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1标§】第六十七章 万里烟霄中路分
    “吱嘎——”,城门日久未启,乍然突开,声音涩滞且沉闷,犹如久霉的时岁,被推搡着一丝一缕的撕裂开。

    城外刀枪林立,银色枪头如冷雾弥结,将远近的山山岭岭都遮掩得不见踪影。安庆绪扬目望去,这密密扎扎的史氏兵马,纵横交错间已结成严密的阵列。史思明与**恶战一场,竟然未损主力!

    阵列最前方旌旗招展,数名战将驱马辗转,眼见城门大开,俱是大喜。惟其中一名中等身材的青年战将喜怒不行于色,翻身下马,远远的跪伏禀道:“臣史朝义拜见皇上!家父在营帐中跪迎皇上驾临,皇上请——”

    史朝义是史思明长子,在这个时候,明知安庆绪插翅难飞,他居然还行此大礼,真算是全盘功夫做到家。连在安庆绪身后的沈珍珠都觉得此人心计深厚,能屈能伸,不可小觑。据闻史思明只偏爱幼子朝清,史朝义虽屡立战功,仍然不得欢心。这次远赴邺城“救援”安庆绪,史思明留下朝清镇守老范阳,却派朝义打前阵,可谓偏心至极。假以时日,史朝义未必不是第二个安庆绪。

    安庆绪冷笑:“这样大的阵势迎候朕,史王有心了!”所称“史王”即指史思明。

    史朝义初时忌惮安庆绪武艺,又怕他起鱼死网破之心带领邺城数万兵马杀将出来,这时已看清安庆绪身后侍从不足百名,暗自窃笑,说道:“陛下恕罪,家父千城弛缓救驾,足疾复发不能亲自迎驾。”一手按剑,一手背后,朝身后众将士做了个五指紧攥的手势,意即等安庆绪一行走进阵列中,便先发制人将其摛拿。

    安庆绪策马欲行,人不回头,却沉声令道:“还不快送她从侧旁走!”

    那四名侍卫早就将沈珍珠簇拥在中央,沈珍珠骑的是一匹脚力极健的骏马。听了安庆绪之命,其中一名侍卫低声催道:“夫人,快走吧。”牵动马缰,人马缓缓地往侧面方向行了几步,史思明兵马是正面合围邺城,邺城外除正道外还有两条小道,一条往北,通向愁思冈,一条朝南,正可沿路过平州、扬州,直至吴兴,他们唯有从南面小道越山岭逃遁。

    安庆绪霍然摆首,手中马鞭如长蛇飞卷,“啪”的击打到一名侍卫坐骑的臀上,“快走!”他声音短促而断然,那马长嘶着领头冲出,随后四骑亦大奋健蹄,长足奔出。

    沈珍珠仓促中往回望,安庆绪却头也不回,跨马行入敌营。远远的听到史朝义声音极大且十分的正气凛然:“安庆绪弑父杀弟,罪行滔天,人人得而诛之——众将士——速速将他拿下——”话音未落,听到“啊——”的一声惨叫,仿佛是安庆绪属下一名侍卫已被砍翻下马,接着又是连声惨叫,安庆绪长剑挥去,人仰马翻,激起一片血雨。

    沈珍珠转回头,不忍再看。

    安庆绪再是武艺盖世,又怎敌千军万马?

    身后有人喊着:“那定是安庆绪的家眷,别让她跑了!——”顿时有十余骑追赶上来。两名侍卫弯弓搭箭,射人先射马,追在前头的几骑应声落地,正好挡住后面几骑去路,行动稍稍受阻,沈珍珠等五骑乘势跃进入小道,暂且将追兵拉下一段距离。

    三月的风萧萧作寒,夹带着山岭树木的苦涩气味,刮到脸上有如割裂般的疼痛。

    沈珍珠纵马狂奔,恍惚中杀戮之音不绝于耳。

    人与人之间的杀戮,是永远无法停止的。

    她只能纵马狂奔,只望这奔跑无停无止,在这无停无止的奔纵中,能够湮灭思考,湮灭过去,与未来,湮灭时间。

    “快看,快看!”

