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购买v章低于百分之六十的读者十二小时后可见本章内容  “……”

    【出发啊!……啧!你那是什么死表情?!有点年轻人的活力青春, 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多影响我们路上的心情。】

    “……”

    【说话!】

    “说什么?”蹲在墙角的姜越掐灭手中的烟屁股,他一把拽住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 无奈又不满道:“为什么别人拉的屎要我来擦屁股?”

    【说话文明点, 最近正在维修呢, 和谐字打不了码注意影响啊!】

    “我还注意影响?”姜越气的笑了出来,他阴阳怪气地对着系统说:“别人绑定的系统都是去各个世界攻略他人的好感度,刷完就走, 干净利落!你再看看我!”他难过地指了指流浪汉一样的自己, “为什么就我是去安抚被攻略者的情绪?在他们都知道自己被人耍了,一个个的都被真相打击的黑到不行的时候你在让我去有什么用?你觉得他们现在还能相信人间有真情,等我温暖他?”

    “还是……你真的觉得我可以用我并没有多少的仁爱, 温柔有效的抚平他们心头的伤口?”

    系统被他说得没有吭声。

    姜越听他没了动静更加来劲了,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我本身就是一个没什么表演天赋的,毕竟不是天生影帝,也不是电影学院的, 就是演员还有那演技不行的。你说就我这样的水平你非要把我送到安抚黑化变态那一科, 你还让不让我活了?!我感觉你送我都是多余, 简直都是浪费力气。我估计我一个世界的任务都完成不了, 就能嗝屁!”

    “什么重生的任务之路,估计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系统冷漠的听完他的抱怨淡淡道【你听起来很不满,那要不要我给你换个攻略任务?】

    姜越一听来了精神, 赶忙道:“要要要!”

    【那我先同你说一遍你能走的路, 你自己看那条适合你。】

    【首先, 我们负责重生的系统总分三大科,分别是科一、科二、科三、……闭嘴!别打岔没有科四!】

    姜越讪讪的放下了自己的手。

    【而我是属于科三的,是真情考验科的一员,你是我手上带着的第67个宿主。按照往常,我们选定的宿主需要从这三科中选择自己要走的路,想重生就需要完成指定路线的任务。

    而这些任务共有三个选题;

    一、千古帝皇业;

    我们会将宿主送到一个十分混乱的朝代,基本上是天灾人祸不断的那种。限时十年,让草根出身一穷二白的宿主凭着自己的努力当上皇帝,期间不给任何帮助和剧透,宿主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只能靠自己。】

    【这项任务需要宿主必备的资质如下:

    一、高智商好文采。(备注:不许借鉴和抄袭现今所知的任何文学作品。)

    二、军事和社交手腕。(备注:不要有我有一张脸能收服所有人的想法,你会巨丑无比,只能用人格魅力征服自己的手下。)】

    【任务完成要求:

    一、十年内当上皇帝统一天下,并且将国家带领上繁华富饶兵强马壮的强盛时期;

    二、必须拥有一颗爱国爱民的真诚之心。(备注:爱国值达不到百分之六十五的时候即判任务失败,宿主当场死亡。)】

    【任务完成注意事项:

    一、宿主在乱世中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死亡,请注意自身安全并买好保险;

    二、宿主在乱世中遇到的各种意外出现率有百分之五十,请随时做好面对各种突发事情的准备,并注意心理素质;

    三、宿主在乱世中不会得到任何金手指与剧透,系统绝对不会给予任何帮助,一但发现系统偷偷给予宿主帮助即判定任务失败!请注意!——你,没有任何金手指。】

    姜越听完这个要求在心里算了一算,老实的没有吭声。

    系统显然知道这条咸鱼在心里想些什么,他冷笑一声,带着十分不屑的王之蔑视继续道【如果觉得千古帝皇业不行,那么你再听听第二个,暴君纠正系统。】

    【我们会将宿主送到各个世界中最出名、最残忍、最昏庸、加没人性的暴君身边,让宿主通过自己的真善美改变暴君的性格心里,让他(她)变成同宿主一样的真善美。

    这个我就不多说了,我简单的给你总结一下,这个任务失败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按照你们地球流行的一句话说,难度高到你这种智商情商的人在里面活不到两集。】

    【当然你也别想用脸征服对方,想拥有盛世美颜,勾的对方舍不得杀你这种想法就歇歇吧!相信我,你将奇丑无比,并且也同上个世界一样,没有金手指。】

    姜越皱着眉听完后抱怨道:“你们开出这样的条件是不是太难了,这怎么让人活啊!干脆叫别人直接放弃重生好了。”

