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1标§】第五十二章 朝惊云气遮天阁
    再过三天,沈珍珠终于收到默延啜所称“礼物”。

    一只狭长锦盒,午后悄然置于妆台上,下压信笺。沈珍珠问遍左右,谁也不知这锦盒、信笺何时由何人放上妆台。

    沈珍珠展开信笺,只寥寥八字:“大礼奉上,望如卿意。”她从未见过默延啜汉书,不知此信笺是否由他亲笔所写,然笔法遒劲,力透纸背,已不是寻常书**底。

    那锦盒宽不足三指,长一尺有余,拿在手中不甚沉重。沈珍珠略掂掂分量,倒是暗笑——莫非是什么珠宝项饰之类,默延啜真是在中原呆得久了?

    窃笑中随手打开锦盒,不禁呆了呆。

    锦盒里静静平躺着一枚箭。

    一枚精致的白羽箭,箭长五寸,精钢箭头,荆木箭杆。这种箭沈珍珠见得多,当年与李俶郊外游乐,便常以此种箭支习靶。朝廷对百姓习箭从未明文制止,故而此箭市井与兵器坊都有制作,且制出之箭,相差甚微。换而言之,这只是长安城中处处可见的一枚最普通的箭羽。

    然而这绝不是一枚普通箭羽。沈珍珠由锦盒中将箭拿出,箭杆微微扭曲,是被人使用过的。她执著箭,手指由杆身缓缓滑至箭头,指尖一挑,触到箭头细如游丝一抹血迹!

    她手微微发颤,何灵依却急急奔入室内,向她禀报一件甫方发生的大事——裴昭仪被刺身亡!

    说来也要怪裴昭仪时运不济、噩运当头。

    今日张淑妃率后宫诸妃嫔赴大慈恩寺烧香礼佛,沈珍珠本也应当随行,只因近日气温骤降,李适早起发热咳嗽,淑妃特命沈珍珠不必跟从。李适之病症近午时才稍减症状,淑景殿一班**女、嬷嬷前后侍候,忙得上蹿下跳,甚是混乱,故而那锦盒何时被人送来无人知晓。

    淑妃一行十数名妃嫔在晋南坊大慈恩寺礼佛、听经、布施、服用斋饭,一切都十分顺当满意。临到乘辇回宫,裴昭仪辇舆不慎被挂破一角垂帘。张淑妃便力请与裴昭仪换乘辇舆。

    裴昭仪乃肃宗第九子僙的生母,原与张淑妃同为太子良娣,且尚比张淑妃早入东宫,名位在张淑妃之上。她的先祖,正是隋朝赫赫有名的裴元庆,临到这一代,早已人势衰微,裴昭仪以容貌秀丽入选东宫,从来步步小心谨慎,和顺退让,是宫中人人皆知的第一个老实人,若不是育有一子,指不定早被其他妃嫔排挤到何处。换乘辇舆这等逾越礼制之事,裴昭仪原本怎肯答允,但张淑妃情真意切,一口一个“姐姐”,言道“姐姐自相识来便对我照拂有加,僙儿也是兄长”之类话语,裴昭仪万般推辞不过,且在寺前拉扯推受甚为不雅,只得乘了淑妃辇舆在前。

    哪知世上事无巧不成书。裴昭仪辇舆刚出晋南坊,斜剌里飞出一支冷箭,直穿帘帷而入,裴昭仪被箭正正刺中额间,当场薨逝。一行车驾大乱,不仅寻刺客无果而终,连刺中裴昭仪那枚箭支,也在混乱中不见了。

    何灵依入内室时,沈珍珠已疾将那箭藏下。此际大吃一惊,这锦盒中的箭,难道就是?——这默延啜也忒的大胆敢为,只可惜张淑妃逃脱,倒让无辜的裴昭仪殒命。

    往淑妃所居承香殿去,正要经过大明宫光明门。辇舆抬得不紧不慢,掠起帘帷一角,远远的看见宣政殿前人头攒动,诸多朝臣由殿中退出,三三两两凑在一团商议着什么,又看着四五名侍卫捆粽子般押着一人,往天牢方向行去。在辇中看不真切,只觉得那被押之人身影极熟。而那人似是被捆绑过紧,极不舒适,左右摆动身躯,头直往后望,口中生生喊着“冤枉”。

