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第十七章 岐路悠悠水自分
    李俶尚未从驿馆回来。说是要走,却并无行李可以收拾。沈珍珠立于房前台阶上,任心海翻滚,思绪万千。

    “义母,您真要走,不留在回纥了?”叶护不知何时来到身后,少年的眼睛忽闪忽闪,有着洞察世事的聪颖。

    沈珍珠不禁愧疚,这少年认自己为母,可她别说尽母亲的天份,数日以来,连话也少跟他说。伸臂去握叶护的手,叶护下意识微微一缩,想是不习惯,但终于被她握住。她的手如此纤柔温暖,嗳喛暖意沁入他的心脾,听她说道:“叶护,可愿意跟我回大唐?我和殿下都会待你如弟如子。”说话时,她的眼睛凝视着他,慈爱仁厚,几乎让人不能拒绝。叶护自幼丧母,未及冲龄,其父也死,四处漂泊无依,后被默延啜收养,才有定居之所。

    叶护毕竟是少年,心中是愿意了,却腼腆的低下头,口中嚅嚅,听不清说些什么。

    “好了,”沈珍珠笑了起来,“就这样定了,叶护,你快回去收拾一下,我去向可汗讲——”说话间,长廊那头走来几名侍卫,定睛一看,竟是李俶带去驿馆的那几个贴身侍卫,自行按剑伫立于台阶左右其他侍卫旁。

    沈珍珠觉得不妥,怎么李俶没有回来么?扬眉问离自己最近的一名侍卫:“为何擅离殿下左右,殿下何在?”

    “这——”,侍卫略有踌躇,答道:“殿下即刻便会回来。”到底是李俶训练的好侍卫,只唯李俶之命是从,也让沈珍珠更增疑惑。却听叶护已在旁说道:“义母别急,我方才来时,看见广平王殿下正与安将军讲话。”

    “什么?”沈珍珠略有所思,缓步走至房内坐定,闷闷的想了一会儿。忽的心慌,将那侍卫唤来,喝道:“快给本妃说实话,殿下现在是否与安将军在一处?”

    那侍卫本就心中忐忑不安,此时见沈珍珠声色俱厉,忙的半跪于地,回道:“是,是。属下不敢隐瞒。”

    “他们在做什么?”

    “属下没听清楚,好象他们提到什么……剑,殿下不许我们跟去,也不让告知王妃……”话未说完,沈珍珠已起身提裙疾奔而出。那侍卫愕然唤道“王妃——”,叶护已拖他一把,“还不快跟上”。

    他们要比剑!虽以当初之诺,比剑尚有四个月之期,但安庆绪要学习医术,承继长孙鄂衣钵,根本无法准时赶赴长安,唯有将比试之期提前。这一点,为何她迟迟没有想到?

    回纥王宫临高山而建,高达二十余丈,相较哈刺巴刺合孙其他平民建筑,直如一座拨地而起直入云汉的高峰,令人望而生畏。王宫西北,有一块高岗平地,两个男人,已是游斗正炽。

    李俶拿的一柄宝剑,削铁如泥,占了兵刃上的优势。安庆绪由来剑术高绝,出手迅若雷霆,奇招妙着,层出不穷,李俶凝神静气,剑法纯采守势,身法步法紧守“八门”、“五步”的方位,丝毫不乱,见招拆招,安庆绪顾忌他宝剑厉害,也不敢和他硬碰。战至酣处,安庆绪忽的剑锋一颤,倏的飞起三朵剑花,竟在一招之间,连袭李俶三处要害,李俶这时也动了火,横刃疾劈,想一下把他的长剑削断,一剑劈出,正要喝个“着”字,安庆绪的剑势突然一变,来得奇幻无比,李俶不由得吃了一惊,幸而他招数并未使老,急忙一个盘龙绕步,回剑护身,但听得“嗤”的一声,衣角已被他的剑锋穿过。

    沈珍珠已远远看到,惊叫声待要出口,又极力掩住不发,生恐令李俶分神。连带身后的侍卫和叶护,皆停了脚步,屏气静声,看这惊心动魄的一战。

    只听安庆绪赞道:“殿下剑法在诸王皇孙中,当列第一!”一言甫毕,举剑又攻。一个攻得疾迅,有如天风海雨,迫人而来;一个守得沉稳,有如长堤卧波,不为摇动,当真是剑挟风雷,处处均见功力。

