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59.第二个世界/伺成大夫
    此为防盗章  姜越站在窗口背对着吴毅, 一边活动着扭动身体,一边捧着让吴毅带来的手机翻看着。

    “咦?”他捧着手机惊讶地叫了一声:“我的通讯录里只有先生吗?”

    吴毅把瓶子里发蔫的花换下,一把扔进垃圾桶中, “这还是先生逼着存下的。你原来都不拿手机的,也不给任何人打电话。”

    “谁都不存?连吴叔的都不存?”

    他的话中透露出一种跟吴毅的亲近, 似乎以为着他之前跟吴毅的关系不错。吴毅也不点破, 以姜越在先生心中的地位,他的接近是吴毅乐意见得的,以后若是他出了什么错, 先生再不满他,有着姜越的照顾他也不会太惨。

    姜越心里明白,他对这些事情一清二楚,他一开始要手机的意思主要也不在这里。

    他翻开了通讯记录, 里面的陌生来电是他要回手机的原因,也是他好奇的问题之一。

    他举起手机, 食指点着通话的位置问着吴毅:“这个电话是谁的?”

    姜越尝试着询问吴毅,如果吴毅知道他就继续问下去,如果吴毅不知道,他就在吴毅离开之后回拨回去, 反正他现在“不记得”事情,好奇一下电话里另一个手机的号码也不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吴毅摆好了瓶中的高雪轮,回手接过看了一会儿终于想起这个电话的主人, 他对着姜越说:“这个是柯莫的电话, 柯莫是前段日子先生给你找的老师。”

    “老师?”姜越舔了一下嘴唇。原来这个电话就是那个老师打的。

    那么, 综合之前沈橝的话,和这个人打电话时说的那几句话来看……

    姜越目光闪烁,心中隐约出现个猜想,他将双手捧在脑后,好奇的追问着吴毅:“这个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他和我之前的关系好不好啊?”

    “你的老师是个性格温柔腼腆的男人,他人很不错,老实本分的。”吴毅脑海里闪过姜越原来的那张脸,与他与其他人的关系。

    “你和他的关系……还行吧。”其实姜越后期的那个性格,跟谁都是不好,跟谁都很淡薄,所以他跟那个老师也是如此。哪怕那个男人小心翼翼的讨好,姜越也依旧是没有任何改变,不接纳,不亲近。

    “哦。”他这么说,姜越也就当事情是这么一回事。他动了动嘴唇,本来还想问些什么,后来想想问太多太过刻意就不好了,就按耐下来不在询问吴毅了。

    吴毅将手机还给他,移开的身体不再挡着后方的花朵,让其大大方方的出现在姜越的视野中。

    柜子上的花每当稍有枯萎就会被人换下,淡水蓝色的圆肚细嘴瓶里的花娇俏的沾着露水,晶莹欲滴的很是惹人喜爱,淡红色的花瓣装的姜越眼中满满都是。他盯着那束花看了许久,突然笑了笑,“这花是吴叔给我买的?还是先生?”

    “是先生。”吴毅耐心的回答着他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怎么了?不喜欢?”

    “没有。”他摇了摇头,“我很喜欢。”他的表情不变:“对了,好几天没看到先生了,先生这阵子很忙吗?”

    “先生一直都很忙。”吴毅拍了拍他的头,看了一眼手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要是有事的话就打电话过来。”

    “知道啦!”他朝吴毅摆了摆手,送走了男人,接着继续盯着那束花。

    【你一直盯着这花已经盯了很久了。】系统不明白那算不得很漂亮的花朵,哪里吸引住了姜越的注意力。

    姜越盘腿坐在沙发上,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

    “你知道高雪轮的花语吗?”