    沈珍珠这才看清是谁。

    原来是薛嵩。

    想来也是,薛嵩自投唐室后,一直不甚受重用,只在军中委了个副将之职。至随肃宗归京,朝廷人才凋敝,值此用人之际,肃宗见其直率且武艺不弱,才任其为内飞龙副使,只在飞龙使程元振之下,负责后宫护卫。今日出此大事,那刺客明显意在刺杀张淑妃,此时不仅刺客未能抓获,连冷箭都消失无踪,怎么不让肃宗震怒?

    到达承香殿,与其他妃嫔命妇候于殿下,等待通传。天已极冷,隐隐约约由殿中传出稚弱的呜咽之声,沈珍珠忖估是李僙,心下恻然,颇有愧疚。

    承香殿的管事内侍朱公公由小角门出来,满脸堆笑,团团打拱作揖道:“娘娘被吓得不浅,眼见正惊魂未定呢,还在劝慰着九皇子殿下,娘娘着老奴传话来着,多承诸位娘娘、夫人好意,今日都请回吧。”

    沈珍珠待诸妃嫔命妇都散了,还在殿外聆听李僙哭声许久,才缓步往辇舆走去。明明正午,难得的阳光和煦,偏觉宫宇阴冷瘆人,终究是高处不胜寒。上辇舆,瞥见独孤镜由西侧小门匆匆往承香殿中走去,那值守于殿前的内侍也不拦她,引着她入内了。

    回淑景殿不过一盏茶功夫,听到殿外窸窸簌簌的说话吵嚷,严明满面通红,大踏步迈入殿中,愤愤禀道:“真是大胆!李总管竟着人要检视淑景殿。”所称李总管,自然是李辅国了。

    跟在他身后的正是内飞龙使程元振,上前道:“严统领误会。”对沈珍珠解释着:“只因淑妃娘娘遇刺,娘娘和李总管为策万全,深恐有刺客潜于各处宫宇,才特命某前来查看。绝不是有意要冒犯王妃。”程元振自由内飞龙副使擢升为正使,愈发英气勃发,说话间一字一顿,已有几分不容置疑。

    沈珍珠慢条斯理的将手中茶盏放置几上,缓缓地抬头,也不笑,细细的将程元振上下打量。程元振给她瞧得颇有忸怩,补上一句道:“程某也是奉命行事。”

    沈珍珠这才稍露笑意,对身侧道:“既如此,灵依,你且领着程大人到各处看看。”

    程元振不敢造次,只自己一人,随着何灵依往四处宫室检视。

    沈珍珠乘隙问严明道:“今日可有什么生人进出淑景殿。”

    严明回想片刻,不假思索答道:“今日正是某当值,除却太医,并无生人进出。王妃,何以有此一问?莫是真怕有人潜在殿中?”

    沈珍珠只笑不答。放锦盒入殿的,要么是淑景殿之人,要么武艺超群,趁严明等侍卫不戒备,潜入殿中所做。小小一个淑景殿,当真是人流多杂。

    程元振与何灵依极快便回至殿中,沈珍珠微笑道:“如何,有严统领在此,哪里容得人偷潜入我淑景殿。程大人辛苦了。”

    程元振却上前一步,躬身道:“为保王妃安全无虞,程某恭请王妃移步,同入王妃内室检视。”

    “程元振,你实在欺人太甚!”严明忍耐不住,直呼其名怒喝起来。

    “哎呀呀,淑妃娘娘正担心呢,哪想真的吵上了,”一阵干笑声中,李辅国腆着肚皮摇晃进殿了。李辅国近年渐渐发福,气色愈发的好。沈珍珠听闻他回长安后,恃着受肃宗淑妃信宠,竟要强娶永乐坊一良家女子为妾,那女子抵死不从,竟悬梁自尽了。本朝宦人娶妻也属常事,李辅国早在东宫时就聘过一妻一妾,孰料仍是意犹未满,做下这般发指之事。

