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 > 章节目录 第1822章 成功和失败其实就一转眼
    夜色,能够放大人类的恐惧,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希望。

    原本孟津渡口之处的岗哨小寨子已经被完全破坏了,在夜色之中七横八竖的就像是一个从树上打翻下来的鸟窝,而在鸟窝之外,立着一个并不是很大的营地,简单的木栅栏围着,中间是帐篷,而在木栅栏之外,便是挂着一些火把,在黑夜中带来仅有的光明。

    李典见状不由得大喜,没有像样子的寨墙,就说明这里的防备并不强!

    『杀!杀进去!』

    『杀啊……』

    虽然李典带的人并不多,可是在原本还算是寂静的夜间,也吼出了几分震天撼地的感觉,在这样的叫喊声中,似乎也能增加一些勇气,赶走一些迟疑。

    马蹄纷纷乱,呼喝声声长。

    伴随着李典等人的扑进,孟津渡口之处的守兵似乎也慌乱了起来,一部分胡乱的朝外射着弓箭,一部分人似乎翻越了栅栏,跑向了渡口之处的浮桥,像是要逃往北岸的样子。

    『不用管那些!进攻营地!』

    李典喝住了几名企图追杀那些逃跑者的兵卒,指着前方,他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攻克营地,焚毁浮桥,至于多杀几个逃兵,又或是少杀几个,这种首级之功反倒是次要的。

    最先抢到了栅栏之前的李典兵卒,并没有收到多少的伤害,只有两三个不知道是被射中了,还是绊倒了,惨叫着跌落马下,但是少量的损伤并没有使得李典兵卒丧失士气,反倒是激发了凶性,不仅有人开始进攻那个并不坚固的栅栏门,还有人干脆下马徒手翻越栅栏……

    李典立马站在外围,瞪着一双血丝密布的眼镜,眨都不眨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孟津营地,自从得知了小平津被夺取,看见了大量的骠骑人马之后,李典就没有好好睡过片刻了,纵然实在是疲惫,躺下了也是很快就被各种轻微的响声惊醒……

    骠骑将军人马给与李典的压力,实在是太大,犹如实质一般的压在了心头,就像是胸口始终堵塞着一块布团,呼吸都不顺畅。

    眼下虽然李典表情还算是沉稳,但是心中依旧还是比较紧张,紧紧握着的长枪的手指关节也不由得有些泛白,要说打仗,李典他也打过不少,当年黄巾贼泛滥的时候,李典就已经是在战场上厮杀了,也见过像是当时长社之战的大场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有些紧张起来,就连呼吸似乎都被切割成为了几段,断断续续的不顺畅。

    是骠骑的威名太大了?

    亦或是自己害怕了?

    还是说这一次的突袭孟津太过于冒险了?

    或许都有一点。

    不过,也只能如此。

    李典驻守雒阳,不仅仅是承担着雒阳的守备,也同样承担着旁人的质疑,就像是夏侯廉。李典没有耳聋,当然也听得见这些风言风语,所以这一次的小平津陷落,就几乎等同于将李典推到了一条绝路之上,纵然他守住了雒阳,依旧是没有多少的意义,毕竟死守城池就意味着软弱的应对策略,若是骠骑人马持续向东所造成的一切损失,李典他都逃不开其后的追责。

    所以,要证明自己,唯有一搏。

    若是能攻克孟津,截断了骠骑将军的粮道,那么就可以算是功过相抵,失守小平津的罪责也就不那么显眼了。同时,等孟津失守的消息传递到张辽之处,也无形当中是一种打击,这些骠骑将军的人马,要么只能重新打通粮道,要么就只能是破釜沉舟,而不管是哪一种,李典都可以为曹操争取到了重新调整的时间,到时候曹操大军从东北方向而来,夏侯惇将军由东南方向围堵,自己在雒阳死死钉着,三面围堵之下,还是很有希望完成曹操原本的战略意图的……

    所以孟津,是不是最好的选择,李典也不敢确认,只能说是目前看来,算是相比较而言,成功率比较大的地方,总比直接带着五六百的骑兵,出城和那个什么张辽张文远统领的近三千骑兵正面作战来得强一些。

