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95.第三个世界/看不见的客人
    此为防盗章购买v章低于百分之六十的读者十二小时后可见本章内容  第六章

    厨房的冰箱旁边放着一个长方形的黑色镜面装饰品, 上面只有几片金丝做出银杏叶,造型简单却十分大气,有种庄重高雅的美感。

    刚进厨房的时候姜越就盯着那里看了好几眼,心中有几分喜欢, 甚至还对着那镜面照着自己的脸, 在那前面臭美了几下才开始挑选食物。他与镜面的距离很近, 眼角的余光很轻易的就能注视到那黑色的装饰品, 所以有时目光会停留在那上面,漫不经心地看上一眼。

    从他进厨房起他一共看了那里六次,前五次都是什么都没有,却在第六次的时候、在这不经意地一撇中竟是从那上面看见了一个被拉长的身影, 一个无声无息地出现他背后不远的地方, 手中似乎举着什么东西正对准了他的身影。

    这人也不知道来了多久, 又看了他多久, 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中,一直都很警惕的姜越竟是连一点脚步声都没听到, 如果不是恰巧注意到了身旁的装饰品,那么之后会发生什么?——他不知道,也猜不到。

    未知发展的猜想让他背后的汗毛竖起, 危机感瞬间包围住他的身体, 拉紧了他的神经。

    姜越握紧了拳头快速地回过头,面色不善的充满了冰冷的审视, 似乎只要确认了后方来人具有危险性, 他就能伸出有力的拳头击打上对方的身体, 撕碎可能会出现的危机。

    为了打对方个措手不及他转身的速度很快,结果却在转过身看到来人的时候愣了一下,脸上的凶狠退去三分。

    这人是……

    姜越握起的拳头慢慢松开,他背后站着的男人正笑意融融地看着姜越,手中拿着一个削了一半皮的梨。

    姜恒?

    还是姜宁?

    姜越目光迟疑地在对方的身上来回,主要仔细看了一下对方的手,在确定来人的手上除了梨没有其他后,姜越松了一口气,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不似之前那般气势汹汹。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饿。”穿着白色睡衣的男人弯着一双笑眼,眼中含光,温柔似水,一双美目盈盈动人,声音清亮悦耳,温柔的不含有一丝阴郁。跟下午在房间门口叫他吃饭的声音完全不同,也并无之前听到的危险阴冷。

    他不是下午的那个声音温柔却让人感觉诡异的姜宁,这个人应该是他大哥,姜恒。

    姜越抿了一下唇,深褐色的瞳孔中全是对方手中的白梨,他的睫毛轻颤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无视着身旁的姜恒,只拿起之前挑好的食物,想要越过姜恒赶紧回房。

    他的排斥很明显,不愿意与对方交流的情绪也很明显,他本以为姜恒见他不愿理他就会让他离去,结果却不料在走到姜恒身边的时候被姜恒一把拉住。

    “别吃那些了,我给你做些热的,你胃不好,免得吃得凉了胃不舒服。”姜恒说着就要伸手把姜越怀里的东西拿走。

    姜越躲了躲,态度冷硬的甩开了他的手臂。

    姜恒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垂下眼帘,被甩开的手保持着抓住的动作,五指微微弯起,像是在挽留,也像是乞求,无措的停留在半空中看上去很是落寞。

    厨房的气氛有点僵,姜恒对面站着的姜越看都不愿意看他,排斥与拒绝的太过明显,好似见到他都是讨厌至极,十分的不耐烦。他这样的态度使姜恒心里难受了起来,他的五指慢慢攥紧,情绪开始变得有些糟糕。年幼时亲密的关系似乎一去不复返,记忆中那个阳光开朗的弟弟也成为了另一个模样,变得沉默而充满着尖刺,阴郁的拒绝着所有来人的触碰和靠近,独自舔舐着伤口,瞪着一双不善的眼睛,与过去成为两个极端的对比。

    可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姜恒想到这里就无法责怪姜越的表现,他叹息一声,“我知道你一直都很难受,对不起,不过你再忍忍。”他愧疚的看着姜越的脸,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伸出手抱住姜越,不顾怀中人僵硬的身体轻轻拍了拍姜越的后背,就像是小时候姜越被吓到后他经常会做的动作。

    “等哥带你离开,到时候我们想去哪就去哪,沈橝再也不会算是你生命中的什么东西,我会帮你把他送给你的枷锁全部拿掉。”他环着姜越的左手慢慢往上移动,“到时候你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再也不会有人约束你,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他一边说一边动作轻柔地摸着姜越的脖子,似乎在安抚他,似乎在宽慰他。

    离开?

    伤害?

