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 > 章节目录 第1821章 简单和复杂其实并不矛盾
    军略是什么?

    这一点,斐潜年轻的时候以为很简单,后来觉得很复杂,但是现在么,觉得两种情况都有,说简单也确实是简单,但是复杂也确实很复杂。

    就像是大道理,基本上一说都好像很简单,其实真正去做,就复杂了。

    虽然说斐潜的军略可能比不上荀攸赵云,甚至也未必能和太史慈比较,但是斐潜的长处在于一些赵云太史慈等人所想不到的方案和计划上,比如使用火药……

    但是,火药还是有些局限性。

    斐潜皱着眉,站得远远的看着几名专门负责火药的兵卒将两桶受了潮的火药小心翼翼的摊开,然后又在上方架起了阴棚,让阳光不能直射,以此来阴干黑火药。

    黑火药很麻烦的。

    就像是暴脾气的小情人。

    时时刻刻都需要小心翼翼的陪伴着,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拖着周边的人一起升天了。黑火药极易受潮,稍有不慎就湿了,然后若是被忽略了又不到缓解,小罐还好说,若是量大些,便是当场自燃自爆没有二话……

    就算是到了后世,依旧常常听闻因为黑火药使用储存不当,然后发生爆炸的事故,更不用说在汉代这样简陋的条件下了。

    但是火药如果用得好,确实也很强。

    比如攻克小平津,用来炸开营门的,就是火药。

    『要重新调整安排了……』斐潜看着,微微皱起眉头。春季空气本身潮湿,盖好的油纸被夜风吹破了,一晚上湿气就渗透了进去。这个事情当然也有这些火药兵的责任,但是更多的也是意外。

    毕竟火药周边,严禁举火,白天还好,夜间被风吹破了,怎么看得见?

    跟在斐潜身边的远远看着的,是荀攸和赵云,还有后来巴巴跟上来的杨修。

    太史慈被斐潜留在了函谷关,没有责罚,但是也算是责罚。在太史慈职权范围之内,出动千人以下,并不需要斐潜的批准,毕竟函谷关属于前沿地区,若是出动个十几百来人,都需要到关中请示,那未免太死板了。只不过么,像迎天子这样的事情,毕竟还是相当大的问题,稍微处理不好就是天大的篓子,就像是眼前的这火药一样。

    斐潜火药的配比,自然大体上按照后世比例来调整的,但是截至到目前,在平阳黄氏工房之中,所研究出来的火药,依旧只能做到很普通的程度,没有办法形成大规模的杀伤力,原因很简单,就是提纯技术的前置条件不足。

    黑火药的配比,好像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实际上很复杂,就像是许多人记得比例就是一二三,但到底是一硝二硫三木炭,还是一硫二硝三木炭呢,稍微一混淆头就大了……

    而让人头大的,并不仅仅是配比。

    木炭好说,就像是纯正的闷骚形的老实男,也比较容易获得,但是这家伙最大的梦想并不是发光发热,而是寻找一切办法来失身,呃,湿身,搞湿自己,也搞湿旁人,比如硫小娘和硝妖女。

    硫小娘呢,就像是大家闺秀。既然是大家闺秀,那么就意味着并非所有的地方都有,想要搞硫小娘,就必去她闺房里面,也就是硫矿产地,至今为止,斐潜只在两个地方发现,一个就是北地临汾吕梁一带,另外一个地方就是汉中。当然汉代最出名的依旧是邯郸的硫大家,不过那是在冀州,至于五色和箕山也有,同样也不属于斐潜的地盘之内。

    或许还有其他的地方还有,只不过现在没有被勘察出来,斐潜也还不知道。

    天然硫几乎都不纯,伴生着各类的杂质,而现在这个阶段,所能做到的最佳的提纯方式,便是水煮。就像是后世的各种肉,都可以水煮一样,很多矿物质也可以通过水煮来提纯,但是提纯的质量么,自然可以想象了。

    硝妖女既然是妖女,就更加麻烦了。

    硝妖女有十来个常用名字和面孔,比如朴消,消石,马牙消,芒消,英消,盐消,土消,盆消等等。因为硝石往往容易溶于水,就像是石头在水中消失了一样,所以常常『硝』和『消』混合通用。

