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86.第三个世界/看不见的客人
    此为防盗章购买v章低于百分之六十的读者十二小时后可见本章内容  名字叫做许林的男人是沈家世交许家的孩子, 从小跟沈家的这群孩子一起长大, 人聪明伶俐很会说话特别讨人喜欢, 虽是许太太二嫁带过去, 但是却受尽宠爱的与亲生的没有两样。

    他人性格好, 样样都很优秀,又擅长与人交往相处,再加上刻意讨好沈橝,使得年轻时的沈橝有几分喜欢他。

    当时许林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长叫许科, 对他的照顾越过的兄弟的界线, 一看就是别有心思。沈橝不悦的暗示了几次,许林就不高兴了, 他不愿意听沈橝说他兄长就指责沈橝想太多,说沈橝太小气。

    沈橝当时听了什么也没说抬脚就走了, 回家之后便找了姜越,打算用许科那种方式对待一下别人, 看看许林会不会也是这么小气,看看许林能不能明白他的感受。

    他找姜越之前作过一番比较,要是选沈家的孩子对着好,许林估计会感触不大。出于这种考虑, 他把目光放在了姜家兄弟身上, 之后选了姜越。

    他选姜越的理由有两个,一是姜宁他们是双生子, 沈橝分不出来谁是谁, 也懒得去分, 就不愿意选他们;二是姜越看着老实憨厚,一看就是很安分的类型,不会仗着他的宠爱不知天高地厚。再加上姜越年纪小心思单纯,对他好他也不会生出什么异样的感情,多半不可能迷失只会当做是亲情。就算之后哄许林拿他也比较好说,就是同情的多照顾一二,对方还是个小孩能有什么。

    就这样,在姜越快要十五岁那年,他受宠若惊的迎来了沈橝的第一次关怀。

    年轻的沈橝没有后来的那么高深莫测不好相处,可向来也都是被别人讨好,被人主动接近,从来未试过对别人好,主动接近过他人,所以他在宠姜越的问题上犯了难,也不知道该怎么宠。

    他要宠给别人看,又不能显得太过刻意,送礼物倒是可以,可又没什么心意。他想了想就让吴毅去按照姜越的风格去看衣服,之后在带着姜越去给他买下来。他极少愿意陪人逛街,能为姜越去看衣服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由吴毅买回来,也算是他对姜越的不一样。

    这天姜越刚放学就被沈橝拎了出去,一脸懵然的坐在车里。

    这几天沈橝对他一点点的好了起来,姜越虽是暂时没看明白这他是为什么,可也不相信沈橝会无缘由的对他突然好起来。他小心的一边观察,一边寻着开口的话题,好来打破车内尴尬的气氛。

    左思右想话到了嘴边,可面对沈橝那张冷冰冰的脸,他嘴巴动了动将话咽了回去。沈橝说是带他出来,却眼睛里根本没有他,他说与不说沈橝想必都没什么感觉,说得多了反而会惹人烦了。

    姜越闭上嘴巴,一路上车子里都保持着让人不自在的安静,直到到了目的地。

    沈橝带着他来到店里,指着里面的新款,“我之前看到这件衣服觉得很适合你,你去试试。”他话刚说完电话就响了起来。

    姜越顺着他指的地方看见了两件t恤,一件是男款,一件是女款。他拿起那件衣服在身上比划着,见沈橝挂了电话转过身来就问他,“是这件吗?”

    沈橝一开始想着电话里说的事情没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保持着接电话时的紧皱着眉头很是不悦。

    姜越见沈橝这样以为他给自己看的不是这件,又急忙的放了回去,纠结的拿起另一件粉色的t恤,不确定的问:“这件?”

    这件?

