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1标§】第五十七章 重重曲涧侵危石
    “还没有消息么?”

    次日正午,长安沈府宅中,沈珍珠忧心忡忡,举箸无味,干脆挥手让侍女撤去。为便与风生衣等通消息,沈珍珠未回宫中,暂时居于沈氏在长安的旧宅。自沈氏一家都回吴兴后,此宅只留一名老家人打理,安禄山入长安城后所幸未被滋扰。

    风生衣道:“我们已依照王妃的吩咐,在长安城中广散人言,薛家父女二人只要还在城中,迟早会听到的,王妃请放宽心。”

    “冯翌,”沈珍珠忽然直呼他的本名,风生衣有些微恍惚,以为听错,听她说道:“依你看,我这个计策能否成功?”

    她的计策,便是投薛嵩嗜官爱权之性,遣心腹人等在城中酒馆、茶寮、东坊西市广散言论,说当今圣上知道错怪冤枉了薛嵩,有意为薛嵩昭雪复职。

    薛嵩若真是张淑妃指使诬指李俶,则薛鸿现劫狱一事,应是她所始料不及。然而形势发展,无论薛嵩能不能被找回,对张淑妃均是有利,此时她就算得何灵依报讯,也多半按兵不动。而薛嵩若得到散布的假消息,应会以为是张淑妃从中周旋得赦,薛鸿现虽武艺高强,但薛嵩如果自己耐不住权势之想,多半不会听从薛鸿现,必会有所行动。

    “以冯某所识的薛嵩,决不会轻易弃官不做,只是他何时才会冒出头来,实是难以预料。”风生衣略作思索后回答。他不是第一回距她这般近,今日想是天色昏暗缘故,她端坐在自己面前,眸光幽静,容颜上却似笼着一层轻雾,看不清她的喜与愁。也许,是他素来不敢端视的原因。他倏然一惊:自己正想什么,忙的收敛心神。

    “是啊,”沈珍珠叹口气,“我们只有三天时间,三天……”她站起侧身凝思半晌,回头望向风生衣,“噫”了一声,道:“你眉宇爽明,倒似颇有几分信心?”

    风生衣揖首一笑道:“冯某只是对殿下与王妃素有信心,天若偌我大唐,必会让殿下安然渡过此劫。”

    沈珍珠有些惊诧:“与你相识如此之久,不曾想你学武之人,竟然有天命之说!其实多年来你助殿下所做之事,不能是在尽人事么,若无人事,何来天命!”

    风生衣道:“正因如此,冯某今日更加相信殿下是天命所归,无人可以伤及。”略有停顿,接着说道:“所以王妃无须过于烦忧,冯某见王妃茶饭不思,容貌渐见憔悴……甚是担心!”说至最后四个字,声音低不可闻。

    沈珍珠先是轻轻一笑,“你是在宽慰我么?”风生衣正要称否,却听沈珍珠声调一转,疾声道:“冯翌,你可否告诉我,殿下是否有什么事瞒着我?!”

    风生衣心头如巨石激撞,见沈珍珠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那目光虽不灼灼逼人,却清月般明朗,直似能照透他的五脏六腑。犹是他武艺惊绝天下、入仕多年,早练就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功夫,此时也只能暗调内息,生生将一口气压至丹田,与此同时,脑中已晃过千百个念头。

    他说道:“王妃聪颖之至,殿下固然有国事不可一一向王妃述说,但以属下所知,绝无刻意隐瞒王妃的事情。”

    沈珍珠一动不动立在那里,半晌才挥袖道:“好,你回去吧。”

    傍晚时分李婼来访。因李婼居于大明宫,沈珍珠特地遣近旁宫女请她出来,只为着她注意察看张淑妃等人的动静。李婼得知原委,自然一口答应。

    这一日直至交更,仍无薛嵩的任何消息。沈珍珠守着长安城图苦思冥想,守候消息,直到精力不支伏案睡着。这第一日的期限,就这样过去。

    第二日,严明来报:有人曾于凌晨看见一身形酷似薛嵩的人在皇城外一晃而过;长安城内各处驿馆几乎均已查过,尚未发现有如薛鸿线与薛嵩相貌的人投宿;各处城门尚无异常情况。严明甚是焦急,胡须在两日内花白数缕。李婼带出消息说张淑妃与独孤镜、李铺国似乎别无动静,每日在殿中谈笑说话而已。

