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71.第二个世界/伺成大夫
    此为防盗章购买v章低于百分之五十的读者六小时后可见本章内容。  吴毅刚准备把手机还给沈橝, 一见沈橝这个模样立刻站在原地不动了。

    沈庭此时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心中立刻后悔了起来。沈橝虽然这些年脾气改了很多,可到底还是那个沈橝,他不该替蒋家提要求, 也不该多嘴的。

    他感到情况不对立刻就圆滑的想要改口,可沈橝的动作比他改口的速度还要快,他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沈橝的握着高尔夫球杆的手倒是先打了过来。

    他高抬着手凶狠地打向了沈庭, 优雅而又危险的动作明明是在行凶,可却给人要命的帅气感,有一种残暴的美感。

    沈庭挨着他的打也不敢反抗, 只是抱着头痛呼了几声。

    “你这个样子,比刚才的那副样子好, 让我看着顺眼。”沈橝抓起男人的头发对着那张满是痛苦的脸上下左右看了一遍。

    “沈、沈先生……”男人抖着身体,眼中满是惊恐。

    “我让你说话了吗?”沈橝拿着球杆抵住他的嘴, 男人吓得立马没了动静。“姓着我沈家的姓,挣着我沈家的钱, 借着我沈家的势。”他俯视着沈庭, “却拿着蒋家的钱帮蒋家说话。胆子不小。”

    他不让男人说话,男人也不敢张嘴替自己狡辩,只敢在他面前小幅度的晃着头,满头是汗,满眼惊恐。

    “你还真是长本事了。”沈橝态度不变, 没有看对方示弱恐惧就可怜对方。“我什么时候需要你告诉我怎么做是最好的了?”

    “我什么时候需要你来插手我的家务事了?”

    “法治社会?”沈橝念着这几个字, 讥讽道:“在法治社会下, 蒋家的小儿子被人剁成了块,凶手现在还没个影子。在这法治的社会下……”他用球杆拍了拍他的嘴,“你被我打成这样。”

    “法治社会?”沈橝勾起嘴角冷笑道:“那个最好的时期在战争过后就已经不见了,现在这个社会不就是谁强大谁说话吗?”他摸了摸衣袖,他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动过手了,也没沾过血了,这种感觉都有些陌生了。

    他伸出手眯着眼睛看着灯光下指尖的红色痕迹,平静道:“你敢替蒋家要人,想必已经跟老夫人打过招呼了,想必老夫人也觉得这样子比较好是吗?”

    沈庭点了一下头。

    沈橝见他承认的干脆就松开了他,手轻抬了一下,一旁吴毅立马上前接过他手中的球杆。“回去跟沈家人说一声,姜越的事,从来都不用你们任何人多嘴明白吗?”

    “他的事,你们做主不算的。”

    ________________

    林嫂站在门口一脸为难的拦着面前雍容华贵的老夫人。

    “夫人。”

    “让开。”老夫人动了动涂着暗红色口红的嘴唇,对着面前的佣人微抬起她高贵的头颅。“身为沈家人我连进自己家门的资格在你看来都没有吗?”她仗着她的身份,一路顺利的进到了沈橝的宅子,旁人不敢拦她,也由着她,以她的身份她可以在这个家里任何一个地方,哪怕是打碎沈橝的藏品也不会有人管她,林嫂也不会有那个胆子拦她,可她要去姜越的房间,这个举动让林嫂不得不硬着头皮挡在楼梯口。

    “沈橝怎么教的人?真还是一点自知都没有,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又在做什么事。”她抬了抬手,身后跟着的人立刻上前把林嫂拉开。她冷笑一声,不满着林嫂的举动,紫红色的高跟鞋轻踏在楼梯阶上,头也不回的向上走去。

    林嫂咬着嘴唇在她身后叫了几声,手中握着的警报铃也不知道该不该按下。按下了保护人员来了又能怎么样?那位沈老夫人可是沈先生的奶奶,在沈家举足轻重的人物,谁敢拦?谁能拦着沈老夫人进孙子的家里?谁知道拦下了先生会不会怪罪?

    她一时陷入两难,不知该怎么办。

    沈老夫人一路上到了二楼,凭着模糊的记忆找到了姜越的房间。她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毫不客气的推开了门,见到了里面的姜越。姜越此时正坐在书桌前画着细细的线条,那张英俊的脸看到她的时候一反常态的冷静,没了以往的态度表情这让她微微有些诧异。

    不过到底是年纪在那里,经历世事太多,她虽感到奇怪可面上不显,只是踏着优雅的步伐带着强势的气场朝姜越走了过去。

    “仔细想想,我们大概有好几年不见了。”她拿起姜越书桌上空着的相框,想起这里原来放的照片就想笑。“你还是跟原来一样,让人喜欢不起来。”她将相框放下去。“怎么见到我傲气的连招呼都不想打了?”

