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1标§】第六十一章 人间何事堪惆怅
    黑夜亘长漫无边际。

    沈珍珠行走在潮湿黑暗的甬道中,没有烛火没有灯光,四周黑沉如幽冥之境。她漫无目,一直朝前走。

    路好长好长,似乎没有止境。

    她不觉得害怕,也不累,不停地走,似乎早已惯于在黑暗中行走。

    隐约,四壁碰撞,呼唤她的声音断续不定。那声音甚是熟悉,可不知为什么,她心一阵阵抽栗,只想远远避开。像是感受到她的抗拒,渐渐的,那声音终于不再呼唤她,她便继续往前走。

    甬道越来越狭窄,她推开一面面石门,阴沉的乐声朝她缓缓推进,似乎向她致礼迎候。

    她理所当然的朝乐声所在走,黑暗中仿佛看到迎接她的双手,她莫名其妙的笑起来,伸出手要将自己递交过去——

    忽然听到一声轻叱,面前白光晃过,她惊叫着退后两步,眼前天色大白,乐声骤止。

    “醒来了,醒来了!”

    耳边传来欢欣的叫唤声。面前晃动着一张模糊不清的脸庞。她眨眼再仔细看,李婼欣喜若狂的娇嫩脸儿愈来愈清晰。

    “谢天谢地,嫂嫂你昏迷七天七夜,终于醒过来了!”李婼双手合十念叨着。

    昏迷前发生的一切,在此时翻江倒海而来,沈珍珠苦笑:自己居然还未死。这几年来历险无数,每次都险中得生,老天是格外庇佑她,还是要格外的惩罚她?

    这仍是庄敬殿她所居内室,她试着抬手坐立,全身无一丝气力。李婼看出她的意图,探首按住她说:“快别乱动,你这条命可是林致姐姐好不容易拣回的,你不看……也得看林致姐姐的面子和辛苦。”

    沈珍珠喃喃道:“林致……”声音喑哑,更牵动胸口疼痛,痛楚难言。李婼凑近细听才大致明白她的意思,笑道:“是林致姐姐啊,她刚好来洛阳看望她的母亲慕容老夫人。她为你治好病,又去长安了,已留下药方,说是按方抓药,三月内你必能痊愈。”

    此后数日,李婼日日陪伴在沈珍珠榻前,沈珍珠暂时说话困难,她便每日东西南北与沈珍珠胡扯一通。据李婼所言,原来长孙鄂已去世半年有余,慕容林致勤研医理,竟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这才能医治好沈珍珠之疾。

    李婼什么都谈什么都说,除了偶尔在眉间透出一缕忧郁外,相较当年的天真烂漫天不怕地不怕,似乎没有太多改变。可沈珍珠看得出来,她是在全力打起精神陪伴和照料自己,一旦走过岁月,经历成长,年少的轻狂和恣意,是永远回不去了。

    李婼仿佛与沈珍珠有种默契,从不与她说起李俶,就像根本没有此人。而李俶也似乎消失了一般,数日来从没见过他的踪影。

    不见他,沈珍珠反而心境平和安详,甚至除了李婼,再没有任何人来探视她,她每日服下各式各样的药,睡的时间远远长于醒的时间,身体恢复进境甚好。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清晨便有宫女通禀:慕容林致求见。

    慕容林致素衣简妆翩然入室。沈珍珠着宫女以绣枕撑于身后勉强正面坐起,浅笑迎她。时隔一年,慕容林致形貌气色又有所改变,去年在凤翔见她时,只觉气质如梅似竹,今日再见,觉得眉宇中多了些俊朗洒脱,当年的世家千金娇贵之气已全然消去,举手投足间全是独挡一方的大家风范。

    慕容林致,已隐现一代名医国手风度。

    慕容林致款身坐下,说道:“沈姐姐,你可知自己病在哪里?”

    沈珍珠知其所言隐有深意,此时她说话也不再如前般困难,稍作思索笑答:“你是女神医,我是病人,就容我偷懒一次,听听你的诊疗之道。”

    慕容林致看着她,轻轻说道:“你的病,就在于你太追求完美。”

    “完美?”沈珍珠轻声重复着,觉得不可思议,问道:“此话怎么讲?”

