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99.第三个世界/看不见的客人
    艾希尔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来得匆忙,去的潇洒,只扔下了一个不知所措的傻瓜。

    姜越拿着那盒水果愣愣地坐在原处, 不可置信的傻样让司机多看他两眼, 考虑了几秒才重新启动了车子。

    ……这人大概是个神经病。

    追了这么久结果就是来说这些话?

    这举动有什么意义吗?!

    姜越忍着气, 冷着脸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忍耐,可忍来忍去都无法忍受心中涌起的挫败感,与这份挫败感带来的火气。

    他的理智很快就被他的脾气挤走, 恼怒占据了他的大脑, 将其他情绪全部踢出去。

    姜越将手中的水果扔在地上,至于他在气什么,他此刻心中十分的清楚, 一句mmp概括不了他没被挽留时的心情。

    他在心里呵呵冷笑两声。

    怎么会呢?

    按照正常来说怎么可能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

    昨晚听他要走的时候也是平静的就像巴不得他立刻就走!

    他什么意思?

    是嫌弃他吃得多, 是觉得他不好养还是早就想跟他分开了?他说出离开之后对方是不是还松了一口气?是不是觉得可算摆脱了他这个累赘了!

    虽然明知道对方不可能这样想,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很不讲道理,说来说去也是他要走在先, 这样去挑剔别人, 满肚子的牢骚实在是他的问题……可是, 他现在不想讲道理, 只是介意着没被挽留,与艾希尔淡漠的态度。

    姜越心中的怒气值随着越来越多的想法逐渐增加,面上虽是极度克制的没有表情, 可脸和耳朵却红了起来, 出卖了他此刻在意的情绪。不好的状态让人担心他在下一秒会不会蹦起来给人一拳, 以来发/泄此刻愤怒的感情。

    车子开了一阵子,司机突然又停下车,姜越睁开眼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司机,司机也同样还给他一个不耐的注视,指着他说:“你能不能问问跟着的那个小哥,有什么话能不能一次性说完?他是什么啊?怎么每次追车子都这么快?”

    司机说完对着窗外一指,姜越回头一看,刚刚离去的人居然又出现在了后方,也不知是想要干什么,在发现他看过来时立刻停下了脚步,两个人一个车里一个车外对视两秒,姜越瞪了艾希尔一眼,告诉司机稍等就下了车,朝着艾希尔走去。

    “你这是在跟我玩什么?”他站在艾希尔的面前,双手抱怀,“你现在再演不要回头吗?你是里面的鬼吗?一回头你就在吗?主要目的是想要吓死人吗?”

    艾希尔静静站在他的面前,听他说落也不还嘴,一双明亮的眼睛眨了两下,很难得的露出了一个乖巧的表情。

    他这个样子看得姜越更生气了,“不说话做什么,怎么这次回来是又忘了给我什么吗?为什么不一次性全部都给完?”

    听他这么问艾希尔说:“不是忘了给你什么,是刚才有话忘了说。”

    “你要说什么?”姜越上下打量他一眼,抱在一起的手放松了一些。

    艾希尔看了他一会儿,用眼睛细细的描绘着姜越的眉眼,等到看得姜越移开了眼后,他才收回了目光慢吞吞地说:“我要走了。”

    他心平气和的说出这句话,如同再跟姜越告别。

    “哦,”姜越的手放了下来,面上有些不自然,“你要去哪里?”

    “新家。”他说:“我找到了很不错的地方。”

    “哦。”姜越移开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声音闷闷的。

    见他这样的反应艾希尔的眼中带着明显的笑意,他伸出手,黑色的手指轻撩起姜越额前是碎发,用指肚感受着他发丝的触感,替他将头发整理了一番,亲昵的说道:“怎么弄得像是遭了难一样。”

    姜越干巴巴地说:“可不就是遭了难。”——一觉起来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遭了什么难?”

    姜越没有说,说了也没用多大意义。

    艾希尔收回手,将话题又带回了新家,他上前一步贴近了姜越,低声说:“我找的新家很大。”

    “然后呢?”姜越不自在的退后一步。

    他接着靠近,一点点说着新房子的优点,“附近挨着市场,能够很快的买到食物与水果,不会出现饿肚子的情况。”

    姜越退后的步子小了很多,“哦,那很好。”

    “而且水也很充足,可以天天洗澡,也没有那么多的沙子,住的环境很好,附近的景色很不错,晚上吃完饭有心情可以出去逛逛。”他一把拉住姜越的衣领制止他后退的动作,将他往前拉近,低头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不错,不过为什么要我觉得,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姜越明白他的意思却不去挑破,他低着头,伸出手要掰开艾希尔的黑爪子。