    这个年纪,这个打扮,气场还很强……悠闲的不像是走在别人的家里。

    姜越的目光仔细的观察着对方脸上的表情。

    沈橝应该是不会再自己不在家的时候随便放外人进来,如果是沈家别的亲戚应该也不会这么对他说话,不至于这么不客气。按照年龄来看,她一定是沈橝的奶奶,或者是妈妈?

    年纪是大了些,不过沈橝排行四,搞不好也许是老来子?

    姜越敲不准也就不去叫对方的称呼,“不是不想打,也不是傲气,只是太久不见面惊讶到忘了而已。”他不亢不卑,思考了一番选了个不太容易出错的回答。

    沈老夫人被他这个态度弄得云里雾里的,嘴上倒是回击的很快,“你这是责备我不来看你,还是责备自己这么多年没来看过我?”

    “当然是责备自己,您是长辈,哪能责备你。”

    如果说一开始只是觉得有一点奇怪的话,那现在姜越的反应就是让人不安的太奇怪了。

    不冷不热的态度,甚至还这么回答她的话……沈老夫人心中一激灵,不明白他这又是什么意思,也就不对他多做客气,想着赶紧说完好离去,不再对着他。

    “明天我带你出去见个人,你最好是跟我一同去,别让我再来请你明白吗?”

    ……不太对劲。

    姜越没有回答她。

    她的态度不太对劲,话也不太对劲。

    他没有回答,沈老夫人不指望他能回答,他的回答对沈老夫人来说一直都是不重要的,她说完自己要说的便走了,只想着趁着沈橝出门后把他带出去。

    姜越盯着她离去的门口,心里异样的感觉占据了整个身体,让他说不出的难受。他咬住下唇,注意到门口一开始就不放心跟上来的林嫂,注意到她震惊的目光,眼中是看到了极其不可思议的画面的惊讶,他的心里咯噔一声,意识到坏了。

    他可能做了一件姜越决对不会做的事。

    “坏事了……”他的语气冷了几分,对着系统说:“我对这个老女人的反应和态度肯定是和原来的姜越是两个极端,反差极大。如果是原来的姜越肯定不会这么跟这个女人说话。”

    姜越说完这话在林嫂的目光中,在这一刻中更加清楚的意识到一个问题。

    一个人要想取代另一个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漫长岁月中原主的习惯,喜好,面对事情的反应和小动作,每一处都可以成为他不足的原因,每一处都可以成为药死他的□□,他失败的伏笔。除非常年观察,对这个人了如指掌,不然像他这种对过去一无所知,宛如一张白纸的人真的取代不下去,演不了,更加没法演。

    姜越一开始就知道以他的情况长久下去肯定会出问题,但他没想到问题暴露在他眼前的时间会是这么的快。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的晚上,他就坐立不安的陷入了被动的局面,或者可以说,从进入这个世界开始他一直都是被动的局面。

    姜越捂住嘴,目光犀利的盯着眼前的空相框。——那么该如何化被动为主动?

    这真是个问题。

    【为什么?】

    “因为沈橝对原主的喜欢不是正常的喜欢,那份感情不是由长时间照顾关心产生的亲情,而是……”姜越挠了挠头回忆着与沈橝相处的点点滴滴有几分无语。“沈橝对原主的态度,嗯……反正你懂得。让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其中的问题。”

    系统哦了一声完全不觉得那是个问题【那样不是正好,你可以借着这位沈先生的喜欢利用一下他。】

    “???”

    姜越震惊道:“你这三观有点问题。”他咂了咂嘴:“容易教坏我。”

    【你坏还需要别人教你?】

    姜越耸了一下肩,“我坏吗?好吧,就算我坏我也有我的底线。我不会利用他对原主的喜欢来欺骗到对我有利的情势。为了活着我是不太要脸,也会骗人,可欺骗人不要脸是要分的,有些是可以的,有些是不可以的。什么是不能遗忘让人介怀的伤害,什么是无伤大雅的事是要看明白分清楚的。沈橝的感情我根本无法回应,我既然不爱对方就不可能给对方希望,不知情的时候选择接近他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也就不会在接近了。我不是原主也不配得到他的感情,也不配占着原主的身体享受着别人给原主的爱,去替原主选择爱不爱一个人。我要知道,无论这个身体的主人怎么样了,这个身体也不是我的。”

    “再说了,感情这种东西太重了,背着沉,我只想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轻轻松松的,别带着一身债务离去。要是进入下一个世界也要不停想着我背着的债,欠的人情,我怕累。”

