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69.第二个世界/伺成大夫
    此为防盗章购买v章低于百分之五十的读者六小时后可见本章内容。

    【不知道啊!】系统理直气壮地快速回答。

    “不知道?”

    【对啊!门挡着看不见啊!】

    “!???”这是什么让人窒息的鬼操作?

    【我是你看见什么我就能看见什么, 你看不到, 听不到,我也就看不到,听不到。】

    “你特么是什么鬼系统!人家的系统都可以隔着八百米开外看清一切事情, 又能避祸,又能打听情报,上能卖萌下能帮着宿主!你在看看你, 除了损人你还会什么?连开个上帝视角你都做不到!还给我弄了个第一人视角!要你何用!!”

    【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告诉你了少看点小说,别把小说里看来的设定随便给按在我们身上, 我们没有那种操作,就是第一视角, 不服憋着。】

    姜越翻了个白眼,门外的人听他没有回答, 先是轻轻地再次敲了敲门,然后叫了他两声:“阿越?阿越?”

    姜越听着他的声音, 觉得还是答应一声比较好。

    如果是跟他关系不好的话应该也不会来叫他。他这样想着刚打算回应一下就听门外的人语气一变。

    “阿越啊……”

    “在哥哥叫你的时候, 一声不吭也不回答,是不是太失礼了?”

    哥哥?

    系统和姜越同时回想了一下之前的资料,系统吹了个口哨【幸亏你迟疑没会回答,不然就糟糕了。】

    【原主有三个哥哥,一个叫姜恒, 一个叫姜宁, 一个已经死去。不说那个死了的, 就说这两个活着的双胞胎,原主和他们已经三年没说过一句话了,三个人的关系要多僵有多僵,你要是刚才爽快的回答了,估计门外的就会觉得奇怪了。】

    姜越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庆幸着刚才没有回答,不然这人设崩的比什么都快。

    “关系差到不行,那怎么会是他来叫我吃饭?”姜越一屁股坐在床上,知道外边是谁,也就不去理会了。

    【天晓得。】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完全无视了门外的人,本以为对方见他没动静就会离开,哪知道才坐下不到一分钟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声响。

    “嘭!”

    “嘭!”

    “嘭!”

    黑亮的皮鞋用力地踹在面前紧关的房门上,响亮的声音凶狠的表达出对方不满的情绪,与来人不是很好的脾气。

    明明声音那般温柔,可他的举止却很粗暴,与声音完全不相配。

    系统和姜越先是没有准备的被声音吓了一跳,然后转过头安静如鸡的坐在床上一同注意着那扇门。

    “电子防盗门。”系统道。

    “踹坏了算他赢。”姜越道:“看来关系是真不好。”而且对方脾气好像也不太好。

    “你说,假如他要是真进来了,我会不会被揪着打一顿?”

    【别怕,你皮厚不方的。】

    “……”

    因为他们这边的声音太大,使得楼下的人很快就注意到了楼上的动静。

    这个家里真正的主人沈橝正坐在沙发上,他穿着件简单的白衬衫,模样俊美,眉目如画,是个气质出众淡雅沉稳的男人,也是个十分具有吸引力的男人。只不过,他五官虽好可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脸色苍白而病态,身材偏于瘦弱,瞧着就不是很健康的模样,使他出色的五官稍有减分。

    他半眯着眼睛,一脸倦容的靠坐在沙发上,听着电视里的声音,身旁的沙发上坐着姜恒和其他被他收养的孩子们。

    “又怎么了?”沈橝听着楼上的声响对着身边站着的男人淡淡道:“上楼去看看。”

    梳着三七分背头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大步流星地走到了二楼,见到了正在踹门的姜宁。

    姜宁的脸上依旧挂着微笑,那是他常年不变的表情和伪装,乍看下温柔斯文的面具很有欺骗性,会让人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只不过细看就能发现那双笑眼中,永远都有着化不开暖不了的寒意,看得让人心惊。

    明明是那样一张温柔无害的脸,在姜恒身上是一片暖意,在姜宁身上则变成了阴狠,无论笑的多么灿烂,看到的人都是背脊发寒,就像是……被蛇盯上了一样。他的笑容,他的眼神,阴冷的令人觉得不适,无时无刻不在透露出危险。