    【……只有无聊的人才会研究每一朵花的花语。】

    “不是无聊的人,是具有浪漫情趣的人。”姜越轻声笑了笑,“沈橝从不久前就开始在屋子里摆花,换花的次数算这次是三次,花朵却从来没有换过,每回都是高雪轮。”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有点小问题。”姜越闭着眼睛晃着身体,“高雪轮的花语是欺骗、骗子……你说他摆这花是什么意思呢?——看来这位沈先生真的是不好糊弄。”

    系统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一惊【你的意思是沈橝他……】

    “别慌,那些都不重要,无论他此刻怎么想的,作为一张白纸的姜越都应该是不知道。现在的我只知道我都忘了,无论如何我都只能忘了。我不知他的猜疑,我也不知这高雪轮的花语。”

    “人,装傻最容易,装傻也是最不容易。可既然已经选择装了,那就只能装下去。”姜越睁开眼睛,往前伸手碰了碰那朵高雪轮,花朵上的水珠顺着他的动作来到他的指尖,晶莹的停留在那里。“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我们现在都选择隔着纱看着彼此,看见不拿下,保持着朦胧许是最好。他也许是在怀疑,也许是在观察,也许他太过了解之前的姜越,所以觉得这又是姜越的一个计划,一个歪心思。”

    “原来的姜越可能不太老实,所以沈橝对他的信任很少。而我要做的就是彻底让他相信,或者,不相信却也接受着这样的我,全当成是原来姜越耍的手段。”他捻了捻那水珠,指尖的清凉转瞬即逝,“高雪轮?”他轻轻地念着这几个字,“骗子?——还真是很符合我,我应该选择欣赏这朵花。”

    话是这么说的,可他的动作却毫不怜惜的将这花一把拽下捏在掌中,粗暴的毫无欣赏之情。

    “我也是越来越好奇了,姜越和沈橝的过去。”

    他松开了手,手中的花朵凄惨的找不回原来的模样,被人随手扔在了地上。

    ……

    自那之后姜越像是被人遗忘了。

    沈橝原本还来看过他几次,他也趁着那几次的机会与沈橝装傻卖乖着,结果还没卖出个四五六,沈橝就不来了,之后吴毅竟然也不来了。

    他像是被这两个人遗忘在了医院,他们一点动静也没有了。这样的情况让姜越不是很喜欢。

    他披着件衣服第一次尝试着走出病房。病房外有沈橝派来的人,自从他给自己脑袋开了个洞,来了个火热的一下之后,看护的人显然被人严肃叮嘱过,都很紧张的看守着他,片刻不敢松懈。

    管事人吴毅曾经说过,如果姜越的身体上在出现什么问题,沈先生会让他们的脑袋上多出很多个洞,而沈橝也是说到就能做到的人。出于这点,姜越出了门后刚走了两步就被人拦下了,说什么也没能走出去。他怎么出来的,就又被人怎么请了进去,并且还向沈橝打了个小报告。

    “你想去哪?”

    电话那头沈橝的声音清楚的传了过来。

    “出去、去院子里逛逛。”姜越的声音低了几分,装作有些怕他的质问,声音里有着明显的不安:“昨夜下了雪,所以……”

    “所以路滑。”

    姜越趴在床上听他这么说反驳了一句:“院方都清理很干净了!”

    “那还看什么?”对方堵的很及时。

    姜越翻了个白眼,不满的叫了一声:“先生!”自从失忆之后,他就跟着吴毅一起叫沈橝先生,不像原来那样叫沈橝四叔,沈橝也没有让他改,他叫什么沈橝就应什么。

    “你和吴叔最近都不来看我!连载的电视剧也追完了!还有要过节了!”他混乱的说了一堆,语速很快。

    “所以这跟你要出去玩雪有什么关系?”

    “我感到寂寞了!”

    沈橝可能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他顿了顿,刚好走到门口的身影停了两分钟,然后若无其事地推开了房门。

    里面的男人捧着手机喂喂喂的叫唤着,就差没在地上打滚了。

    “别吵。”沈橝收起电话站在门口,看着听到声音立刻转过头来的男人,“我听得到。”

    哦。

    你都要进屋了还打个几把电话哦。

    姜越默默看着他,就像被欺负了的小狗,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可怜巴巴的指责着沈橝不来看他,还不让他出去的行为。

    “你这是限制我的人生自由,你在禁……”他想说禁锢又忘了词,跪在床上想了半天,话在嘴边禁了半天也没说全,一双眼睛转了又转,词穷的蔫了下去。

    沈橝眯了一下眼睛,他脱下大衣,解开了衣袖上的扣子。

    “先生!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姜越见他一直不理他,抢在他坐下之前,一屁股坐在了他经常坐的沙发上,抱着腿仰着头看他。

    沈橝那双漆黑的眸子对准他的脸,带着明显的压迫感。

    “你说自由?”沈橝弯下腰,白皙修长的手指动了动,往姜越这边伸了过来。

    姜越下意识地躲了一下,沈橝的手指落在了他不整齐的衣领上 ,靠近的时候姜越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冷香,很符合沈橝这个人的味道。

    他垂着眼帘,指尖摸着姜越的衣扣帮他扣好,整理着他歪歪的领口,嘴巴里说出带着冷意的话语:“我是给了你什么错觉,让你觉得你有自由?”