    “这也是我这两年才悟出来的。这世上,万事万物都有缺陷,人也罢,物也罢,从没有十全十美。可是你,总希望你自己,希望李俶,希望你与他之间完美无任何瑕疵。为了维护这份表面的完美,你说说看,这么多年来你可有过一天舒心日子?你要处处谋算,你要伤心劳神,你要尽力遮掩不合意处。就算这样,你仍力有不歹,你终不能让人人都满意,你更不是神人,李俶与倓不同,他志在社稷,决不会纵情于情爱而弃宗庙不顾。”

    沈珍珠垂头思量半晌,才说道:“没想到今日竟是你来劝慰我。林致你如今见解超脱,让我惭愧。”

    慕容林致道:“其实当年我未尝不与你一样,以为与倓是世上最幸福最完美的,谁料变端祸事接踵而来,我失忆又恢复,曾经痛不欲生,觉得人生的完美既然已被打碎,生又有何趣?可是当知道倓死去的消息后,我反而大彻大悟——没有一种完美是牢靠的,已经撕碎了,便可以扔掉,人生仍得继续下去不是?若此生只孜孜追求海市蜃楼般的完美,直如饮鸩止渴,骗得一时过不了一世。”

    “你是我要扔掉么?”沈珍珠喃喃道。

    慕容林致一笑:“那也得看你自己。若你仍无法离开他,那便原谅他,放任他所做的一切,不要执著于自己的情感,这样方可成全他。”

    “你说是放弃与妥协,”沈珍珠合目轻声道,“除了这两条路,是否就再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我知道你舍不得,选哪样,你都舍不得,”慕容林致轻轻将手覆于沈珍珠手背上,“我只能想出这两条路,珍珠,以你对人世万物的通达,或者能找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吧。”

    说完这句话,她惊奇的看见沈珍珠突然间泪盈满眶,沈珍珠眸中晶莹闪亮,哽声道:“也许,我也想不更好的办法。只是今日你说的话很对,自省我身,我才知道我从前过于执著,私心忒重,许多事自以为是,终究累人累己。不管怎样,我终于知道,往后该如何做了。”

    慕容林致见她神情凄楚中又有数分决然刚毅,虽不知她会如何抉择,却觉得十分放心。她将长孙鄂去世前后的一些事叙与沈珍珠听,长孙鄂乃是年事已高无疾而终,沈珍珠与长孙鄂十分投缘,听慕容林致细细一一叙来,心中不免难过。

    慕容林致又道:“此番看望过母亲大人,过两日我会再四方游历,治病救人。”沈珍珠有些担心:“如今天下大乱,你可得善加保护自己。”

    慕容林致自信的笑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我熟谙医术药理,自然有保护自己的独特法法门。惟在宫廷中,看似四面侍卫林立无比安全,其实处处暗箭皆可伤人,你可要谨慎提防。”

    这一晚沈珍珠睡得格外早,室外静谧雪落无声,焚香幽雅宜人,隐约中有人轻柔的抚过她的额头,在她榻前伫立良久。过了许久,她悄悄睁眼,看见那个紫衫背影缓缓消失于眼帘,一滴泪水终于从眼角滑落。

    度过正月,李适被嬷嬷们从长安送到洛阳,有李适承欢膝下,沈珍珠身体恢复似乎更快了些,到了二月底,下地可行动自如,太医诊断称已近痊愈。

    三月十六傍晚,沈珍珠正与李婼叙话,宫女急急入内禀报:皇帝与淑妃娘娘已驾临。原来近期平叛之事出乎意料的顺利,沧州、嬴州、安州、深州、德州、棣州全都归降,河北大部已收复,现下春暖花开,肃宗年后身体状况不佳,便与淑妃来洛阳游幸休养数日。

    沈珍珠与李婼整妆出殿预备迎驾,才行至外廊,前面便有内侍传旨来,云皇上疲累,今日不必见驾。二人这才罢了,正欲转身回去,沈珍珠忽觉面前人影一晃,猝不及防间,已有人一头栽入她怀中,倒让她连连后退几步,来人已“通”的跪在地上,双手拽着她的裙裾,失声哭喊道:“小姐!——”