    姜家的双生子,拥有着一样的面容,却拥有着两个相反的灵魂。一个待人真诚为人宽厚,温雅无害;一个阴毒危险,宛如游蛇。

    吴毅看着他暴力的举动,有点恍惚。

    除了那眉目柔和像极了姜母的俊美脸孔,他们兄弟基本上没有任何地方相似。

    他叹息一声,冷眼瞧着姜宁嘴角带笑却目露凶光的踹着那扇门,明明知道不可能踹开,却像是在发泄什么一样,一脚脚的把他极度不满的情绪,通过声音清楚的传达给屋内那个总把自己关起来的弟弟。

    “二少爷。”他上前拦了拦,姜宁转过头,见他来了停下了动作,他朝吴毅笑了笑,整理了一下因为自己的大动作而有些凌乱的头发,优雅的像是个完美的绅士,矜持而高贵的微笑着,斯文有礼的好似之前那副危险的模样只是一场误会,吴毅的眼花。

    姜宁笑着道:“吴叔来了。”他朝吴毅点点头,“是不是吵到先生了?真是不好意思,都怪我最近有些急躁没克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过你看。”他指了指房门,叹了口气,“阿越又在任性了,真拿他没办法,他也就是仗着大哥和先生宠他,越发放肆了。年纪轻的人就是思想不够成熟,总看不清自己的立场和自己的位置。也不看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是原来那副气人的样子,一点也不知道人情世故,不知长进。”

    这话表面上听起来像是个无奈的兄长抱怨着自己弟弟的不成长,但其实细想便知他这是话里有话,提点着什么。

    吴毅听见他这话也不搭岔,姜宁也并没指望他能够回答,他看了看时间说:“都这个时间了,我先下去了,麻烦吴叔叫一下他了,告诉他快些,先生今天回来了。”

    吴毅点了点头等他走了方才上前轻轻敲了敲门,对着门内的姜越道:“三少爷,你四叔回来了,叫你下去吃饭,今天大家都在,你也赶紧出去露露面吧。”

    四叔?

    姜越听见男人的话一怔,立刻站了起来打开了房门。

    吴毅站在门口见他出来态度冷淡道:“赶快下去吧。”

    姜越点了点头从房间走出来,老实的跟在吴毅身后下了楼。

    以往在学校里他这个人没什么存在感,也就是同年级的几个女生会提一提,不像现在知名度这么高,人送外号——粉红大佬。

    穿这个t恤之前,学校里的人提起他都是说什么学习好,运动好,人品好的好好学生。出了这件事之后提起他都说是什么少女心的小粉红。还有好事者亲切的喊着他大姐。

    不说之后的外号,因为这件衣服,当时他还和同班的男同学打起来了。他那天本就生气,对方还笑得太过分将他强压的怒火彻底点燃,让他难得的爆发了一回。

    姜越一向老实,从未在学校跟人起过争执,这次居然上了手,老师也很惊讶。她把打仗的两个孩子都找了过来,看到其中另一个孩子心中有些了然。

    姜越是个好孩子,肯定不会先挑衅先出手,另一个是个调皮捣蛋的坏学生,人叫蒋玉淮,长得好看可人品不好,学习不认真不说,成天打架斗殴的,在学校就没听过有关他的好话。这两个人摆在一块任谁都会猜是蒋玉淮先挑衅出手的。

    肯定是看姜越不顺眼,所以就像往常欺负别人那样欺负他,还让人穿了件女装羞辱人。

    女老师压根就没以为姜越那件衣服是姜越自己要穿的,一个锅就扣在了蒋玉淮的头上。她这么认为的,也觉得自己想得很正确,学校那些欺凌的手段她也很清楚,估摸着事情也就是这个样子。

    按照道理来说,她应该喜欢也向着姜越这样的好学生,帮着姜越指责蒋玉淮。可她拿了蒋家给的钱,就是在不喜欢蒋玉淮也不去说他,而是一直数落着姜越。

    “你说吧!为了什么对同学动手?”她把书本往姜越面前一拍,一脸的尖酸刻薄相。

    说什么?

    他和蒋玉淮刚动手时谁都没看到,打起来了大家才注意到将他们拉开。蒋玉淮是打架的好手,可比不过他的技巧和力气,也不明白往哪里打才是疼还不显露的地方。

    两个人动手他占了上风,可光是看外表他脸上身上看起来严重,像是他被蒋玉淮狠打了一顿。凭他这个样子,再比较一下他和蒋玉淮,放在谁身上都是会先问蒋玉淮先怀疑蒋玉淮,可老师偏偏训斥他问都不问蒋玉淮,多半是照顾蒋玉淮。那他再说什么都是无意义的,而且也是他动手在先没什么好说的。

    姜越低着头看着鞋上的泥土一言不发,等着女人给自己定处分。本以为今天的结局也就这样,万万没想到被护着的倒是不耐烦地开口了。

    “你说起来怎么没玩没了!”蒋玉淮烦躁地跺了跺脚,“我故意找茬打他,你质问他做什么?”