    【你们本身都死了,再给你们一个重活的机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比别人多活了一世,你拥有了一次新人生新开始的机会,你凭什么觉得会让你这么轻松就比别人多活一次?是不是把重生想的太廉价了?】系统不满地哼了哼【你要是不满也可以拒绝,我直接去找下一个。】

    姜越听他这话皱了皱眉,面对这种不客气的明显威胁,他在脑中想起无数的先辈不屈的话语,和他们坚定刚强不受人威胁的骨气,再想想他们那些不屈之后的光荣结局,最后干脆的总结了一番——“对不起,我错了,请继续。”

    系统呸了他一声【然后是最后一个选择,这个选择也是最热门的,就是你所熟知的那种攻略他人好感度,在经历几个世界完成多少后就可以重生的那种。我们称之为人品真情考验科。】

    【你也晓得这个攻略之路的套路。就是那些什么攻略其他人的好感度,或者是类似的事情,之后成功几个世界就可以回家了。跟之前的对比起来不是太难,虽说又不是很简单,可中途可以给金手指,这么一想是不是觉得巨划算?】

    “嗯。”姜越撇了撇嘴,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心里好痛。

    【但,刚刚我也同你说过,这些都是骗人的。】

    姜越想起自己知道这个消息时的反应,心情复杂的抽了口烟。

    【其实大家仔细一想就能发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跟前两个三观多正的一对比,第三个选择三观是不是有点不太正确?怎么,你们以为你们随随便便来一场恋爱,欺骗一下他人的感情就能重新活一次?重生怎么在你们眼里就那么廉价?】

    【无论出于哪种理由和原因欺骗就是欺骗,怎么可能因为别人的一场完美骗局就答应让他重生?还给加金手指让你顺利一些?】

    【你仔细一想,想想前两个难的都没有金手指怎么就最后这个有?就因为最后这个比别人多走了几个世界,多谈了几个世界的恋爱?】

    【崽,醒醒吧!那其实是对大家的考验,每一个可以获得重生权力的宿主都会经历一场考验。只有成功通过考验的人才能重生。而这就是考验。】

    【无论系统怎么提醒威胁,只要有一位宿主能考虑一下被攻略者的感受,对着系统的恐吓威胁依旧选择不在欺骗和套路,那怕放弃重生也不欺骗他人就算考验成功。然而……】系统沉默了一下【大家想重生的欲`望实在太强了。】

    姜越翻了个白眼,“所以一个都没有成功。”

    【嗯。】

    “那你还给我报这科。”

    【因为你的智商也就走这科还有点可能性。】系统用“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的语气道【结果刚给你排上号,人品考验科就被人保护者协会闹的解散了。】

    【我们这里的保护者协会一直都觉得这种考验是对被攻略者的一种恶劣欺骗,是很不尊重被攻略者的一种举动。自从成立了人品考验科后他们就开始天天告,基本上三天一小告,五天一大告,要多烦有多烦。】

    【人品考验科被他们告的头疼到不行,一直拿着事后的补偿和消除记忆这两点咬牙坚持着。而保护者协会拿‘你就是在欺骗,哪怕事后消除记忆,过程的伤情也叫伤情,这就是玩弄别人’的说法坚持不退步!双方争论很久,一直没有什么结果,直到前不久主系统出现一点问题,导致系统信息泄露被一些被攻略者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本饱受着折磨的他们,在得知真相的一瞬间,在痛苦和伤情中性格扭曲黑化了……】

    【经过这件事情主系统终于决定撤销人品考验科,并给予黑化者安慰补偿。可无论他怎么做,黑化者被送着重生了几个世界,骨子里的恨意和扭曲却一点也没消退,无论拥有着怎么样美好的幸福人生,他们都坚定的选择变态着。】

    系统叹息一声【像我们这样最阳光向上的系统,最见不得的就是阴暗的仇恨,如果跟我们无关的人物的仇恨缠上我们,这会让我们很为难。为此主系统十分苦恼,他觉得不让他们肆意发泄出去这件事就算没完了。所以为了消除他们的怨气,主系统只好让他们报复一下,找一下平衡。】

    【想是这么想的,可之前的宿主都因为任务失败而消失了,找回让他们虐回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主系统再三思索为了平复他们的情绪,特批了一个暂时行动组,也就是黑化科。】

    【系统将参加这项行动宿主送到之前的被攻略者身边,在他们身边陪着他们或充当主角,或当配角,在被他们虐死几个世界后,如果消除了被攻略着的怨气和暴虐就算任务成功,即可复活。】

    姜越安静地听完后点起一根烟,“也就是别人造的孽要我们帮着还。他们拍拍屁股走了,留下我们受罪凭什么?难道我就不能等着新第三科成立看看什么情况吗?”