    “当然有关系了,这个新家是为你选的,你要是不喜欢我找的也就没有意义了。”他将脸凑近姜越,声音突然变得很温柔,眼中宛如流淌着清澈的河水,明亮又不失温柔,很坦然的对姜越承认了刚才跟过来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我刚才跟过来其实就是想问问你,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住到新家去?刚才过来的意思不是给你送东西,而是没想好怎么开口,你会不会答应。”他没有说他看到姜越那样的表情后的犹豫心情,与退后的原因重返的坚定,只是想听姜越会不会答应。

    “你要跟着我一起去吗?”他说了那么多的话,其实最想说的不过只是这一句。

    姜越也能看懂他为什么之前没说,原来在这段相处中,不安的不是只有他自己,与他纠结在意真假的情绪相同,对方也很在意他的抗拒,甚至因为这份抗拒而不敢靠近。

    姜越站在这里,很轻易的就能想到刚才男人纠结的表情,与去而复返的瞬间的脚步可有犹豫。

    至于跟不跟他一起走?

    姜越瞧着手中的黑爪子,一直不是很欣赏他这份妖异的美感,波尔塞特人也与他们不同,没有所为的abo分别,只是人/兽两体。而艾希尔的兽*体是什么,姜越对着这黑爪子已经好奇很久了。不过现在这个瞬间,艾希尔的本体是什么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姜越在意的只是他要不要答应这个一直都在照顾关心自己的男人。

    他静静注视着艾希尔,突然间似乎懂得了故事中宁的感受。

    明知道是虚假,明知道问题太多,心里总觉得对对方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嘴上是这么说,也想着对他冷酷。可是,到底内心深处对于对方的想法是如何,其中早在之前的在意中暴露。走与不走从来不是他会犹豫的选择,他介意的只是害怕对方只是一场梦,到头来是他一场空,那样的结局会让他看起来特别的可怜,姜越也不喜欢这份可怜。

    他在心中想了很多,每一次的想法都坚定了这样的风险问题,可手却没有如脑内想法那般的拘谨,他在还没想好的时候手就已经伸了过去,当两个的手真正握在一起后他彻底断了之前的那些猜想,他不想要拒绝艾希尔此刻的要求,除了自己的想法外,其实那个他的告诉也在其中占了不少的分量。他总觉得那个他说的是对的,拒绝他可能会使他很后悔,所以他在此刻并不想拒绝。

    “新家在哪?”他握着了手中的黑爪子,等着对方告诉他方向。

    艾希尔将他的手往身边一拽,他笑了一下,这一笑如春月中的暖阳,温暖又不会带给人过度的炙热,只会让人感到很舒服;这一笑又如夏日湖边被风吹动的绿柳,丝丝柔情,柳枝轻抚于胸口,淡雅温柔的笑容美得让人舍不得眨眼。

    没有得到拒绝的话语让他感到很开心,他的声音变得比之前有活力,笑容灿烂地说:“我带你去。”

    “好。”姜越点了一下头,“你带我去。”

    商英沉默的注视他们二人离去没有出言制止,他从来到这个世界起就话少了很多,少到有的时候姜越甚至会遗忘掉他的存在,他们交流的时间也随着他的沉默越来越少……

    前行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眼前,按照道理来说商英此刻应该转换视角,可他在姜越他们走了很久也没有动,懒得去转换视角,也懒得去伸出手。

    对面的温馨与他这边的狼藉成为两个极端而可笑的对比,他闻着四周难闻的气息,笑着自己蹲在这里的原因,可还是没有一次有离去的意思。

    画面转化,周围的景象从白日变成黑日,

    从那条前往小镇的路来到了一个满目狼藉的世界里。

    一位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此刻正坐在战争过后的城市里,靠坐在一颗枯树下,旁边是破碎的机甲与废墟,周围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看上去难免冷清寂寞。

    现在是黑夜,时间是八点钟,如果姜越能够知道他身处的环境,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时间,那他就能知道商英所在的这个时间与他手腕上的时间是一样的。不过,就算姜越知道,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商英靠在树上坐了许久,眼睛盯着脚下的土地,那张俊朗帅气的脸上神情严肃,眉头紧锁,动作缓慢地翻看着手中的老日记,对着被火燃过的纸页翻来覆去的检查,想要看清上面的字体。

    “你也发现了。”

    轻柔的声音在周围响起,一阵沙吹来形成个人形,他身旁多出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黑影站在商英的身边对着他说:“若叶进攻其他人的世界只有一两次,而对姜越他很执着,即使知道有你在这里看护着,他也非要攻破这个世界不可,硬是过来了好几次,也不怕我们顺着找到他们。固执的攻势还使你前期失去了对这里的控制,之后又不定期的就会来一次突袭。”他一边说一边坐了下来,“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商英合上笔记,侧过头一言不发。