    虽然如此,但看来李俶仍是处于下风,沈珍珠看得触目惊沁,手心淌汗。安庆绪攻势如同长江大浪,一波紧连一波,竟似不知疲倦,若是李俶稍有懈怠,只怕身上就会多出几个透明窟窿。沈珍珠想开口叫唤停手,又深知以李俶之傲气自负,怎肯弃剑认输;以安庆绪之胜劵在握,又怎肯轻易放手。

    正在犹疑间,忽见李俶脚尖一点,倏的身形掠起,凌空刺下。原来两人游斗已久,李俶气力已然不继,想见要输,只得出此中门大开的险招。沈珍珠花容失色,失声叫道“啊”,安庆绪耳利至极,扭头望向沈珍珠之时,李俶之剑已然刺来,仓促中双腿下弯,腰肢后仰,长剑向上一封,“铛”的一声,双剑相交,李俶冲力较大且用的是宝剑,安庆绪功力淳厚,安庆绪之剑被磕破一个缺口之时,两柄剑都同时脱手飞出。

    安庆绪目光由沈珍珠身上匆匆掠过,见她满面惊忧,堪堪只对着李俶,刹那间心灰意冷之至,思想前途茫茫,人生岐路,自此而分,再无半分迟疑。健步拾起长剑,还剑入鞘,抱拳对李俶道:“殿下赢了。”

    李俶却暗暗叫了声“惭愧”,道:“安将军剑法远胜于我,今日之比不算数,改日再比如何?”

    安庆绪仰天长笑一声,旋即面色一冷,答道:“不必,输了便是输了,安某心服口服。不过,安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可否?”

    “安将军但说无妨!”

    “请殿下回返长安时,照料家师同行。”

    “安二哥,”沈珍珠问道,“为何不亲自护送长孙先生?”

    安庆绪目望远山,答道:“林致才是继承家师衣钵的最好人选,安某既无医人之心,也无医人之量。”

    李俶道:“长孙先生对珍珠有再造之恩,安将军只管放心。只是,安将军莫非不打算回长安了?”

    “我离范阳已有年余,该是回去时候。”回纥另有一条官道可达范阳。安庆绪牵过马匹,纵身上马,沈珍珠忽的抢前几步,拉住马缰,问道:“安二哥几时再来长安?”安庆绪见她此时目光盈盈如秋水,心中悸动,竭力把持住自己,冷冷说道:“你该愿我永远不再去长安。”再来长安之时,只怕已是天崩地裂,此生不复。

    听见沈珍珠低微话语,只在耳边:“你和俶,伤了任何一人,都是我所不愿。”然而他已扬鞭远去,她的话,细密轻微,被他狠狠一鞭抽在马上,七零八落,撒得满天满地都是。

    “珍珠,这一局你只怕又是输了。”长孙鄂笑吟吟的拿下两粒黑子,说道:“你布局甚好,边角占尽优势,可惜这样的左瞻右顾,只作缠绕攻击,不以靠压为辅,难以形成并立的有力战法。”说话间,又拿下一粒黑子,白子中部连绵,形将成为坚固的实地,占据大壁江山。

    “怎么样,何不弃子认输,重新来过?”长孙鄂得意的拈须而笑。

    沈珍珠却不答话,思索良久,灵光闪动,放下一枚黑子。长孙鄂摇头道:“孤注一掷,再难起死回生。”漫不经心的随手下了一子。沈珍珠快要笑出声来,再补上一子,长孙鄂不禁大吃一惊。这乃是极妙的一手腾挪之术,将被切断的两处边角黑子连接起来,轻灵空巧,已对白子形成势压。

    旅途冗长,长孙鄂难奈寂寞,常在中途休息之时拉着沈珍珠对弈几局。长孙鄂老精棋道,沈珍珠总是输多赢少,好在她聪颖非凡,一路下来棋艺大大见长,他才不觉未逢对手,没有乐趣。

    这一局下来,虽说沈珍珠极力扭转形势,终是输了半目。长孙鄂犹是兴趣高昂,棋意正酣,唤道:“再来,再来,这一局老夫让你先走。”

    “已下了三局了,长孙先生,好歹让珍珠歇歇。”李俶掀开马车的帷帘,拉起沈珍珠的手,就要扶她下马车。他是极不愿沈珍珠与长孙鄂对弈伤神的,此际见沈珍珠额角又起了密密的汗,忙伸袖为她细细的擦拭。

    这气得长孙鄂吹胡子瞪眼:“不下棋?!两个又湊到一处说话去?夫妻俩日日坐在一辆马车上,哪有这么多的话要说,不管我这孤老头子了?好好好,走吧走吧!”

    李俶与沈珍珠对视一眼,都觉得颇为不好意思,李俶陪笑道:“我陪先生下一局如何?”

