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被打脸的那些年[快穿] > 102.第三个世界/看不见的客人
    此为防盗章购买v章低于百分之六十的读者十二小时后可见本章内容

    “为什么?怎么回事?什么情况?”他摊了摊手, “人在不清不不知道的时候这些话会脱口而出,他们想要询问,想要弄清事情, 这是每一个人最基本的反应态度。”

    “是啊。”窗前背对着他的身影也回应着他, “那都是不知情的疑惑者会问出的问题。而你, 不应该是不知情的疑惑者,那些事情你问出口了只会让人觉得奇怪。”

    “没错,那些都是发生在姜越身上的事情, 是姜越不应该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就算我想问过去, 我想问蒋玉淮,我想问老师,我想问的事情很多, 也没有一件是我能问的出口的。——因为我是知道一切的姜越, 不是初来乍到占领他人身体对过去一无所知的姜越。”

    “在这个世界里你没有权势,没有能力,只是一个依靠着沈橝的可怜蛋, 你甚至没有银行卡没有钱来用于打听你想知道的信息。”窗口幻想的身影转过身体, 从容且悠闲的反问他, “你来了, 我走了,却什么都没有留给你,你一无所有的存在于这个世界, 面对着我留下来的困局, 你应该怎么做?”

    “怎么做?怎么化被动为主动, 怎么样能顺理成章的变成我,问出你的问题,填上你空白的过去,还不被人怀疑?”

    “你想到了吗?”

    “你想好了吗?”

    “姜越。”

    【姜越。】

    两道一同响起的声音把姜越从幻想中拉离,他眨了眨瞪得酸乏的眼睛。

    【回神了,姜恒来了。】

    姜越一动不动,如同没注意到、或是不在意姜恒的到来。

    姜恒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姜越理他就自己走了进来。“我听林嫂说老夫人来了?”他观察着姜越的脸孔,见他情绪不是那么不好后松了一口气。

    “你不用理她的,只要先生不许她就带不走你,等一下你给先生去个电话就没事了。”

    对方的眼睛里充满关怀,怕惊到他说话的声音都很轻。姜越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你觉得……”他的声音嘶哑,里面满满都是倦意,“他的死到底和我有没有关系……”

    姜恒听见他对自己说话瞪大了一双眼睛,他的嘴唇动了动,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颤抖,许久之后才平静下来回答着姜越的问题:“没有,肯定没有。”

    姜越听到他的回答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了,他疲惫的靠在椅子上,背弯的像是没了骨头,像是个失去灵魂的人,整个人暗淡的让人不忍打扰。

    姜恒见他这样也不再去烦他。“你好好休息,别想太多了。”他留下这句话,动作很轻的将门关上离开了。

    房间很快再次安静了下来,“你为什么不问我怎么贸然的跟姜恒说话?”

    【因为你今天的反应错了,你只能将怪异演下去,营造心事重重非常反常的样子。】

    “嗯,你说得对。”

    【怎么了?不开心。】

    “嗯。……我不喜欢。”

    【什么?】

    “没什么,只不过我想了想,明天必须出门了。”

    【跟那个女人走?】

    “跟那个女人走绝对没有好,我是要自己出去一趟,去找那化被动为主动的机会。”

    【看来已经有主意了?】

    “一个蹩脚的烂主意罢了。”

    他揉了一把脸,烦躁的回了一句。

    第二天的时候沈老夫人并没有来接他走,沈庭回家跟老夫人说了沈橝的话,沈老夫人虽说心中不悦可也识趣的没有去惹沈橝。

    他们一个个都是人精,见沈橝这几年对姜越不似从前才敢上前,之后明白沈橝还保着姜越也就不去为了蒋家得罪沈橝。

    沈庭帮蒋家是为了钱,沈老夫人到是为了沈家考虑,不过只要沈橝不点头,他们是谁又为了什么样的理由都是没有用的。

    姜越是在中午的时候出门的,他在柜子里挑来挑去翻了半天,没挑出几件适合出门穿的衣服。

    现已经是冬日,外面的天气冷的人直打哆嗦,可柜子里的衣服却没有厚重的。原来姜越不怎么出门,可以说一年也许能出去一次,或者两年,所以他的衣服并没有多少是适合外出的,都是一些居家服居多。