    【也可以啊!】系统冷冷一笑【我是无所谓,但我事先跟你说一声,特别行动组参加的名额只有二十位,而你能加进去是我挤掉脑袋给你要来的,你要是不要我就把名额给别人,不用勉强。】

    姜越听见他这话的意思不对,瞪圆了眼睛显得十分有喜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被虐的科很好吗?”

    【呵,这科是保过科,基本上是躺着也能完成的任务。每一位宿主只负责一个人,主系统将那个被攻略者的灵魂和怨恨分成十份,你每去完成一个世界他的憎恨就少一份,与其说要你清除他们的怨气不如说你只需要陪他演是十世界的戏,被他虐上十回你就完成任务了。】

    【在这期间,宿主疼痛感减半,金手指陪你走过每一个世界,任务完成之后随即赠送宿主一份豪华大礼包,并且保证宿主重生后的生活。主系统给这个特别行动组出的条件简直是这么多年的头一份,你们就是点子好,赶上了这一批。】

    姜越一听揉了一把脸,将手上的烟立刻扔掉,“粑粑!”他献媚的笑脸取代了刚才的那张怨妇脸,“我爱你粑粑!”

    系统淡淡的嗯了一声【我记得你刚才挺不满来着。】

    “对不起!我还小不懂事你原谅我吧!”

    【嗯,我知道你脑子不好就不跟你计较了。】系统轻笑一声【本着我是你爸爸的身份和精神我再问你一遍,这个机会你要不要?】

    “好不容易和好了,你和许先生又同时被‘昭蛾’绑架了。”她说到这里声音有些空洞,似乎想起了当年的那些事,走神了半天,嘴中没有说出接下来的话。

    姜越心急的等不了了,就追问她:“昭蛾?这是绑架者的名字?”原主过去还有绑架的事情?

    林婆婆回过神,“不是绑架者的名字,而是绑架团队的称呼。”她低下头不肯再去跟姜越对视,“昭蛾由是一群疯子组成的杀人组织。在几年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名字都是这个城市里让人最恐惧的噩梦。”

    “一般绑架杀人者,多是求金钱,少数者求名声,而这群人不一样,他们都是神经病,他们不在意金钱等身外之物,追求的是别人的痛苦……他们十分享受着考验他人互相折/磨带来的感/受。他们喜欢折/磨人,喜欢抓住一个人重要的东西,一点一点毁掉,让对方陷入绝望,然后杀了对方。”

    她说到这里姜越就懂了,他垂下眼帘,能猜到对方要说的话了。

    “当时他们绑架了你还有许林,我们这边出多少钱他们都不放人,他们也不要钱。”女人哽咽了一下,“你们被绑架的三天里,无论怎么追查也查不到你们的下落。三天之后,他们只送来了一个手机,和十个选择的纸条。他们要十个人在纸条上选出要放的人,期间允许我们讨论,但是有一个答案不一样的就两个都死,只有一个人全票通过那个被选择的人才能活着回来,另一个去死。他们要我们三个小时选好,然后拍成小视频放在指定的网站上,半个小时后可以删除。”

    姜越往后一靠,看她的目光不像之前那么温柔和善了。

    他这般聪明也就明白了。

    林婆婆心中酸楚难言,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地掉下来,“他们让你们写下选择的投票人,沈家5人,许家5人。”

    姜越平静地问她:“我选你对吗?”

    林婆婆点了点头,愧疚逼得这位老人在姜越面前抬不起头直不起腰。

    “我还写了沈橝和我的哥哥们对吗?”

    “对。”她说这声对的声音太轻了,仿佛风一吹就散了。

    “还有吴毅,你选择了我们五个人。”

    听到这里姜越便明白了原主为何在沈家是这种态度模样,他也能理解了原主不跟姜家兄弟说话的原因。

    他爱他们,也就恨他们。别人不选他原主可能还可以安慰自己,但是亲兄弟不选他,让原主找不到安慰自己的理由了。

    为了一个不太相熟的许林,他们可以送他去死,还能再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在值得说了。

    姜越揉了揉头笑道:“我选择了你们,你们却没有一个人来选择我,看来我很失败。”

    林婆婆的嘴张了张本是想说什么,可后来又叹息一声闭上了嘴巴。

    “那后来我是怎么获救的?他们不是说要杀一个吗?”