    李辅国进来倒是恭恭敬敬的行个礼,唱喏道:“淑妃娘娘念叨着,虽说旁的殿宇也得细查,但王妃乃是御封一品夫人,广平王殿下远在洛阳,疏于照应,若有刺客藏匿在淑景殿伤了王妃,叫娘娘如何向殿下交代?嘱奴婢来,正是说王妃内室等闲男子岂可随意进出——实是太过腌臜。奴婢阉人一个,少有许多避讳呢!”

    沈珍珠心道,这世间最腌臜的男子,怕是莫过于你了。道:“娘娘厚爱,倒真叫我汗颜、无处置身。公公与程大人日夜操劳,宫中守卫这般严密,岂会真有刺客?”扑哧笑一声,又道:“若真有刺客,又怎能怨到娘娘头上,真是要折杀我了。”

    李辅国干咳着,“王妃谬赞老奴,依奴婢所见,还是保得万无一失的好。请王妃小移莲步,体谅淑妃娘娘一番苦心——”

    沈珍珠暗自冷笑,说了这般多,不过为那锦盒罢。于是特意将脸板直,振袂,语有愠意,“公公这样说,是要怪我了——”

    李辅国赔笑,“不敢,不敢,奴婢不敢,王妃要体谅奴婢们办事的难处,咱们也就给王妃磕头了。”说着,捋起长袍下摆,作势就要拜下。以李辅国现时的权势,他忖着沈珍珠必碍情面,不敢生生受他磕叩,只待沈珍珠出言阻拦,便可收场。哪想沈珍珠倒似突然发愣般,未有阻拦,他这一拜僵在那里,只得索性叩下去,膝盖已着了地,却听沈珍珠惊道“公公这是作甚,快请起”,使个眼色,严明忙上前去搀李辅国,李辅国气恼已极,不敢发作。

    沈珍珠长叹一声,道:“公公之言,不无道理。也罢,公公只管进去查看罢,我乃女流,素来胆小体弱,若真有什么人藏匿其中,怕是躲闪不及。本妃且在外边等着公公罢!”

    李辅国闻言喜之不胜,连连道:“多谢王妃成全,奴婢这就去了!”说着,朝身后几名心腹内侍招手,便往殿后内室走。

    再回至殿中时,已是掩不住的眉飞色舞,手中正托着那只锦盒。觑着沈珍珠,洋洋有得,手里掂量着锦盒重量,道:“王妃,这是何物?”

    沈珍珠愀然变色,叱道:“公公竟敢翻动本妃私件!灵依,还不向公公讨还?”

    李辅国呵呵笑起来,“私件?王妃恕奴婢冒犯,此物万万不能归还王妃了!”

    沈珍珠大怒,“李总管,你这是何意?!”

    李辅国又是哼哼一笑,“奴婢只疑这锦盒中,有大逆不道之物,王妃如此急切,敢不敢当众拆开来看?”他这一说,在场众人都面露异色,连程元振亦是盯住这精致锦盒,眸中满是疑惑。

    沈珍珠冷哼,“本妃已说过,锦盒并盒中之物,乃是本妃私件,岂容随意在众人面前展示。”

    “奴婢偏要冒这大不韪,瞧瞧这锦盒中王妃到底藏的什么宝贝!”李辅国只咬住不放。

    “你敢!”沈珍珠霍然站起,厉声制止。

    程元振也在旁暗地小声劝说:“李公公,既是王妃私件,还是不看的好,何必触怒王妃呢。殿下,这两天也快要回来了。”

    李辅国却愈加要当众揭开这锦盒之迷,一把搡开程元振,道:“待我打开锦盒,你们方知是何人大明妄为!”说着,便伸手去揭锦盒盒盖。

    “住手!——”

