说你在意他,就是个笑话。”

    姜越的心跳快了几拍,他镇定的想着怎么样的回答能够套出更多的信息,既然对方不信,他也就不演那个猴戏,演了反而也许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他想清这点轻笑了一声:“怎么不能说我在意他,毕竟我们之前关系多好。”

    “关系好?”柯莫呵了一声:“你看他的眼神就像看那些死了的蛾子,毫无温度,打量的目光像他就是一盘随时可以下口的肉,只看你想不想吃。你也许之前对他很好,可发现了他的身份后你说你对他好谁会信,他都不信。”

    “所以呢?怨我吗?”姜越的声音变得嘲讽起来。

    柯莫道:“你们之间谁怨谁我不管,他已经死了,那他和你的事情就已经是没有意义的过去。不过,你的那条不知名的疯狗抓到谁咬谁,咬死他你不管也就算了,他咬我你也放任是什么意思?我帮了你多少次你自己不清楚吗!你也真够狠的,你现在是要卸磨杀驴是吗?”

    “我没有那个意思。”

    “你没那个意思!”对方的声音大了起来:“要不是你他怎么会知道我曾经是昭蛾!”

    昭蛾!?

    姜越的眼皮跳了跳没有说话。

    “当年互相知道身份的只有你我和蒋玉淮,蒋玉淮现在死了,他又来杀我,情况是谁泄露的你觉得我不知道?借刀杀人不是你最擅长的事情吗?”柯莫咬牙道:“我还在想,好端端的你怎么会突然叫我去当你的老师,我还在想你是不是不介意了过去的事情。老蛾子死光了,那件事情跟我也没有关系,你报复也报复了,算计也算计了,是不是气消了就不再讨厌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可笑,从过去到现在都像条狗一样,你只要招招手拿骨头逗逗我我就会跑过去,毫无尊严可言。”

    姜越冷声道:“我没有。”

    “你没有?”柯莫自嘲的笑了两声:“除了否认你还会做什么?——噢,对了!你还很会讨好那位沈先生。藏起自己真实的样子,在对方面前做足了样子,只为了得到对方的注意。”

    “怎么,就那么喜欢?可你也不想想你配得上吗?人家知道你的本性还会喜欢你吗?哦,对了!本来也就不怎么喜欢,所以你才一票都没得到。”

    “你今天打电话的意思是单纯的嘲笑我来了?”姜越道:“如果是的话我们的谈话就到此结束。”

    柯莫听他这么说不爽的收起来他的嘲讽,说出他打电话的重点,“后天我们在16路天桥下见一面。”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