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第九章 寒云夜卷霜海空
    李俶、沈珍珠一行自金城郡返回长安时已入秋。其间不断传来令朝野震奋的好消息。先是李林甫患病不治一命呜呼,接着杨国忠和陈希烈等人联名状告李林甫与番将阿布思联同异谋,玄宗一向宠信李林甫,盛怒之下不但下旨消去李林甫一切官爵,子孙除名流放岭南和贵州偏僻地方,还令剖毁李林甫棺木,剥光其身着的金紫礼服,将尸体随便刨坑埋葬。李林甫一生口蜜腹剑害人无数,终于惨淡收场。沈珍珠的父亲沈良直自然被还以清白、官复原职,沈良直固然不知道劫狱救他的到底是什么人,最难得的是玄宗竟然也没有追究。

    然而,沈珍珠没有想到的是,回到广平王府后,还有一个莫大的惊诧等候着她。那就是——崔彩屏怀孕了!

    崔彩屏在王府大门口迎候李俶二人的归来,平头鞋履窄衣裳,既是她最爱的打扮,也是时世之妆,她厌恶穿那些宽大笨拙的衫裙,怀孕不过三个月,从外表自然不易看出,和寻常人无异。倒是独孤镜上前贺了声“给殿下道喜”,李俶才明白究里。

    从嫁入王府那天起,沈珍珠就知道有这一天,却未料到来得这么快,她心中隐隐的失望。然而她不能表露出来,她得笑吟吟的上前扶住崔彩屏,对她抚慰有加,对她关切有致,这才是一个识大体的王妃。她也是这样做了,整个过程中她不敢看李俶一眼,为什么?是不是她怕,她怕见他的欣喜,怕他的欣喜灼痛自己的心?崔彩屏的腹中,毕竟是怀着他的孩子,他的第一个孩子,他高兴他欣喜全然应该,她无话可说。

    她推开清颐阁的门,屋内纤尘不染,一如临走之时。生命中多少事情,总以为自身来去自如便可,岂知不仅天地无穷之大,海纳百川,人生之河汹涌淘淘,就连自己的心,也远非想象中可以控制。待听李俶唤了声“珍珠”,回过头,仍然如常笑靥相对。他叹口气,说道:“我宁可见你眩然若泣,是我负你。”当你有一日成了太子、皇帝,你会有数不清的儿女,象当今皇上那样,记不清每个儿女的相貌,你还会这样说么?

    想起回府后有一人身影始终未见,问身畔侍婢道:“刘总管呢?”

    那侍婢一怔,缓了缓才答道:“刘总管,已经没了。”

    “没了?!”沈珍珠半晌回过神来,问道:“怎么没的,什么时候没的?”

    侍婢道:“没了有十来天,那日刘总管从外间回来睡得早,第二日早晨发觉躺在床上不动不动,原来已没气息了,仵作查验说是人老体衰,无疾而终。”沈珍珠盘算日期,算来刘润死去那日,正是李林甫病亡之时,莫不是他得知消息,了却心中愿望,喜极而逝?如此,也算是喜丧。

    崔彩屏怀孕的影响显而易见。韩国夫人三天两头过府探望女儿,玄宗贵妃不时赐些珍贵补药,朝中大臣的夫人们捧着搜罗来的各色安胎补品,出入王府络绎不绝。李林甫一死,杨氏权势更灸,崔彩屏的怀孕更如旺火浇油,谁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沈珍珠每日总得亲自出面接待一批又一批的来访者,听她们千篇一律重复那些恭维祝福话语,制宴款待。应对这些女眷,她虽然游刃有余,但身子终不是铁打的,渐渐的出现些不适,偶然头昏,偶尔胸闷。这却让素瓷、红蕊空欢喜一场,以为她也怀孕了,慕容林致随李倓去洛阳未返,便延请宫中太医诊治,结果却说只是操劳过度,开了几副方子就作了事。

    这日李俶照例一早就去刑部府衙,临走时沈珍珠还懒怠起身,李俶见她面色比昨日更见黄腊,心中爱怜无比,说道:“你多睡会儿,不必送我。瞧你这面色奇差,上回来的显见是个庸医,回头我再找一个为你看看。”沈珍珠笑答道:“俗语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哪里有一剂药下去就立竿见影,豁然痊愈的。”李俶想想也是,便自行穿戴整齐而去。

    沈珍珠再躺得半个时辰,想起今日还有一古脑子的事,还是得起身梳妆管事。用过早饭,就去琉璃阁看望崔彩屏。按礼制本该是崔彩屏每日早晨来给沈珍珠请安的,但成婚后崔彩屏可一日也没做过,如今全然倒了个,沈珍珠都懒得计较。