    黑影见他这样不容他逃避,清楚的指出问题所在,“当年我们与虚环伺争斗,若叶趁机偷走了末石,我不否认若叶能力的出众,但他在出众也不可能一个人来到母树下偷走末石,甚至避开了那么多的眼线。”他伸出手掐住商英的下巴将他的头转了过来,往上抬去,口气不善道:“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当年就猜测过他是在主世界是有同伙的?可这个人是谁我们之前一直没找到。而在那场战争过后虚环伺重伤,若叶偷走末石很奇怪的没了动静,一直潜藏多年直到最近才开始出现。但末石却在那次之后没了音讯。你有没有想过他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使用末石?是若叶良心发现吗?”

    他嘲讽的开口:“别傻了商英,若叶拿到了末石怎么可能不去宁寺那里,若叶之前没有出现的时候我们尚不清楚,可自从他出现之后我们就能知道了。若叶现在手中肯定是没有末石的,东西已经不在他手里了。所以他用不了,跟宁寺的事情也没了动静,追踪也追踪不到他在哪里使用过。”他上下移动着手,换着角度看着商英的脸,“那么,要是现在末石没在他手里,那末石在谁手中?他为什么对姜越这么执着,而不是对其他人你有没有想过?”

    “你想说什么?”商英挥开他的手,“你想说姜越是那个叛徒,你想说他在内部配合着若叶偷走了末石?你想说若叶现在之所以这么执着于唤醒姜越,是因为姜越很有可能将末石拿走了?导致若叶没有办法去宁寺那边带走宁寺,让若叶对他死不松手?”他冷冷地看着对方,“商凌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姜越不会背叛我们,他要是真的背叛了我们,他要是存了和若叶一样的心思,末石要是真的在他手里他还会在这里沉浮多年,在这里一次一次的与沈橝分别吗?”他越说音量越大,“他要是手中真的有末石,他早就带走了沈橝!你别说笑了,母树下剩下的那块末石是什么他比谁都清楚,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蠢事。”

    那个叫做商凌的黑影看着他此刻激动的表现,不悦道:“你也说了他很聪明,那你猜测他能不能意识到如果他暴露了末石在他手中,他能带着沈橝走多远?——商英,姜越不是若叶,他们两个一个是偏执的不计较后果,也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观点。一个是冷静的疯子,喜欢用拳头和脑子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把你弄死还要将自己摘干净。他们都不在意那些规矩与责任,在我看来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差别。而姜越与直来直去的若叶也不是一个类型的人。”

    “商英,平心而论,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姜越的身上,如果此刻的当事人不是姜越而换成别人,你、会怎么想?你是否不会怀疑?”他说完这些话站了起来,“我现在不想在看着你这张蠢脸了,真是让人火大,每一次的历练都会有人莫名其妙的丢了心、”他眯起眼睛看着商英,“看来下次必须要清除掉那些不该有的过去了。”

    商英听他这么说皱起眉,“你什么意思?”

    商凌冷笑一声:“我的意思是你该分清楚,现在的你到底是负者时间运行的监管者,还是那年在屋内听着他高谈阔论的傻子。至于姜越的事情,从明日起移交给多格,你立刻给我滚回去,别跟我废话,这是命令。”

    商凌说完就转身消失了,商英听到他的话被人说中了心思有几分恼羞成怒,可惜又没有办法违抗这位权力比他大,还监管他的监管者。商英不安的扭了一下脖子,商凌这个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他不让他插手,那肯定就不会允许他继续看护着姜越,商凌现在怀疑姜越,那么接下来肯定会有什么计划,也是因为心里有了其他的心思才会让多格来取代自己。

    商英闭上眼睛,头顶上的青筋暴起,虽然对于这样的结果早就有了猜想,但事情发生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接受。

    商凌会怎么做?

    姜越会怎么样?

    想到了商凌过往的手段商英咬着下唇,心中越发不安起来。

    不过……姜越到底拿没拿走末石?

    商英睁开眼睛,困惑的抬起了头。

    如果他拿了,那他又要拿姜越怎么办?

    商英揉着头,之前商凌有一点说的很多,姜越确实是个冷静的疯子,他虽是反驳了商凌,但在内心中也不敢肯定姜越到底存了什么心思,末石在不在他手里。

    不过就算姜越存了什么心思也不要紧,他的身体还在母树上,怎么样也逃脱不了此刻的控制,也无力去做什么其他的事情,而他只要赶紧确认末石在不在姜越的手上就行。

    “他妈的,真是不让人省心。”

    商英点起一根烟,想着怎么样才能让姜越说实话。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