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93.第三个世界/看不见的客人
    此为防盗章购买v章低于百分之六十的读者十二小时后可见本章内容

    姜越一听便明白了, 他从沈橝这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也就不再纠缠不放的继续追问着那个人的事情。

    他在沈橝这里吃完了早饭, 沈橝也起来收拾一下准备出门了。姜越离开了沈橝的房间,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少年。他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服,站在走廊的窗旁,柔软的褐色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有些贴近金色,看起来暖暖的, 明亮到整个人都像个温暖又不刺目的小太阳,十分的讨人喜欢。

    只不过, 他的这个像只是开朗外表的假象并不是真的, 他的人也没那么的阳光。

    姜越身体一顿,在对方冰冷不悦的眼神中将沈橝的门关上。

    那少年见门关上后上前一步,抬起头颅用着一种极其蔑视的目光对着姜越道:“早上好三哥。”

    姜越朝他点了点头,按照年纪来算这个人应该是最小的,也是唯一一个在这个家里没有任何亲“家人”的孩子, 安瑞。

    姜越在心里念了一下对方的名字。沈橝收养了六个孩子,姜家是三兄弟,周家是两兄弟, 唯独安瑞是一个人在最小的年纪走到了这个家里, 一直到现在。

    安瑞见他从沈橝房间里出来,心里憋着火,嫉妒的情绪控都控制不住, 他心里不舒服, 也想姜越不舒服, 于是在姜越面前故意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差不多到时间了。”他朝姜越笑了笑,“今天先生说要带我出去。”

    姜越挑了挑眉,等着听他接下来会说的话。

    “其实我也不是很愿意出去,我偶尔也想像你一样待在家里,无所事事过完一天。”

    “那你可以去跟他说,说出你的意思不出去不就行了。这个家里这么多孩子,不带你也可以带别人的不是吗?既然不愿意就别勉强自己。”姜越习惯性的就堵了对方一句。

    “我也想啊,可先生不让,他似乎习惯了去哪里都带着我。”他得意的炫耀道:“现在我跟你不同,你也就只剩下一些微不足道的关怀了,还是要先生想起了你才能得到,他想不起来你就什么都没有。

    那些常年的习惯,不多的温情,你在消耗些基本上也就没剩什么了。先生见你的时间越来越短了,你能在这个房间吃饭能获得多一点的关爱的时间也要没有多少了。而我不一样啊,他去哪里都想带着我,这不是来自于过去的习惯,你懂吗?”

    “……”

    “你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我说过先生‘宠你’只是一种习惯,而人的习惯在漫长的时间中也会慢慢的变了。你还能自傲多久?我和先生在一起的时间和你的你自己对比了吗?你自己清楚吗?”安瑞嘲讽的说:“高塔中的温床,你住不了多久了,你现在也就还能仗着先生得意一阵子,再过一段时间你看着先生不管你之后你会过成什么样,蒋玉淮的家里会不会放过你。”

    蒋玉淮?

    放过我?

    姜越盯着脚下地板的纹路,安瑞还在不停地说,瞧着应该是对他从沈橝的房间里出来很不满,使劲的想要踩姜越,幼稚又可笑的发泄着。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一点自知都没有。”

    姜越听到这句话将目光从地板上离开放到对方的脸上,他抬起脚朝对方走了过去。

    “干嘛?”安瑞看着他接近,身子反射的往后缩了一下,那是个明显的躲避害怕的举动,虽然他的表情依旧是那般盛气凌人,好像毫无畏惧的样子,可在这微小的肢体动作中,他就出卖了他的不安,也表现出了他并没有他表面上的那么强势。

    姜越站到他的面前,他冷冷的盯着对方,不说话没表情时的他看起来有几分严肃到吓人,安瑞动了动脖子移开了目光。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姜越伸出手碰了碰对方的脸,“跟人说话的时候要直视对方的眼睛,要看着人说话,那是基本的礼仪。”他靠近了安瑞一些,语气平静道:“这个你口中的货色是你的兄长,有没有人教过你,你跟兄长可以开玩笑,却不可以没大没小,没有教养。”

    安瑞不自然的躲着姜越的手,头比刚才低了一点,嘴巴还是很硬,“教养和礼仪也是要分人的,有些人不配得到我的礼仪更不配得到我的尊重。”

    “哦,是吗?”姜越摸着对方脸蛋的手在对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忽然朝对方大力打了一巴掌。

    “啪!”