    林婆婆想了一下还是诚实的告诉了他:“他看到了视频放走了许林,看你太平静又觉得无趣,就又开始叫你选择,他们让你打电话给你最好的朋友来换你自己,看你愿不愿意。”

    ……好友?

    蒋玉淮!

    估计原主打电话叫了蒋玉淮,蒋家才会恨他怨他的!姜越抿了一下唇,等着林婆婆给他确定。

    “你打电话叫了蒋玉淮,也就是你上学时认识的好朋友。蒋玉淮接到你的电话去了,最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七天内没有看到你回来,也没有看到蒋玉淮回来。七天后沈先生找到了你,你在c市的宁山下浑身是伤,蒋玉淮却不在你身旁。你被带回了沈家,两天后蒋玉淮回了蒋家,这件事情就算结束了。”

    两个人都没事?姜越打断了林婆婆的话,“等一下!在以前昭蛾可有过放过两人的情况出现过?”

    “没有。”林婆婆摇了摇头,她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们两个都回来了,后来昭蛾也不怎么出现了。”

    两个人都能活着回来?

    之前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昭蛾之后就不出现了?

    姜越听着觉得有点问题,他追问着:“然后呢?”

    “然后你受到了刺激,也不同人讲话,开始拒绝跟外界接触……后来我身体不好也就离开了。”林婆婆抬起头仔细地端详着他的脸庞,“你听完怨我吗?”

    怨你吗?

    姜越没有回答,他不是原主没有替他回答的权力。他不是他,没有替他原谅的权力,也没有替他指责的权力。他只是一个占用他人身体的看客,看客最基本的就是不要乱说话,也不要自以为是的插手,所以姜越不会回答她的问题。

    站在原主的角度,他可能是怨恨,怨恨着被所有人抛弃。可他不是原主,也感受不到原主的心情。在他看来,原主选择的这些人都是他所爱之人,他所信之人。他在意他们,也就觉得他们也是在意他的。但人和人之间的感觉、看事的角度是不一样的,也许沈橝他们给了他一种错觉,让他错以为以心是可以换心的,所以他才会相信他们,天真的忘了在过往的岁月中问问他们,真的在意过他吗,一切是不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没看清人心,也没有认清自己在对方心里的重量。

    他还是傻。

    姜越闭上了眼睛。

    不去爱,也就不会被伤害。

    不去期待,也就不用体会煎熬与失落,那样才是最好的。

    林婆婆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她用手擦了一把脸强挤出个笑容,扭过身体拿起背着的女包,从里面掏出一袋子吃的。

    没有精致的包装,袋子里的东西就是一些果干,装在白色的食物袋里,简简单单的不算多。

    “这是我自己晒得。”她一边拿一边说:“我这几年做了不少,我年年都有做,想拿给你。”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之后若无其事地继续道:“坏了不少了,还有这些好的。还好,在坏之前我还能拿给你,你会吃吗?”

    姜越沉默半响,接过她手中的东西看一眼天色,“我让林嫂给你准备一下晚饭,你吃过之后就回去吧,别等着过一会儿下雪了,到时候路滑。”

    “回去?”林婆婆闻言摆了一下手,“我不回去了。”

    姜越微微皱起眉头,“不回去了?”

    “嗯。”林婆婆轻声应了一下:“你现在需要人照顾,我要留在你的身边护着你。”

    “护着我?——你的身体不好,还是回去吧,你照顾不了我,我也不需要别人的保护。”

    “啊、这样啊……也是,我身体不好照顾不了你了。”她被这么一说,伸出了干瘦的手掌,盯着那上面的掌纹,半响后道:“呐,你就当照顾一下我吧!”

    “我还能活几年?”林婆婆握起手,缓缓说:“一年?两年?——许是这些时间都熬不了。”

    “我快死了。”

    “所以,请你让我在余下的人生里看着你,在最后的人生里一直照顾你,直到结束的那天。”

    ————————————————

    姜越再三拒绝,林婆婆怎么也不肯走。他没办法,老人也不听他的,沈家又都照顾着她,先生原来留过话,她要是住下来也没有人敢撵她。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