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第十八章 试劳香袖拂莓苔
    侍女小心翼翼在前领路,似是惟恐脚步声响惊醒这沉寂的庭院。已值初夏,庭院里不见草木葱笼,唯有隐约衰微气味。

    门扉深掩,慕容夫人停下脚步,不到半年时间,她头发尽白,由雍容华贵的大学士夫人,变成鸠形鸡面的老妇。“进去吧,”她苍老的声音淡如死水。

    侍女推开门,沈珍珠和长孙鄂一先一后踏入房内。

    尚在外室,已听到慕容林致温柔婉转的说话声,“你略有暑热,须得以六一散、鲜荷叶、金银花、藿香、佩兰、薄荷叶、杏仁、连翘、鲜芦根,用水煎服。”内外室之间帘幕疏薄,见慕容林致着一袭素淡的家常裙裳,纤细袅娜,淡扫娥眉,由雕花小窗前立起,携了面前侍女的手,“来,我把方子写给你,你自己去照单抓药,”走近几案坐下,拿出一张小笺,调了墨,一丝不苟的写了起来。内室由外飘出缕缕兰香,慕容林致神色娴雅自若,写药方时嘴角笑意盈盈。

    沈珍珠慢慢走近,隐隐觉得不妥,那侍女隔帘望见沈珍珠,嘴角一裂,透出苦笑。

    “写好了,拿去吧。”慕容林致放下笔,再细细检查一回药方,递给侍女。“谢小姐。”侍女作喜笑颜开状福了福。

    “林致。”沈珍珠开口唤她。慕容林致闻声望来,一对明眸清澈无垢,欢喜的叫了声,掀帘而出。沈珍珠上前就要握她的手,岂料她竟视同未见,裙裾一飘,错身而过。

    “师傅!”慕容林致直撞入长孙鄂怀中,大发娇嗔:“你怎么舍得来看我?”

    长孙鄂慈爱中蕴涵万千怜悯,抬臂轻轻抚过慕容林致发丝,强作笑颜,“致儿,想师傅了?”手已不动声色搭上她的脉搏。

    慕容林致盈盈笑着点头,“师傅上月回洛阳嘱咐我看的书,林致已全部看完了,还写了一大摞笔记。落雁,快把笔记找来,给师傅过目。”那侍女神色尴尬,唯唯答应,站着不知所措,长孙鄂朝她使了个眼色,她才又走回内室。

    慕容林致这才看见站立一旁的沈珍珠,非常客气的朝她点头笑笑,向长孙鄂道:“好美丽的女子,师傅,你又新收弟子了?”沈珍珠满腹辛酸,忍泪回以一笑。此时方知李俶所说的“大异常人”是何含义。

    “你愈发聪明,这正是为师新收的弟子,姓沈,名唤珍珠,比你年长,你得唤作姐姐。”

    “沈珍珠?”慕容林致念了一遍名字,目中闪出怔忡之色,“这个名字好熟,好象在哪里听说过。”以手支额苦苦思索,似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渐渐的眼皮打架,掩口打个哈欠,十分倦怠的笑对长孙鄂道:“我这段时间也不知怎的,仿佛总睡不够,老是睡意沉沉……”说话间人已歪歪倒倒,沈珍珠急上前扶住她。长孙鄂眉头深皱,勉强放松语气:“夏日困倦不足为奇,快去睡一会。”慕容林致“嗯嗯”的答应声中,那侍女已上来将她扶入内室,头方挨着枕头,便已沉沉睡去。

    “致儿虽然命苦,但如今这种模样,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慕容夫人不知何时已入房中,床塌上女儿睡容娇媚安详,似乎仍是当初待字闺中,美名远播的慕容二小姐,一切从未发生,一切从未经历,若世事皆能翻过重来,该是何其之好,“她得了失魂症,与倓有关的所有,全然不记得了,仍以为这里是洛阳旧居。”

    “倓来看过她么?”沈珍珠问。

    慕容夫人冷冷一笑,“别提那负心薄倖之人,若不是他这般绝心绝情,致儿不会至此,老爷也不会……”,声音哽咽,“你们可知,安庆绪将致儿送回建宁王府当晚,李倓便将她逐出遣回娘家。我可怜的孩子,方踏入府门就一头倒下昏迷不醒。好不容易醒来后,就成了现在的模样。”

