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64.第二个世界/伺成大夫
    此为防盗章  【哦, 那你观察完了, 分析过了,最后总结了什么?】

    姜越听他这么说后愁眉苦脸道:“根据你之前的话,我能肯定的是这个家里肯定有人要害我,这个人是你知道是谁的存在,你才会以那样的口吻跟我说着那些话。而在我刚才说姜恒的时候你很惊讶,也就是说,你知道的这个人不是姜恒,也就是说, 这个家里除了姜恒还有别人要害我。”

    系统听着他的分析背后汗毛竖起,他瞧着姜越那张英气的脸, 忽然有一种渗人的感觉。

    “而为什么姜恒要害我你不知道,而那个人要害我你知道?还给我提醒怕我大意?我想了想,恐怕你手中也有一份和我相同的资料, 不过要比我详细, 而姜恒和那个人的差距可能是那个人真的害到了我,而姜恒没有, 所以你不知道。你之前说过剧情由被攻略者自己安排, 却态度淡然的像是掌握着什么事, 气定神闲的一点也不担心被攻略者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出现意外。也就说是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被攻略者是谁, 并且有着一个大纲样式的书本,方能确定之后的事情, 才能解释清一些东西。不过我猜那资料应该也不是很全, 细节应该也并没有多少, 导致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只有不知道,不明了才会惊讶,才会反问着我。我说的对吗?”

    【……】

    系统没有回答,姜越也不指望对方能回答是否的问题,他继续说道:“综合以上,我做出个假设,如果日后姜恒真的害我,那也就是说我刚才的猜想是正确的,如果姜恒不是要害我……我也觉得我刚才的猜想挺有道理的。”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出声【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吓人。】

    “我很吓人?我哪里吓人了?我都要让人吓尿了我还吓人?!”姜越喝了一大口牛奶,一脸惊魂未定,“弄得像个恐怖片似的,我都要吓死了,我还有心情吓人。”他故意岔开沉重的话题,甩开了脚上的拖鞋爬到床上去,捧着剩下的半瓶牛奶保持着呆傻的表情。

    【你不吓人吗?别人跟你说什么你都会反复的读几遍做出各种猜想,一一排除找出最贴近的内容。正常人会像你这么复杂的思考吗?你还记得你之前说过什么吗?简单点活着不好吗?心那么细干嘛啊!不累啊。】

    “我要是不想活我也就想法简单点了,心粗也就无所谓了。可我想活着,想的多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他无辜的眨了一下眼,“简单活着是挺好,复杂的人其实一般人都不喜欢。不过,我从不觉得想得多、人复杂是个坏事,活得简单的人也许会很开心,他们想不到很多烦恼的事情,也想不到太多污浊,但是在危险的处境中思考简单的死的都快,就像看宫斗剧时大家都说的台词,‘你这样的活不过三集’——这句话挺有意思的。可我想活到最后啊,就算是累点也还是多想点好。”他将剩下的牛奶一口气喝光,然后舔了舔嘴唇。

    他跟他说话时,所有的人动作时,姜越都在考虑,也都记着每个人说过的话。这样的人多少有点不太正常,太聪明的人确实在交往中不会得到许多人的喜欢。人都不喜欢复杂的,可为什么不喜欢过于复杂的,只是因为他们猜不透,也看不清,更怕斗不过你,所以才会不喜欢。但有着这份不喜欢,才能说明你的强大。

    系统很喜欢这样的复杂,只有这样的姜越、这样的思维方式、这样人才能在接下来的事件中活下来。他松了一口气,心里因为对方露出来的精明踏实了起来,也有心情调侃对方【长得像个二百五一样怎么心眼这么多。】

    “你才长得像二百五呢!不说了,睡觉。”他把被子往头上一盖,关上了身旁的灯。

    说是睡觉但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他躺下后到底是没有睡着,人躺在床上精神的不得了,直到将近三点半的时候才睡了过去。

    这人刚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还没有睡多久,六点钟的时候门就被人敲响,不够体贴的将他叫醒。

