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90.第三个世界/看不见的客人
    此为防盗章购买v章低于百分之六十的读者十二小时后可见本章内容  姜越刚才听见姜宁在外边说的那番话, 心中有了个大概, 但对太详细的事情依旧还是一知半解的很茫然。姜越与沈家的过去,对于他来说就是一页空白的书纸,他什么也不知道,那些太过详细的过往光凭借着猜想是无法全部得知的。比如姜越的生活习惯, 比如他跟这些家里人相处的模式和态度,很多的他现在都还不清楚, 而不知道不清楚, 就意味着他很容易在这个环境里出错, 乃至被人怀疑。

    这感觉不太好。

    他只能处于被动的位置,不断地听,用双眼去看,小心应对着。

    姜越随着吴毅来到楼下, 沈橝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 在他身旁的沙发上还坐着另外五个人。在这些人中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姜恒和姜宁这一对双胞胎,他的亲兄弟们。

    姜越的目光在这二人身上停留,认不出来哪个是姜宁哪个是姜恒,无论长相还是气质他们都太过相似,让人根本无法分辨。

    他认不出来也就收回了目光,不再去做过多的打量。

    另外的三个人要比他们年纪小,都是在姜家兄弟后被沈橝收养的,不过谁是谁在他眼中同姜氏兄弟一般, 是他现在还是无法按上名字的人。

    他们在听见姜越下楼的声音后把头转了过来, 一双双的眼睛不带有任何情绪的看向姜越, 仿佛姜越就是出现在这个家里的陌生人,冷漠的目光带着他们的疏离,隔开姜越与他们的距离,清楚的划分出他们的界线。

    他们这些人就像是待在一个家里的陌生人,生硬的态度分割出他们各自的区域,姜越看了一圈突然发现他可能不属于这些小区域里的任何一方。他站在楼梯口,像是狼群中被排斥的孤狼,只能一个人孤独的游走在边缘,找不到自己的领地,也找不到可以让自己融入的环境。

    他对着这几位陌生的人却奇怪的镇定了下来。

    沈橝半眯的眼睛慢慢睁开,“人都到齐了,开饭吧。”他慢慢地站了起来,一张俊美的脸比姜宁和姜恒还要出色,岁月似乎格外的宽待他,明明已经是三十六岁的男人,却看起来却依旧像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年轻而俊美。

    姜越偷着打量他两眼,男人气质很好,可以说是那种带着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淡漠的模样仿佛不将一切看在眼里,放在心里。

    高岭之花啊……

    他脑海里出现这样的词,就这么一个晃神,在回神时其他人就已经走到了餐桌前坐了下来。姜越眨了眨眼睛,注意到他们各自坐的位置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长方形的桌子上的空座现在有四位,一在沈橝身旁的左手边,右手边做了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个在姜恒身边,与沈橝身旁的位置隔了一个椅子;一个是在姜宁身边;一个是在最后边的单独座位,也就是沈橝对面的另一方。

    他?

    平时都是坐在哪里的???

    【坐哪?】他在心里叫着系统的名字,对着对方嚎叫了一声。

    【那都是小事情,随便找一个坐下来不就行了。】

    【不,不是小事情,如果我十年都坐一个位置,今天突然换了岂不是很奇怪? 】

    【是哦。】系统想了想说【然后呢?你不想让他们觉得奇怪,可你本身就不知道他平时坐在什么位置,单单是文本上的几句简介你根本不可能一下子就猜测到很多事情,再多的纠结也是无用,他们也许会奇怪一下,也许会怀疑一下,但这都是小事情,觉得奇怪也只是一时的,只要你之后不出错,这点问题就不算是什么问题,时间会冲淡一切。你该放松点,别想太多了。】

    姜越想了想,【也是。】他选了选一屁股坐在了沈橝对面的位置,坐在了最尾端的位置。结果在他坐下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包括一直很淡然的沈橝。

    【坐错了。】系统说。

    【我看得出来。】姜越迎着他们的视线微微低下头,【你不是说没事吗?这都是什么眼神?我只是坐错了一个位置,就都拿这样怪异的眼神看我,还让人活了吗?】

    沈橝一边拿着白手帕擦手,一边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久久未收回,直到身旁的少年不满的想要拉回沈橝的注意,带着一脸甜笑低声同他说了什么,他听到后像是逗猫似的,伸出手指勾摸了两下对方的下巴,却没有回答少年的话。

