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1标§】第六十三章 西看明月忆娥眉
    乾元元年十月,由卫州至邺城的大道两侧,四处均是民居的断垣残壁,不时可见浓烟火舌、黄尘飞舞。原本一望无际的农田当此季节本该蜀秫待割、稻黍飘香,如今只有一片践踏之迹、车轮之痕。

    此时距楚王俶被立为皇太子且更名为豫,宁国公主下降回纥葛勒可汗,史思明降而复反几件大事,已近半年。两京克复后,天下百姓原以为叛乱立时可平,孰料烽烟再燃,生灵涂炭,竟不可免。

    九月二十一日,肃宗令朔方节度使郭子仪、淮西节度使鲁炅、镇西及北庭节度使李嗣业、河南节度使崔光远等九节度使,率兵二十万征伐安庆绪,本次征伐未设元帅,只令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监军。征讨甚顺,十月十四,郭子仪等大败安庆绪,克复卫州,安庆绪部一路烧杀掳掠逃往老巢邺城,**随之追击。

    张涵若身着绛紫色织锦战袍,提剑拭去剑身血迹,“铛”的声将长剑回收至整腰的板带上。本次征讨,她领自家兵丁五千余人归属郭子仪统率,自请为前军中的一队。半个时辰前,她刚刚与小股叛军遭遇交战,攻打卫州时,郭子仪不准她上阵杀敌,这番厮杀下来略略过瘾。天色已暗,她极目远眺,扬缰催马,恨不能一个箭步赶上安庆绪,以报父兄之仇。

    张涵若所率兵马原本在前军列于居中之位,这般催马极步前行,不多时便赶超上前,将其他兵马渐渐甩在后面。三军本无元帅,郭子仪率郭家军主力处于中军位置,其他节度使兵马各自为阵,故张涵若擅自行军在前也无人阻止。

    前行二三个时辰,渐的暮色四合,浓雾迷离,混沌中唯有军中战旗仍然清晰可辨。却见前方依稀有山头松林稠密,便问周旁人道:“这到了哪里?”

    连问三声,无人应答。她所率兵丁多是幽州一带人士,对邺城一带无人熟悉。

    张涵若也非鲁莽之辈,眼见自己与后队军马相距甚远,前方若有伏兵十分危险,便命将来地图,点燃火把与副将林洪同观地形。皱眉道:“原来此处名唤愁思冈。此形甚为复杂,若无人带路怕是容易走失。”

    林洪道:“那不如我等先歇息,等后队兵马到后再作打算。”

    张涵若略作思索,她本属争强好胜之人,这次能出征安庆绪全赖李豫在肃宗面前为她说话,若不稍立战功而在此退缩闪避,心中实是不甘,将地图当中一拢,命左右道:“快去周边搜寻一番,或有邻近的百姓知晓地形。”

    果然不到半炷香功夫有两名兵丁带着一名青年男子来了。那男子只着寻常布衫,头裹青布头巾,远远的朝张涵若打个拱,想是多少有些害怕,声音嘶哑着:“参见将军。”

    张涵若笑了笑,说道:“你不必害怕。我们乃奉旨征讨安氏逆贼的官兵,你居住在这愁思冈附近,可知这方圆数十里的地形?”

    男子道:“约略知道一些。”

    张涵若大喜:“那你可愿为我们带路,事成之后,我许你五千钱。”这可是极大的犒赏,那男子一听毫不迟疑:“某愿为将军效劳。”

    这男子答允得如此干脆,张涵若喜悦之下反倒增了疑窦,远远望去,见那男子身量瘦小,声音虽嘶哑倒也不难听,只是一直未敢抬起头,便问道:“你声音为何如此嘶哑?”

    男子答道:“这是因为某年少时曾生一场大病,高热数日不退,待得病好,这嗓子便已被烧坏。”

    张涵若又问:“听你说话,似乎是读过圣贤书,家中还有何人?”

    男子道:“将军惠眼,某读过几年私塾,家中现唯有老父老母。”他答话时,带他前来的两名兵丁便暗自向张涵若点头示意,以证其所言属实。张涵若忖度下只怪自己多疑,就算前方有伏兵,也绝无时间安置这样的细作来引自己上当,释然道:“好,那烦请你在前带路吧。”

    男子应“是”,缓步朝最前方的骑兵走去。

    他在应“是”之时,略微抬起头,张涵若亦恰好朝他瞥去,这一瞬间正正看清他的面庞。这一看,张涵若惊得心仿佛要从胸膛中蹦出,浑身血脉四处乱窜。

    “站住!”她失口大叫,跃马、伸臂,声到人到,“呼”扯下那男子的头巾。

    那“男子”惊惶失措,提手去掩发鬓,然而已然来不及,一头如墨青丝披泻直下,竟是一名女子。

    “沈姐姐,你居然在这里!”张涵若颤声,双手紧紧拢住面前人的双臂。面前女子,眸辉星动,肌肤如玉,可不正是失踪半年之久的沈珍珠?