    姜越在第二声的门响中睁开了眼睛,那双眼里十分的清明,没有一丝迷糊与困意,不像是陷入沉睡人的眼睛。他听到声音掀开被子,走过去打开`房门,门外穿着一身黑西装打扮的很干练的吴毅见他开门对着他说:“三少爷,你四叔起来了,叫你过去吃饭。”

    姜越看了看时间,这个沈橝年纪不大,生活习惯倒跟老头真的好像。他简单的梳洗了一番,跟着吴毅走了出去,本以为会去餐厅,与一群阴沉的死人脸共进早餐,却不料吴毅带着他一路去了沈橝的房间。

    沈橝的房间很大,装修的风格是中式古典风,房间内的摆件都很有格调,跟沈橝冷清的气质很符合,就是感觉看起来少了几分人气,没有温馨的气氛。

    吴毅将他带到白雪黑枝的屏风后,沈橝穿着一身睡袍坐在床上,床桌上摆着几样早点,他一边看着早间新闻,一边动了动汤匙慢慢喝下一口粥。

    餐桌上的早点是两人份的,沈橝面前的粥是白粥,偏靠着他放的都是一些清淡的蔬菜,看着是他喜欢吃的;另一份没被人动过的粥是玉米蛋花粥,前方放着的都是一些酸甜可口的拌菜和包子,看样子应该是姜越喜欢的。

    这个房间里的人只有他们三个人,餐具只有两套,没有其它被收养的孩子会来的迹象,他应该只找了姜越过来吃饭,并没有叫其他人。

    姜越跟沈橝打了声照顾,在吴毅催促的目光下走到沈橝的床边,一屁股坐在了沈橝的床上。

    在进门之前他很难想象沈橝会赖在床上吃饭,也很难想象沈橝也让他上床吃饭。他喝了一口粥,香甜的味道在口中扩散,温暖的温度让胃觉得很舒服。说实话,姜越的口味偏喜甜食些,所以这顿早餐刨除掉沈橝的存在来说他还是挺满意的。

    姜越在一旁吃着东西,沈橝的目光停留在电视上,他是个平时讲究很多的人,不喜欢别人在吃饭的时候发出声音,不喜欢别人在吃饭的时候说话。他不喜欢的东西很多,这种不喜欢也是他的习惯。可对着姜越的时候,他像是完全忘了他的不喜欢,总是打破他的习惯。

    “昨晚饿了。”他夹了一口青菜,开口道:“怎么不叫林嫂给你做饭,翻什么冰箱。”

    姜越喝粥的东西一顿,沈橝怎么知道他昨晚出去了?莫非这个家里有监控器?那么有监控器这点别人知道吗?如果姜恒知道怎么还会拿着刀子对准自己?他就不怕被发现吗?……还是自己想错了,姜恒并没有拿着刀子?

    他一头雾水,嘴上却没忘了回答,“太晚了。”

    沈橝撇了他一眼,“花钱养她不是白养的。”他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姜越的碗里对着姜越道:“除了你我不会白养任何东西,我花了钱,她就要出力,任何废话和抱怨都不应出现。”

    ……东西?沈橝这么说似乎从未把这个家里的其他人当做对等的人看。姜越低着头嗯了一声,也不发表他的看法。

    沈橝吃了口菜,听着新闻里报道的案件,有意无意的对着姜越提了一嘴:“你那个老师。”姜越听他说起这个人抬起头看向他,他拿起遥控换了个台,“听说已经不见了两天了。”

    “什么?”

    他没有详细的回答姜越的疑问,只是话里有话地说:“问你发生了什么你又不说。”沈橝注意他停下的吃饭动作微微皱起了眉头,给他又夹了一筷子菜,“问的多了你又不开心,又将自己关起来……好了,这下人不见了,你说不说也就无所谓了。”

    “因为沈橝对原主的喜欢不是正常的喜欢,那份感情不是由长时间照顾关心产生的亲情,而是……”姜越挠了挠头回忆着与沈橝相处的点点滴滴有几分无语。“沈橝对原主的态度,嗯……反正你懂得。让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其中的问题。”

    系统哦了一声完全不觉得那是个问题【那样不是正好,你可以借着这位沈先生的喜欢利用一下他。】

    “???”