    他翻来翻去只找到了两件大衣,款式老气的大衣在这几年又因为复古风而红了起来,穿出去倒也是还行。他拿起来摸了摸,布料算是柜子里最厚重的。

    他穿上了那件深绿色的大衣,里面穿了件毛衣,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的姜越长相英俊,身材高大,宽肩窄腰的是个不错的衣服架子。他是属于那种硬朗的帅气,加之他这几年的性格和表情,使他有些忧郁的味道,看起来沉稳性`感,很是迷人。姜越本身是很满意这种长相的,这也是这个让他糟心的世界中唯一让他舒心的地方。

    他收回欣赏的注视,打开了抽屉,翻开了姜越的相册,找到那几张学校的图片,仔细看了一遍,又拿出了那张蒋玉淮一个人的照片,这才发现了这张照片背后还有一句话,用着钢笔写下的一句话。

    “一起去旅行,没有终点和忧虑。”

    姜越停住动作,两分钟后放下这张照片,将它扔在一个可以看见的位置,之后关上门离开了。

    林嫂今天不在家,家里的帮佣都是新来没多久的,见他出门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甚至没有多做过问。他没有被阻拦,顺利的走了出去,门口的门卫正在看一些无聊的新闻报道,他见到姜越居然出门了惊奇的不得了,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不该拦着姜越出门。他来了许久从未见过姜越离开,沈先生也没说姜越不可以出门,只是之前的姜越不愿意离开,才一直不出门。

    再说了,姜越一个成年人,沈先生想必也不会限制他的出行。

    他这样想着也就没有拦住他。

    “开门,叫车送我下山。”

    “您要去哪?”他一边给姜越打电话叫家里的司机,一边问了一句。

    “学校。”

    他给司机报了地点,来到了搜索到的姜越和蒋玉淮原来的学校,幸亏照片里面有着学校的名字,才不会让他叫不出要去的地方。

    他坐在车里,司机拿着他的保持很好的学生证,对着校内拦住车子的人报了沈橝的名字,说是要重游学校。今天是礼拜六,校内没有多少学生,校方也就没有去做太多的阻拦,他们也就借着沈橝的名字,开着车子在学校里乱逛了几圈。

    “那里……”从上了车开始一直很安静的姜越忽然对着司机说:“是我原来很喜欢去的地方。”

    “什么?”司机通过车镜看了他一眼,他指了指学校后边的山。

    “那里很美,我很喜欢夏天的时候在那里散步,骑着自行车闻着清新的空气,满满的草木香……”

    原主那些保存很好的照片一张张的在脑海里闪过,他轻声说着那些事,宛如他真的经历过。

    “学校修建的山路很宽很宽,可我却总喜欢踩着窄窄的马路边沿,双手张开,慢慢在那里走着……身后跟着的人会叫我慢一些,他会伸出手在后方胡乱的比划着,总是怕我掉下去,吵得人心烦……”他说道这里突然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司机也不知道他在说谁,只能尴尬的哦了一声。

    “……停车。我自己去后山逛逛,不远走,就在山下那里逛逛。”

    “……”司机并没有立刻答应他。

    “放心,我不会逛太久,天气这么冷,我一会儿就回来,不会超过四十分钟的。”

    他故意的说了之前的那番话,又提醒着对方地点,给对方定好时间。

    系统观察着他的这一套动作,敏感的察觉到他可能是在给什么事做铺垫。

    姜越下了车之后脚步很快的来到了学校的后山。

    原主有很多张照片就是在这里的后山照的,有他站在路边突起的边沿上小心的控制着身体的、有他坐在山坡一脸惬意的、有蒋玉淮躺在山上的草地中睡觉的。

    姜越找到了照片中的大概位置,再对比着手中照片找着地点,花了十多分钟总算是确认了照片中经常出现的地方。

    这里的山坡很陡,他揣好相片小心的慢慢走下去,一路扶着树枝走到了底下,仔细的观察着下来的位置和遮挡物,在发现没有什么较大的石子和枯树枝后又爬了上去,来来回回在四周分不同的下脚处走了五次确准了路线后,在远处掰下树枝,拍了拍上面枝杈上仅有的几片枯叶,将下坡处几个来来回回明显的痕迹扫乱,做完这一套动作他也累出了一身汗。