    安瑞被他打的脸偏了过去,脸上立刻通红一片。

    【你在干嘛!】系统大叫了一声,很难相信一直小心翼翼的姜越会有这么大的动作,会有这么冒失的举动,简直跟之前冷静睿智的人完全联系不到一起去。

    “你!”安瑞捂住脸瞪着姜越,不敢相信姜越会在沈橝的门前动手打人。

    “我什么。”姜越眯起眼睛,“如果下回不会用嘴跟我说话,那就不要说话懂吗?”他打完人转过身,冷哼一声。“希望你今天还能跟四叔出去。”他指着脸意思很明显,安瑞的脸红肿有着巴掌印,不知那个沈橝会不会介意带着这样的人出去。

    “你!!”安瑞指着他气得说不出话。

    姜越气定神闲地说:“我什么我,四叔的房间就在这,你要生气大可以去告状。”

    安瑞听他这么说却并没有立刻敲门进去告状,他红着眼睛捂着脸,想了想最后只是咬牙离开了。

    姜越听着他离去的脚步声,心中有了个大概,随后自己也离开了这里。

    【你在干嘛?这一下是不是动作太大了。】

    “有点。”姜越抓了一把头,“不过我还是想试试。”

    【试什么?】

    “试沈橝,试我在这个家里的位置。”通过之前的事情和这个家里的情况,他猜到沈橝这个人掌控欲很强,所以这个家里的人都必须顺着沈橝,一切都要以沈橝的意思为主。在昨晚餐厅中,因为他的疏远使整个气氛都不对劲了起来,那时他就意识到了他是不应该疏远沈橝的。而今天吴毅带着他去吃饭,如果不是他经常去沈橝的房间用早餐,吴毅就会说“今天去你四叔的房间里吃饭”,而不会那么的自然的就把姜越带了过去,也没有同他说一声。

    沈橝那样的人,能让人随随便便进他的房间还会让人上床一同吃饭吗?不管是真宠假宠,他肯定是平时就挺“宠着”姜越,才会这么允许姜越,安瑞才会如此嫉妒。

    还有刨除掉这些不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吴毅对着其他人说沈橝的时候说的都是“先生”,唯独对他说的是“四叔”,这从点就能看出他与所有人都不一样。

    【你打他,就不怕他跟沈橝告状?】

    “不怕。”姜越摇了摇头。

    【不怕?虽说是他对你先挑衅的,但你还是动手了啊,他就是去告状也没什么。再说你就不怕沈橝来找你,或者奇怪你的举动吗?】

    “我刚才靠近他的时候他很害怕,有躲避的小动作,他那样的人,那样的性子,就算怕我也还是挑衅我,如果我平时是个好惹的,他肯定是爬到了我的头上而不是害怕我。他会在我贴近的时候恐慌,那么之前我肯定是做过什么他才会这样,我才敢下手。”

    “他一直在说以后我会失‘宠’,言语话外间全是他将来会比我得宠,而以后将来的意思也就是现在在这个家里沈橝最‘宠’还是我。不然他不会不去告状。他会离开也就是说他心里清楚,就算他进去告状沈橝可能也不会理会,所以他才会捂着脸没有立刻哭诉而是气愤的选择离开。”他说道这里叫了一声:“喂,我发现了个有趣的事你要不要听听。”

    【什么?】

    “从昨天起,从我刚到这个世界起,似乎所以人都在像我传递着一个信息。”

    【什么信息?】

    “姜宁和安瑞都在跟我说,你也就是仗着先生现在宠你,等以后先生不宠你看你怎么办;姜恒对我说以后一定会拿掉那个我现在不是很懂的、来自沈橝的枷锁。他们都在不停地说着以后。”

    “以后代表的是什么呢?”

    【以后代表的是他们现在所有人,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越过你的位置,也没有跟沈橝说不,或者战胜沈橝的能力。】

    “对的。”姜越勾起嘴角露出一口大白牙,“他们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在告诉我一个信息,沈橝是他们现在敌不过的存在,所以,商英啊,我为了活命需要去抱人大腿了。”

    系统笑了两声【你怎么敢这么肯定沈橝不会害你?万一他就是那个可能会害你的人,到时候你怎么办?】

    姜越道:“这个家里谁都会害我,唯独沈橝不会,以沈橝的优势与地位,他要我死我就不可能一直活到现在还坐在人床上喝粥。”他嘿嘿的笑了两声,贱贱的说:“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刚才说沈橝的时候你笑了,我这才更确定了。”

    【你怎么不觉得我笑是笑你的举动,笑你自作聪明可能会因此死去?】

    “因为我无比自恋的觉得我死了,你的反应一定是笑不出来,毕竟我们肮脏交易后的感情还放在回忆中。”

    系统听他这么说有些恶心的回道【嗯,是我笑不出来,我只会放三天的鞭炮摆上十天的流水席庆祝一下而已。】

    “谁都不存?连吴叔的都不存?”

