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1标§】第六十四章 纵横逸气走风雷
    李豫清晨往军中上下巡视一圈,再回来时,鱼朝恩、郭子仪、张涵若及数名节度使已等候在其营帐中,刚刚赶到的河东节度使薛兼礼也在内。肃宗对诸节度使心存疑虑,故本次征讨不设元帅,惟令鱼朝恩监军,大军出征后,又疑虑鱼朝恩不懂军务,再派李豫前来察看。李豫此行未委职权,但他既为储君,诸节度使自然唯其命是从,只当他是主帅。

    昨晚李豫虽与郭子仪等人商议过攻打愁思冈之事,但因薛廉礼迟迟未至,一时不好部署兵力,所以未曾研究出结果。今日再见郭子仪,却见他喜形于色、踌躇满志,郭子仪向来老成谨慎,这样的情形实不多见。李豫迎面笑道:“想来郭老将军有破敌良策了。”

    郭子仪拱手道:“正是。老臣已得破敌之计,今日拿来与殿下、众将商讨。”

    展开他新制的地形图,郭子仪道:“诸位皆知愁思冈为邺城要碍,我等已将安庆绪逼至此境,他必会在此集结军力,力图与我一决死战。如今之势,敌暗我明,敌以逸待劳,我以劳趋逸,且长途奔袭,时日旷久难免粮草不继,只宜速战速决。你们看,这是愁思冈详细地图,”指点地图,接着说,“我军现时便可立即以五千精兵全速冲向此处狭窄官道,给叛军一个措手不及,与此同时,再派五百人混杂于五千精兵中,专司放火之职,在此处……恩,还有这几处,纵火点燃……那叛军没了隐匿之所,自然会被迫与我等决战。”

    原来郭子仪起的是火攻之计,此法为兵家多用无特异之处,在场有将领便笑道:“郭公定是找到熟悉愁思冈地形的本地土人,否则纵火时风向不对,那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郭子仪捋须笑道:“这个自然,那名本地女子已在我军帐中,只等殿下一声令下,即刻出发引路。”张涵若心里一紧。

    李豫扬眉道:“两军对垒,一名女子竟不怕死甘愿引路,真是难能可贵。她叫什么名字,待我军取下安庆绪,须为她论功行赏。”

    “呵呵呵,殿下也无需行赏,若她立下大功,将其收为侍妾,就算是天大的恩赐!”干笑着的是河东节度使薛兼礼,张涵若觉他说话粗鲁,斜斜的白他一眼,李豫不答话,郭子仪侧身不与薛兼礼对面,说道:“她自称名唤高月明,为防有诈,殿下与诸位将领是否要亲自见她一面,查证会否是细作?”

    张涵若连忙插话道:“不必了!”将昨晚情形说了一遍。众人对郭子仪的眼光本就信得过,加之张涵若旁证,随即商讨和筹备进攻。

    辰时三刻,诸事筹备完毕,李豫与郭子仪出营帐,眺望处,各部兵马整装待发。

    去岁突厥残部与回纥西北的黠嘎斯人乘默延啜不在回纥之际,联兵南下连破回纥边碍数城,迫得默延啜急返回纥应变。后来虽被默延啜基本平定,仍有数股残兵扰乱边境、杀戮边兵、抢掠牛羊,回纥引此为训,更为重视与大唐之关系,默延啜求娶宁国公主虽是一时起意,也具深谋远虑。今次攻安庆绪,默延啜未派叶护前来,只令詹可明率领精骑三千来助唐。这三千精兵由郭子仪安排作第二轮攻击,叛军最惧回纥兵,可壮声势,力求事半功倍。

    第一轮的五千精兵已潜伏于愁思冈前坡坎下,多是郭子仪麾下兵马。郭子仪指着其中一个青衫背影道:“那便是高月明,现时是作男子打扮。我已嘱咐特地加强保护,务必不令她受到任何伤害。”

    正说着,想是身后有人问话,高月明回首答了一句。虽是隔得极远,仍可见她眉目明晰,郭子仪笑道:“这女子相貌忒的俊俏,薛兼礼虽是粗人说粗话,也不无可行之处。太子殿下,怎样,我们出击?”一语说完,未听见李豫随即答话,侧首,却见他有些微失神,正自愕然,李豫颔首挥手,断声令道:“出击!”