    姜越震惊道:“你这三观有点问题。”他咂了咂嘴:“容易教坏我。”

    【你坏还需要别人教你?】

    姜越耸了一下肩,“我坏吗?好吧,就算我坏我也有我的底线。我不会利用他对原主的喜欢来欺骗到对我有利的情势。为了活着我是不太要脸,也会骗人,可欺骗人不要脸是要分的,有些是可以的,有些是不可以的。什么是不能遗忘让人介怀的伤害,什么是无伤大雅的事是要看明白分清楚的。沈橝的感情我根本无法回应,我既然不爱对方就不可能给对方希望,不知情的时候选择接近他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也就不会在接近了。我不是原主也不配得到他的感情,也不配占着原主的身体享受着别人给原主的爱,去替原主选择爱不爱一个人。我要知道,无论这个身体的主人怎么样了,这个身体也不是我的。”

    “再说了,感情这种东西太重了,背着沉,我只想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轻轻松松的,别带着一身债务离去。要是进入下一个世界也要不停想着我背着的债,欠的人情,我怕累。”

    【可你现在离开了沈橝的保护……】

    姜越打断了系统:“在你眼中我是个离开了别人的保护两秒都活不了的人?——我是个有思考能力有健康身体的人,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我跟刚进入这个世界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不一样,当时没弄清一切的事情也不敢妄动,现在事情大概知道了,也就不会找不到下手的地方,看什么都很迷茫。”

    【可是如果姜恒他们是被攻略者的话,留下来才是最好的选择,有助你观察,你不一定要离开。】

    “留下来和离开的差距是不大的。我留在这里也接触不到他们,行动还受限制,反而不如离开自由行动来得强。”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怎么离开?】

    “趁着沈橝没有回来前离开。”姜越戳着下巴,“该怎么走呢?”他在椅子上转了一圈,思考着如何能从沈家离开,下一步又是什么。不过,离开沈家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问林婆婆。

    他打定了主意,第二天一早的时候便找了林婆婆一起吃早饭,两个人边吃边聊着天。

    “婆婆。”姜越搅动着碗里的豆浆,“我们三兄、不!在沈家谁会画画啊?”

    林婆婆不晓得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但也还是回答了他:“你和恒少爷还有先生都会画。但要说画得最好的还是先生。”

    沈橝,这个男人也会画画。

    “那,先生喜欢画什么?”

    林婆婆说:“先生喜欢国画,喜欢画古山水,不画人和动物。”

    姜越又问:“他喜欢西洋画吗?”

    林婆婆晃了一下头,“不太欣赏。”

    “姜恒呢?”

    “恒少爷喜欢西洋画,喜欢油画。”她说到这里补充了一句:“你同恒少爷一样,不过你只喜欢画人物,不爱画风景。”

    “这样啊……”姜越放下了汤匙,“那我怎么没在我房间里看到过我画的画?”

    说起这点林婆婆也是有几分无奈,“你画的好是好,但都是画一张烧一张,从来不留自己画的作品。”

    这是什么习惯。姜越眨了眨眼睛,心事重重的将碗里的豆浆喝完,然后回到了房间坐在了电脑前。

    系统提示的线索是画室中的杀人犯,里面有个会画画的人,他画的是浴后的苏珊娜。说到苏珊娜的故事大概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贞/洁与诬陷,目前他对周围有没有类似有关的情况尚不知,也就先去研究一下这个家里谁会画画了。

    听林婆婆所说,家里沈橝和姜恒会画画,那么他们两个相比较姜恒嫌疑大,而且姜恒是被攻略者也比较符合他之前的想法。

    姜宁、姜恒、蒋玉淮、昭蛾、绑架案。

    他拿着黑色的钢笔写下这几个重点,来回反复的画着圈。

    “总有几点说不通不对劲的地方,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一下。”

    【不确定告诉我人选吗?假设真是按照你所想的,你大可随便说出一个人,反正机会有两次,排除法也不是不可以。】

    “先不说了,没有十成的把握前我不会选,也不会白白浪费一次机会。”姜越放下笔,转身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昭蛾,随便点开了一篇有关昭蛾的报道,将那些杂七杂八的内容放进脑袋里。

