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63.第二个世界/伺成大夫
    此为防盗章  第二十二章

    在学校一向低调姜越今天被一件sao粉色的t恤成功的推向校园热门。

    以往在学校里他这个人没什么存在感, 也就是同年级的几个女生会提一提,不像现在知名度这么高,人送外号——粉红大佬。

    穿这个t恤之前, 学校里的人提起他都是说什么学习好, 运动好, 人品好的好好学生。出了这件事之后提起他都说是什么少女心的小粉红。还有好事者亲切的喊着他大姐。

    不说之后的外号, 因为这件衣服, 当时他还和同班的男同学打起来了。他那天本就生气, 对方还笑得太过分将他强压的怒火彻底点燃,让他难得的爆发了一回。

    姜越一向老实, 从未在学校跟人起过争执, 这次居然上了手, 老师也很惊讶。她把打仗的两个孩子都找了过来, 看到其中另一个孩子心中有些了然。

    姜越是个好孩子, 肯定不会先挑衅先出手,另一个是个调皮捣蛋的坏学生,人叫蒋玉淮,长得好看可人品不好,学习不认真不说, 成天打架斗殴的,在学校就没听过有关他的好话。这两个人摆在一块任谁都会猜是蒋玉淮先挑衅出手的。

    肯定是看姜越不顺眼,所以就像往常欺负别人那样欺负他, 还让人穿了件女装羞辱人。

    女老师压根就没以为姜越那件衣服是姜越自己要穿的, 一个锅就扣在了蒋玉淮的头上。她这么认为的, 也觉得自己想得很正确,学校那些欺凌的手段她也很清楚,估摸着事情也就是这个样子。

    按照道理来说,她应该喜欢也向着姜越这样的好学生,帮着姜越指责蒋玉淮。可她拿了蒋家给的钱,就是在不喜欢蒋玉淮也不去说他,而是一直数落着姜越。

    “你说吧!为了什么对同学动手?”她把书本往姜越面前一拍,一脸的尖酸刻薄相。

    说什么?

    他和蒋玉淮刚动手时谁都没看到,打起来了大家才注意到将他们拉开。蒋玉淮是打架的好手,可比不过他的技巧和力气,也不明白往哪里打才是疼还不显露的地方。

    两个人动手他占了上风,可光是看外表他脸上身上看起来严重,像是他被蒋玉淮狠打了一顿。凭他这个样子,再比较一下他和蒋玉淮,放在谁身上都是会先问蒋玉淮先怀疑蒋玉淮,可老师偏偏训斥他问都不问蒋玉淮,多半是照顾蒋玉淮。那他再说什么都是无意义的,而且也是他动手在先没什么好说的。

    姜越低着头看着鞋上的泥土一言不发,等着女人给自己定处分。本以为今天的结局也就这样,万万没想到被护着的倒是不耐烦地开口了。

    “你说起来怎么没玩没了!”蒋玉淮烦躁地跺了跺脚,“我故意找茬打他,你质问他做什么?”

    “什么!”老师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话,当时脸上就挂不住,“那他不也是动手了,我说他有问题吗?”

    蒋玉淮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怕是失了智,我一个劲打他,他就是个傻子都知道还手,难道不反抗我任由我打他?你看看我身上,你看看他,谁欺负谁你看不出来啊!”他口气很冲,明明被打的更严重,却装作跟个没事人。

    姜越知道自己的手法力度,也知道他开口的原因只是要将事情全部揽下,让老师只处分自己不牵扯他,当时突然觉得这人也不是那么讨厌,就摇了一下头,“不怨他,我先动手的。”

    “你闭嘴!你……”蒋玉淮听见姜越这么说就朝着姜越吼了一句,话刚说一半教导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一个跟他长得有三四分像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

    “我听说你怎么又打仗了!”男人边走边说,一进来就问出重点关心的问题:“打赢了没有!”

    “你自己不会看啊!”蒋玉淮翻了个白眼,朝他哥喊了一句。

    蒋玉深定睛一看,乐了,“赢了就好。”

    “……”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

    姜越无语的将目光移开,在蒋玉深之后沈橝也来了。

    他会来倒是出乎了姜越的意料,姜越在看到他的一瞬间立刻组织了一下语言,想好怎么解释为什么打仗,怎么说能不会惹人烦,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惹是生非的人。

    沈橝刚宠了他几天他就闹出这么一个事,要是说不好沈橝大概会以为他是仗着他这两天的好,开始放肆了。

    他这边紧张地握紧了拳头,沈橝那边一进门就看到姜越。当时距离不算近,他一眼先是注意到姜越的衣服都撕坏了,脸离得有点远第一眼没有看真切,张嘴就道:“衣服怎么都撕坏了?”