    到第二日晚间,风生衣、陈周、严明三人皆齐聚于沈府,此时第二日的期限将至,明日时若还不能找到薛嵩,可就晚了。诸人都是两日两夜未曾睡眠,困顿之下均添了着急之色。风生衣道:“若那薛嵩再不出来,明日冯某只能去求郭子仪元帅了。”郭子仪手握重兵,且因共伐叛军而与李俶交厚,万不得已下唯有出此下策。

    陈周急得牙痒痒,只恨自己无力将长安城翻个底朝天。其实以薛鸿现之能,就算他将长安城倒翻过来,薛鸿现也能携薛嵩遁离。

    沈珍珠道:“现在可庆幸者,唯有一条。”

    惟可庆幸,薛嵩应该尚未离开长安城!那些散布出去的消息,确是起到作用。

    长安城太大,薛鸿现与薛嵩要躲起不让人发觉,实在太容易。陈周道:“某查出薛嵩曾在城中置办过一处私宅,只是具体所在无人知晓。”

    沈珍珠道:“薛嵩性贪,性贪者必好炫耀,我就不信,他没跟人提过私宅所在!”说话间已走至几案前,提笔匆匆写就几个字,拿与严明道:“你速拿我的信函去找程元振,请他帮我一个忙,挨个查问诸内飞龙使,看有无人知道那处私宅。”

    严明迟疑道:“这程元振,可是与张淑妃走得甚近!”

    沈珍珠语速快捷:“你且莫小瞧那位程大人,他处事精细,处处为自己留有后着。我相信,他必会帮这个忙。快快去吧,别耽搁了。”说到此处,微微笑道:“你曾与他有过争执,少不得多向他道歉赔礼。”严明答应着“某省得了”,人已飞奔出去。

    这三人方走,张涵若蓦地来访,入室便道:“姐姐为何不在宫中,竟在这里呆着,别是与殿下吵架了?叫我好找!”这两日长安城内虽大举搜捕薛嵩,但个中真正原因却是保密至极,除御前几个紧要人外,王公大臣们都不知李俶被暂拘大明宫,朝中局势或许瞬息巨变。

    张涵若说话间嘴角微翘,眼波流动,她那般明丽之美本就惊人,此际似笑非笑,烛火半映于面颊当真称得上流光溢彩、光华闪耀。沈珍珠心中暗暗叹口气。

    张涵若见沈珍珠容色暗淡,心中一突,止住笑意,小心翼翼的说道:“别是我说中了吧!”转过话题道:“姐姐前日特意来我府上找薛家妹子,是为薛嵩被劫之事吧。说来薛嵩之事,都是我的错!”

    沈珍珠一惊:“怎么说?”

    张涵若蹙眉道:“那日是我无意中提起薛嵩被押大理狱,想是薛家妹子听后才存劫狱之心。现在长安城上下被掀了个底儿朝天,薛家妹子虽然武艺好到底心不深,不知有无危险。若她来投我,我定会想办法保护她。”

    沈珍珠默许严明暗地监视张涵若府第来往人等,多少有些担心张涵若私下收藏薛鸿现,但看今日情状,张涵若竟是全然不知,心中原存的希望又渺茫几分。

    送走张涵若已过亥时,离最后的期限不足十二个时辰。沈珍珠自知再无法安寝,命侍女移去长安城图,只奉宣纸一张铺于几上。

    也许有什么是她没有想到,或者,是不愿而对的。

    或许,那才是这件事最关键处。

    那,是什么?

    她的计策,还差“一点”。

    便如未着睛的飞龙,只需一点,飞龙在天。

    她打开西窗,凛风扑面,雪花纷飞。这个世界如此干净纯洁,却步步险机。敌与友,亲与疏,永远变幻无定。她可以掌控多少,该如何坚持下去?

    她脚步虚浮,全身的力量都要耗尽,然而她必须振作,她不能倒下。

    她就那样立于窗前,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她在想什么?也许什么也没有想,也许已思接千年。

    她看着夜色一分分淡去,看着黎明的曙光一寸寸燃起。

    她终于推开室门,说道:“速请冯翌大人!”