    少年失望的不像刚才笑得那么甜,可也还是保持着之前的表情。

    饭菜陆陆续续的端上了桌,因为沈橝不喜欢吃饭的时候有人说话,也不喜欢有人用餐的时候发出声响,所以他在家的每顿饭吃的都很安静,静到只有轻轻地咀嚼声。

    姜越夹了一筷子青菜,盯着身边的汤匙想着用它不发出声音的优雅姿势,在脑海里走了无数遍,只想端起来一口气喝光。

    这饭吃得太费劲了,让他这种向来没什么规矩讲的人很不习惯,而且这个饭桌上的气氛很别扭,根本让人没有心情吃饭。当然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姜越不吃什么吃什么,他万一吃了姜越不吃的东西,那好似都有穿透性的目光会不会再次一同看向他,将他刺出几个洞?然后五分钟后系统直接宣告,崽,你的怀疑值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五十……

    这群人也真是的,能不能心不这么细?能不能不要太在意一些小事情?心粗些活着不好吗?想得少烦恼少不好吗?坐错位置都那么在意让他想的更多了,就怕怀疑太多任务失败。

    就一顿饭,怎么觉得这么累?

    他慢慢吃着饭,觉得如同嚼蜡,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听见对面的沈橝突然开口道:“听说,我给你找来的老师你不喜欢?上了半个月的课后把门一关开始拒绝人家了?”

    在回沈家的前一晚姜越做了个梦,一个让他讨厌的梦。

    梦里他站在光线不足的暗处,脚下是破碎的玻璃和鲜红的血,明艳而危险编织成一个网,却抓不住飞舞的蝶。

    白色的蝴蝶紧贴着地上的玻璃,泛着柔和亮光的翅膀缓慢的扇动着,带着点点碎光从他眼前飞过,又很快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

    “你总是这样。”

    陌生又觉得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语带嘲讽,语带失望。

    “算计到骨子里,很开心吗?”

    姜越并没有回头,他看着脚下的血,漠不关心道:“如果算计能让我保护住我在意的东西,那么又为什么不开心呢?像你一样不愿算计,最后被人啃光了肉,只留下一具白骨,还能做什么?”

    他直视着前方,漆黑一片的环境不知何时改变了,脚下的鲜血和玻璃不见了,他站在一间他最熟悉的房间里,眼前是一扇落地窗和窗外繁华的城市夜景。

    “……我是做不了什么,但我最少可以问心无愧的死去。而你呢?你晚上睡得好吗?不要脸了,不要自尊和自己了,你还剩下什么?”

    姜越听见这话睫毛轻颤,眼中的光变得暗淡,那双眼睛里渐渐的什么都没有了,空洞的看不清所有事物,许久之后才找回了声音:“我不要问心无愧,我也不要安心。”他盯着眼前的窗户,心里有个时钟一直在响,滴答滴答的似乎再告诉他什么时间到了。

    “我不要自尊了,也可以不要原来的我……”他一边说一边往前走着,眼前的窗户吸引着他不停的靠近,他想不起来为什么要靠近,只知道他要快点走,要伸出手。

    “我只是想……”他一边说一边抬起胳膊 ,“我只是要……”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他越走越觉得脚步沉重,重的他突然很想发脾气,很想像幼年时一般大哭一场放肆发泄着。

    窗外的夜间是那么的好看,也是那么的让他厌恶。

    但他厌恶的是什么呢?

