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第三十一章 不见江湖行路难
    那日她被张涵若和薛鸿现救出,本以为被安庆绪追赶凶险万分,万幸不知何故安庆绪并没有率兵追出城外。

    张涵若一行朝西急行百余里方停下扎营休息。至晚间,沈珍珠的所中迷药药效渐解,由混沌中清醒,似是做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

    张涵若万分懊悔羞愧,含泪向她请罪,她得知前因后果,倒对张涵若起了怜悯之心,力劝张涵若率兵投奔唐军。

    张涵若却道:“我张氏昔日反唐,今日反燕,如今再去投唐,翻覆无常,莫过于此。今我宁可落草为寇,也不做这等事!”张涵若决定之事,素来百折不悔,沈珍珠无法再劝。

    黄昏,夕阳将山林溪水染上金黄色。丝丝沁骨寒意渗入沈珍珠四肢百骸。她倚在一颗树下,情不自禁缩缩身子,抚摸自己面颊,连手也冻得木然,触到面上毫无感觉。这个地方很隐弊,不易被他人发现,却能清晰看见大道上车马和人的行迹。

    她在等,等薛鸿现。

    那日她被张涵若和薛鸿现救出,本以为被安庆绪追赶凶险万分,万幸不知何故安庆绪并没有率兵追出城外。张涵若一行朝西急行百余里方停下扎营休息。至晚间,沈珍珠的所中迷药药效渐解,由混沌中清醒,似是做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张涵若万分懊悔羞愧,含泪向她请罪,她得知前因后果,倒对张涵若起了怜悯之心,力劝张涵若率兵投奔唐军。张涵若却道:“我张氏昔日反唐,今日反燕,如今再去投唐,翻覆无常,莫过于此。今我宁可落草为寇,也不做这等事!”张涵若决定之事,素来百折不悔,沈珍珠无法再劝。

    张涵若知沈珍珠心事,本愿派几名兵士护送沈珍珠赴灵武与李俶相聚。正巧薛鸿现要立即回山拜见师傅,她回山之路,与沈珍珠灵武之行,恰是同路,允诺护沈珍珠至灵武后便回山。薛鸿现武艺张涵若一百个放心,兼之这一路兵荒马乱,护送人员多的话反而不便,当时与沈珍珠商量后,便设法购得一辆小马车,改着男装,由薛鸿现驾车送沈珍珠前往灵武。

    三日后至某路段,二人口渴难当,山林下溪水潺潺,薛鸿现便去取水,沈珍珠留在马车中等待。

    薛鸿现离开不过一刻钟,后方刹时传来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并杂着马蹄、惨叫、鸣镝、拼杀之音。沈珍珠警惕的刚掀开车帘,就听到空气中被撕裂一般的呼哨声,霎时一支强劲的箭矢破空由马车顶飞过,直刺入道旁树干之中。

    沈珍珠往后望去,见数百名兵士拥着残破旌旗,且战且退,怆惶逃来,不知逃者是何方军队,追者又是何方,双方混战厮杀,愈来愈逼近自己,不时有流矢左右射来。沈珍珠急煞,朝薛鸿现取水方向大喊数声,声音却全然湮灭在打斗声里。她稍作思索,当机立断,决意立即下车躲避于树林后。

    方欲跳下马车,又听见当空箭矢呼哨,两支箭由头顶交叉飞过,在空中相碰,倏的掉落在马身上。那马陡然受惊,狂蹦而起,展开四蹄就往前奔去。沈珍珠一把抓住缰绳,用尽全身气力伏于驾车之位,不让自己被抛下马来。那马狂奔有一柱香功夫,开始放慢步子,乱兵也没有跟上来,沈珍珠心下一宽,失神放松缰绳,“咚”的由马车上滚下,所幸身上并没有受伤,那马也不等她,自提蹄向前慢慢奔去。

    沈珍珠不敢再回原处等薛鸿现,一番思索下来,觉得薛鸿现亦无马车,若发觉自己不见了,该是循路找来,不如就在此地隐慝,等候她的到来。

    一刻钟、两刻钟……该有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了,薛鸿现没有出现。

    夜幕终于笼罩天地,路上的车马渐渐稀少。沈珍珠由树林后走出,十月天干冷,冷得清澈,冷得纯粹,她若再不出来走动,怕会冻坏。干粮存于马车中,现在全没了,薛鸿现不见踪迹,她不由一遍遍问自已:我该怎么办?原来乱世之中,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生存如此之难。忆及当年被西凉人掳掠,她亦没有象现今这般茫然无助——是啊,当年她深知李俶会想尽办法救她脱困;而现在,他可知她还活在世上?就算知晓,他又能如何?她的适儿,她骨中之骨,血中之血,已有四个月,他长胖了么?长高了么?长变了么?