    在黑火药当中,自然是钾硝石最好,但是在汉代,怎样鉴别出真假猕猴就是个难题了,就算是斐潜真的请来了佛祖,也不见得能够分辨出哪一个是根红苗正的硝酸钾,毕竟还有硫酸钾捣乱,还有小资分子硝酸钠,硫酸钠,以及鱼目混珠坑蒙拐骗的镁猴王……

    这些结晶体形状大都是白如霜,针似芒,在空气当中都会慢慢风化,似乎完全都一样,但是掺杂在火药之中产生的效果就完全不同,有的能够轰然火爆豪迈四射,而有的就像是键盘侠放的屁,黑烟腾腾只是听个响。

    因此,对于这样的硝妖女,按照大汉现有的化学基础,斐潜也毫无办法,只能是按照各地来源来进行处理,经过长久的试用和各种试验,发现将产自陇西的硝石和临汾的硫磺似乎搭配在一处颇有些天雷勾动地火的感觉,双方都挺来电的,但是也仅仅是如此而已了,想要更进一步,产生更大的爆炸效果,恐怕还要等其他方面的技术提升到了一定阶段之后,才有可能。

    川蜀之中也产硝石,不过具体效果,还要等后续进一步的配调。

    斐潜瞄了一眼毕恭毕敬跟在后面的杨修,觉得他就有些像是硝妖女,别看现在这样一幅任君鞭挞的小受嘴脸,保不准肚子里面藏着些不钠么镁的主意……

    杨修正在眼都不眨的盯着那些正在摊火药的兵卒,眸子里面似乎伸出十几只小手,想要将这些东西揉碎了掰开,搞清楚其中的成分。对于骠骑将军这些秘而不宣的机密,纵然是普通人都知道其价值,更不用说像是杨修这样的人了。

    斐潜麾下,掌管火药的兵卒,都是特别挑选出来的,主要就是听话和细致,要不然将黑火药随便往军中配发,而没有特别规范,那么就等同于灾难。

    许多士族经过几次试探之后,但凡是擅自打听的,都被以刺探军机之罪抓起来砍了头,后来也就渐渐的不敢那么嚣张了。当然,泄密这种事情么,就算是再怎样的严格,只要是人进行管理的,也迟早会发生,斐潜只不过尽可能让这个时间往后推延就是了。

    斐潜没理会杨修眼里流露出来的那一点的贪婪,让身边的护卫再去嘱咐一下那些火药兵卒小心谨慎一些,然后便对赵云说道:『这些受潮了,短时间怕是用不上了……若有战,便无法取巧了……』

    赵云依旧是一副没有表情的表情,拱了拱手,很平稳的说道:『请主公放心,纵无天雷助阵,亦可胜之。』

    没错,原来斐潜的计划,就是利用火药快速的搅乱对方阵型,然后突袭打击,但是现在火药意外受潮,便是让斐潜的计划顿时受挫,只能依靠硬碰硬的交锋,而无法取巧获胜了。

    『公达,李曼成定会来此?』斐潜又问荀攸道。

    『若是不出所料,李曼成……』荀攸略微停顿了一下,『素有谋略,定能断知吾等绕行孟津,故而前来断吾等粮道……今夜,必至……』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的奇妙,荀攸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将他在曹操之下获得的这些经验和见识,反过来对付曹操。

    『那就再布置一下罢……』斐潜略微点点头,依旧是有些可惜。若是火药不受潮,就在孟津渡口埋上一些,然后等李典兵卒一到,就算是炸不死几个,也足够让李典兵卒慌乱一阵了,再加上赵云一个冲锋就完事了!