    一名侍卫突然在身边狂呼着。

    她与四名侍卫都不由自主的勒马止步。

    东北方向,一股烈火浓烟朝天冒去,烧得半边天空如抹红霞,竟有一种悲壮的惨烈。

    这里离邺城有多远?砍杀声仍旧远播而至,如洪水奔腾,似震雷轰响,在山岭间滚动不已,朝着远方震动过去。这场战斗,必是无比的激烈,固然是比少敌众,以弱敌强。

    五人都凝伫不动,听那砍杀声愈来愈弱,愈来愈低……

    火势望天而冲,浓烟滚尘日上,这场火该要烧数日数夜。

    “陛下,陛下!——”先前那名狂呼的侍卫哭嚎着滚倒下马,朝邺城方向跪伏叩拜。

    其他三名侍卫也纷纷下马跪拜。

    沈珍珠昂首眺望,心中一片冰凉。

    别矣,安庆绪。

    若有来生,我宁愿你永远是太湖边扁舟上的安二哥。

    或者,我宁愿从未与你相识。

    你从未落入湖中,我从未去救你,李俶亦从未救过我。

    生命是一条锁链,环环相息。

    我们都只是其中微弱的一环。年少的时候,我们都以为自己可以改天换地,然而我们所能改变的,其实只有自己。

    “夫人快上马,我们速速离开此地!”不知过了多久,一名侍卫将马缰拉至沈珍珠面前。

    这四名侍卫皆已拭去面上泪痕,神情显得极为刚毅。他们的主人虽然已死,却更坚定了他们完成遗留任务的决心。

    沈珍珠朝他们点头,上马,催缰,五骑马践小道,过密林,风驰电掣般朝前冲去。

    行了半个多时辰,小道渐渐显得宽敞,其中一名侍卫熟知地形,高声道:“过了这片山岭,前面就是官道——”

    “大哥,小心!”旁边一名侍卫大声提醒。

    说时迟,那时快,忽听空气中传来一股如被撕裂的呼哨声,霎时,强劲的箭头如劈空闪电破空而至,准确的刺入那名侍卫的头颅。那名侍卫来不及哼一声,立时倒裁下马。

    与此同时,那大声提醒的侍卫已合身而上,将沈珍珠扑倒下马,连滚数圈,其他两名侍卫也自翻身下马躲避,那两侧的箭矢如急雨般激流而下,直射入地面的泥淖中、树干上,不少箭矢在空中相碰,纷纷掉落。

    过了好一会儿,山岭两侧才停止发箭。传来一个清亮而傲慢的喊声:“你们谁是乔装打扮的安庆绪,站出来受死!”

    沈珍珠一怔,听声音竟然是张涵若。

    果然见山岭左侧人影簇动,数十名弓箭手已由隐匿处站起,然仍个个持箭瞄准,蓄势待发。一会儿人影又动,如分花拂柳般让出一个盔甲披挂全套在身的人儿,光华炫转如紫云英,正是张涵若。

    原来**虽然对战史思明失败,但张涵若一心杀安庆绪报仇,与郭子仪逃至缺门后私自带着自家千余人马折回邺城周围。她不敢惊动史思明军队,仍旧学着当年在长安近郊游击的做法,隐在邺城附近。见史思明将邺城包围,便思忖安庆绪必定要想法子逃跑,若要逃跑,朝北的诸城或被**占据,或被史思明抢夺,只可能从南边山路南下,于是就预布伏兵。今日她也听见邺城的打斗声,知道史思明已与安庆绪开战,心中窃笑不已,只等安庆绪入瓮。方才看见沈珍珠等五骑冲来,四名侍卫都是安庆绪兵马的服色,以为安庆绪也在其中,连忙放箭阻拦。

    沈珍珠心念稍动,便猜到张涵若的想法,为保住余下三名侍卫的性命,忙率先站起:“张将军,别放箭,是我!”

    张涵若乍见沈珍珠,大吃一惊,将手一捺,不准手下随意放箭:“沈……高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沈珍珠道:“我乘着邺城混战,逃出来的。”

    张涵若眸光一转,笑道:“那就好!你被捉走后,郭子仪老将军大为过意不去,一直在思量怎么救你出来呢。可好,你已然自己得逃!”目光转到那三名侍卫身上,眸中有了寒意:“你们三人,是做什么的?”

    那其中一名侍卫因为自己兄长猝然被箭射死,悲愤交加,冲口道:“你要杀便杀,我——”话没说完,沈珍珠已轻轻按住他手臂,小声道:“若你要惩一时意气,让旁边两位兄弟都陪你送命,你只管乱说乱喊。”那侍卫左右一看,面涨得通红,终于还是咬唇噤声。

    沈珍珠对张涵若说道:“他们三人助我逃出邺城,还望将军不要追究。”

    张涵若稍作考虑,才说道:“那好吧,看在高小姐的面子,今日暂且放过你们三人。”又扬声问:“高小姐今后打算去哪里?可要我派人护送?”