    韩国夫人过府甚早,正眼也不瞧沈珍珠,三人模式化寒喧几句,沈珍珠自回清颐阁。

    前脚踏进门,素瓷后脚已端了热气腾腾的一盅药进来。沈珍珠因嫌这药苦,问道:“这药还有几服?”素瓷答道:“吃了这一服就没有了。”沈珍珠连念了几个阿弥陀佛,却听素瓷边往杯中注药,边接着说道:“只是小姐的病没好,还得再开方子。”

    “再开方子,也不吃这服药!”沈珍珠忍苦勉强将一杯药喝完,觉得今日的药比昨日又苦了几分。

    “小姐,你这算什么。我看崔孺人才难熬。这几天尚药房忙得底朝天,春雨、夏荷二位姐姐一日到晚为崔孺人熬制那些个千奇百怪的补品和安胎药,叫苦不迭。我道那些药会有什么好滋味,夏荷姐姐偷叫我尝了口,我的天!——恨不得把昨晚夜宵的玫瑰汤圆都吐出来。若是女人怀孕要受这样的苦,那我……”尽顾着说,此时方觉失言的捂住嘴。

    沈珍珠已慢慢的又倒杯药,喝完后方轻声对素瓷道:“今后千万不可这样,尚药房的东西,不该你碰的,离得远远的,不该你问的,连瞧也不能瞧。”素瓷怔怔点头。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来,虽然隔得极远,沈珍珠已经霍然变色,她听出声音似乎是由崔彩屏居住方向发出。紧接王府中动静大起,喊人的呼来喝去,咚咚咚四处脚步声,如一大锅水烧开喧哗四溢,很快一名侍婢上气不接下气的来禀告:“王妃,大事不好,崔孺人她,她,她——”一连说了三个“她”,方吐出下半句话:“怕是要小产了!”

    沈珍珠已知不好,匆匆又赶到琉璃阁。崔彩屏痛得在宽大的床塌上滚来滚去,捂着腹部,“娘”呀“娘”的直叫唤,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面腮往下掉。韩国夫人已慌得没了主意,见了沈珍珠如同捡到宝,一把拽住她的手,跺脚道:“已经见红了,怎生是好?怎生是好?”沈珍珠只得道:“如今妹妹的性命要紧。”

    独孤镜在旁道:“奴婢已遣人去请太医了。”刘润死后,她外出已尽量减少,大多时间留在府中打理各种事务。

    沈珍珠蹙眉道:“这太医在宫城内,一时半会只怕不能到,我听说西街有一名开馆行医的吴大夫,医术十分了得,离王府不过二三百来步距离,不如也差人请他来,或许能快一些。”韩国夫人连连称好,独孤镜自派人去请。

    果真不过一柱香工夫,那吴大夫就来了。再过一时,李俶及宫中王太医也闻讯赶来。忙乱大半日,崔彩屏虽然失血甚多,因救治及时,并无大碍。只是腹中胎儿不足四月,无法保住。

    王太医奇道:“前几日下官为夫人拿过脉息,顺畅平和,怎会有今日之事?”

    韩国夫人垂泪懊恼不已:“我也不知,突然就这样了。”

    王太医走近床塌旁几案,拿起上放的药杯,内里尚有药汁,问道:“夫人什么时候喝的药?”

    韩国夫人想一想,答道:“大人不提我还不觉,就是在嚷肚子痛前服的药,服用后没过得一刻钟,她就腹痛难忍。”

    王太医醮起一点药汁,先是以鼻嗅闻,再以小指醮了入口尝试,悚然变色对李俶揖道:“殿下,此药汁中含有份量极大的商陆。”吴大夫听了一惊,尝试后点头不敢再说话。

    韩国夫人一听之下仿被电击,身子瑟瑟发抖,不自觉朝沈珍珠望去,谁想沈珍珠也正疑惑的往她看,二人目光一接,倏的得了主意,上前拽住沈珍珠右臂,回力一拖,又往外一推,口中已没头没脑的骂道:“定是你,贱人!心怀嫉妒下堕胎药害彩屏。”

    沈珍珠不经意得个踉跄,直直向后栽。李俶见势不妙,已伸手来扶,终究晚了一步,已重重跌倒在地。忙趋前搀她起来,沾手欲湿,她竟然在出冷汗,倒底还是挣扎着站立起来,没等李俶向韩国夫人发难,冷笑一声道:“夫人真好见识,珍珠枉读几年诗书,倒不知商陆有何作用,原来竟可作堕胎之用,珍珠领教了。”

    韩国夫人一时语塞,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眼珠向上一翻,双手叉腰嚷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老娘生了几个儿女,难道还不知商陆么?”眼中早没了泪水,直冲李俶叫道:“殿下,你的孩儿被人害死,今日若不辨明真凶,将这沈珍珠缉拿问罪,老娘我决计不依。我定要告到御前,求圣上、贵妃为我作主!”说罢又没口子“彩屏,你好命苦”的乱叫一气。