    从他们的作案手法到每一起案件的发生时间。姜越看了很久,时间一长他习惯性的小动作就开始出现,他翘起腿抖了两下正好碰到了放键盘的抽屉。原主的鼠标和键盘都放在桌子上,没有放在键盘抽屉上,可能考虑到办公桌的高度放在那里面不太顺手,就一直空着那个地方什么也没放。

    姜越瞥了一眼,随后将手放在了抽屉里,无聊的一拉一关,将注意力再次放到电脑中。他拉关了有段时间,一直不闲着的手在最后一次拉开的时候忽然停住了。

    【怎么了?】系统见他脸色不对劲问了一句。

    姜越没有回答他,他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大手摸过光滑的木板,左手和右手分成上下摸着手中的抽屉。

    ……厚度不对,木板是被人后接上去的,有接缝。

    “这是被后接上去的。”姜越用手指敲了敲,立刻把抽屉拿了出来,仔细的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圈。

    果然,是被人后接上去的。他起身去拿螺丝刀,之后动作麻利的将螺丝和固定的铁片卸下来,伸手掀开薄薄的红木片露出了夹层里面的东西。

    “这都是……什么?”

    他放下木板,眼睛里全是一张张的纸,和一个不算厚的本子与些小零碎的东西。姜越先拿起了纸张,上面写的都是一些意味不明的数字,看不懂意思。他放下那些纸,将本子打开,里面的前五页是各家幼儿园的名字,有些画上了x,有些没有。在往后翻是一些片段和简笔画。

    “我没找到。”

    “不过我总会找到的。”

    “外边是不是很冷啊……”

    “我好像又听到她在哭了。”

    “我会找他们的。”

    “什么是地狱?”

    “他们总觉得自己就是活人的地狱。”

    “不过我会用行动告诉他们,我才是他们的地狱。”

    “我有很多年的时间,来一点点想着我对他们的回报礼。”

    “你有多冷。”

    “我就让他们有多疼。”

    他每一页每一页都只写了一句话,每一句每一句是那么的阴狠,那些简单的文字带着原主强烈的情绪,仿佛活了过来,愤恨阴冷如一阵冷风吹进人的心里,一眼便能明白他有多恨。

    姜越捂着嘴,在想“他”说的是谁,“她”又是指谁。他继续翻着本子,后面都是一些简笔画,有建筑的,有人物的,有道路的,他画的很杂,但不是随意想想画的,应该是在记一些地方和人。

    姜越翻到最后几页,纸张上什么都没有,他以为后面原主就没有记过东西了,却不成想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两张老照片出现在眼前。一张是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怀抱着一个一两岁的小孩站在一家饭店的门口。女人的容貌清秀,带着一脸疲惫,面对镜头的时候她勉强的笑着,牵强的似乎下一秒就要流出眼泪。

    这人是谁?

    原主的母亲吗?

    那她怀抱里抱着的是谁?

    难道说姜越还有弟弟或者是妹妹吗?

    那,那个孩子呢?

    他呆愣半天,拿起了另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物是三个长得一样的孩童。

    ……这三个人。

    姜越用手指摸过照片中一张张脸孔,从那熟悉的五官中能够辨认出来他们的身份。这是姜恒兄弟三人的照片,除了还活着的那两个,照片中还有这个已经死亡的姜……彦?

    从之前系统送来的信息可以得知,多年前的一场大火烧死了姜家三胞胎之中的老三,姜彦。从此姜家的三胞胎就变成了双胞胎,姜彦也就成为了一个很少有人提起的存在,少到其他人都忘了这个年纪轻轻就去世了的可怜孩子。原主把这张照片同这些东西放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姜越不是很理解,不过,这三个人真是太像了,连发型都一样。他感叹着,将那张照片翻过去,意外的在后面发现了一排字——姜恒喜欢吃鱼、他不喜欢吃鱼、姜恒吃不了杏仁、他却吃得了、他背后有疤、姜恒没有。

    ——这是什么意思?