    无论如何,她要生,她不要死。至少,要让她再见他们一面,摸摸他们的面庞,闻过他们熟悉的气息……

    这方圆数十里不见灯火人家,唯皓月当空,清泠孤寂。长夜里踽踽独行,甚或比白日行路方便安全。人,本是天地间踽踽独行的过客,惟有幸运者,找寻到心领情盍之所属。

    孤身行进在这荒凉阴森的道路上,怎不要心惊胆怯、毛发为戴呢!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有松鼠在高大的树上蹿来蹿去,还是更多不知名的生物,在夜晚中发生窣窣怪异声音,仿佛如影随形,如魅如真。

    沈珍珠越走越是心慌,情急步乱中连连跌了几交,跌得她头昏眼花,不辨天南地北,其实不过行了一里二里路,她就筋疲力竭,倚着一棵大树喘气不已,胸怀伤口处再次隐隐作痛,忙从怀里取出药瓶,生生咽一枚下去,方觉有所好转。困累交加之下,就此倚着树干慢慢睡着……

    “呵呵,原来是个小娘们!”睡梦中猛觉头上一凉,她瞬时惊醒,睁眼迎面看见一双豆鸡小眼,几近贴着她的面庞,头戴的乌纱幞头落在他的手中。她蓦的一惊,顺手将面前人往外一推,即刻一蹦站起:“你们做什么?”

    惊惶中方知自己一觉已至天色大白,面前是三名兵士——身上未戴铠甲,内衬衣裳破败,夹有血污,一个豆鸡小眼骨瘦如柴,一个胖墩壮实,一个顶着红红的酒糟鼻子。那豆鸡小眼上下打量她,不怀好意的啧啧赞叹起来:“这小娘们可真标致。”另外两人亦淫邪的嘿嘿而笑,同时向沈珍珠逼近。

    沈珍珠情知不妙,身子往后缩,后背一凛,抵靠树干,无路可退,一眼瞅见酒糟鼻子身佩的弓箭上,篆着个“唐”字,脱口道:“你们是唐军!”

    酒糟鼻子想是一愣:“小娘们还有些见识。”

    沈珍珠既想知唐军何以在此的究的,又要拖延时间,忙接着说道:“陛下原在灵武,你们怎会在此地出现?”

    豆鸡小眼哈一口臭气,熏上沈珍珠面庞,沈珍珠侧头屏息强自忍耐,听他说道:“房琯那老儿蠢笨如牛,兴起牛阵对敌,害得咱们大败溃退。不过……老子们艳福不浅……”色迷迷瞅着沈珍珠,竟是垂诞欲滴。

    原来肃宗一心早日收复西京,继任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房琯素来好大喜功、夸夸其谈,伙同张妃、李辅国说服肃宗率李俶刚刚招募到的五万兵马攻打西京,一来是建立功勋,二来张妃未尝不有私心,肃宗未及熟虑,竟而答应。但那房琯纸上谈兵尚可,亲临战场时,居然效法古书,套牛上阵迎敌,安庆绪迎战后顺风擂鼓呐喊,牛四方踩踏,唐军阵脚大乱,安庆绪又命放火焚烧战车,更是人畜相杂,死伤多达四万余人,唯有数千人四散逃跑,被叛军追击。

    昨日沈珍珠所见之阵伏,就是叛军其中一队正在追击逃跑的唐军。这三名兵士本在其中,心眼颇多,在双方混战时躲在暗处,待叛军将逃跑的这队唐军一举歼灭后,方偷偷跑出逃生。李俶招募的兵士虽多半存着报国杀敌之心,奈何招募仓促,难免良莠不齐,谁知竟让沈珍珠遇上这三名极为不堪的兵士。

    这种由战场败退下来的兵士,自然不会重返军中,已是天不怕地不怕,沈珍珠心知就算亮出自己身份,不但无济于事,更会徒增麻烦。

    豆鸡小眼猛的扑上,将沈珍珠搂入怀中开始扯她的衣襟,一边对身后两人道:“兄弟我先来,怎么样?”胖墩壮实的一直没说话,此时笑呵呵与酒糟鼻子往旁边就地坐下,说道:“好,由你,反正今日咱们哥仨个享受个够。”这口气,已然将沈珍珠当作待宰羔羊。

    沈珍珠骇然的瞪起眼睛,奋力向外挣脱,豆鸡小眼虽然瘦,胳臂却象铁钳一样,紧紧箍住她的手,那张臭嘴朝沈珍珠的颈上吻去,沈珍珠情急之下,张口狠狠咬下他的肩头,豆鸡小眼“啊”的惨叫,手微微放松,沈珍珠趁机抽了一只手,随意往腰间摸去,触到收藏的一支金钗。那豆鸡小眼恼羞成怒,扬手狠狠扇了沈珍珠一耳光,打得沈珍珠眼冒金星,又合身扑上。

    旁边两名兵士只嗤嗤的笑看,也不上来帮忙。忽听见豆鸡小眼“哦”的闷声惨叫,正在诧异,转头见豆鸡小眼缓缓倒地,那被掳美貌女子似全身一哆嗦,随即拨腿就跑。两人跃起去看——豆鸡小眼心口被刺中一枚金钗,显见不能活了。

    沈珍珠慌乱不堪,她杀人了!虽然此人罪该万死,但毕竟是她第一次杀人——狠劲将金钗插入他的心口,她仿佛听见他血液乍然而止的声音。她的手没有沾到鲜血,可她边跑边不住的在长袍上擦手,宛若全手沾满血迹。

    她没能跑多远,脚下一个磕绊,摔倒在地。

    “你跑得掉?”那两名兵士在她身后哈哈大笑。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