    “什么!”老师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话,当时脸上就挂不住,“那他不也是动手了,我说他有问题吗?”

    蒋玉淮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怕是失了智,我一个劲打他,他就是个傻子都知道还手,难道不反抗我任由我打他?你看看我身上,你看看他,谁欺负谁你看不出来啊!”他口气很冲,明明被打的更严重,却装作跟个没事人。

    姜越知道自己的手法力度,也知道他开口的原因只是要将事情全部揽下,让老师只处分自己不牵扯他,当时突然觉得这人也不是那么讨厌,就摇了一下头,“不怨他,我先动手的。”

    “你闭嘴!你……”蒋玉淮听见姜越这么说就朝着姜越吼了一句,话刚说一半教导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一个跟他长得有三四分像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

    “我听说你怎么又打仗了!”男人边走边说,一进来就问出重点关心的问题:“打赢了没有!”

    “你自己不会看啊!”蒋玉淮翻了个白眼,朝他哥喊了一句。

    蒋玉深定睛一看,乐了,“赢了就好。”

    “……”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

    姜越无语的将目光移开,在蒋玉深之后沈橝也来了。

    他会来倒是出乎了姜越的意料,姜越在看到他的一瞬间立刻组织了一下语言,想好怎么解释为什么打仗,怎么说能不会惹人烦,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惹是生非的人。

    沈橝刚宠了他几天他就闹出这么一个事,要是说不好沈橝大概会以为他是仗着他这两天的好,开始放肆了。

    他这边紧张地握紧了拳头,沈橝那边一进门就看到姜越。当时距离不算近,他一眼先是注意到姜越的衣服都撕坏了,脸离得有点远第一眼没有看真切,张嘴就道:“衣服怎么都撕坏了?”

    姜越压了一肚子的火,终于在他张口的一瞬间爆发了。

    “我打仗的时候难道还要把衣服先脱了,举在头顶头顶上供起来吗?”他转过侧过去的身体,对着沈橝露出另一半的脸,鼻青脸肿的瞪着沈橝,口气很冲。

    沈橝先是不悦了一下他的语气,接着就注意到他的脸和手臂当时一张脸就冷的不行。

    “谁打的?”

    蒋玉深看到沈橝来了先是愣住了,见他和姜越说话便意识到了,沈家收养的姓姜的孩子大概就是眼前的这一个。他见沈橝能来看孩子打仗震惊到不行,脑子很聪明的人马上就意识一件事。沈橝这个人对什么事都不上心,如果不是很在意这个人多半不会自己过来,所以说这孩子沈橝看得很重,才会赶了过来。

    那么按照沈橝的个性,他弟打了沈橝在意的人……他心里想到这个问题立刻把他弟弟拉倒身后,打了一下依旧不老实的蒋玉淮,保证他离沈橝有段距离才小心翼翼地跟沈橝打了个招呼,“沈先生,小孩子之间闹得过分了,我替我弟道个歉了,都是我家没教好。”他将蒋玉淮护得更紧一些,心里很是担忧。

    沈橝这人要是疯起来他该怎么办?

    蒋玉深这一说话沈橝才注意到有他这么一个人,他瞧了一眼护着他弟弟的蒋玉深,理都没理他只是拉过姜越,用手抬起姜越的下巴,眯起一双眼睛,“打输了啊……”

    没有。姜越想回一句。

    沈橝抬着他的脸左右晃动了一下,见他脸上又青又紫像个调色盘一样就啧了一声:“疼吗?”他的声音很低,也很危险。

    “疼。”姜越点了点头,瞪着圆圆的眼睛,像是还没断奶的小奶狗,弱小可怜的朝着沈橝叫唤。

    沈橝松开了手,捏住他的肩膀,将脸转过去指着蒋玉深他们,“那就打回去,我看着你打,打到你不疼为止。”