    沈珍珠回过神,细看面前之人,不禁又惊又喜,一把扶起她:“素瓷,你怎么,你怎么……”端详下,见她形貌消损甚多,但能由昏迷不醒至活生生立于面前,实是天降喜事。

    素瓷哭着摇头不肯起来,抹泪道:“是建宁王妃,哦不,慕容小姐治好我的。”沈珍珠早问过慕容林致,已知她特去长安将素瓷救治过来。只是素瓷所伤也甚重,现下想必未完全复原,竟然就到洛阳来看自己,实为不易。与李婼一起将素瓷好歹扶起,同回室中讲话。

    素瓷一入室,又跪地叩头道:“小姐,是我对不起你。那日殿下以为你已被安庆绪杀死,思念过甚饮酒过多,我本欲依照小姐之法为殿下烹茶解酒,谁知……殿下误将我当作小姐……素瓷实在无颜立于世上,求小姐让我一死吧!”沈珍珠是头次亲耳听闻此事来龙去脉,对素瓷深觉心酸,扶她道:“你何罪之有。一切罪过因我而起,你放心……今后无论怎样,我早对殿下说过——他必会给你与孩子名分。”

    素瓷急急摇头道:“不,小姐,我什么也不要。我不要呆在这宫中,也不要名分。”

    沈珍珠叹道:“若无名分,你与孩儿今后如何自处呢?眼下四方混乱,你可不要胡思乱想。”

    素瓷却像是急得哭起来,道:“小姐,我真的,真的……不要!”

    沈珍珠见她模样极为堪怜,想她其实心系风生衣,坚拒名分当是因此,又怎能勉强?再者……

    心念转动间,道:“那好吧,这件事以后再说,你赶路数百里,还是早些歇下吧。”唤来宫女为素瓷安置好住处,引她去歇息。

    待她离内室后,李婼笑道:“瞧素瓷的模样,嫂嫂说要给她名分,她竟然如遇洪水猛兽,这般害怕。”一语即了,忽觉自己失言,掩口不再说。

    沈珍珠仿佛没看见她的小动作,轻声道:“你是不知素瓷的心事。”

    李婼眉尖一挑,站起随意在室中走几步,又立于几前拨动把玩上放的器皿,过了良久,才说道:“那嫂嫂你的心事呢?我为何越来越猜不透了。”

    沈珍珠笑对她道:“怎么猜不透?你说说看?”

    “嫂嫂刚醒来那几日,像是万念俱灰伤心绝望的模样,可这几日,却又洒脱轻松之极,我不知慕容林致给你说过些什么话,我只知这回定是皇兄让你伤透了心。这现在的模样,到底是想通了,打算原谅皇兄;还是……不想再要皇兄了?”她一口气说完,回头定定地望住沈珍珠的眼眸,似乎想从中看出她内心真实想法。

    然而,李婼还是长长叹息道:“你的眼睛实在太过幽深,你不肯说,我也看不出。你不知道,我很害怕,这几天我心里甚乱,我从未如此。是不是有一场暴风骤雨将要降临了?不仅我害怕,还有他……”

    “婼儿,”沈珍珠温柔地揽住李婼一肩,“你不必害怕。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希望你能帮助俶,倓没了,你对他非常重要。”

    李婼一惊,攥住沈珍珠的手,疾声道:“你为何要说这样的话,你对皇兄才是最重要的,你是不是想要离开他了?不行,不行!我要去告诉他!”说话间便要往外冲,却被沈珍珠拉住衣袖拽了回来,沈珍珠笑着轻咤:“你这丫头,这般疯癫,哪里像公主。我只是说如果,什么时候说过要走了?这样罢,如果你不信,从今晚起,你就和我歇在一处,好好的替你皇兄看管好我,这样总可以放心吧!”

    李婼听了沈珍珠的话,将信将疑,真的就在庄敬殿中洗漱过,与沈珍珠宿眠在一起。

    (天津)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