    战斗进行得异常顺利,亦厮杀得格外惨烈。

    一声令下后,五千精兵冲入愁思冈下官道后,果真如预料那样,霎时将叛军杀得人仰马番,不过半个时辰,愁思冈数处迸发一阵阵火光,火凭风力,迅速席卷至整个愁思冈,叛军与**狭道相逢已乱阵脚。当此之时,回纥铁骑乘乱杀入狭道,挥刀处人头落地,血溅焦土,所向披靡,叛军惊慌失措,节节败退。**乘胜追击,血战五个余时辰,将叛军逼出愁思冈。安庆绪率残兵退回邺城,闭城孤守,郭子仪领中军将邺城围个水泄不通。

    戌时,战斗初步告歇。

    子时,战场清理打扫完毕,校尉报此战斩首判军叛军三万,**伤亡不足五千。李豫大喜,令广布酒菜,与众将士同贺。

    李豫与鱼朝恩、诸节度使正在营帐中饮酒间,郭子仪姗姗来迟,入门便连叹“不好”,众人忙问为甚,郭子仪道:“都是老夫不好,那为咱们带路的高小姐,竟然被叛军掳走!”

    “铛”的声响,众人回首,原来是李豫手中酒杯掉落地上。张涵若正在李豫身侧,忙伸手抬住李豫一臂,笑道:“殿下饮酒过多,不胜酒力了。”

    李豫收回手臂,神色如常:“哪里的话,孤是闻听郭老将军之言十分惊诧。这位高小姐……也算巾帼不下男子,既然因为我军被掳,我等当然不可做不义之人,须得救她出来。郭老将军,此事既然因你属下护卫不周而起,便由你部署去救人如何?”

    郭子仪应诺,道:“这是自然,老夫不敢辞。”

    李豫想了想,又道:“此事也不可勉强,能救则救,不能救则罢,不可将我将士性命随意抛洒了。”

    又饮一会子酒,诸节度使逐一告退。

    张涵若留在最后,营帐别无他人,李豫斟酒自饮,毫无醉意,也不抬眼看她。张涵若缓缓走近李豫,低声道:“你勿需担心——那高月明只是长得极似,并不是真的沈姐姐……”

    李豫仰颈饮尽杯中酒,放下酒杯,扬眉直视着她:“就算她真是沈珍珠,你以为,我今日的态度便有不同么?!”

    张涵若从未见过这样的李豫,他似醉非醉,眸中英光潋滟,与他对视着,仿佛风雷劈空,无法呼吸,无计思量,可是在这光华浮动里,明明仍有一缕忧郁与哀伤混杂其中。

    张涵若忽然就簌簌地落下泪来。

    李豫看她一眼,伸臂过来,握住她的一只手,轻轻说道:“涵若,你很好,很好……”张涵若阖上双目,不敢侧头看他,只等着他继续说下去。等了许久许久,未听有音,生恐他醉酒睡着,正睁眼回看,他已缓声说道:“高月明便是沈珍珠。”

    次日李豫拔营,亲临邺城城楼下。

    邺城由安庆绪苦心经营多时,城墙坚固,安庆绪败退时劫掠大批粮草,加上城中存粮,支持三五个月毫无问题。因此,安庆绪固城自守,任**十余日中数次攻城,他决不开城迎战,只以弓弩手乱箭射杀**,并下滚石火把等物。李豫等原以为可以三五日内立下邺城,谁知半月已过,不仅无功,且镇西节度使李嗣业也被流矢射中,不幸阵亡。

    郭子仪倒是想救高月明,可是高月明已被掳入城中,现时邺城已成一座名副其实的孤城,**无法进,叛军不能出,连城中细作也无法传递消息,又怎能入城救人呢?

    眼见天气一日冷似一日,**将士远征,衣物被装携带不足,野外扎营十分寒冷,李豫眉宇阴郁愈加浓厚,惟令诸将士稍事休整几日再谋对策。

    这日已过酉时,李豫正在营帐察看地图,郭子仪急匆匆入营帐,纳头便道:“太子殿下,那高月明小姐原来是大有来头的!”

    李豫道声“哦”,放下手中烛台,请郭子仪坐下,微笑道:“怎么说?”