    李俶心中厌恶至极,皱眉一甩衣袖道:“依大唐刑律,拿人问罪须得证据确凿。”独孤镜心神领会,自去阁外吩咐通传尚药房春雨、夏荷等等事宜。李俶见沈珍珠自跌倒后冷汗透衫,面色在腊黄中显出苍白,显见身子极为不适,不过在咬牙支撑,急急扶她坐下,心中担心不已。韩国夫人气吁吁当仁不让坐在上首,一副听审的模样。

    春雨、夏荷早知道出了大事,一直跪在阁外十余步阶下侯命。听宣进阁后,嗑头不止,连连叫冤:“奴婢实不知情,不关奴婢的事!”

    独孤镜断喝一声道:“停口!韩国夫人、殿下在此,岂有你们喧哗的。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

    听她一一问二人,崔彩屏的药是由哪里来的,是哪一个调配煎制的,用了多少时间。两人一一答了,并无可疑之处。今日这盅药乃是安胎之药,方子是王太医所开,由夏荷照方配齐药材煎熬三个时辰才成。其间,两人并未离开尚药房,连早饭也是由尚食房送来的。这一条是沈珍珠前几个月被下毒后新改的规矩,防的便是有人趁间作祟。

    独孤镜又问:“今日还有什么人去过尚药房。”

    二人答道只有王妃的侍女素瓷和崔孺人的侍女玉书,皆是为自家主人取药。玉书先来,素瓷后到,四人说笑一番,因崔孺人的药先好,玉书先走,素瓷晚走。

    独孤镜接着问道:“尚药房内可存有商陆?”二人答是,商陆本有消水肿、祛痰、平喘、镇咳之效,故尚药房中常备。

    说话间,另派出的奴婢已呈上由尚药房搜到的几个煎药瓷罐。虽说这几个瓷罐大小模式全然一致,然王太医稍作分辨,便找出内中尚有商陆成份的一罐。

    独孤镜乃沉声喝道:“如此,既然旁人没有可疑,定是你们二人监守自做。尚药房中一直存有商陆,这里有含有商陆成份的药罐,物证昭昭,你们可没得抵赖!”

    春雨、夏荷听了魂飞天外,夏荷向来泼辣,此时关乎已身性命,死马当作活马医,情急之下对独孤镜道:“不,奴婢想起来了,还有一人十分可疑!”

    独孤镜问道:“谁?”

    夏荷答“是”,眼光四处游离,终于落在沈珍珠身后的素瓷身上,指着她道:“是王妃的侍女素瓷!”

    独孤镜想是意外的“噫”了声。李俶伸臂暗暗去攥沈珍珠手,腕上一紧,她修长细致的手与自己十指相握,有那宽大的袍袖遮掩,没人看见。韩国夫人面上露出得意的笑颜。

    听独孤镜问道:“这怎么说?”

    夏荷见独孤镜让她继续说下去,仿佛抓住了根救命稻草,急急说道:“奴婢大胆,今日素瓷来尚药房后,曾自作主张让她试了口崔孺人的药。试药之时,奴婢也没十分在意,她若乘机在药中下了商陆,却也难说!”素瓷为早上一时贪嘴悔青了肠子,立时跪倒当地,哭辨道:“夏荷姐姐,你怎能信口雌黄,当时你和春雨、玉书均在场,三双眼睛瞧着我,我哪有时机下药?春雨姐姐,你得为我作证!”春雨一向和素瓷交好,见状不忍,心乱如麻,焦急中搜罗回想今日之事,磕头道:“回殿下,独孤姐姐,还有一人也十分可疑。”

    这扯出的人愈来愈多,独孤镜问道:“还有谁?休得东扯西拉!”

    春雨答道:“这个人是尚食房的银娥!”话音刚落,韩国夫人由座上一跳而起,凶巴巴搧了春雨一耳光,喝道:“小贱人,休得胡说,银娥跟了彩屏这多年,怎会害她!”

    春雨忍痛负气,明明眼泪要落出来,生生逼将回去,心中一横,全然豁出去了,对答道:“奴婢并没有瞎说,银娥今日早上为我们姐妹送的饭。为着吃饭,她帮我们照看过火炉上煎制的药品,焉知她是否动过手脚!”