    当风生衣站在她的面前,她斩钉截铁般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要以最快的速度,在长安城内散播这个消息:广平王妃正在的沈府宅内。”

    亥时,距肃宗给予沈珍珠最后期限,只有一个时辰。

    风生衣面色惨白,陈周不停的踱步骂咧着。沈珍珠全身冷汗层层渗透衣裳,眼前阵阵发黑,然仍强撑而坐,咬牙一字一句说道:“再等等,也许——”

    风生衣踏步上前,揖道:“为今之计,冯某先去请郭子仪元帅——”未及沈珍珠答话,陈周攥住风生衣佩剑,挡住去路道:“求旁人作甚!殿下岂是束手待毙之人,不如……”风生衣双目虎瞪,断喝一声,阻住陈周下面的话:“休得胡说!”那阵势,却是极力阻止陈周往下欲说之言。沈珍珠看在眼里,更增几分凄恻之感,摆手道:“你们有多少事瞒着我,我也无心计较,你们且爱做甚就去做甚,让我安静一时半会!”

    “轰”,严明撞入室中,踉踉跄跄站立不稳,右手一闪,“咣”的拔出佩剑抵于地面,这才稳住身形,断断续续报道:“王妃,我们已找到薛嵩的私宅——”

    沈珍珠站起身来:“什么!”

    “可是,可是我们到达时,已人去楼空。”严明说到此处,脚下一软,蹲倒于地。程元振虽应允帮忙,但昨晚查问宿夜一无所获。至今日午时,一内飞龙使突然记起薛嵩与另一内飞龙使名唤赵勇的近日相处最好,但赵勇恰好近三日都不当值。严明几番问询查找,好不容易找至赵勇家中时已近戌时,由赵勇领着马不停蹄绕过大半个长安城找到薛嵩私宅。然而,终是去晚一步,那宅中虽有居住痕迹,人却已遁走。

    沈珍珠颓然坐下,方未坐定,又有“报——”声骤起,一名淑景殿侍卫全身披雪,入室迎头跪报道:“刚刚由金光门守军传来的消息,有人由城头强跃城门,现已逃出城了!”

    沈珍珠心头一阵剧痛,只觉呼吸如此容易之事,此际竟然艰难之至,听到耳侧有人急呼“王妃,王妃”,声音一时近、一时远,她茫茫然如在梦中,她一手往椅背撑去,那椅背冰凉透心,她忽的全身一凛,那神智猛然回归,全身不知哪里来了些力气,竟而稳稳的站立起来。

    她一一望过面前三人焦灼的眼神,勉力笑道:“我没有事。”目光慢慢移动,突然停止,问道:“你有什么事?”

    三人都是一愣,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却见室中一角立着个内侍,沈珍珠原来是问他话。那内侍想是来禀报事情的,却正看见沈珍珠发病的危急情状,一时吓得愣住,此时听到沈珍珠唤他,仍是颤颤桅桅的踱过几步,跪下回话道:“奴婢,奴婢是来禀报,外面有人指名要拜见王妃,王妃,您见还是不见?”

    陈周一拍大腿,喝骂道:“你这阉货,没见王妃身体不适?还见什么不相关的客!”忽的省起自己口出污言,忙对沈珍珠请罪道:“王妃,某失言了!”

    沈珍珠眸中却闪出一丝晶亮,淡淡地说了个“请”字。

    内侍很快引着人进来了。

    来人身形高大,着厚厚的深灰大氅,将整个身子都包裹进去,氅帽遮掩住面容,只露出一双眼睛。风生衣三人上下打量来人,更是暗握兵刃,生恐突发意外。来人入室微站一会儿,瞪住眼睛看清沈珍珠容貌,这才一把子脱下大氅,“咣当”将腰间佩剑扔掷地上,伏地跪拜沈珍珠道:“求王妃助我啊!”

    沈珍珠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果真是薛嵩。他来了。

    沈珍珠尽量保持语调凝重镇定,问道:“你要本妃如何助你?”

    薛嵩叩头道:“殿下吩咐薛某做的事,薛某决不敢有违。小女鸿现劫狱,并非薛某之意。求王妃指引薛某在陛下面前说明事情真相,容某能官复原职。”

    沈珍珠心中猜测,此际全被证实。万种滋味齐泛心头,见风生衣和陈周目中都有惊诧之色,此时不欲说任何多余之话,只挥袖道:“好吧,严将军,你这就带薛嵩入大明宫。薛嵩,殿下当日教你说什么,你照说就是!”又对风生衣道:“你们都去吧,暗中护卫薛将军,要将他平安送至大明宫。”

    薛嵩大喜,喏喏称是。

    严明连连答应着,又疑惑的问道:“王妃怎不入宫?”