    沈珍珠心中阵阵冰凉。慕容林致受辱之事,安庆绪和德宁郡主定会严守秘密,李倓何至如此啊,若他真心爱护慕容林致,又能有多少人知道她的经历?妻子失节,固然再不能举案齐眉,又何苦将她往死路上逼迫?所谓情义,所谓爱恋,竟然这般难过风雨,这般易碎堪折,原来慕容林致与李倓的爱恋,不过如宫殿里的镏金镂花瓶,高贵绚烂却不堪一击。从高处跌下,旁观众人除了惊叹,婉惜的只是它的价值,而不是为何跌落。与林致相较,自己何其幸运。喟叹道:“林致种种苦楚,都因我而来。珍珠一定要找出幕后之人,还林致公道。”

    慕容夫人摇头,“我慕容家已经这样,是是非非,再作计较也无助于事,只是……”,对长孙鄂道,“先生方才也看到,致儿别的还好,只是精神不济,每日除了早上还能看书写字外,大半时间皆在睡觉。这让我颇为担忧。”

    “这并不是大事,”长孙鄂收回搭在慕容林致脉搏上的手,面上极有忧色,“只是有一层,不知夫人想到没有?”

    “什么?”

    “失魂症病起通常有两个原因。一是头部受剧烈撞击损伤;二是由心而起,经受剧烈刺激和打击后,心中逃避过往,乃得此病。可无论是哪一种原因,皆有恢复记忆的可能,若致儿到了那一日,不知如何自处?夫人,你又如何自处?再说,你又怎能永远守护她,她也不能一生一世呆在这一间屋里。”世上的事,总归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这,先生的意思是要帮致儿恢复记忆吗?”慕容夫人一时踌躇,但随即坚决摇头,“不,我宁可她象现在这样,能得一日快活便是一日。”

    长孙鄂微微叹气。这般的境地,的确是不易劝说,何况慕容林致真的恢复记忆,面对层层打击和李倓的薄情寡义,焉知不会再度崩溃?只盼时间能让心智更加成熟,磨平创伤。

    沈珍珠心中一动,蓦的起了个主意。

    从慕容府出来,李俶将沈珍珠接上肩舆,问道:“如何?”

    沈珍珠道:“我劝说长孙先生将林致接去回纥,慕容夫人已经答应。”

    李俶见沈珍珠仍怏怏不快,乃笑着宽慰道:“这不失现今最好办法,若林致能承继长孙先生衣钵,说不定成为一代名医,震古铄今。”

    沈珍珠凝眉答道:“若真能如此,或可稍减我心中负疚,我欠林致的,总归此生也难以偿还。林致远避世外,隐姓埋名,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再能相见。”

    广平王府一如从前巍峨**,李俶携了沈珍珠的手稳稳踏入府门。

    府内是这样宁静平和。巡逻的侍卫躬身行礼,似乎二位主人只是闲暇游玩归来,毫无诧异之色;仆役修剪花枝,婢女端盘拿物四处忙碌,迎面碰见李俶和沈珍珠的,不过家常的欠身施行。

    沈珍珠迟疑的望向李俶,李俶笑道:“你看,我们这不是回家了?一切如常,和你离开时一样。”说话间已至清颐阁,已有侍婢端来饭菜点心,悄然掩门退下。

    “来,你饿了一天,先吃块点心。”李俶随手拿起盘中一块小点心,送入沈珍珠口中。沈珍珠慢慢吃了口,神色略露愀然,李俶看在眼中,问道:“怎么?不合口胃?”捡了剩下的半块吃了,心下明白几分,唤了声“来人”,一名侍婢应声而入,听他吩咐道“把点心都撤了”。沈珍珠连忙阻挡:“这又何必,总归是她一番心意。”李俶却道:“你既不爱吃,何须勉强,全部撤了。”

    看着那侍婢将点心一样样的撤完,沈珍珠才苦笑道:“我这样没有容人之量,传出去,你可要遭人笑柄。”

    李俶一笑,“我就要让天下人知道,广平王爱妻如命,故而也惧其如虎。让那些市井流言,不攻自破!”

    “只怕攻城易,攻流言难。”沈珍珠忽的冒出一句。

    李俶眉宇一收,声音柔和:“珍珠,你怕吗?”

    沈珍珠沉默,一双晶亮的眸子掠过绯红地毯,茶釜茶盏,珠玉门帘,淡雅帐帷。她忆起新婚那日,他揽了自己的手登上辂车,“有我,别怕”,那声音一遍遍回响,经历生死离别,前尘往事,错乱交加。假若,假若从未爱,从未用心,一生无心无肺,就如彼时新婚,明知与她人分享他,也不过坦然处之,无怨无艾,她仍做她自己,旁观世事的沈珍珠。然而终究是爱了,是怨了。她的心何尝未动摇,默延啜,会将她护在掌心宠溺呵护,而回返长安,却有无尽的风雨要与他共同去挡。原来自己气也罢,呕也罢,终归在心底最深处早已原谅他。