    怎么回事?

    今天的沈橝跟平常不一样。

    是他戳到雷点了?

    还是他不耐烦了?

    他做了什么让沈橝不开心的事了?

    分寸没掌握好过火了?————可这些话都是为了之后做的铺垫,好歹给他说完的机会啊!

    姜越心中猜着,身子往后缩了缩,脸上的表情有些害怕。

    “你生气了吗?先生?”他轻轻拽了拽沈橝的衣角,惴惴不安地问道。

    沈橝不带情绪的看了他一会儿,五指微张松开了他的衣领。

    “我没有生气。”他坐到了姜越的床上,“你身体还没好,外边冷不要出去乱逛,万一路滑……”他摘下床柜旁高雪轮的花朵放在手中把玩。“头啊,身体啊,又碰到哪里,万一发现的不及时,你真的死了可怎么办啊,不是每回人都会准时的找过去,也不会每回都有人发现你,你说是不是?”

    姜越心跳快了两拍,沈橝太尖锐了!

    “还是说——你想死一下呢?姜越?”沈橝转着手中的花,终是在今日说出了之前一直想说的话。他轻声问着,等待着姜越的回答。

    “先生这是说什么呢?”姜越瞪着眼睛似乎很奇怪沈橝的话,“好好的,谁不想活,我怎么可能会想死。再说了,我哪会那么不小心!”

    “不会吗?”沈橝点了点头,“好,我记住了,你也最好给我记住自己说过的话。还有,自己出去是不被允许的,知道了吗?”

    姜越老实答应了:“知道了。——不过先生。”

    “嗯?”

    “我能跟你提个小小的要求吗?”他伸出手指,比着小手指的指甲,“行吗?”他怕被拒绝,无法说出要求,自己说完这句立刻赶在沈橝开口之前道:“先生你能不能多来看看我?”

    沈橝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没想到姜越会这么说,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姜越小心翼翼地说:“我从醒来到现在陪伴着的只有先生和吴毅,你们来了,我就有人陪了,房间里有一个人陪我说着话,不管说什么,都比电视里单调的声音来得好听多了。”他说完这些话,从沙发上离开来到沈橝的面前,蹲在他的腿旁仰起头,认真严肃地说:“你别生气了。我不是想玩雪,也不是想出去乱跑出去惹你生气,我只是……无聊的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待不下去。这里这么大,白天的时间又太过漫长,长的我觉得很空荡。”

    “楼下的白发大爷天天拄着拐棍在门口逛一阵子,他逛了五天,他便看到了他的家人,他们都赶了过来陪着他……我想着,我也去逛逛,看看几天能迎来你们,看看你会不会来。等待的时间也许很难熬,但那也是个算是有趣的期待。”

    沈橝听完他的话,瞧着他脸上的表情微微张开嘴唇:“你想我来?”

    “是的。”姜越诚恳的回答着。

    沈橝垂下眼帘,手中的高雪轮已经枯萎的不成样子,吴毅不来也就没有人给他换。

    “你喜欢这花吗?”他没有答应姜越常来,反而问了另一个问题。

    姜越想了想:“我不太喜欢这花,这花不是我喜欢的漂亮。”

    “哦。”沈橝抬手将花扔进了垃圾桶中,“那以后就不摆了吧,我也不喜欢。”

    姜越眨了眨眼睛,立刻明白了沈橝话里的意思,暂时的松了一口气。

    沈橝原来宠姜越的那股子劲沈庭看在眼里,这话要在四年前他可不敢这么说,可这几年沈橝对姜越一直都是淡淡的,也让外界的所有人都觉得姜越已经失宠了。那个跟沈橝相差八岁却一直被沈橝捧在手心的男人,原来和现在的处境简直可以说是自云天跌入泥地,让路过的人也敢伸脚踩上一踩,不像从前,谁敢招惹。