    为了曹操,也为了自己,李典也只能是忍着心头升腾起来的惴惴不安,勉强维护着所谓的大将沉稳之色,拼命的思索着,计算着,判断着,指挥着……

    孟津南岸这里的骠骑留守兵卒并不多,士气也不高,很快就崩坏了,应该撑不住多久。

    李典又将目光往北岸看去。

    孟津北岸似乎也被惊动了,有些火光晃动着,但或许是因为不知道南岸具体敌人数目多少,加上又有在浮桥之上被半渡而击的高风险,所以似乎只是在北岸开始结阵,或许下一步才会以阵型推进到南岸来。

    哈!时间够了!等结阵完毕,这里也打完了!

    李典看着已经撞开了栅栏门,扑杀进营地的手下,再次下令道:『往北岸驱赶溃兵!然后焚烧营地和浮桥!有看到粮草没有?烧了,统统烧了!』

    手下大声的回应着,然后领命向前。

    很快,火头在营地上空冒了出来,但是传令兵也很快的回来了,禀报道:『启禀将军,营地之中没找到粮草辎重……』

    『什么?!』李典顿时心中一跳。

    怎么会没有辎重粮草?

    难道说都转移到了北岸?

    可是如果说还要要再进攻北岸……

    正当李典思索之时,忽然看到面前的传令兵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身后,手指颤巍巍指着却说不出话来,顿时自己的后背也是一凉,猛地一扭头,顿时整个的心如同坠入了冰窖一般!

    不知道什么时候,远处已经燃起了一片的火光,就像是一张大网一样,朝着孟津这里兜了过来!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马蹄声?!

    李典旋即反应过来,这些悄然兜上来的骑兵,定然是包裹了马蹄!

    要知道想要静音,必然不可能包一层,但纵然是用碎烂布头,这一趟下来这些布头也基本上是损毁不能再使用了,要知道这可是在大汉,有一些穷苦人家就只有一套像样子的服装,谁出门谁穿,平日里面都挂着,连水洗都舍不得,因为水洗会掉纱……

    骠骑将军的壕无人性的想法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更多的恐惧蔓延上了李典和李典手下的心田,『该死,中计了!』

    李典此刻也反应了过来,北岸那么迟缓的动作,并非是胆怯和无能,而是为了配合这些兜上来的骑兵,将自己一网打尽!

    夜风呼啸,李典只觉得浑身上下一片冰寒,『快!撤!快撤!』此时此刻,也顾不上那些冲进营地之中的兵卒能不能及时逃脱的问题了,若是被这些兜上来的骠骑骑兵包在孟津之处,恐怕是纵然神仙降临,也难逃厄运!

    李典几乎是立刻判断出了局势变化,争分夺秒的下令撤退逃离!

    然而夜色之中,赵云已经带着手下开始发力,从半速挂上了全速,原本隐隐约约的马蹄声也渐渐的沉闷且急促的响起,纵然是包裹了麻布也无法完全消除其声响,在夜空之中震荡着,似乎连孟津天地也一同晃荡了起来。

    虽然李典第一时间做出了最佳的反应,但是从静止到全速,和从半速到全速,依旧还是有不小的距离,再加上李典手下的骑兵和骠骑人马相比较,在骑术上也有一些的差距,毕竟骠骑骑兵绝大多数都是在阴山之下经过至少半年的时间训练出来的,而李典的骑兵也不过就是在雒阳周边转悠而已,经验等级上自然多少有些区别,于是乎没逃出多远,就被赵云咬住了尾巴。

    『啊啊啊啊!』接连而起的惨叫声就像是连在了一起!

    黑夜之中,跳跃的火光之下,赵云手中的长枪,如同天上的星光落入凡间一般时而闪耀,时而隐晦,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将落在后面的李典兵卒挑落马下,刺激的李典瞳孔顿时一缩!

    这是李典第一次见到赵云,但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赵云那几乎是完美无缺的动作,让李典立刻明白了,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对手!