    竟如有一个世纪那样长。李俶心悬若坠,忽的她抬眸开颜一笑,说道:“我信你。”

    这三个字仿若天籁之音,李俶惊喜交加,不可置信的攥住她手,“你信我?你不再气我,恼我?”深深笑意已在嘴角,仿佛再不控制,就会裂放而出。

    沈珍珠目光如水般柔软,轻轻抽手抚上李俶眉头,笑道:“人人都说广平王睿智深沉,机警识人,原来竟是误谈。……我的夫君,原来也是这样傻。”

    是啊,他是这样傻,只为他是那样害怕失去她,从回纥将她寻到,再一路回家,这样小心翼翼,这样如履薄冰,生恐一转眼的功夫,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生恐她生气恼怒,对他淡若止水,忽远忽近。

    此时,仿佛所有疑窦都消失了。她离自己这样近,不仅是她抚在额角的纤纤细指,不仅是她袖袍幽幽淡香,不仅是她耳鬓厮磨呼吸细碎,更是她的心。

    李俶的心室,此时如同阴雨后的光风霁月,只剩下舒畅的宁静,温馨的快乐和更炽的爱恋。

    他与她紧紧依偎。微风吹拂窗帷,霞光即将退尽,室内仿佛涌进了深蓝色的云霭,一切都犹如罩在浮动的交叠的薄纱之中,似清非清,似见非见,如梦幻般朦胧,如微醉般酣畅……

    李俶第二日早上方允素瓷、崔彩屏和独孤镜来见沈珍珠。

    沈珍珠与素瓷主仆重见,又念及死去的红蕊,不免涕泪交加,难过一番。

    崔彩屏依然神采飞扬,举止张狂,看来虽吃过些苦头,并没有让她增长心眼和见识,此时难掩自得之色,入门不拜话语已至,“姐姐总算回来了,真是谢天谢地,彩屏总在家中担忧,生恐姐姐也学建宁王妃再不能回。”

    李俶面色一肃,正待发作。沈珍珠以牙还牙,已抢先笑着答道:“多承妹妹关心。我不过暂回吴兴小住几月,倒让妹妹无妄操心。说起建宁王妃,妹妹这话真是奇怪,殿下非建宁王,我也不是建宁王妃,何以拿出比较?只是——”顿一顿,接着说道:“若妹妹也回蜀中老家暂住,不知会否学了建宁王妃?”跟在后面的独孤镜倒是从从容容上前施过礼,低眉垂头并不多话。

    崔彩屏默了半晌,才将沈珍珠话中隐意弄通,气恼得白玉般的脸庞涨得通红,瞪着沈珍珠,“你,你—”她口齿笨拙,一时半会儿想不出话来回应,以她泼辣之性,只想姿意胡闹一通,最不济也得砸了这房中几件玉器,然她深自畏惧李俶,见李俶明显甚为回护沈珍珠,对自己毫无帮衬之意,她也不是傻子,只得恨恨跺脚,“哇”的哭出声来,对身后侍婢嚷道:“回房收拾,我们回——”忽听李俶重重咳嗽一声,她身子悚然一缩,生生的将“韩国夫人府”这五个咽回肚中,掩泪飞奔而出。独孤镜似是有些焦急,唤着“姐姐”便要去追崔彩屏。李俶凛声道“站住”,她惯以李俶之命是从,闻言立即停步,转过脸来。

    沈珍珠也知自己方才说话太过狠毒,但她深恨崔彩屏母女当初起心下药谋害她的孩儿,方故作此语。崔彩屏虽有家世庇佑,但论其手段,实在不配与她沈珍珠为敌。反而是这肃立一旁的独孤镜,心计深沉难窥,兼对李俶暗蕴深情,实须着意防范。

    当初崔彩屏小产之事,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种种迹象莫不表明是独孤镜使出的手段。刘润死后,能自由进出尚药房的人,除了尚药房两名婢女,便只有每日在府内巡查的独孤镜。沈珍珠忖度,独孤镜当日亦是无意发现银娥在药中下商陆,起了疑心后特意将两副药调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崔彩屏与沈珍珠两败俱伤或许是她始料未及,但她着实是亲手导演了一出好戏,又置身事外,连李俶明明知晓根由,也不能责怪她——谁知道银娥放的乃是堕胎之药呢?况且,若她不换过,那一壶药下去,直接受害的不正是沈珍珠么?