    郭子仪道:“老臣心想高小姐咱们是暂时救不出来了,但总得给她的家人一个交代,今日便令数名侍从到她家中拜访。哪想,前几日她的父母都还在的,今日竟然人去楼空,只在一间屉柜中寻到此物——”将怀中一物递与李豫。

    原来是一枚金栉。李豫就着烛光辗转查看,手触摸内壁,仿佛有字,再对着烛光照去,忽然一惊——

    郭子仪笑叹道:“这枚金栉虽制造精巧,但算不得稀奇。惟可奇者,是其制料。我问过属下知者,此金栉看似以纯金制成,其实还掺杂与金同色的特异物质,故质地更加坚硬不易折断。此物天下只此一件,便是二十年前当今圣上纳元妃时,上皇所赐。故而,——金栉内壁上刻有一个细细的篆字‘韦’!”(注:这枚金栉在本文第三章《连天展尽金芙蓉》中出现过,有兴趣者可以回头翻看。)

    李豫霍然站起,诧道:“你是说:韦母妃,她竟然在这里,竟然是她……高月明的母亲?”

    郭子仪含笑:“老臣愚钝,此乃皇家之事,殿下自有主见的。”

    李豫紧走几步至帐帷前,欲掀帐帷,又突的停下,问道:“老将军可有派人去追回韦妃娘娘?”

    郭子仪仍然只是笑:“老臣说过,这是圣上与殿下的家事,老臣不敢擅作主张,已由着那老妇与其夫走了。”

    李豫沉吟一会儿,仍走回坐至椅上,道:“老将军说的是,此事不能强求。”

    接着与郭子仪商讨破邺城之事。郭子仪道:“我军虽然一时受挫,但想邺城仅为孤军自守,有殿下坐镇指挥,众节度使齐心戮力,必可不日拿下。”郭子仪的想法是,**现有三十万,兵力大大强于安庆绪,**弱项在大军远伐粮草不继,叛军弱项在兵力不继,然若长期相斗,虽双方都易拖垮拖累,但必定对**更加不利。二人商量着,等休整后立即组织大军轮番叫阵或夜袭,打垮叛军士气与战斗力,一鼓作气攻占邺城。

    数日后,**果真依此行事。头一晚,由郑蔡节度使季广琛率麾下少部分兵马虚张声势的攻城,安庆绪派大将崔乾祐在城头迎战,季广琛一见弓弩手至城头便令撤兵,待见弓弩手撤,又擂鼓作攻城势,如此反复四五次才退,将叛军搅得心烦意乱。

    第二次清晨,淮西节度使鲁炅则令部下至邺城城楼下叫阵。安庆绪自然不开门迎战,若干名淮西兵便在城楼下开骂安庆绪,淮西方言本就粗鲁,那群淮西兵从安禄山造反骂起,一直骂至安庆绪弑父,见城楼上仍无反响,率性胡乱编排着开骂,什么安庆绪子淫父妃、兄夺弟妻的,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边骂众多**在城下大笑,意在激怒安庆绪,从清晨骂至正午,那安庆绪倒还真拿捏得住,一直未露面城头。

    郭子仪抚须对李豫笑道:“安庆绪已成困兽,今日不搭理,可也坚持不住几日。殿下不用忧心。”

    李豫蹙眉道:“山河破碎至此,孤无高祖、太宗才量,惟忧而已。”

    说话间,有信使至,奉上郭子仪家书一封。郭子仪展信一看,眉飞色舞,原来是家中九夫人几日前诞下一子,请其取名。李豫闻知连忙贺喜,郭子仪见时机正好,便请李豫为幼子赐名。李豫推辞不过,略作思索道:“今日日头当中,不如取名为暧,如何?”

    “郭暧,好名!”郭子仪大喜叩谢。

    “圣旨到!——”

    一阵快马蹄响,数名内飞龙使簇拥着一名内侍急驶入军中。

    李豫等连忙置香案接旨。圣旨道:河南节度使崔光远所据魏州为史思明攻陷,史思明若向邺城进军,则太子为国之储君身处险境,实为忧虞,令太子豫即刻回返长安,鱼朝恩仍行监军之责,诸节度使务必同心协力共克邺城。

    郭子仪一听圣旨,心凉了半截,众节度使本就互相不投契,无统一调度怎么攻打邺城?暗叹皇帝太为多疑,这次远征,先是疑众节度使,再疑鱼朝恩,现在这道圣旨怕是又疑太子李豫了?这一疑,究竟是怕太子居功过伟,还是担心太子不能胜任呢?

    李豫接旨后向郭子仪简略交代几件事,又回营帐换过行装,待走出营帐,张涵若已背向等候在外。

    李豫走近,与她并齐而立,平视前方,低声道:“你放心,当初你我协议过的事你已助我完成,我也必定助你杀安庆绪报仇。现在我虽然要离开,但我已嘱咐过郭子仪将军,有他照料你,有他在,必定能攻克邺城,到时定会让你手刃仇人。”

    (天津)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