    沈珍珠缓缓倚于椅中,朝众人挥手道:“我累了,事不宜迟,你们快去莫误时辰。我过一会儿自回淑景殿。”

    “王妃,”风生衣迈前一步似有话说,却见沈珍珠已阖上双目,神情疲怠之极,只得与严明等人一同退下。

    她是累了,很累很累。

    事情竟是这样。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原来是李俶的主谋。

    或许事情原委是这般:张淑妃设计薛嵩诬指李俶,却被李俶得知消息,私下将薛嵩收买,要他做“反间”之人。一旦当殿对质,薛嵩必会翻供,指张淑妃“逼迫”他诬陷李俶。这样的话,张淑妃危殆,既使她抛出替罪羔羊,也会元气大伤,不再受肃宗信任。

    只有这样,一些事才可得到解释:何以李俶当日看到薛嵩的供词,并不如她那样惊讶,甚至有一份镇定自若在其中;肃宗盛怒之下要斩李俶,何以李俶强拉住她,而李泌竟会那样巧赶到阻拦,想必李俶早与李泌商议好。

    好一个部署周详的计划。李俶不告诉她,想是怕她露出破绽吧。当日她在殿中这般情急,正可帮他掩饰真相。

    然而,世上万事都是环环相扣,牵一发亦可动全身。这个计划在最关键处出了变数——薛嵩意外被劫!

    风生衣与陈周都知道这个计划。风生衣身在刑部,收买薛嵩必有他的“功劳”,而这个计划,陈周当是主要谋划者。故而开初之时,这二人都不是特别着急,因为收买薛嵩必定许下极大的高官厚禄,薛嵩不会放弃。可是,他们都忽略了一点——即便薛嵩想回宫“复职”,也需有人引荐,他是大理狱逃犯,怎敢一人冒失失的闯宫或投案,更怕“反间”之事泄漏,被张淑妃私下“结果”。

    对于薛嵩来说,最好的引荐人——既然是广平王收买的他,那最好的引荐人,除了被拘押的广平王,自然莫过于广平王正妃。

    于是,她终于在最后的时辰里,等到了薛嵩的投奔。

    接下来会怎样?薛嵩会如何在肃宗前反噬张淑妃,她已不想知。

    这一场仗,她打得太辛苦。

    她赢了,却失却了欢欣。

    她面上带着笑,以原有身姿倚在椅中一动不动。也不知过了多久,听窗外风声、雪落声、侍从呼吸声,一点一滴,都入骨髓,忽觉面颊湿润,轻轻抹上去,原来已经泪流满面。

    “我终于和他彻底了断父女之情。”五步之外,细稚而洒脱的声音如琴奏般悠扬响起。

    薛鸿现的轻功极好,沈珍珠本不该能听见她入室的脚步声,然而她阖着目,竟然在薛鸿现方入室时,就已经听见了。她似乎还能听见自己周身血液缓慢轻灵的流动,听见远处高山积雪沙沙的颤动,听见吴兴家中公孙二娘畅快的笑声……

    她还是不想睁目,悠悠启唇道:“对不起,鸿现。”

    薛鸿现坐至窗台上,有节奏的晃动着双腿,说道:“我一直不知道师父要我来长安为什么,原来,就是要我来救薛嵩的。”

    “是你师父教你救他的么?”

    “不是,是我自己。一听说他被关押大牢有性命危险,忽然就忍不住去救他。”薛鸿现撅嘴摇头望天,也不管沈珍珠仍旧闭着眼。

    “那是因为当年在长安,你虽然说与他再无父女之份,他终究还是对你手下留情。”

    “可是,到了今天,他既然非要选回宫,是生是死,再和我没关系了。”

    “鸿现,你的师父真是绝世高人。”沈珍珠阖着目,忽地一笑。

    “沈姐姐,”薛鸿现惊叹着:“你这一笑,可真美!”

    “可是,”薛鸿现又垂首黯然:“为什么我看见你这一笑后,自己的心头好似涌起了万种惆怅和悲伤呢?”

    (天津)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