    姜越压了一肚子的火,终于在他张口的一瞬间爆发了。

    “我打仗的时候难道还要把衣服先脱了,举在头顶头顶上供起来吗?”他转过侧过去的身体,对着沈橝露出另一半的脸,鼻青脸肿的瞪着沈橝,口气很冲。

    沈橝先是不悦了一下他的语气,接着就注意到他的脸和手臂当时一张脸就冷的不行。

    “谁打的?”

    蒋玉深看到沈橝来了先是愣住了,见他和姜越说话便意识到了,沈家收养的姓姜的孩子大概就是眼前的这一个。他见沈橝能来看孩子打仗震惊到不行,脑子很聪明的人马上就意识一件事。沈橝这个人对什么事都不上心,如果不是很在意这个人多半不会自己过来,所以说这孩子沈橝看得很重,才会赶了过来。

    那么按照沈橝的个性,他弟打了沈橝在意的人……他心里想到这个问题立刻把他弟弟拉倒身后,打了一下依旧不老实的蒋玉淮,保证他离沈橝有段距离才小心翼翼地跟沈橝打了个招呼,“沈先生,小孩子之间闹得过分了,我替我弟道个歉了,都是我家没教好。”他将蒋玉淮护得更紧一些,心里很是担忧。

    沈橝这人要是疯起来他该怎么办?

    蒋玉深这一说话沈橝才注意到有他这么一个人,他瞧了一眼护着他弟弟的蒋玉深,理都没理他只是拉过姜越,用手抬起姜越的下巴,眯起一双眼睛,“打输了啊……”

    没有。姜越想回一句。

    沈橝抬着他的脸左右晃动了一下,见他脸上又青又紫像个调色盘一样就啧了一声:“疼吗?”他的声音很低,也很危险。

    “疼。”姜越点了点头,瞪着圆圆的眼睛,像是还没断奶的小奶狗,弱小可怜的朝着沈橝叫唤。

    沈橝松开了手,捏住他的肩膀,将脸转过去指着蒋玉深他们,“那就打回去,我看着你打,打到你不疼为止。”

    ————————————

    在教导室里闹了一会儿,姜越说什么也没下那个手,只是说是自己错了。

    蒋玉淮倒是很不服气沈橝的口气,刚张嘴就被蒋玉深打了一巴掌,也就明白的老实了下来。

    沈橝见姜越不出手也有几分生他的气。他这几天对姜越好,就觉得谁动姜越就是在打他的脸,姜越那张脸本就不是太出彩,这么一弄可怜兮兮的更是没法看了,看得他闹心。

    他忍着气带着姜越回家,一路都没有理他。

    姜越见他不说话也就不敢开口,回到家里一个人抱着腿坐在沙发上,想喊疼可姜宁他们都不在也不知道该喊给谁听,就呆愣住也没去上药,在沙发上坐了很久。

    不一会儿沈橝穿着一身便服从楼上下来,他也不看姜越,慢吞吞地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两个人一个靠左一个靠右,坐在一张沙发上,谁也没有发出声音,谁也没有改变坐姿动作。

    大概过去五分钟,沈橝动了一下,他从衣服口袋里拿着一根医用棉签,矜持而高贵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依旧是脸也不看姜越也不说话,只不过手伸开往姜越那边去了,用着棉签朝姜越点了点。

    姜越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就歪过头。沈橝手上的棉签左右晃动的往自己这边比划着,姜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两分钟,才不情愿的挪了过去。

    两个人一个像是要喂狗又不好意思先开口,只好拿着骨头逗狗的主人;一个像是根本不喜欢这根骨头也不喜欢骨头主人,却碍于以后的狗粮不得不屈服的狗子。

    沈橝见他过来也不像一开始那么生气,开始动作僵硬的给他上药。

    姜越乖巧的任由他动作,看气氛不错就小声说了一句:“我今天被人笑了好久。”

    沈橝想他穿那样别人不笑才怪,可看他今天实在是可怜,就违心的勉强自己硬是说了一句:“那是他们品味不好。”

    “……”