    独孤镜正要张口传银娥,突听“轰通”巨响,沈珍珠突由座位跌落在地,玉山倾倒,僵直身子,一动不动。李俶一把揽起她,急的只唤“请太医”,浑然忘却身畔就有一名如假包换的太医。

    王太医上前把把她的脉息,摇头道:“大大不妙,王妃腹中的胎儿,只怕也保不住了。”

    李俶心惊胆寒,觉环抱沈珍珠的手掌滑腻,垂首一看,竟是满手鲜血。沈珍珠似未全然晕死过去,双目翕动,滚出一粒眼泪。

    沈珍珠从未受过这样的苦楚。仿若回到十年前,她和他少年顽劣,偷划扁舟入湖,山川明媚,江河秀丽,他难得的嘴角一翘,丝许笑容:“不知十年后再游此地,该是如何。”她方才八岁,却少年作老成思,答道:“十年?你在何方,我在何处?”湖浪呼啸奔腾而至,排山倒海之势,“安二哥,安二哥,抓紧船舷!”……她快要窒息……腹中有千刀万剐,耳中如闻刀剑齐戗……一重又一重,将心痛与身体的剧痛剥离去,重叠来,反反复复,无穷无尽……迷离中玉冠锦衣的少年托着她的头……生命中一些东西,去了再不能回来……殿下,殿下,俶,俶……

    李俶终于等到她的苏醒。她昏迷了一天一夜,穿流不息的太医、侍女,端出的一盆盆血水只能让他颤栗。尽管太医说她只是小产,并无性命之虞,他还是这样一天一夜不眠不睡,寸步不离守候在她身畔。如果能这样守候她一生一世,那他是否还需苦心经营?但若不苦心经营,他又能否守候她一生一世?

    “俶,”她轻轻唤他一声,方觉自己声音沙哑低晦,几不可闻。他俯身托起她,让她枕于自己怀中,渺渺发香弥漫,艰难的开口:“是我疏忽,害你受苦。父母亲大人探望你刚刚才走。”

    她轻叹道:“他们定是失望伤心。”心中蓦的泛起一缕悲怆,和着那房内燃烧的檀香,缥缈回旋。回身与李俶四目相接,伸手细细抚摸他的脸,青青的胡子茬,低语道:“你瘦了”。忽的双手环抱住他的脖颈,伏在他胸前听他沉稳的心跳,那一瞬只觉身心舒坦至极,深深说道:“俶,永远别离开我,我不能再失去你。”这般的哀怜无助,这般的深情相与,不是胸列珠玑的她,不是思维慎密,冷静机智的她,李俶胸中激荡,张臂将她紧紧的箍入怀中,他的力道强劲正衬托出她的虚弱无力,直搂得她喘不过气来,听他咬牙说道:“再也不许这样吓我!”她的泪水簌簌而下。

    良久。问道:“素瓷?”

    李俶道:“她正为你料理汤药。”

    又问:“那银娥呢?”

    李俶淡淡道:“已被我下令处死。”

    沈珍珠别过脸,沉默半晌,幽幽吐出一句话:“我实在不知,你为何这般着力回护那个人?”

    李俶一怔,稍顷道:“韩国夫人和崔彩屏有意加害于你,反害了自身,正应了引火烧身这句古话,崔彩屏此时已够凄凉,再去怪责也于事无补?”

    沈珍珠合上双目,她一直面色惨白,精神倦怠,说话声低无力,李俶以为她又乏了,只静静的搂着她不再说话,怕引她伤神。岂知她又缓缓的吐出一句:“你明知我说的人,不是崔彩屏。”自作自的笑了笑道:“人若是愚笨,真真会少了许多烦恼!”李俶被她笑得心中绞痛:“你说什么?”

    她睁开双目,继续说道:“韩国夫人和崔彩屏买通医官,指鹿为马,明知我怀孕却说只是疲劳过度;又怕时日一长,终叫发觉,指使银蛾在我的药中下放商陆。本来我在劫难逃,尚药房的两名丫头固然年纪小,但谨慎细心,决没有将我与崔彩屏的弄反拿错之理。这其中,定有人趁其不备,有意调换了我二人药罐。说起来,这个人也算是救了我和腹中胎儿一回。只可惜,救得了运,救不了命!”

    她连说一大串子话,气喘吁吁。李俶急急为她捶背道:“有什么话,过两日再说好么?一切都是我的不是!你素来不信什么运呀命的,今天说这样的话,怎不叫人心慌。”

    她连连摇头:“你,你以为我在盘算你的不是吗?我只是想不通,那个人,既下风香草害过我,这回又救我,是何居心?你任其为所欲为,是何道理?许我不该问,你心中有万千丘壑,原不该我触及。”

    李俶因道:“你这是伤心负气之语,江山社稷本是男儿之事,许多事我瞒着你是怕劳你操心,你也不该过多的疑我。我对你的心,到了今时今日,你还不懂么?”还要再说下去,突的想到不久之后还有一桩事会让她伤心,慢慢停口不语。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