    沈橝回过神,只见姜越拿着件粉色的t恤上面还有个抱着草莓的小熊。他愣了一下,眼睛不是很舒服。一个的男孩子,不选男孩子该选择的,拿着那么一件衣服像什么话。沈橝心中不悦,可看姜越一脸局促不安便就忍了没说什么。

    他这不说话姜越便更加以为他给自己看得是这么一件衣服,他抿了抿唇,不太明白为什么沈橝给自己看女款。这粉红的充满少女心的衣服怎么看也不是自己该穿的。可碍于沈橝的面子,他也没敢把衣服一摔指着沈橝喊傻/逼吧你,就忍着没把衣服还回去,一直紧紧的抱着,嘴巴张了好几次硬是没能违心的说出我好喜欢。

    他们两个人都极其嫌弃,可又都碍于对方什么也没说,最后硬是抱着个女款的t恤衫去了前台结账。

    前台的小姐倒是见惯了大风大浪,见两男的抱着一件充满天真粉红的女装也没露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似乎他们买女装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她接过姜越递来的衣服,带着温柔的笑容,用着甜美的嗓音说:“号不对,我再给你换一件。”

    姜越的脸瞬间红了。

    沈橝见他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犹豫的开口安慰了一句:“她说的对。”

    姜越:“……”

    买完衣服,姜越强烈的拒绝了买鞋的提议,因为他怕再拎着双高跟鞋出去,那样的话他很难保证自己不会把鞋摔到沈橝的脸上。

    出去的时间很晚,沈橝问他要吃什么,姜越面对他这张脸实在是食不下咽,又要小心陪着他,就让沈橝随意选了个地方。沈橝选的这家餐厅在当地非常有名,每天只接待十桌的客人,格调很高。沈橝是这里的常客,姜越倒是第一次来,不过他是知道这里的,之前姜家父母带着姜宁和姜恒来过,他有看过照片。

    “我知道这里。”他坐在这里四处看了一圈,眼睛亮了起来,语气里充满着兴奋,第一次在沈橝没有开口的情况下也说话了。“我父母带着哥他们来过!我有看过图片的。”

    沈橝这人很会抓重点,“怎么,只带了他们没有带你吗?”

    “我那时在学习就没有去。”姜越没有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只是回答了这么一句。

    沈橝对他们的事没有关注过,当时也就不清楚,以为真的是这样就再没问了。

    “当时看图片想吃是什么就点什么。”沈橝让人把菜单递给了他。

    姜越嘴角弯了起来,脸上的开心很是明显。“可以我点吗?”

    “可以。”沈橝挑了一下眉,“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

    听他这么说姜越立刻低下头在菜单上找了起来,然后在沈橝的注视下点了两碗拉面。

    “……就只点这个?”

    “不是不是!”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捏着菜单,赶忙补充道:“我还想再要一碟小咸菜。”

    沈橝:“……”

    他第一次带人来尚林阁只点了两碗面条,两个人对着窗外的夜景吃着店家赠送的小咸菜,吸完了一碗面条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姜越去上学,下楼的时候沈橝正好没走,他见姜越下来没穿昨天喜欢到不撒手的粉红衣服便随口问了一句:“怎么没穿?”

    姜越下楼梯的脚打了个滑差点没摔倒。

    那衣服穿的出去吗?这么问什么意思?

    他嗯啊了半天没说出个四五六,怕沈橝以为他嫌弃他给的衣服,到时候在生他的气。

    其实沈橝也就是随口一提,如果姜越真的穿下来了他倒是多半会让姜越脱下去,别出去丢人现眼。但转念一想,既然要宠着也就由着他,姜越又不是他沈家的人,就是有那喜欢女装的爱好说出去也是丢的姜家的脸,他怕什么。

    “怕人笑啊?”沈橝抬起头歪着脸,淡然道:“是吗?”

    姜越吸了一口气,觉得这句话可不能应。沈橝给自己买了件衣服,不管这件衣服是什么样的,他要是承认了怕人笑,那就是笑话沈橝给他买的衣服,笑话沈橝。所以这件事他不能承认。

    再说了沈橝这么大个人了,他难道不知道男孩穿女孩的衣服是另类吗?——他根本不可能不懂!沈橝是不是在故意为难他?他那里惹了沈橝不快?之前对他好难道是要捧杀他?