    姜越推开了沈橝的手暂时不想说话了。

    关于品味的这个问题,他们误会彼此很久,久到姜越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接到了无数粉红系列,最终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将这事说明白了,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这个问题好不易容消失了,下一个误会很快就来了,这个误会就好比“你妈觉得你冷,你冷不冷都是冷”一样。

    年少的孩子叹息着,今年冬天还未到秋裤就已经先来了。

    与冷与不冷的观点一样,沈橝居然产生了同大多数母亲一样的看事角度,那个角度就是“沈橝觉得他会饿,那他会不会饿他都很饿”。

    这是个很折磨人的误会问题,出现的时间是他放假的时候。那天晚餐他没吃多少东西,半夜饿了就去厨房翻东西吃,加上吃饭前看了一个悲剧的电影,大晚上的坐在餐厅里只开了一盏小灯,一边吃一边捂着嘴哭,当东西吃完了哭也哭完了,擦了擦眼泪刚放下碗就瞧见沈橝一脸深沉的站在门口,拿着水杯看着他。

    他当时就有点尴尬,因为那天晚上是沈橝带他出去吃的晚饭,从餐厅离去的时候沈橝还再三问他你吃饱了没有,他虚伪的说了好几次吃饱了,结果转身三个小时人就来翻冰箱了……一边吃还一边哭弄得好像很受气很委屈一样。

    这就不太好了,姜越连忙解释了一下,撒谎说正在发育期,饿的快,半夜总想吃点东西。

    沈橝当时听了也没说什么,但从第二天开始他对姜越就是各种投喂,晚上还要人给他来一顿宵夜,开始了姜越痛苦的日子。

    沈橝不会宠孩子,找到一个下手点就死死地抓住压根不放,磨人程度跟容嬷嬷虐/待紫薇没有什么两样,一个是针扎身子,一个是针扎胃。

    姜越是易胖体质,所以他经常运动,可再怎么运动也抵抗不了沈橝那个的喂法。一个假期过去,姜越在开学的时候大了两个号,宠爱倒是没感觉到,就只觉得挺折磨的。

    以前没有梦想没有期望无欲无求的人,在沈橝开始宠他之后疯狂的有了各种期望的梦想。

    “今天的风挺大,能不能把先生给我吹走啊……”

    “吹到远点的地方,别回来了。”

    他坐在教室里真诚的写下他的愿望。

    ——先生真的是太烦人了。

    ”对啊。”白色的汤勺在锅里搅动了一圈,林嫂的声音里满是怀念和甜蜜,”为什么不答应呢,人生在世遇见一个肯真心对你好,甚至把你看的比自己都重要的人还用犹豫吗?遇见这样的人只有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珍惜他。”

    ”真好。”姜越一脸羡慕道:”也不知道我的过去有没有遇见过互相喜欢的人,对我这么好的人……对了!林嫂你给我讲讲我的过去,吴毅说了你来了很久了一定知道不少的事情吧!”

    “这……”

    “说吧!给我讲讲。”他就像是个好奇的孩子,一直闹着要女人讲故事。

    林嫂之前被叮嘱过,也不敢同他说什么,又不想拒绝的太过直白惹他不高兴,就不提那些事情,巧妙的回答:“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是三年前接替我姑姑来的。我来的时候……你病了,病好了后也不怎么出去,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所以对你之前的事情实在不太了解。”

    姜越听完感到失望,”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在这里工作了许久,一定会知道什么的。——你说你是接替你姑姑的?你姑姑之前一直在沈家工作吗?”

    ”嗯,她是沈家的老人了,为沈家工作了四十多年,后期年纪大了,又生了病,身体不太好也没有精力照顾人了,她就走了,后来介绍了我来这里工作。先生看在她的面子就让我在这里工作。说起来……”她回头朝着姜越道:”她到现在还经常跟我说起你呢。”

    她手上的动作一停,汤勺往下滑了一些,眼前出现了年迈的女人坐在院子里的情景。

    她坐在树下,透过枝杈间的缝隙遥看天空,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倒映着天空中大片的云彩,绵言细语道:”他喜欢吃甜食、喜欢喜欢吃肉、最爱吃的是板栗,你多给他做些板栗吃。”