    【你要干嘛?】系统看着他折腾来折腾去,在他再一次爬到山坡上,眯着眼睛看着下面的板油路时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要化被动为主动啊……”姜越喘着气,眼里满满都是那两指粗最细的那一棵小树的位置,“我要给我一个问的出口的理由,和就算怪异也不会被人怀疑的理由,我要顺理成章改变的理由。”

    【什么理由?】

    “一个很老套很狗血的。”姜越笑了笑,“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很好笑,失忆。”

    【嗯?】系统咳嗽一声【那确实是个很老套的理由,电视剧中经常出现的狗血剧情,你怎么想的。】

    姜越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我怎么想的,因为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让我将我的过去化为我不知的空白,才能问出我所有的问题怀疑,还能获得新的出口,可以查询。这个手法确实很土,不过我现在没得挑。我根本就不可能取代一个我根本不知道的人物,完美的演着我是他,这样下去根本不行,我只能改变现状。”

    “而如何改变?我想来想去,这个手段是最快也是最省心的办法,虽然很老套,但好用就好。”他踩上马路的边缘,呼出一口冷气,窄窄的台阶也就三指宽。“不过这个老套的理由也有一定的风险。”他看向下方,“死到是不可能,但是滚下去的时候力度也好轨迹也好根本不能控制,如果我的头撞击在较粗的树上,猛烈的撞击也许真的会把我撞傻,或是让我的头部下陷入一块,再不然倒霉点要不植物人,要不真的会过去。”

    【既然风险这么多,那你就不要走这条路了。】

    “不走这条路我就无路可走了。姜越这么多年的性格处事断不可能一时间变化太大,甚至受到刺激疯疯癫癫。他稳坐于安全地点,什么意外都降临不到他的身上,哪怕过去经历过什么,可都已经安静那么多年了,不可能突然有什么改变。”

    “我装不了疯,也卖不得傻,只能干巴巴的听着,太过无力。”

    “那个家里的水太深了,又如你所说还不安全,我这样下去不行啊,那我只能赌一把,不然……”他想起沈家,想起沈橝、姜家兄弟、和那老夫人,还有那现在不确定却会害自己的人。“在这群人精中我得不了好下场的。”他指着那最细的小树,“轻轻挂到就好,撞到地上时碰到也好,也要头部有点淤青我就能演戏下去。”

    【那……祝你好运。】

    “希望吧!”

    【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做的吗?】

    “有,如果我真的撞傻了,那么麻烦你就将我们要做的事重新讲给我听。”

    他抬起脚跟。

    “你是谁。”

    他张开手臂。

    “我又是谁?”

    他的身子一歪向下滑了过去,卷起了脚旁落下的树叶。

    ——将这些全部告诉我。

    ——如果我还能平安的话……

    他的身体滚向下方,回忆的最后是倒霉的、不受控制的冲向了大树……

    “我前些日子被那个人追杀,他抓到了我,把我放到了仓库里想着给我哪种死法。我躺在冷冰冰的地面上,在等待刀锋贴近之前内心除了恐惧只有遗憾。”柯莫的声音空洞的有着些许伤感,“你知道我在遗憾什么吗?”他朝姜越举起枪,“那个遗憾我自己都很讨厌,我曾经给过自己无数的巴掌想要告诉自己什么是放手,我以为我可以做到,结果那份遗憾却随着生命陷入倒数的时候越发无法压抑。”

    “我讨厌你,我也讨厌我自己,我更讨厌什么都没拥有就那么的离去。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能逃脱那我就顺着自己的心,不要再以后出现意外的时候带着不甘的死去。庆幸的是他临时有事走了,我趁机逃脱了。”他说到这里带着恶意道:“不过这份幸运在你的眼里应该不幸对吗?如果我就那么死了,对你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你过往的那些破事会随着我的死亡永远的消失,你可以高枕无忧的继续套路着你的沈先生,让他不会离开你永远同你在一起。”柯莫说到这里神经质的笑了,“可惜,很遗憾,我没有死。”他的声音比之前轻快带着一些怪异的甜腻,宛如情人间的低语,却透露出丝丝阴冷。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