    姜越本来要挣脱的动作停住,他的眼睛转了一圈,认真的听着姜恒话语中的信息。

    “而那些伤害过你的……”姜恒的语气变得有点阴冷,“哥一定都不会放过的,你放心吧。”他这样说话时的语气特别像姜宁,一样的诡异,一样的让人觉得不安。

    姜越使劲挣了挣,离开了姜恒的怀抱,他虽然还想继续听下去,但要是太长时间都老实的被对方抱住,就会让人觉得奇怪了。所以纵使还想听也不得不挣开,不得不离开。

    不过也多亏了姜恒,他能多知道了些信息,也能整理出一些东西。

    姜恒被姜越再次拒绝后依旧不死心的拉住又要离开的姜越,他怕姜越不信他说的,也怕姜越对他一直以来的不作为感到失望,对着姜越语气有些急迫而哀怨道:“阿越,你知道吗?其实当年我……”他的声音开始提高想要替自己辩解什么。

    “知道什么?”同样温柔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打断了姜恒的话。

    姜恒和姜越同时看向声音来源的位置,只见姜宁正靠在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大晚上的都不睡觉在干什么?”他伸手看了看手表,“姜越。”他的语气有些上扬,“很晚了,你该去睡觉了。”

    姜恒见到姜宁来了立刻松开了手,他和姜宁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移开了视线。

    “也是,很晚了,你吃完就睡吧。”姜恒起身退了退,让开了一直挡住姜越的身体。

    姜越抱着东西也不回答只是低着头往前走,脚步沉稳的离开了姜恒的身边,与姜宁擦身而过,在走出门两步的时候,背后响起了两道声音。

    “晚安。”

    “晚安。”

    他停下了脚步回过头。身后的厨房中,两个一模一样的身影用着同样的脸,同样的声音对着他轻声道:“好梦。”

    光在他们的脸上打下了阴影,晦暗不明的阴影,他们的影子在地面上静止拉长,仿佛是难得安静的恶鬼,乖巧的选择潜伏着,按耐着不去的动作着。

    姜越望着他们的身影突然很想笑。

    这还只是第一夜。

    他刚到来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夜晚。

    没有缓和,没有给他休息融入的时间,这里的一起都不容人放松,也不容忍喘息。

    好梦?

    他转过头,觉得今夜他绝不会有什么好梦存在,不为别的只为了这两个相同的身影,他都不会有什么好梦。

    “你看到了吗?”姜越回到房间站在门口,表情有些木讷。

    【什么?】

    姜越回忆了一下之前的事情,黑色镜面上举着东西对着他的身影重复的出现在脑海里。“姜恒手中的东西不见了。”

    【东西不见了?……他手中的梨子不是还在吗?】

    “不是。”姜越摇了摇头说:“是刀不见了。”

    系统顿了顿【什么刀?他什么时候拿过刀。】他努力回想了一下之前镜面中的画面,因为装饰品本身的大小问题,其实姜恒的身体看到不是很清晰,至于他的手中也只能模糊的看出拿着什么,却不能肯定那是刀子。【他不是拿着梨吗?之前倒影的身影不太清晰,只能看着他手里拿着什么,你怎么敢肯定他拿着刀?】

    “你没注意到吗?”姜越舔了舔干燥的下唇,右手在左手上画了个圈,“他那梨子削了一半,而不是咬了一半。”

    系统听他这么说这个细节,很快反应过来不对劲的地方,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且他手中的梨……”他想着对方手中的白梨,“是从上边削的,一直削到中部,就算是只吃一半也没有人会从上半部分吃,留下下半部分的果皮。”他点着手指,“而且,就算他意识到他弟弟晚上会饿的出来吃东西,他也不会能够准确的抓住我下楼的时间,急冲冲的拿着削了一半皮的梨出来看我。……你不觉得很怪吗?”

    他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片刻不停的回放着之前厨房的一幕幕,倒退式的开始回忆,从姜宁出现,再到之前的姜恒,再到他进厨房。

    “我如果猜的没错,在我进厨房之前他就在了。”姜越抓了一把头发,“我之前进去没有看里面的餐桌,这个厨房又大。”

    “我出来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那边,其他位置的椅子都是很整齐,唯独最后一把椅子是拉开的状态,且餐桌上放着半条削的十分完整的梨皮,却没有刀子。”

    “还有,我也没有听到脚步声。”

    他整理着,思路越加明细完整,很冷静的对系统说:“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无论拖鞋是什么材质,没有地毯的铺垫,在光滑的地板上想不发出一丁点声音只能有两种解释;一、他是鬼;二、他故意的,故意很小心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的来到我的身后。”

    “之后他的注意到我回头后作出的反应也很完美。”姜越道:“他刚才那样的表情和话语,一定会在某种程度上很大的拉走我的注意力,使我分散精力,不会在他身上的过多思考,反而主要会注意着今天晚上他过于频繁的接触,和他说出的话。”