    姜越脑子里闪过多个念头,最后屈服的转过身回了房间套上了那件衣服,给自己做了好几次心里开导才面色如常的没有骂出声,镇定的走了回去朝沈橝行了个礼,“我出门了先生。”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橝坐在沙发上捧着杯咖啡,半响过后才伸出手揉了一下眼睛。

    白色的蝴蝶紧贴着地上的玻璃,泛着柔和亮光的翅膀缓慢的扇动着,带着点点碎光从他眼前飞过,又很快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

    “你总是这样。”

    陌生又觉得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语带嘲讽,语带失望。

    “算计到骨子里,很开心吗?”

    姜越并没有回头,他看着脚下的血,漠不关心道:“如果算计能让我保护住我在意的东西,那么又为什么不开心呢?像你一样不愿算计,最后被人啃光了肉,只留下一具白骨,还能做什么?”

    他直视着前方,漆黑一片的环境不知何时改变了,脚下的鲜血和玻璃不见了,他站在一间他最熟悉的房间里,眼前是一扇落地窗和窗外繁华的城市夜景。

    “……我是做不了什么,但我最少可以问心无愧的死去。而你呢?你晚上睡得好吗?不要脸了,不要自尊和自己了,你还剩下什么?”

    姜越听见这话睫毛轻颤,眼中的光变得暗淡,那双眼睛里渐渐的什么都没有了,空洞的看不清所有事物,许久之后才找回了声音:“我不要问心无愧,我也不要安心。”他盯着眼前的窗户,心里有个时钟一直在响,滴答滴答的似乎再告诉他什么时间到了。

    “我不要自尊了,也可以不要原来的我……”他一边说一边往前走着,眼前的窗户吸引着他不停的靠近,他想不起来为什么要靠近,只知道他要快点走,要伸出手。

    “我只是想……”他一边说一边抬起胳膊 ,“我只是要……”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他越走越觉得脚步沉重,重的他突然很想发脾气,很想像幼年时一般大哭一场放肆发泄着。

    窗外的夜间是那么的好看,也是那么的让他厌恶。

    但他厌恶的是什么呢?

    他想不起来,直到心里的时钟在指向十二点的一瞬间,那里传来了尖锐的声音,他的身体抖了一下,紧接着瞪大了眼睛,终于想起了靠近的理由。

    高空中坠落的身体速度很快,快的他根本看不清,看不清那人跳下来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

    他举着手臂,好似一个行动吃力的老人,在好不容易接近窗口的时候,正好是那人从顶楼跳下来的时间。他看着那个人的身影在窗户外掉落,在他眼前消失,伸出的指尖离窗户那么近,又离那人那么远。远的拉断了他脑袋里最后的一根线,整个身体瞬间失温,有什么随着那根线突然断开了,之后便不受控制了。

    他放下了手,忽然间忘了刚才要说的是什么话。

    午夜的房间很静,静的仿佛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周围什么都没有,独留他于此,处于黑暗,拥抱寂寞。

    再睁眼时,窗外又是新的一天了。

    他瞪着眼睛,放在被子上的手指僵硬的动了一下,之后慢慢攥紧……

    九点多钟的时候吴毅来医院接他,他收拾好了之后同吴毅一路坐车回了沈家大宅。路上的路途很远,远的他可以好好想一下回去之后的第一步,也可以将昨夜他生前的梦境扔出脑海里。

    他将头靠在车玻璃上,在进入沈家后观察了周围一圈。

    换人了。

    开门的人不是之前的那个人,接他的司机也不是当时的人了。

    姜越放在腿上的手打着节拍,心里只希望那个林嫂不会被换走,那是他之后很需要的人物,可千万别不在了。

    他心中有些担忧,但脸上并不显露,依旧是爽朗无害的笑着,打算用这个表情面对着门内的人。

    车子很快停在了正宅门口,他们下车的同时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林嫂穿着件淡蓝色的裙子站在门内,朝他点了下头微微弯下身子。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