    蓦地里一声断喝。斩钉截铁,威严凛凛,不容抗拒。

    李辅国不自觉回头望去,脸上颜色顿时变了。

    沈珍珠心头一跳,狂喜袭来时,倒不敢信自己耳朵,只是胸怀瞬的稳重踏实,慢慢的抬眸,向来者望去。

    冬日天色阴沉,大明宫、太极宫,上百座殿宇,都隐在阴霾里。

    惟他如一轮骄阳,着高冠、按长剑、入殿宇,掀过巨浪狂风,四壁生辉,光彩奕奕,炫目不可逼视。

    他黑瘦若许,却使面部棱角更加分明,腮下青青胡楂,增添刚毅不羁。双眸凝聚精锐之气,眸动处灿若星辰,神态自若的往李辅国身上一扫,如施了定身法,李辅国便伫立不敢动。

    他身后数名重甲兵卫,挺拔威武如山,兵甲的铁灰之气,迎面扑来。

    沈珍珠缓缓走向他,目中盈盈有物,柔声道:“你回来了……”

    他看着她,有一刻间,神情如此专注,握住她的手。

    他是刚刚赶到的,想是一路策马奔波,匆匆奔至殿中,手心很暖。真好。

    “奴婢拜见殿下。”李辅国倒是回过神了。

    李俶冷冷的,“原来公公还认得本王?!”

    李辅国仿佛惶恐不已,口舌交织不清,赔笑道:“这,这……我,奴婢也是,也是为陛下尽忠。”

    “不知这小小锦盒,与公公的尽忠,有何关联?”李俶目光缓缓移至李辅国紧紧抓在手中的锦盒上,“我广平王府虽已被毁,也决不容任何人轻慢!”

    李辅国何等样人,只一时被李俶气势所迫,知李俶身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统御三军,亲临敌阵,执尚方宝剑,可于阵前斩将,自征战两京以来,剑下斩杀之人无数,生恐他一时气极,将自己也当作出战不力的将士,拔剑斩杀,那可是大大的划不来。面前形势稍缓,随即回道:“殿下此言差矣,殿下可知淑妃娘娘今日险些被刺?”搬出淑妃,向来是百试不爽的金刀。

    “本王自会向娘娘问安。”李俶捋长袍,端端正正坐到大殿盘龙正椅上,数十名重甲兵卫鱼窜而入,侧立两旁。

    李辅国吓得背心生出一层冷汗。他本就无才无能,只因多年侍候肃宗、淑妃,极得贴心谄媚之术,更兼自马嵬之变、拥肃宗即位立下汗马功劳,故最得信重。当此之际,虽心头害怕,也知李俶必不敢真的对自己动手,乃强撑着一口胆气,道:“王妃与淑妃娘娘被刺,绝脱不了干系,这锦盒中之物,便是凭证!”

    李俶眸光精聚,盯着李辅国,一字一顿,沉声道:“李公公,你在此胡言乱语,可知罪?王妃一介女流,手无缚鸡之力,怎会与淑妃娘娘被刺扯上关系。那锦盒是我王妃私件,若她不允诺打开,你便是告至御前,本王也绝不许你打开!”

    “殿下好气势,那奴婢只得依殿下所言,原样回话与陛下和淑妃娘娘。”李辅国面上一样红,一阵白,话是这般说,人却还没有走的意思,想是拿不定主意,不知此时此地该不该与李俶如此锋芒相对。

    “原来如此,”沈珍珠在这时轻笑出声,“原来李公公执意要打开此锦盒,竟是怀疑本妃与刺客有关?”回首对李俶道:“殿下,既然如此,为消疑窦,还是打开锦盒让李公公、程大人瞧上一瞧罢!”想一想,仿佛极是好笑般,“莫非这锦盒中还能藏有凶器?”

    “珍珠,”李俶低唤她的名,声音中是含着担忧与警示的。沈珍珠眨眨眼,冲他莞尔一笑。

    李辅国绝处逢生、迫不及待,“殿下,王妃既已答应,奴婢就失礼了!”

    猛的掀开盒盖。

    (天津)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