    长孙鄂双目一翻,挥手道:“去去去,虽你是殿下,那些点末棋艺,还入不了老夫的眼。”

    沈珍珠无奈,只得又上马车,重新整理棋子,又和他下了一局。这一局果然大有进益,与长孙鄂腾挪搏杀,尽兴之至,终还是以一目之差败北。此时天已将暮,李俶催着赶路,这才放过沈珍珠。

    李俶替沈珍珠除去头上发钗,扶她在车内躺下,说道:“劳损半日精力,快睡着罢,这一觉睡到明日天亮,就好了。”

    沈珍珠答应一声,合上眼睛,听李俶吩咐“行慢一些,王妃要休息”。马车行进在山野丛林中,耳畔充盈虫吟鸟语。离开哈刺巴刺合孙,默延啜亲自送至城门,唯有叶护这个孩子,明明已答应要随同到长安,却临时变卦,坚持留在回纥。人在异乡为异客,背井离乡,想是任何人也不愿意,更何况要身处异族之地。

    就这样闭着眼睛胡思乱想,她恍然感觉脸上仿佛移来一片阳光,暖暖的,和煦的,不由得睁开眼,却在黑暗中正与李俶炯炯晶亮的目光相对。她微微一笑,听李俶道:“还没睡着?”就立起身来,偎在李俶身上,说道:“你也睡不着么?快要抵达金城郡了?”那也就是,长安不远了。

    李俶没有回答,在黑暗中轻柔抚摸沈珍珠披泻胸前的秀发,极有频律的,宛若催眠。良久缓慢开口道:“有一件事,是关于……独孤镜的,我要告诉你。”

    沈珍珠身子一悸,心口隐隐作痛,崔彩屏乃是迫于皇命,独孤镜却是他亲自而为。她既已隐而不问,你何必再揭伤疤。既要他说,不如自己来说,乃强自调定心神,口气淡淡的:“你不用说,我也能猜到一二。”

    李俶惊疑,问道:“什么?”

    沈珍珠笑了笑,仍是淡淡的说道:“你豢养大批死士,不仅要风生衣等人为你操劳,更需要数目惊人的钱币。以你每年岁供,根本无法支持。你必然有心腹之人,为你作各种经营牟利之事。独孤镜,便是这个心腹之人。”说着,又是淡淡一笑,说道:“说起来,她才是真正可以扶佐帮助你的人,而我,只能成为你的负累。”

    她竟聪颖至此,李俶无比惊诧,又为着她那淡淡的语气,心中生出无限的惶恐来,急急扳正她的身子,低哑着嗓子道:“听我说。你切莫胡思乱想,有一些事情,你或许并不知道。”

    他的手紧紧扳着她的肩臂,她看着他的眼,急切中带着慌乱。眼见他如此着急,她原该是温柔体贴,或是依旧淡淡对他,听他解释清楚,他该还有许多话要说,那也许是自己需要的理由。却不知怎的,心中一时迷乱,一股无名的冲动由腹腔直冲上来,劈手将他一把狠力推开,李俶头碰在马车一角,发出闷响,却急忙支撑起身,呆呆的看着她。只见她忽的捂住心口,仿佛痛彻心扉般,他伸过手要去扶她,听她大声喝斥中喘息难平:“你走,我不想听你说!”话音未落,身子猝然向后倾倒,李俶合身扑上,她白玉般的面庞在他的臂弯里,身子柔软,直如睡着一般。

    长孙鄂怒气冲冲,直对着李俶的面斥道:“你们夫妻吵架了?又惹你娘子生气了?上回已经对你说过,珍珠身子须得加意调养,少有忧劳,如今连续三个月赶路已是操劳,你再弄成这样,神仙也救不了。”

    “长孙先生,”沈珍珠悄悄拉了拉长孙鄂的衣襟,嗔道:“不关俶的事,昨日你不是也要我陪你下了四局棋吗?”

    “这,”长孙鄂一时语塞,无可奈何:“好了,我不管了,我一把年纪,又不是你们的爹娘,真是瞎操心。”

    李俶正要说话,听见外间咳嗽一声,走了出去,陈周附在他耳边低低的说了几句,他面上隐隐透出喜意,点头又回到房中。沈珍珠抬头见他额角突起,显是肿了一个包,歉意顿起,想支撑坐起,却全身乏力,李俶上前按住她的双肩,道:“既已到了金城郡,不妨多休息几日。”顿一顿,接着说道:“那些事,你既不愿听,我再也不说。我已部署妥当,诸种谣言自会灰飞烟灭。……只要你信我。”

    长孙鄂长叹一口气,挥袖而出。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