    他想不起来,直到心里的时钟在指向十二点的一瞬间,那里传来了尖锐的声音,他的身体抖了一下,紧接着瞪大了眼睛,终于想起了靠近的理由。

    高空中坠落的身体速度很快,快的他根本看不清,看不清那人跳下来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

    他举着手臂,好似一个行动吃力的老人,在好不容易接近窗口的时候,正好是那人从顶楼跳下来的时间。他看着那个人的身影在窗户外掉落,在他眼前消失,伸出的指尖离窗户那么近,又离那人那么远。远的拉断了他脑袋里最后的一根线,整个身体瞬间失温,有什么随着那根线突然断开了,之后便不受控制了。

    他放下了手,忽然间忘了刚才要说的是什么话。

    午夜的房间很静,静的仿佛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周围什么都没有,独留他于此,处于黑暗,拥抱寂寞。

    再睁眼时,窗外又是新的一天了。

    他瞪着眼睛,放在被子上的手指僵硬的动了一下,之后慢慢攥紧……

    九点多钟的时候吴毅来医院接他,他收拾好了之后同吴毅一路坐车回了沈家大宅。路上的路途很远,远的他可以好好想一下回去之后的第一步,也可以将昨夜他生前的梦境扔出脑海里。

    他将头靠在车玻璃上,在进入沈家后观察了周围一圈。

    换人了。

    开门的人不是之前的那个人,接他的司机也不是当时的人了。

    姜越放在腿上的手打着节拍,心里只希望那个林嫂不会被换走,那是他之后很需要的人物,可千万别不在了。

    他心中有些担忧,但脸上并不显露,依旧是爽朗无害的笑着,打算用这个表情面对着门内的人。

    车子很快停在了正宅门口,他们下车的同时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林嫂穿着件淡蓝色的裙子站在门内,朝他点了下头微微弯下身子。

    她的身后什么人都没有。

    姜越见她还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可看到门内除了她谁都没有便感到诧异了。如果说他在医院他们不来看他、或者是沈橝不许他们看他的话,那现在他回了家,他们无论讨厌与否按照道理来说都应该露个面,特别是姜恒,那个看起来“很亲近”他的人。

    然而,这里谁都没有出现,无论是姜恒,还是周家兄弟。

    吴毅跟姜越简单的介绍了下林嫂,之后带着他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个家真大,就我和先生住吗?”他故意问了一句。

    吴毅眼睛都不眨的撒着谎:“对啊,这个家里就你和先生住。不过隔壁不远的别墅里还住着其他人。”

    怎么是就变成他和沈橝住了?

    隔壁?

    难道其他人都被沈橝赶到了隔壁?

    “隔壁住的是谁啊?我认识吗?在你和先生不在的时候我可以去找他们互相认识一下吗?”

    “隔壁住的是……”吴毅转过头,略有深意地道:“几个你现在不需要认识的人。”

    几个?

    沈橝这样的人是不会让几个不相干的人住进这里,这个所谓的“几个人”八成是从主宅里搬出去的姜宁他们。可是沈橝为什么要让他们搬出去?还不让他们彼此接近?

    他脑内出现一个猜想,随即又觉得很好笑,怎么都有些自作多情的嫌疑。他想嘲笑着反驳自己,可心里有个声音,小声的告诉他有些道理,并给他一一分析,搅得他心烦意乱的回到了他的房间。

    里面的一切跟他离去时相比没有任何变化,什么都没少,收拾的很干净。

    姜越摸过床头上的文竹,挨个地方走了一圈,一路走到了书柜,随手拉开了放着照片的抽屉,结果里面什么都没有,那装得抽屉满满的照片竟是一张都没没有了。

    姜越动作急躁地翻找了一圈,那些有关于蒋玉淮的,有关于童年过去的照片统统不见了。

    这是沈橝让人收起来了?他不想让他看到那些照片?

    姜越放在木板上的手用力到指尖泛白。“看来沈先生的妈妈一定没教过他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

    系统在那边吸了一口面条,姜越耳边传来了吸溜吸溜的烦人声音。

    “……你吃饭的时候就不能把语音关掉吗?”

    系统喝了口汤【……我已经关了,是你又跟我说话,我才不情愿的打开。】他吹了口热气【这照片扔的够干净的。】

    “可不是,我原本还打算之后拿着照片去询问信息,这一下什么都没了,看来他很不想让我问关于过去的事情。”姜越耸了耸肩,颇为无奈。

    【呵,就算他不想又如何,你会老实下来不问吗?】

    “当然不会。”姜越摆了摆手:“没了照片,我一样可以问,问那些关于过去的小故事,满足一下失忆人士对过去的好奇心。”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