    “你,你做什么!”这女子却用力挣脱张涵若手臂,往后连退两步,满脸均是错愕。

    “沈珍珠,我是涵若啊,你看——”张涵若扬头,摘下帽盔,露出盘结为髻的满头乌发,满怀期冀,“总该认出我了吧。”

    那女子长吁口气,说道:“原来你也是女子。”神色大为一松,说道:“你想是认错了人,我不是你所称的什么沈姐姐。”

    张涵若大吃一惊,不由再细细端详面前女子体态形貌,与沈珍珠竟似无丝毫差别,除了口音。沈珍珠说话声音或温婉如玉,或清朗明断,与面前女子声音有天壤之别。张涵若本有武艺,再加留神细听,可知面前女子嘶哑的口音并非装作出来,且其官话中夹杂有本地口音,怅然道:“世上怎么能这有样相似之人。沈姐姐,我知你不愿认我,你从洛阳来到这里,定是吃足苦头——”

    那女子轻轻一笑,道:“将军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世居邺城近郊,一直仰慕西京、东都的繁华,可惜从未能踏足洛阳。”

    张涵若心中暗暗叹息,说道:“原来如此,想来是我认错了。不知你姓甚名谁,你既为女子,此行带路之事十分凶险,我也不能勉强你,你还愿意去么?”

    那女子道:“我姓高,名月明。带路之事我既然已经答允,自然会做到。”

    这样耽搁些时间,已有探子来报:后方**距此不足五里,行将赶至。

    张涵若底气一足,便与高月明各骑一马,亲自领军带路往愁思冈行去。高月明不会骑马,却是聪颖过人,张涵若稍稍指点一二要点,她就能像模像样的骑在马上,端方正气的策马缓步前行。一路上张涵若暗自观察高月明举止,实是处处都像极沈珍珠。

    她当真不是沈珍珠吗?张涵若真有恍然如梦的感觉。

    “由此山坡先上再下,行过一道狭窄而且极长的官道,便可入愁思冈腹地。”行至一高近三丈的坡坎前,高月明驻马说道。

    张涵若抬首蹙眉望着这坡坎,难以想象以往来返邺城之人是怎样通行的。

    高月明想是明晓张涵若的心事,道:“将军定是奇怪此处车马如何通行吧?以往商旅由此经过,都是自行下马推车,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邺城外,只也得愁思冈一处可据险而守。将军须得谨慎从事。”

    张涵若猛一扬鞭,策马跃上坡坎,勒马翘首瞻望顷刻,又回马至高月明马前,道:“你所言极是,我不可将我家这些男儿的性命妄自断送。你熟知地形,依你看该当如何是好?”

    高月明略作思索,道:“为防有诈,未若我们每走一段路前,先派一队兵马在前探路。若无不妥,以火把为信号。”

    张涵若细思之下,这一队探路兵马不同于探路的探子,愁思冈内真有安氏伏兵的话,探路兵马人数若太少,伏兵只会按兵不动、请君入瓮,这样的探路毫无作用,看来自己竟要痛下血本!她策马往身后密麻麻的兵丁们望去,均是由幽州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铮铮男儿,为了报父兄之仇,为了这尺寸之功,她真的忍心让他们往前行么?

    “大小姐,末将愿领一千兵丁前往探路。”林洪沉声在旁请命。

    张涵若瞪他一眼,猛咬下唇:“好,你等要千万小心!”

    林洪一笑,抱拳道:“大小姐放心,临危而不退,本就是幽州张氏之风,我等决不会贪生怕死,会辱没幽州张氏威名。”在张涵若点头中,已点兵丁头也不回地往愁思冈行进去了。

    张涵若策马于坎坡上,两眼凝视着那浓雾中的狭窄官道,身子一动不动。她觉得时间这样难捱,仿佛每一次呼吸都拖了极长功夫。

    “大小姐,有,火!火!有火光了……”近旁的一名兵丁低声喊起来。

    张涵若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果然,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一束火光燃起,接着,是两束、三束……她露出一丝笑容,回首下令道:“迅速出发,赶至火光所在地!”