    现在么,只能是拼杀了,不过赵云对上李典,也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就是。斐潜揉了揉下巴上的胡子,和荀攸开始在地图上指点比划起来……

    夜色渐渐降临。

    赵云显然也认为他对上李典,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赵云并不因为觉得没有问题了就放松了警惕,依旧很沉稳的再次检查了一遍,然后才坐下,在夜色当中静静的等待着。

    稳如山岳。

    远处,就是孟津如豆一般的几处灯火。

    而在赵云身后,则是黑压压的一篇人马。

    在这些人马的后方,斐潜背手而立,身上的大氅在夜风当中飘拂不定,就像是当下斐潜的心情。

    斐潜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么快就和曹操起了正面的冲突。之前那些刺客没有能够完成的目标,却让王粲一个人做到了,这要是让孙权或是刘表知道了,恐怕是做梦都会笑出来。

    当年酸枣之时,斐潜和曹操有过一番谈话,表示如果说董卓运用骑兵,三路而出,侵扰山东,山东之地根本无法抵御。这个年代,军略还基本停留在农耕民族的习惯性攻城略地上,打一个地方,占领一个城池,统治一片区域,而对于像是胡人一样的劫掠方法的进攻,往往防御能力都很差。

    这一点,不仅仅是大汉王朝,甚至到了后面很多封建王朝也是如此,但是这样的战斗方式,同样也有弊端,不过这个弊端,对于斐潜来说,现在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因为斐潜根本就不想要占领这些地区,所以这个问题对于斐潜的影响就基本上忽略不计。

    之所以针对雒阳的李典补下了这个圈套,并不是为了占取雒阳,只是为了调动雒阳的军队,使得自己的退路能够安全无忧而已,所以,这一次究竟能不能成功的将李典调出来,并且打疼了,就成为了当下最为关键的问题。

    为了不让李典发现,从孟津到雒阳,斐潜放出去的都是定点隐藏的暗哨,并不像是普通斥候一样来回跑,而是隐藏在树上或是高崖之处,借用镀银的琉璃镜子反射太阳光和月光来示警,因此李典出动的时候,信息很快的就传递到了斐潜这里。

    『果然如公达所料……』斐潜呵呵笑了笑,说道,『却不知领兵之将何人也?』这种单向的信息传递方式隐蔽是隐蔽了,但是能传递出来的信息量就相当少了,普通侦查又怕打草惊蛇,于是乎只能是等待着最后牌面揭晓。

    荀攸站在斐潜身侧,拱了拱手,却没有说什么话。

    杨修眼珠子左边瞄一下,右边瞄了一眼,有心跟上两句奉承话什么的,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而且斐潜和荀攸都将注意力放到了即将要出现的战斗上,也没有心思理会他,便只能是继续憋着。

    杨修能不能蓄力放出一个大招来,谁都不知道,但是现在李典要放大招,谁都知道了,夜色之中,隐隐的传来了马蹄声……

    李典多少也算是半个骑将,如果按照字母登记划分的话,李典大概率可以拿个b+,或是接近于a,所以统领起雒阳的这些骑兵,进行一场奔袭,也不算是什么问题。

    雒阳的骑兵人数并不多,林林总总加起来,也不过是六百多人,而且这还是包括了平日里面需要动用的斥候的战马,若是纯粹常备的骑兵,最多只有五百。和防守雒阳的步卒数量比较起来,相差实在是太多了。

    这还是雒阳前线,若是其他曹军不是前线的地方,一个县城之中,有可能只有十几骑,几十,最多百骑!

    之前曹操和斐潜关系还算可以的时候,多少从斐潜这边购买一些战马,但是随着袁绍的倒台,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迅速的发生了变化,曹操能够获取的战马数量就渐渐变得很少了,到了现在,基本上曹操只能是从冀州获取,又或是想办法打通幽州……

    李典不敢,也没有办法拿着仅有的这五六百骑兵去打沿着洛水展开的骠骑将军的骑兵大营,毕竟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不是一个等级上面的,所以只能是偷偷的趁着夜色掩护,突袭他认为应该没有多少防备的孟津。

    眼见远处孟津的灯火忽然乱动起来的时候,李典没有犹豫,将所有的牌面都一口气摊到了桌案上!毕竟从小平津被攻破了之后的那一刻开始,李典就已经处于劣势当中了,他所能用的军略,也就只有如此,正面不可能战胜,便行险一搏,出奇兵而求胜。

    夜色之中,李典骑兵嚎叫着,挥舞着刀枪,驱赶着战马,直扑孟津!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