    ————————————

    在教导室里闹了一会儿,姜越说什么也没下那个手,只是说是自己错了。

    蒋玉淮倒是很不服气沈橝的口气,刚张嘴就被蒋玉深打了一巴掌,也就明白的老实了下来。

    沈橝见姜越不出手也有几分生他的气。他这几天对姜越好,就觉得谁动姜越就是在打他的脸,姜越那张脸本就不是太出彩,这么一弄可怜兮兮的更是没法看了,看得他闹心。

    他忍着气带着姜越回家,一路都没有理他。

    姜越见他不说话也就不敢开口,回到家里一个人抱着腿坐在沙发上,想喊疼可姜宁他们都不在也不知道该喊给谁听,就呆愣住也没去上药,在沙发上坐了很久。

    不一会儿沈橝穿着一身便服从楼上下来,他也不看姜越,慢吞吞地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两个人一个靠左一个靠右,坐在一张沙发上,谁也没有发出声音,谁也没有改变坐姿动作。

    大概过去五分钟,沈橝动了一下,他从衣服口袋里拿着一根医用棉签,矜持而高贵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依旧是脸也不看姜越也不说话,只不过手伸开往姜越那边去了,用着棉签朝姜越点了点。

    姜越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就歪过头。沈橝手上的棉签左右晃动的往自己这边比划着,姜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两分钟,才不情愿的挪了过去。

    两个人一个像是要喂狗又不好意思先开口,只好拿着骨头逗狗的主人;一个像是根本不喜欢这根骨头也不喜欢骨头主人,却碍于以后的狗粮不得不屈服的狗子。

    沈橝见他过来也不像一开始那么生气,开始动作僵硬的给他上药。

    姜越乖巧的任由他动作,看气氛不错就小声说了一句:“我今天被人笑了好久。”

    沈橝想他穿那样别人不笑才怪,可看他今天实在是可怜,就违心的勉强自己硬是说了一句:“那是他们品味不好。”

    “……”

    姜越推开了沈橝的手暂时不想说话了。

    关于品味的这个问题,他们误会彼此很久,久到姜越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接到了无数粉红系列,最终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将这事说明白了,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这个问题好不易容消失了,下一个误会很快就来了,这个误会就好比“你妈觉得你冷,你冷不冷都是冷”一样。

    年少的孩子叹息着,今年冬天还未到秋裤就已经先来了。

    与冷与不冷的观点一样,沈橝居然产生了同大多数母亲一样的看事角度,那个角度就是“沈橝觉得他会饿,那他会不会饿他都很饿”。

    这是个很折磨人的误会问题,出现的时间是他放假的时候。那天晚餐他没吃多少东西,半夜饿了就去厨房翻东西吃,加上吃饭前看了一个悲剧的电影,大晚上的坐在餐厅里只开了一盏小灯,一边吃一边捂着嘴哭,当东西吃完了哭也哭完了,擦了擦眼泪刚放下碗就瞧见沈橝一脸深沉的站在门口,拿着水杯看着他。

    他当时就有点尴尬,因为那天晚上是沈橝带他出去吃的晚饭,从餐厅离去的时候沈橝还再三问他你吃饱了没有,他虚伪的说了好几次吃饱了,结果转身三个小时人就来翻冰箱了……一边吃还一边哭弄得好像很受气很委屈一样。

    这就不太好了,姜越连忙解释了一下,撒谎说正在发育期,饿的快,半夜总想吃点东西。

    沈橝当时听了也没说什么,但从第二天开始他对姜越就是各种投喂,晚上还要人给他来一顿宵夜,开始了姜越痛苦的日子。

    沈橝不会宠孩子,找到一个下手点就死死地抓住压根不放,磨人程度跟容嬷嬷虐/待紫薇没有什么两样,一个是针扎身子,一个是针扎胃。

    姜越是易胖体质,所以他经常运动,可再怎么运动也抵抗不了沈橝那个的喂法。一个假期过去,姜越在开学的时候大了两个号,宠爱倒是没感觉到,就只觉得挺折磨的。

    以前没有梦想没有期望无欲无求的人,在沈橝开始宠他之后疯狂的有了各种期望的梦想。

    “今天的风挺大,能不能把先生给我吹走啊……”

    “吹到远点的地方,别回来了。”

    他坐在教室里真诚的写下他的愿望。

    ——先生真的是太烦人了。

    刚进厨房的时候姜越就盯着那里看了好几眼,心中有几分喜欢,甚至还对着那镜面照着自己的脸,在那前面臭美了几下才开始挑选食物。他与镜面的距离很近,眼角的余光很轻易的就能注视到那黑色的装饰品,所以有时目光会停留在那上面,漫不经心地看上一眼。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