    “他的话中纠结充满着愧疚和忏悔,也带着期望和疑问,这很容易搅乱他人的思绪,会使人会反复的思考着他话中的内容而不是他之前的动作。一个人在注意力被其他地方拉走的时候,他们会下意识的放大他们在意的重点,从而忽视一些其他地方,然后忘记,记得不清。”

    “还有那个梨子的存在也很完美。如果我发现他,转过头时他也只是拿着梨子和水果刀,这并不算什么;如果我发现不了他那么,可能那把水果刀就会出现在我的身上。而他做的这些中最不好的一点就是他注意到我身体的僵硬,注意到我明显的停顿动作,便很快的意识到我发现了他,下意识的立刻心虚的把刀藏起来,这使我回头的时候没有看到刀子,只看到了梨。”

    “如果他什么也没想,那么我就不会找不到那把消失了的水果刀,反而会在他的手中看到那把刀。可你要说他想了什么,我又觉得奇怪,他要是真的在家里把我捅了,之后他会怎么善后?……我真的不是很懂,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驱使着他无视之后的危险,依旧拿着刀子对准自己的弟弟?”

    姜越说完他的观点,叹息一声对着系统抱怨着:“这个家里好怪,让我开始觉得不安起来。”

    【哦,那你观察完了,分析过了,最后总结了什么?】

    姜越听他这么说后愁眉苦脸道:“根据你之前的话,我能肯定的是这个家里肯定有人要害我,这个人是你知道是谁的存在,你才会以那样的口吻跟我说着那些话。而在我刚才说姜恒的时候你很惊讶,也就是说,你知道的这个人不是姜恒,也就是说,这个家里除了姜恒还有别人要害我。”

    系统听着他的分析背后汗毛竖起,他瞧着姜越那张英气的脸,忽然有一种渗人的感觉。

    “而为什么姜恒要害我你不知道,而那个人要害我你知道?还给我提醒怕我大意?我想了想,恐怕你手中也有一份和我相同的资料,不过要比我详细,而姜恒和那个人的差距可能是那个人真的害到了我,而姜恒没有,所以你不知道。你之前说过剧情由被攻略者自己安排,却态度淡然的像是掌握着什么事,气定神闲的一点也不担心被攻略者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出现意外。也就说是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被攻略者是谁,并且有着一个大纲样式的书本,方能确定之后的事情,才能解释清一些东西。不过我猜那资料应该也不是很全,细节应该也并没有多少,导致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只有不知道,不明了才会惊讶,才会反问着我。我说的对吗?”

    【……】

    系统没有回答,姜越也不指望对方能回答是否的问题,他继续说道:“综合以上,我做出个假设,如果日后姜恒真的害我,那也就是说我刚才的猜想是正确的,如果姜恒不是要害我……我也觉得我刚才的猜想挺有道理的。”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出声【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吓人。】

    “我很吓人?我哪里吓人了?我都要让人吓尿了我还吓人?!”姜越喝了一大口牛奶,一脸惊魂未定,“弄得像个恐怖片似的,我都要吓死了,我还有心情吓人。”他故意岔开沉重的话题,甩开了脚上的拖鞋爬到床上去,捧着剩下的半瓶牛奶保持着呆傻的表情。

    【你不吓人吗?别人跟你说什么你都会反复的读几遍做出各种猜想,一一排除找出最贴近的内容。正常人会像你这么复杂的思考吗?你还记得你之前说过什么吗?简单点活着不好吗?心那么细干嘛啊!不累啊。】

    “我要是不想活我也就想法简单点了,心粗也就无所谓了。可我想活着,想的多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他无辜的眨了一下眼,“简单活着是挺好,复杂的人其实一般人都不喜欢。不过,我从不觉得想得多、人复杂是个坏事,活得简单的人也许会很开心,他们想不到很多烦恼的事情,也想不到太多污浊,但是在危险的处境中思考简单的死的都快,就像看宫斗剧时大家都说的台词,‘你这样的活不过三集’——这句话挺有意思的。可我想活到最后啊,就算是累点也还是多想点好。”他将剩下的牛奶一口气喝光,然后舔了舔嘴唇。

    他跟他说话时,所有的人动作时,姜越都在考虑,也都记着每个人说过的话。这样的人多少有点不太正常,太聪明的人确实在交往中不会得到许多人的喜欢。人都不喜欢复杂的,可为什么不喜欢过于复杂的,只是因为他们猜不透,也看不清,更怕斗不过你,所以才会不喜欢。但有着这份不喜欢,才能说明你的强大。

    系统很喜欢这样的复杂,只有这样的姜越、这样的思维方式、这样人才能在接下来的事件中活下来。他松了一口气,心里因为对方露出来的精明踏实了起来,也有心情调侃对方【长得像个二百五一样怎么心眼这么多。】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