    【可你现在离开了沈橝的保护……】

    姜越打断了系统:“在你眼中我是个离开了别人的保护两秒都活不了的人?——我是个有思考能力有健康身体的人,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我跟刚进入这个世界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不一样,当时没弄清一切的事情也不敢妄动,现在事情大概知道了,也就不会找不到下手的地方,看什么都很迷茫。”

    【可是如果姜恒他们是被攻略者的话,留下来才是最好的选择,有助你观察,你不一定要离开。】

    “留下来和离开的差距是不大的。我留在这里也接触不到他们,行动还受限制,反而不如离开自由行动来得强。”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怎么离开?】

    “趁着沈橝没有回来前离开。”姜越戳着下巴,“该怎么走呢?”他在椅子上转了一圈,思考着如何能从沈家离开,下一步又是什么。不过,离开沈家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问林婆婆。

    他打定了主意,第二天一早的时候便找了林婆婆一起吃早饭,两个人边吃边聊着天。

    “婆婆。”姜越搅动着碗里的豆浆,“我们三兄、不!在沈家谁会画画啊?”

    林婆婆不晓得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但也还是回答了他:“你和恒少爷还有先生都会画。但要说画得最好的还是先生。”

    沈橝,这个男人也会画画。

    “那,先生喜欢画什么?”

    林婆婆说:“先生喜欢国画,喜欢画古山水,不画人和动物。”

    姜越又问:“他喜欢西洋画吗?”

    林婆婆晃了一下头,“不太欣赏。”

    “姜恒呢?”

    “恒少爷喜欢西洋画,喜欢油画。”她说到这里补充了一句:“你同恒少爷一样,不过你只喜欢画人物,不爱画风景。”

    “这样啊……”姜越放下了汤匙,“那我怎么没在我房间里看到过我画的画?”

    说起这点林婆婆也是有几分无奈,“你画的好是好,但都是画一张烧一张,从来不留自己画的作品。”

    这是什么习惯。姜越眨了眨眼睛,心事重重的将碗里的豆浆喝完,然后回到了房间坐在了电脑前。

    系统提示的线索是画室中的杀人犯,里面有个会画画的人,他画的是浴后的苏珊娜。说到苏珊娜的故事大概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贞/洁与诬陷,目前他对周围有没有类似有关的情况尚不知,也就先去研究一下这个家里谁会画画了。

    听林婆婆所说,家里沈橝和姜恒会画画,那么他们两个相比较姜恒嫌疑大,而且姜恒是被攻略者也比较符合他之前的想法。

    姜宁、姜恒、蒋玉淮、昭蛾、绑架案。

    他拿着黑色的钢笔写下这几个重点,来回反复的画着圈。

    “总有几点说不通不对劲的地方,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一下。”

    【不确定告诉我人选吗?假设真是按照你所想的,你大可随便说出一个人,反正机会有两次,排除法也不是不可以。】

    “先不说了,没有十成的把握前我不会选,也不会白白浪费一次机会。”姜越放下笔,转身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昭蛾,随便点开了一篇有关昭蛾的报道,将那些杂七杂八的内容放进脑袋里。

    从他们的作案手法到每一起案件的发生时间。姜越看了很久,时间一长他习惯性的小动作就开始出现,他翘起腿抖了两下正好碰到了放键盘的抽屉。原主的鼠标和键盘都放在桌子上,没有放在键盘抽屉上,可能考虑到办公桌的高度放在那里面不太顺手,就一直空着那个地方什么也没放。

    姜越瞥了一眼,随后将手放在了抽屉里,无聊的一拉一关,将注意力再次放到电脑中。他拉关了有段时间,一直不闲着的手在最后一次拉开的时候忽然停住了。

    【怎么了?】系统见他脸色不对劲问了一句。

    姜越没有回答他,他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大手摸过光滑的木板,左手和右手分成上下摸着手中的抽屉。

    ……厚度不对,木板是被人后接上去的,有接缝。

    “这是被后接上去的。”姜越用手指敲了敲,立刻把抽屉拿了出来,仔细的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圈。

    果然,是被人后接上去的。他起身去拿螺丝刀,之后动作麻利的将螺丝和固定的铁片卸下来,伸手掀开薄薄的红木片露出了夹层里面的东西。

    “这都是……什么?”

    他放下木板,眼睛里全是一张张的纸,和一个不算厚的本子与些小零碎的东西。姜越先拿起了纸张,上面写的都是一些意味不明的数字,看不懂意思。他放下那些纸,将本子打开,里面的前五页是各家幼儿园的名字,有些画上了x,有些没有。在往后翻是一些片段和简笔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