    他的话中透露出一种跟吴毅的亲近,似乎以为着他之前跟吴毅的关系不错。吴毅也不点破,以姜越在先生心中的地位,他的接近是吴毅乐意见得的,以后若是他出了什么错,先生再不满他,有着姜越的照顾他也不会太惨。

    姜越心里明白,他对这些事情一清二楚,他一开始要手机的意思主要也不在这里。

    他翻开了通讯记录,里面的陌生来电是他要回手机的原因,也是他好奇的问题之一。

    他举起手机,食指点着通话的位置问着吴毅:“这个电话是谁的?”

    姜越尝试着询问吴毅,如果吴毅知道他就继续问下去,如果吴毅不知道,他就在吴毅离开之后回拨回去,反正他现在“不记得”事情,好奇一下电话里另一个手机的号码也不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吴毅摆好了瓶中的高雪轮,回手接过看了一会儿终于想起这个电话的主人,他对着姜越说:“这个是柯莫的电话,柯莫是前段日子先生给你找的老师。”

    “老师?”姜越舔了一下嘴唇。原来这个电话就是那个老师打的。

    那么,综合之前沈橝的话,和这个人打电话时说的那几句话来看……

    姜越目光闪烁,心中隐约出现个猜想,他将双手捧在脑后,好奇的追问着吴毅:“这个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他和我之前的关系好不好啊?”

    “你的老师是个性格温柔腼腆的男人,他人很不错,老实本分的。”吴毅脑海里闪过姜越原来的那张脸,与他与其他人的关系。

    “你和他的关系……还行吧。”其实姜越后期的那个性格,跟谁都是不好,跟谁都很淡薄,所以他跟那个老师也是如此。哪怕那个男人小心翼翼的讨好,姜越也依旧是没有任何改变,不接纳,不亲近。

    “哦。”他这么说,姜越也就当事情是这么一回事。他动了动嘴唇,本来还想问些什么,后来想想问太多太过刻意就不好了,就按耐下来不在询问吴毅了。

    吴毅将手机还给他,移开的身体不再挡着后方的花朵,让其大大方方的出现在姜越的视野中。

    柜子上的花每当稍有枯萎就会被人换下,淡水蓝色的圆肚细嘴瓶里的花娇俏的沾着露水,晶莹欲滴的很是惹人喜爱,淡红色的花瓣装的姜越眼中满满都是。他盯着那束花看了许久,突然笑了笑,“这花是吴叔给我买的?还是先生?”

    “是先生。”吴毅耐心的回答着他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怎么了?不喜欢?”

    “没有。”他摇了摇头,“我很喜欢。”他的表情不变:“对了,好几天没看到先生了,先生这阵子很忙吗?”

    “先生一直都很忙。”吴毅拍了拍他的头,看了一眼手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要是有事的话就打电话过来。”

    “知道啦!”他朝吴毅摆了摆手,送走了男人,接着继续盯着那束花。

    【你一直盯着这花已经盯了很久了。】系统不明白那算不得很漂亮的花朵,哪里吸引住了姜越的注意力。

    姜越盘腿坐在沙发上,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

    “你知道高雪轮的花语吗?”

    【……只有无聊的人才会研究每一朵花的花语。】

    “不是无聊的人,是具有浪漫情趣的人。”姜越轻声笑了笑,“沈橝从不久前就开始在屋子里摆花,换花的次数算这次是三次,花朵却从来没有换过,每回都是高雪轮。”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有点小问题。”姜越闭着眼睛晃着身体,“高雪轮的花语是欺骗、骗子……你说他摆这花是什么意思呢?——看来这位沈先生真的是不好糊弄。”

    系统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一惊【你的意思是沈橝他……】

    “别慌,那些都不重要,无论他此刻怎么想的,作为一张白纸的姜越都应该是不知道。现在的我只知道我都忘了,无论如何我都只能忘了。我不知他的猜疑,我也不知这高雪轮的花语。”

    “人,装傻最容易,装傻也是最不容易。可既然已经选择装了,那就只能装下去。”姜越睁开眼睛,往前伸手碰了碰那朵高雪轮,花朵上的水珠顺着他的动作来到他的指尖,晶莹的停留在那里。“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我们现在都选择隔着纱看着彼此,看见不拿下,保持着朦胧许是最好。他也许是在怀疑,也许是在观察,也许他太过了解之前的姜越,所以觉得这又是姜越的一个计划,一个歪心思。”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