    虽然李典带着人马奋力逃离,但是赵云的战马明显比一般的战马要更加神骏,在呼吸之间,距离不仅是没有被拉开,反倒是越来越近!

    惨叫之声频频响起,李典再次回头看的时候,发现赵云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追到了前后不过五六十步的距离,正在一手挂上长枪,一手往马侧探去!

    混账!

    这是要干什么?!骠骑之下哪里找来了这些怪物?!

    李典之前以为太史慈就够让人头疼了,但是当前遇到的这个似乎竟然像是要在战马急速奔驰的时候来进行骑射!

    骑术和骑射根本就是两回事,会骑马不见得就会在马背上开弓射箭,就像是会开车不一定会射击一样,若是覆盖性的射击自然简单,但是若是针对于某一个人某一个点,就必须在战马奔驰四蹄腾空的哪一个瞬间调整角度同时射击,稍微早一点或是晚一点,都有可能导致箭矢偏离!

    而这个家伙,竟然像是要……

    李典顾不得其他,拔出了在战马一侧的小戟就往赵云投去,不求能将赵云击倒击伤,只求再拖得多一些准备调整的时间,另外同时也将身形压低,做好了随时扭动身躯进行躲避的准备。

    赵云用弓背抽飞了呼啸而来的小戟,然后搭上了箭矢。

    骑兵追杀骑兵,就是这一点麻烦一些,若是一方铁了心逃跑,一时半会真难以追上。原本赵云以为李典会身先士卒冲入孟津的营地之中,却没有想到李典不知道是谨慎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留在了营地之外,同时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选择了逃跑,导致赵云不得不变换了阵型,对李典进行追击。

    清扫完李典落在后方的一些兵卒之后,自然就得到了比较开阔一点的视野,但是别看现在只有五十步左右的距离,但是想要完全追上,恐怕李典身边的这些兵卒又重新汇集起来,又将李典遮蔽其中,因此选择以弓箭射击,无疑就是当下最佳之选。

    马蹄声声之中,尖锐的呼啸若隐若现!

    来了!李典猛的往一旁侧过身形,将手中的长枪兜转起来,努力拨打着隐藏在夜色之下的致命来客!

    因为光线昏暗的原因,不比白日光线充足,老远就能判断箭矢方向,只有箭矢到了近前,才能被视线察觉,而等到那个时候才来做什么动作,都已经是晚了,所以李典几乎是调动了全数的肢体感官,来防御赵云这可能是致命的一击!

    箭矢在夜幕当中露出了身形,在李典眼中,就像是将天地之间所有的黑暗都扭曲撕扯出一个破洞,令人胆寒的杀气就从那个破洞之中奔涌而出!

    箭矢方向不是自己躲避的这一侧!

    李典毕竟是战场老手,几乎是立刻判断出了箭矢的方向,并不是自己侧身躲避的这一边也就意味着自己应该……

    不对!

    这箭矢不是射人,而是射马!

    这特么……

    太无耻了!

    若不是在生死攸关,李典真想怒喝一声,对于赵云这种违背了春秋战国传承而来的战场礼仪的家伙,骂得他无地自容!

    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了一上来就射战马的?!

    李典的愤怒才升腾而起,箭矢已经没入了战马的身躯!

    战马吃痛,哀鸣一声,四蹄一乱一软,往前一扑,将李典当场就抛了出去!

    眼前的大地不断的在面前急速扩大,李典甚至来不及做出什么像样子的减缓撞击的动作,就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顿时跌了一个头破血流耳鸣眼花。

    还没等李典从天旋地转的眩晕和痛楚恢复过来,赵云已经是拍马赶到,战马人立而起,落下的时候前蹄就跺在了李典的眼前,就差那么一两个巴掌的距离,便是一个脑浆迸裂的下场!

    马蹄溅起的泥土细石砸在李典脸上,将李典脸上挂出了几道细小血痕的同时,也让李典的脑袋稍微恢复了一些,却看见一柄锋锐的枪头就指到了面前,一个平稳得似乎没有多少情绪波动的声音,在上空响起:『李典,李曼成?』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