    沈珍珠正暗地思量诸种可能,听得“吱呀”门声,室内陡的一暗,门已由外合上。李俶目光幽深阴促,淡淡的看着独孤镜,独孤镜屏息低头,不敢与他对视。

    “啪——”厚厚的帐簿掷于地上,扉页卷开。李俶不怒自威:“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沈珍珠拾起帐簿,翻开看去,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由始自终,全是记着“某年某月某日,某某人,领币若干钱”,时间由三个月前起,至昨日止,总记有足足上百页,领币人名姓繁多,也不乏有人月月都在领用,币数多则上千钱,少则二十、三十钱。

    沈珍珠疑窦丛生,将那帐簿慢慢递与独孤镜。

    独孤镜迅捷无伦的翻看几页,似乎有些莫名其妙,问道:“殿下,这是何意?恕奴婢愚昧不懂。”

    李俶淡淡道:“哦,莫非你还要我说得一清二白?你自己做下的事,如今罪证确凿,还想抵赖不成?”

    独孤镜“扑通”跪伏于地,仍无惊慌之态:“奴婢实在不知,请殿下明示。”

    李俶冷笑一声,道:“看来你实是不知悔改。……这本帐簿上,难道不是你的笔迹?”

    “这,确是奴婢亲笔所记。”

    “所记何事?”

    “乃是近三个月来,奴婢在西市新建长安城最大的绢行帛市,付与诸位匠人的工钱。”

    “那真是机缘巧合,”李俶眉宇不动,直盯着她的眼睛,慢慢说道:“本王近日捕住几个在市井之中散布王妃谣言的,他们的名讳,竟与这帐簿上其中几名,一模一样!”

    独孤镜浑身一震,眸底精明敛去,却随即镇定,抬头沉着坚定的回道:“不!奴婢冤枉,奴婢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怎样的事?”李俶并不放松她,依然紧紧追问。

    “殿下若疑我买通他人,故意散布不利于王妃的传言,就请殿下将那捕来之人,与我当面对质,立时可见究的!”独孤镜眼中回复冷静的流光。

    李俶不动声色与她对视片刻,忽的拂袖将她扶起,道:“好,我信你!”

    “殿下!”独孤镜似是不相眼前之事,朦朦水光飘浮眸中。

    李俶已回头携沈珍珠的手,征询问道:“珍珠,你认为如何?”指尖轻触沈珍珠掌心,沈珍珠心领神会,也笑答道:“我自然也信。独孤妹妹聪慧可人,怎能做出这种事情。《张仪传》中也说过,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看来有人着意要栽赃给妹妹,只可惜这方法太过蠢笨直捷,怎能瞒过咱们刑部尚书的法眼。”她这一说,连李俶和独孤镜面上都有了笑意。

    “只是有一点十分不公平,我却不得不说,”室内气氛渐佳,沈珍珠接着说话,见李俶和独孤镜都是一愣,乃笑语上前挽住独孤镜之手,对李俶道:“独孤妹妹现已是孺人身份,还是左一句‘奴婢’,右一声‘奴婢’的,叫人听了好不自在。”独孤镜不好意思的低头,她虽被李俶纳为孺人,其实并无夫妻之实,少女的差涩还是有的。听沈珍珠说道:“再说,殿下你还让妹妹抛头露面,为你四处奔波,实在不妥!”独孤镜眼波一凝,心中着实一沉,却听沈珍珠又将话扯开了去,问她西市的绢行帛市何时开业,有哪些花色的布帛,这才放下心来,一一回答。

    待独孤镜走后,沈珍珠才对李俶道:“你这样故意试探她,真有兵行险招之嫌。她若是反了你,将所知经营和钱帛悉数卷走,你真真就人财两空!”

    李俶敛眉轻笑:“我敢试,就会安排周全,你且瞧着,今日之后她的一举一动,莫能逃出我的眼线。我总得知个深浅——她究竟在我背后玩过什么花样。”

    “无论玩什么花样,她终究不是为了你?”沈珍珠带着戏谑的冲李俶笑了笑,这样的神情是李俶从没见过的,不由揽她腰肢入怀,笑问:“你呢?你可会象她一样,争我抢我?”

    沈珍珠扑哧一笑,轻轻由他怀中挣脱开来,说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不等李俶开口相问,故意皱着眉头,牙根狠咬,偏掩不住神色中的笑意喜悦:“你当初为何执意纳独孤镜为——”那个“妾”字尚未出口,樱唇已被霸道的狠狠堵住,她静静的闭上眼,沉浸在这一刻的悸动和温柔之中,这一吻甘甜沁骨,流连难舍,良久,良久,李俶唇齿附于耳畔,微声道“衣薄风香”,她只觉羞不可抑,耳根滚烫,连如玉粉颈也羞得通红,这更令他神魂微漾,托起她柔软纤细的身子,夏日紫湖纱衣无声委地……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