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第三十八章 镜里云山若画屏
    林间篝火熊熊燃烧。李俶搀着沈珍珠由马车走下,缓步走到火边。

    此行目的已非灵武,而是凤翔。肃宗得默延啜允诺借兵后,安西、北庭、拔汗那、大食的援兵纷至而来,肃宗乃决定驾临凤翔,集整兵力,克复两京。李俶便是在肃宗出拨前夕离灵武,赶至长安。

    路途尚远,且沿途所经郡县或已落入叛军之手,或百姓散走一空,一路行来,小心谨慎,避大道,走小径,越丛林,过险滩。然已至寒冬腊月,就算李俶能经受风雪中彻夜赶路的辛苦,沈珍珠亦无法熬住。风生衣传下令去,扎营暂歇一夜,随行十数名侍卫听了十分欢欣,断树为柴,在林间燃起篝火。

    火光掩映处,默延啜席地侧坐,手中拿着一皮囊酒,若有所思,慢慢啜饮。

    这是几日以来,沈珍珠第一次再见默延啜,遥遥望去,见其侧影如狂笔丹青,疏放恣肆。似是知道李俶与沈珍珠朝他走来,左手一扬,一样东西朝李俶抛来,李俶微微一怔,扬手迅捷接住,听他大声说道:“喝酒!”低头一看,又是一个盛酒的皮囊。

    李俶挽沈珍珠坐下,打开酒囊塞子,浓烈酒气中摒杂酸香味,便知是回纥特制,劲道极大的青稞酒。他本不善饮此种烈酒,仍是毫不迟疑的举起酒囊敬道:“李俶又欠可汗一个极大的人情。”

    默延啜侧首又饮一口酒,并不回望李俶和沈珍珠,眼光直盯远处黑黝黝山脉,问道:“那殿下打算如何偿还这个人情?”

    李俶微有愕然,想没料到他如此直捷,随即答道:“可汗若有所需,俶定竭尽所能。”

    默延啜哈哈一笑,“殿下此言好不大方!……若我要殿下将江山相抵,殿下可肯?”

    李俶微扬眉宇,抬起酒囊喝一口,笑答道:“这江山并不属俶所有,教我如何拱手相抵?”篝火劈啪脆响,火光映照下,他神色从容淡定,脸颊却有了几分酒意,伸手隐握沈珍珠。

    默延啜放低酒囊,转头问他:“若有一日,大唐江山社稷归殿下所有呢?”

    李俶隐有怒意,答道:“可汗一国之主,当知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此问是欲置俶于何地?”

    默延啜似是毫不在意的咕咕又喝几口酒,道:“殿下切勿动怒,本汗已有几分醉意,随意说笑,难能与殿下把酒畅饮,不如今夜我们一醉方休。”

    李俶亦回复神色,与他把酒共饮。

    一皮囊酒喝完,李俶醉意已酣,被扶携入营帐躺下。他醉酒后仍然极是安详,不似旁人乱嚷乱叫,晕天黑地,胡乱发作,只侧头沉沉熟睡。

    沈珍珠守候他良久,心中终究放心不下,慢慢走出营帐。万籁俱寂,连值宿的侍卫也在偷偷打盹。

    篝火将熄,火边仍坐立着一个人。

    她上前唤他的名。他闪电般转过头,温和的朝她笑,虽身有酒气,神志却清明万分。

    他没有醉。

    她却不好立即走开,只好站在他身后,轻轻问候:“你的伤?……”

    他却避而不答,只说道:“看来,我又要失去你。”

    她心中有无限感伤。

    篝火将熄,就如人世间,烟火繁华,终将消散,星光黯淡,终归隐退,世间的喧嚣终归于宁静,人生的浮沉终归于寂寞。一切都是过眼烟云,而她想抓住的,究竟是什么?

    她默默在他身侧坐下,仰望星宇。月夜之下,默延啜见她明眸凝神,玉容带笑,夜风吹过,拂动秀发,自有清秀雅淡的高洁气质,让人又爱又敬。不由问道:“你在想甚么,为何不说话?”

    沈珍珠收敛心神,强作坦然一笑,道:“我在想,那日你答允救婼儿,我似乎尚欠你一个条件。如今可想起向我提什么要求?”

    默延啜似乎颇有不快:“我早已忘记此事,你也尽快忘了吧。我从来不屑强人所难。”

    沈珍珠执拗的说道:“我会记得的。”

    默延啜畅然随意:“那也随你。”接着说道:“你应该知道,这一去凤翔,前途多艰。”

    沈珍珠微微一笑,“再怎样的艰难,我不也熬了过来。”

    默延啜微有忧色,“我早知道,你是宁踏上那荆棘遍地之路,也不肯随我而去。我虽不愿勉强你,但每念及你还要受许多苦楚,心中难能不担忧?““我既为俶的妻子,昔日可陪他受尽荣宠,万人仰视,今朝也要坦然承受艰险苦痛,这一层,珍珠早已想得通透彻底。”

    默延啜摇头,“珍珠啊珍珠,不知你这一生,还要受多少苦!”手扬处,盛酒的皮囊如脱矢利箭,抛入树丛。转头道:“当日你愿舍身救我,默延啜早已心中立誓,有生之年,只以你的心意为从,绝不违拗!”说至最后一句,有一丝悲怆于面上闪逝,遂又恢复可汗的庄重沉凝。

    沈珍珠却在这万分之一瞬间,捕捉到他的表情,心怀隐隐触动,情不自禁伸手去探他肩部,记忆中曾被叛军利箭射中,“还痛吗?”一语既出,倏的回神缩手,急急站起身便要离去。

    起身得急了,脑中微有晕眩,他臂上大力一扶,将她掀入胳臂之间,她怔住,随即推开,急切中也不知旁边是否有人看见,不顾身披裘衣滑落地上,匆匆返回营帐。

    李俶仍旧侧身熟睡。

    帐中烛火昏暗,他脸色潮红,英挺的面容略带倦怠。她过去为他再捂紧厚实被褥,忽觉手上一紧,李俶竟紧紧抓住了她的手,她欲要抽出,却见他在睡梦中翻了个身,断断续续说道:“珍珠,……别走,你……”她慢慢伏于他身侧,听他呼吸吐纳渐渐平稳,双手渥入被中,取得他身上的层层温暖,神思安定,昏倦袭来,不知不觉睡去……

    营帐外疏离树枝,在微风中婆娑晃动。

    第二日醒来,李俶微有愠色,“你是不要命了,昨晚竟然合衣而睡”,放下触摸她在额头上的手,松口气道:“还好。”转口说道:“也都怪我昨日贪杯,竟要你来侍候我,你现下觉得怎么样,可有什么不适。”

    沈珍珠倒觉得身上尚好,并无不适,李俶身为主帅,擅离军营已是忌讳之极,决不能耽搁他行程,当下若无其事的笑道:“你看我哪里象有病痛,快点上路罢。”

    李俶亲手为她系上裘衣,道:“那我们用完早膳就出发,再也不许这样!”

    说话间,风生衣已来禀道:“殿下,葛勒可汗已走了。”

    “哦,”李俶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

    “今日辰时属下探视可汗营帐,发现可汗留书,言明先行一步。”

    李俶点头,不再说话。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