    “他喜欢在夏天的时候待在树下看着星空,可夏季蚊虫多,每次一出去少不了被蚊子盯上一身包。先生看他那副样子就给他弄了个透明的玻璃房,里面种着各种好看的植物供他观赏,可他偏又不喜欢待在那里,就爱跑到草地上一躺,之后喊痒。夏天的时候,你要记得给他备点药膏。还有,他还喜欢在雪天的时候在院子里乱走……”说到这里她的目光隐隐带着点泪意,”可那天太冷了,他又不打伞,玩的时间总是很久很久,久得冻红了脸,地上的雪打湿了鞋子的表面渗透进去变得湿冷。”

    “我还记得,他在前边玩,恒少爷就叫他回来,他也很难得的不听话就是不回来,像是听不到。那时候阿宁就瞪他,嘴里面嘟嘟囔囔的说他有病,然后却每次都会跟他一起站在院中,他什么也不说,就是站在那里等他,穿的比他还少。他见阿宁一直陪着,也就不会多待早早就会回屋了……那时候的他很不听话,你也别脑他,他只有这么两个爱好,也只有这两个不听话的举动。”

    ”您很喜欢他?”林嫂蹲在她面前笑着问她。

    ”喜欢啊!”女人眯着眼睛呵呵的笑着:”姜家的三个孩子中,我最喜欢的就是他了。”

    ”为什么?”

    ”因为他苦。”

    ”那……您是同情他?”

    ”同情?——同情也是感情的一种,会随着时间变化成其他更深程度的情,会让人不自觉的偏向于他,总想着多照顾他一点,渐渐地就会变成了常年的习惯,感情也越发复杂。——林慧。”

    “我在。”

    “帮我好好照顾他,以后雪天不会再有人陪他站着了,替我给他煮杯姜茶,做阿宁之前一直做的事情吧。”老人说到这里眼泪流了出来,林嫂上前抱住了老人,一直摸着她的头。

    ”别冷到他了。”

    “我会的。”她轻声的答应了老人,在进入沈家之前也是一直如此打算的,可是,那个老人一直牵挂的人却并不在需要冬日的姜茶了,他也不需要谁来暖到他了。

    锅里的汤翻滚着,热气缭绕的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林嫂眨了眨眼睛收回神,她伸手闭上火,诚恳地说:”她非常喜欢你,可惜身体不好,不能一直照顾你。”

    ”一直照顾我?这么说她照顾我很久了。对了,林嫂你有几个姑姑?”

    林嫂说:”我就她这一个姑姑,她是沈家的老人了,在你们来沈家之前一直伺/候着沈先生,后来你来了就改成照顾你们几个孩子了。”

    ”那她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人年纪大了,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了,前阵子从b市疗养回来,能比原来精神了一些,可体质也是不好。前几天又感冒了也不知道现在好没好?”

    姜越点了一下头对她说:”你之后打电话的时候替我问候她一下,天冷了多穿些衣服,让她好好照顾身体。”

    ”嗯,我会的,她要是知道你有话带给她一定很开心。”

    林嫂的声音温柔了许多,姜越注意到这点改变笑了笑,”林嫂,先生说过段时间带我出去旅游,你把手机给我,我们加个联系,然后我看到什么给你发小视频让你一起看看。”

    ”好。”林嫂想也没想直接把手机交给了他。姜越拿过手机,”对了,能不能在帮我煮个鸡蛋,我想吃糖心蛋了。”

    林嫂唉了一声,立刻转身去冰箱里取鸡蛋,姜越趁机拿着她的手机打开通讯录,输入一个姑,电话号码很快就出现了,他记下那个号码,又打开通话记录查询了几日内的手机号确定了一下。

    他偷着加好了电话,把林嫂的手机放回去,之后匆匆的吃过了一口回了房间。

    沈橝不许他出去,他就不出去,大不了让讲故事的人进来,把他想知道的告诉他就行了。

    林嫂的姑姑在沈家做了这么多年,之后走了还能把侄女塞进来,上回他出事相关的人换了几个,唯有林嫂没动过,想来她姑姑一定在沈橝面前有些分量,进来也不是难事。

    他主意一定立刻拨打了电话给对方,电话响了几声被人接起,姜越抢在对方开口前说话:”您好,听说您生病了,最近好了一些没有?”他试探着,语带局促。

    ”你、你!”电话另一头的人立刻听出了他是谁,她的声音发抖简直不敢相信她会接到姜越的电话,她克制住自己的颤抖的声音,想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却在最终依旧是没能忍住开始小声的啜泣。