    沈橝听着他说了一大堆,望着远处的周戚庭,“杆。”他伸出手,身后的人立刻递上来高尔夫球杆,他拿过之后慢吞吞地站起来,身上盖着的米色毛毯滑落下去。

    “我刚才就一直想说来着。”

    沈橝穿着黑色的衬衫,细灰条的黑色条纹西装裤,拿着高尔夫球杆转过身体,微微歪过头对着沈庭道:“我让你说话了吗?”他脸上的表情还是那般,一变不变的,不过语气轻了些,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吴毅刚准备把手机还给沈橝,一见沈橝这个模样立刻站在原地不动了。

    沈庭此时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心中立刻后悔了起来。沈橝虽然这些年脾气改了很多,可到底还是那个沈橝,他不该替蒋家提要求,也不该多嘴的。

    他感到情况不对立刻就圆滑的想要改口,可沈橝的动作比他改口的速度还要快,他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沈橝的握着高尔夫球杆的手倒是先打了过来。

    他高抬着手凶狠地打向了沈庭,优雅而又危险的动作明明是在行凶,可却给人要命的帅气感,有一种残暴的美感。

    沈庭挨着他的打也不敢反抗,只是抱着头痛呼了几声。

    “你这个样子,比刚才的那副样子好,让我看着顺眼。”沈橝抓起男人的头发对着那张满是痛苦的脸上下左右看了一遍。

    “沈、沈先生……”男人抖着身体,眼中满是惊恐。

    “我让你说话了吗?”沈橝拿着球杆抵住他的嘴,男人吓得立马没了动静。“姓着我沈家的姓,挣着我沈家的钱,借着我沈家的势。”他俯视着沈庭,“却拿着蒋家的钱帮蒋家说话。胆子不小。”

    他不让男人说话,男人也不敢张嘴替自己狡辩,只敢在他面前小幅度的晃着头,满头是汗,满眼惊恐。

    “你还真是长本事了。”沈橝态度不变,没有看对方示弱恐惧就可怜对方。“我什么时候需要你告诉我怎么做是最好的了?”

    “我什么时候需要你来插手我的家务事了?”

    “法治社会?”沈橝念着这几个字,讥讽道:“在法治社会下,蒋家的小儿子被人剁成了块,凶手现在还没个影子。在这法治的社会下……”他用球杆拍了拍他的嘴,“你被我打成这样。”

    “法治社会?”沈橝勾起嘴角冷笑道:“那个最好的时期在战争过后就已经不见了,现在这个社会不就是谁强大谁说话吗?”他摸了摸衣袖,他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动过手了,也没沾过血了,这种感觉都有些陌生了。

    他伸出手眯着眼睛看着灯光下指尖的红色痕迹,平静道:“你敢替蒋家要人,想必已经跟老夫人打过招呼了,想必老夫人也觉得这样子比较好是吗?”

    沈庭点了一下头。

    沈橝见他承认的干脆就松开了他,手轻抬了一下,一旁吴毅立马上前接过他手中的球杆。“回去跟沈家人说一声,姜越的事,从来都不用你们任何人多嘴明白吗?”

    “他的事,你们做主不算的。”

    ________________

    林嫂站在门口一脸为难的拦着面前雍容华贵的老夫人。

    “夫人。”

    “让开。”老夫人动了动涂着暗红色口红的嘴唇,对着面前的佣人微抬起她高贵的头颅。“身为沈家人我连进自己家门的资格在你看来都没有吗?”她仗着她的身份,一路顺利的进到了沈橝的宅子,旁人不敢拦她,也由着她,以她的身份她可以在这个家里任何一个地方,哪怕是打碎沈橝的藏品也不会有人管她,林嫂也不会有那个胆子拦她,可她要去姜越的房间,这个举动让林嫂不得不硬着头皮挡在楼梯口。

    “沈橝怎么教的人?真还是一点自知都没有,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又在做什么事。”她抬了抬手,身后跟着的人立刻上前把林嫂拉开。她冷笑一声,不满着林嫂的举动,紫红色的高跟鞋轻踏在楼梯阶上,头也不回的向上走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