    姜越想了一下,这大概是原主区分姜恒姜宁的方法,毕竟他们长得太像了,所以原主可能会记下一些小细节用来分出他们的不同。而为什么记下两个,可能是因为另一个死的时候姜越太小了,加上那个人已经不存在了,也就没有记下来的必要了。所以,他也就努力的区分着剩下的两人,并没记下三个人的喜好区别。

    姜越放下照片,随后看向最后的一张纸,上面是一幅画像,画的是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年的背影。少年的身体线条很柔和,腰部的位置有着蛛网的纹身,蛛网的中央还有着一个数字,16。翻过画像的后面是被从报纸上剪下来贴上去的新闻报道,一共五篇,全部是有关昭蛾的杀人事件。

    她?

    他们?

    幼儿园。

    昭蛾。

    姜越将这些东西放在一块,用手捂住嘴,想了许久才对系统说:“姜越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他第一次的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话刚说完,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的人是第二次给他打电话了。

    姜越接起电话,对面的男人这次的声音很平静。

    “听说,你摔傻了。”

    姜越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所以这是个慰问的电话?”

    对方冷笑了一声:“这是个催命的电话。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你这么小心谨慎的人,会为了蒋玉淮的死耿耿于怀到脚滑的摔坏脑袋?别逗笑了,说你在意他,就是个笑话。”

    姜越的心跳快了几拍,他镇定的想着怎么样的回答能够套出更多的信息,既然对方不信,他也就不演那个猴戏,演了反而也许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他想清这点轻笑了一声:“怎么不能说我在意他,毕竟我们之前关系多好。”

    “关系好?”柯莫呵了一声:“你看他的眼神就像看那些死了的蛾子,毫无温度,打量的目光像他就是一盘随时可以下口的肉,只看你想不想吃。你也许之前对他很好,可发现了他的身份后你说你对他好谁会信,他都不信。”

    “所以呢?怨我吗?”姜越的声音变得嘲讽起来。

    柯莫道:“你们之间谁怨谁我不管,他已经死了,那他和你的事情就已经是没有意义的过去。不过,你的那条不知名的疯狗抓到谁咬谁,咬死他你不管也就算了,他咬我你也放任是什么意思?我帮了你多少次你自己不清楚吗!你也真够狠的,你现在是要卸磨杀驴是吗?”

    “我没有那个意思。”

    “你没那个意思!”对方的声音大了起来:“要不是你他怎么会知道我曾经是昭蛾!”

    昭蛾!?

    姜越的眼皮跳了跳没有说话。

    “当年互相知道身份的只有你我和蒋玉淮,蒋玉淮现在死了,他又来杀我,情况是谁泄露的你觉得我不知道?借刀杀人不是你最擅长的事情吗?”柯莫咬牙道:“我还在想,好端端的你怎么会突然叫我去当你的老师,我还在想你是不是不介意了过去的事情。老蛾子死光了,那件事情跟我也没有关系,你报复也报复了,算计也算计了,是不是气消了就不再讨厌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可笑,从过去到现在都像条狗一样,你只要招招手拿骨头逗逗我我就会跑过去,毫无尊严可言。”

    姜越冷声道:“我没有。”

    “你没有?”柯莫自嘲的笑了两声:“除了否认你还会做什么?——噢,对了!你还很会讨好那位沈先生。藏起自己真实的样子,在对方面前做足了样子,只为了得到对方的注意。”

    “怎么,就那么喜欢?可你也不想想你配得上吗?人家知道你的本性还会喜欢你吗?哦,对了!本来也就不怎么喜欢,所以你才一票都没得到。”

    “你今天打电话的意思是单纯的嘲笑我来了?”姜越道:“如果是的话我们的谈话就到此结束。”

    柯莫听他这么说不爽的收起来他的嘲讽,说出他打电话的重点,“后天我们在16路天桥下见一面。”

    “干嘛?”对他不利还是想杀他?

    “别问那么多,你记得你要是不来的话你过去的那些事,包括你杀人的事情证据就会出现在公众的眼前,懂吗?”

    “你这么威胁我,就不怕我也暴露你的事情大家一起玩完?”

    “你可以试试那么做。”柯莫满不在意的回答着他:“我什么都没有,我也不怕失去。我们可以互相曝光,你试试。”

    姜越沉默片刻,“我现在被沈橝关着出不去。”

    “那不是我该管的问题。再说,你要是想出去,你的那位沈先生还能关住你吗?”柯莫阴阳怪气地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姜越将手机放下,双手捧着手机,久久没有说话。

    【你被吓到了?】

    姜越摇了摇头哽咽道:“我被感动到了!”