    “不对,不对!先不能动!”不知何时,高月明已策马伫立在她身侧,她急急的指着那堆火光道:“你看,火光不对,有些混乱!”仔细看去,那一束束的火光此时似乎在腾跃着。张涵若不以为然:“兵丁千余人同过那狭窄的官道,火光显得混乱势所难免。后队迅速前进!”

    高月明急拦住刚要起步的张涵若战马:“将军再等等,啊,你看!——”

    张涵若一惊,只这瞬息功夫,再看那火光又有变化,四散腾跳变幻,再凝神细听,远处有杀伐之声隐隐传来。她情知有变,正待召回刚刚下官道的后队兵丁,忽听得战鼓轰鸣,厮杀之声四起。

    “快退,快退,我们中伏了!”

    “有弓弩手,小心啊!——”

    她的兵丁嘶喊着,如潮水般向后退来。“快护送高小姐走!”她命令身侧两名兵卫,这两名兵卫忙一左一右拉住高月明马缰,带她往后方退去。

    “将军,你也快退啊!”高月明在马上呼喊着。

    张涵若蹙眉,她是不能不退了,她拉起马缰,又一队兵丁朝她所在的方向退回来,她的马仰天嘶鸣往后连退几步,就在那一刹那,马的后蹄蹬塌了坡坎上的松土,她,连同马,一下子便滑了下去。

    “啊——”张涵若惊叫,如此堕马身上总得挂上几处彩,然而惊叫声未息,已稳稳当当落入一人怀中。

    “你好大的胆子,这条小命丢十次也不为过!”来人将她放下地,语气中颇有责怪。他身着皮甲,外罩猩红色披风,英伟威武,眉宇中有隐约的沉郁。

    张涵若看他一眼,立时将目光移开,心头既有几分羞涩,又含着几缕若有若无的喜悦。说道:“太子殿下,你怎么到了这里。”

    来人正是当初的广平王、楚王李俶,现今的太子李豫。

    李豫没有回答张涵若,侧首负手对左右道:“叛军必不敢杀出愁思冈来,许叔冀、董秦、王思礼、薛兼训的兵马到了没有?”

    有人答道:“回太子殿下,除河东节度使薛兼礼大人的兵马明早才能赶到,其他的几支都已到了。”

    李豫道:“那好,我等退后,待营帐搭好、郭子仪将军赶到后议事。”骑上战马,回首见张涵若仍站在原地,说道:“忙完后你也来吧。”

    张涵若回过神,想起高月明,四面张望,在众多骑兵的影影绰绰中,终于看见一个青衫背影,与她、与正往回走的李豫相隔得极远极远,只有一个背影,始终不曾回过头。她心念一动,召来近旁侍从低声嘱道:“好生安置高小姐,还有……切不可让太子殿下知道高小姐。”

    这一役已歇,张涵若便与逃回的林洪共同清点伤亡。原来那些埋伏的叛军本意是要放林洪一行过关以麻痹**,然而天不假年,这个季节天气寒冷,那些叛军长期埋伏在松林中都被冻得瑟缩发抖,其中有一名叛军士兵身体较弱抵受不住,竟而昏倒在地发出声响,正好被过官道的林洪听见,这才发生厮杀。幸好有高月明提醒,张涵若派出的兵丁不多且边战边退,加之埋伏的叛军不敢穷追苦打,故而伤亡不大。

    一一安抚好属下伤兵,已过好几个时辰,张涵若在自己营帐中稍作收拾,问明方位,朝着李豫所在行去。

    眼见已近李豫营帐,忽然闪出一人挡住去路:“张将军,请留步。”原来是太子东宫副率严明。

    张涵若道:“是太子殿下召我前来议事的。”

    严明看她一眼,寸步不退:“那张将军来晚了,议事已毕,殿下已歇下。”

    不知何故,张涵若一直觉得严明对她甚为不喜,像今日这样的不假辞色也不是一回两回。她转身正要离开,却见一名东宫服色的侍卫匆匆跑来,附在严明耳畔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严明点头对那侍卫道:“还不赶快进去禀报。”那侍卫唱个“喏”低头进入营帐。

    张涵若讥道:“严副率这护卫太子之职,可守把得紧啊。”

    严明觑她一眼,道:“此番太子殿下奉皇上之命察看前方情势,离宫之时偏巧世子生病,殿下一路奔行而来,没一刻能放心;现下东宫传来消息,世子已经痊愈,自然要极早让殿下知晓。”

    张涵若听了这话,默然转身回走,满怀惆怅,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的,往下坠落。

    走了几步,到底忍不住,又转头往回看。

    不知何时,李豫已走出营帐。

    他换着白色锦袍,负手仰望天际,身影如此孤清。

    这样的夜晚,无星无月,他在望什么呢?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