    ”我很好、我很好、你呢?”她磕磕巴巴地说,语速很急怕他会等得不耐烦。

    姜越面对着她颤抖的声音,有些尴尬地笑了一声,”我现在过得很好,就是前段时间摔坏了脑袋什么也不记得了,刚才听林嫂说起你,便想打电话问候一下你的身体,听到你还好就没什么事情了。”他对着她轻声道,一点一点的引诱着林嫂的姑姑走上他要的结果。

    而对方果然也上钩了。

    接到他的电话之后,当天下午那人便来到了沈家,那是一个将近七十岁的老婆婆,她的身材矮小,满头的银发,慈眉善目的有着一双笑眼,看着人的时候让人觉得很舒服很温柔。

    ”没事的,没事的。”她干瘦手摸在姜越头上那道淡淡的疤痕,手掌的温度很凉,比姜越还凉。

    ”怎么这么不小心。”女人说着,眼睛里又含着眼泪了。

    姜越拉下她的手,让她坐到沙发上给她倒上杯茶,然后自己倒了一杯,先是放在手中,忍着掌心的热度来回搓动了几下,让自己的手暖和温热后方才抓起女人的手,给她捂着。”您别哭了,哭的我心里不舒服,您这把年纪了,坐了那么久的车来看我,我已经很是愧疚了。”

    她忙不迭的点头答应着姜越不再哭泣,可眼泪在点头的瞬间就掉了下来。姜越的掌心是那么暖,暖的她止不住眼泪,这手的温度和那年出了车祸后拼命救她,背着她一路走到医院满身是血的时候一样,让她忍不住的想哭。

    她的一双眼睛依旧在他身上来回,看着他这些年都有那些变化。

    姜越任由她打量,歪着头朝着她的手呵了口气热气,温声道:”真好。”

    ”什么?”

    ”有您这样关心我的人真好。之前跟林嫂聊天时候我就在想,她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有人在意我关心我喜欢我吗?——我就很开心,之后没忍住给你打了个电话。”姜越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又是开心又是自卑的说:”毕竟这个家里好像没有喜欢我的人,连我的兄弟都不喜欢我,大家都很讨厌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原来做错了什么,才这么不讨人喜欢,想改过人家都不理我,有点、怎么说呢……”他的头越说越低,声音也小了:”就像不被任何人期待,所有人巴不得我早点消失。”

    ”怎么会呢!那先生呢!先生不管你吗?”女人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她伸出手反包住姜越的手。

    ”先生很忙。”姜越露出个无奈的笑容,”他总是很忙。”他谎话一套一套的,故意误导着林婆婆沈橝不愿意理他。

    林婆婆果然上当了,她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姜越赶紧接着说:”婆婆,我其实是想问问你,我过去做了什么不讨人喜欢的事情吗?为什么我跟其他人的关系这么怪?我想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让我觉得很不安。”

    “上次我在家里看到一个人,他对我的眼神很不友好,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得罪过他,该怎么对他。我现在这个家里什么都不知道,有点怪担心的,所以想要知道过去,你能告诉我吗?”他选择了几个重点,这位婆婆关心他,他要是这么告诉着她,她为了防止他吃不明的亏,怕他受伤,肯定会告诉他。

    林婆婆盯着他看了许久,看着他的为难,看着他的不安,看着他现在的脸想起了那年的午后,她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将他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我跟你第一次见面是在你父母死后的第二个月,你跟你的兄长们一同被接到了沈家。”

    ”被沈老太爷养在了膝下……”

    不说之后的外号,因为这件衣服,当时他还和同班的男同学打起来了。他那天本就生气,对方还笑得太过分将他强压的怒火彻底点燃,让他难得的爆发了一回。

    姜越一向老实,从未在学校跟人起过争执,这次居然上了手,老师也很惊讶。她把打仗的两个孩子都找了过来,看到其中另一个孩子心中有些了然。

    姜越是个好孩子,肯定不会先挑衅先出手,另一个是个调皮捣蛋的坏学生,人叫蒋玉淮,长得好看可人品不好,学习不认真不说,成天打架斗殴的,在学校就没听过有关他的好话。这两个人摆在一块任谁都会猜是蒋玉淮先挑衅出手的。

    肯定是看姜越不顺眼,所以就像往常欺负别人那样欺负他,还让人穿了件女装羞辱人。

    女老师压根就没以为姜越那件衣服是姜越自己要穿的,一个锅就扣在了蒋玉淮的头上。她这么认为的,也觉得自己想得很正确,学校那些欺凌的手段她也很清楚,估摸着事情也就是这个样子。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