    这完全是个福利电话啊!

    姜越也乐得见他来看他,对沈橝的态度也控制的很好,从一开始的小心惧怕到后来自在随意的相处,期间花了他一些心思,得到的结果也对得起他,对得起他不要脸的耍戏,对得起他受到的伤。

    沈橝虽说还是那淡淡的样子,可话却比原来多了一些,也不再像一开始对待沉默的姜越那般的冷淡,那般的高深莫测不好相处。似乎姜越的态度软下来了,他的态度也就不一样了。

    房间里的高雪轮再也没有出现过。

    高贵的男人愿意尝试着低下他骄傲的头颅,由着姜越大胆的接近,迁就着他偶尔出现的小任性。

    病房里,姜越抱着沈橝带来的吃的,边吃边看着偶像剧,手指上残留着一些食物的残渣,黏糊糊的,不太舒服。

    他舔了舔牙,也不嫌弃脏直接把手指放在口中舔舔,接着继续吃着下一样东西。

    “脏。”

    沈橝见他这样微微皱起眉毛,不是能接受他这个动作。

    姜越敷衍的哦了一声,不在意他说的话依旧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剧,看着电视里容貌清丽的女二温婉可人的模样,有几分喜欢,就伸出根手指指着她,“我喜欢这个人,她长得好看,很顺眼。”

    ……喜欢?

    沈橝捧着书,眼前书籍上面的字开始一点点的扭曲起来,扭曲到他居然开始觉得不认识,也看不下去了。

    喜欢这词对于沈橝来说并不陌生,从出生到至今,有无数的人对着他说过这个词,无论处于什么目的考虑,他都会很容易的得到这两个字。然而,这熟悉的词由姜越口中说出后他居然觉得有些陌生。

    喜欢?

    他微微歪过头,原来姜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落寞沙哑的十分刺耳。

    ——“你没来的时候我想了很久什么叫喜欢。”

    “你走的时候,我便也不明白什么是喜欢了。”

    他是如此说的,之后也是觉得,也是如此做的。

    沈橝眯起眼睛语气微冷:“你知道什么是喜欢?”

    姜越瞪着眼睛,很诧异他的问题,“怎么不知道。”他用他沾着淡黄色糕点粉的手指,朝着电视比了个很油腻的心,然后瞧了一眼沈橝,“我又不是傻的。”他说完这句话盯着沈橝看了好几眼,屁股动了动往沈橝那里凑了凑,十分干脆地说:“我也喜欢先生!”他对着沈橝画着他脸的轮廓,“因为先生长得好看,特别好看的那种。”

    失去记忆的男人,十分直爽的承认着他喜欢漂亮人的欣赏眼光,不像以前别别扭扭的装模作样。

    沈橝听他这么说反问他:“那我要是长得不好看你还喜欢吗?”

    “喜欢啊!”他毫不迟疑地回答。

    “也就嘴说的好听。”

    “先生会给我糖果糕点的,所以就算先生长得不好看我也喜欢先生,因为先生对我很好,还总来看我。”

    “……我要是不给你带糖也不经常来看你呢?”

    姜越想一下朝沈橝笑了笑。

    “那我还是喜欢吴毅吧,虽然他丑了点。”

    “……”

    “你看啊先生。”他拍了拍手,跟沈橝说着他的道理。“吴毅虽说老了一点,丑了一点,但他至少舍得给我花钱,不像先生,那么有钱,”他比划了一个很大的圈,意思是很多很多,“却连块肉都不给我。”

    小心眼的男人记着沈橝之前的话,找到了机会便反击给对方。

    沈橝不与他计较,“想好了你是谁养的在说话。”

    “我当然知道。”他想起这一层关系立刻改口,没心没肺的朝着沈橝说:“所以我只是再跟先生开玩笑。”

    “那我应该笑吗?”沈橝低下头重新看起了书。“在你说了吴毅长得很丑还要选择吴毅之后。”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