    沈珍珠一笑,扬首对山岭上的张涵若说道:“从哪里来,便往哪里去吧。有这三名兄弟护送我一程,将军不必担心。”

    张涵若点头,正要再说什么,忽的眉尖一挑,说道:“怎么后面还有人来?”

    沈珍珠噤声,果然听到身后小道传来“达达”马蹄声,猜想着是追赶她的史思明部下,说道:“定是追杀我们的人!”

    张涵苦笑道:“有我们在此,管擒管杀!”

    说话间,马蹄声近,两骑马由小道深处并辔驰来,跃入她的眼帘。她凝目仔细观察马上人,口中不禁“噫”了声。

    沈珍珠平视过去,看得更是清楚,这两人均着玄衣劲装,沾有血痕污迹,一个是风生衣,另一个便是陈周。

    风生衣何等警觉,早拉缰止步,目光如电直射张涵若所在,与张涵若对视中,彼此都是一愣。

    张涵若高声讥诮道:“原来是冯大人,大人不在刑部理事,竟然千里迢迢来到邺城,职责何在啊!”

    风生衣也不示弱,淡淡说道:“张将军不随郭老将军号令,竟在此处游兵自驻,军法又何在啊?”

    张涵若一时气结。但她确实触犯军法,这点软肋可要比风生衣擅离职守厉害得多,想了想,转口道:“二位由邺城来,可知安庆绪死了没有?”

    风生衣也顺势转移话题:“安贼身中数十剑,已经血尽气绝。”

    初四日沈珍珠为保全风生衣,特意派他送“信”给郭子仪。郭子仪得信后依计行事,在风生衣茶中下蒙汗药,药倒后捆绑暂押军中。然而初六日一场大战,郭子仪兵败,退逃时押解风生衣的兵卫自作主张解开绳索,风生衣便又潜往邺城欲救沈珍珠,正赶上史思明与安庆绪今日的一场恶战。而陈周眼见安庆绪要倒台,史思明即将进驻邺城,大事已然不成,遂乘着交战混乱,由城中纵马逃出,与风生衣竟然会同在一处。二人在混乱中看见沈珍珠由南面小道逃走,便也跟随在后,且顺便砍杀不少追兵,不然以沈珍珠一行五人的速度,早已被那群急欲抢功的追兵赶上,哪里能这样清静。

    陈周已看见沈珍珠,跃下马,张口正欲拜见。沈珍珠已对张涵若揖道:“小女子高月明拜别将军了!”

    张涵若听说安庆绪已死,心中纷乱不已,既高兴父兄之仇得报,又遗憾未能亲自手刃安庆绪,再想起自己与安庆绪也算青梅竹马,没想到造化弄人,落到现在这个局面,思绪繁乱,见沈珍珠向她辞行,便随意点头以作应允。

    陈周略显愕然,随即一个箭步挡在沈珍珠面前,连连向风生衣使眼色,低声道:“她……不能走,陛下和回纥可汗都在寻找她。”

    风生衣不动声色地瞥着陈周,只觉得陈周自凤翔失守而成待罪之身后,为人已大失水准:先是为攻下邺城立大功,居然不顾沈珍珠性命要她向安庆绪下毒;现在又因着沈珍珠失踪后皇帝和回纥可汗都一意寻找,又想另立一功,真是利欲熏心。

    他微蹙眉头,说道:“你没听说,她名叫高月明么?”对沈珍珠道:“夫人快上路吧,不然天色晚了,不好投栈。”

    陈周瞪大眼睛狠盯风生衣,又气又恨。但他自知不是风生衣对手,只能暂且咽下这口气。

    沈珍珠微笑点头,轻声对风生衣道:“多谢大人。”

    她的笑容依然是他不敢直视的,看着她慢慢别过头,山岭的尘雾透着薄薄的阳光,侧面的轮廓笼上一层金黄,那样绚烂,好似她正是玫瑰色镶边的彩云,风生衣心头微微悸动着,口中说着:“夫人客气,只是……只望……”话语在口中嗫嚅着,沈珍珠觉得奇怪,又转头听他说话。

    他猛然一惊,接着说道:“只望……夫人此去后,别要怪……他……”

    他说得隐晦,沈珍珠还是听懂了。她迎着那层稀薄的阳光,阖下眼睛,又缓缓睁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风生衣低声说道:“我会尽力忘记一切,我是高月明。”

    ……

    她走了。

    远处的山岭,沐浴在残阳的余晖中,仿佛被涂上一层丹漆,挺拔峥嵘中更显辉煌灿烂。有一缕炊烟依依在晚风中摇曳,断断续续,朦朦胧胧,似有若无。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