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1标§】第七十四章 残星下照霓襟冷
    接近拂晓时,默延啜率先睡醒。

    身侧,沈珍珠以他的外袍为席,身姿平躺,依旧睡得很沉。

    她睡姿恬静,朔漠中的拂晓时刻,天边的那一缕光芒半明半暗,极目望去四面沙海浩瀚无垠,近在咫尺的她,面颊氤氲在这幽明之间,反而似乎看不真切。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离他这般近。好似这苍茫天地,月照古今,竟然只有他与她两人。

    一切都短暂如拂晓寸光,梦境之上再生梦境。

    他俯身看她,她的气息如幽兰沁香,他如铁石凝伫敛息,仿若欲让时光停伫。不知过了多久,他伸手,轻轻抚上她的额头。

    沈珍珠乍然睁开眼。

    他并无避讳,朝她坦然一笑:“醒了,那我们吃点东西,赶紧出发。”伸手将她拉起。

    沈珍珠问他:“刚才在想什么?”

    默延啜看着她笑:“原来你早就已经醒了,你在想什么?”

    沈珍珠面上微微一红,好在光色晦明,他看不出来,“我在想,回纥冬寒夏热,朔漠处处,且无中原的美食佳酿,委实困苦。”她抬首,微笑着,“只是,默延啜,我仍是觉得——长居回纥看风吹草低,孤烟落日,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你?!”默延啜眸中划过一缕惊诧,看着面前浅笑吟吟的沈珍珠,他竟说不出话来,他深吸一口气,猝然别过头。

    沈珍珠正诧异着,却听默延啜大喝一声“我们走”,一只手被他紧紧攥住,身子不知怎么的腾空而起,转瞬间被他带上马背,共乘一骑。默延啜扬鞭催马,风声并着黄沙呼啸而过,她的半个身躯却在他牢紧的包裹中。

    “默延啜!”沈珍珠出声唤他,只觉此时的默延啜太过怪诞。

    “可汗,可汗!”数名随从原是远远守卫的,没想到默延啜突然出发,都急急的上马追赶。

    默延啜如若未闻,不发一声,尽顾着不住地催马。沈珍珠从未见默延啜这样,心中又是惊异又有隐隐的骇怕。她无法回头看他的神情,攥住她腰肢的那只手却是愈来愈收紧,简直快要让她喘不过气,她在喉间低微的“嗯”了声,他倒是随即听见,稍稍放松。

    策马疾行三四个时辰,终于冲进了那片只斤泽,长时间的驰骋,沈珍珠不仅口干舌燥,也饥饿难耐。

    默延啜径直策马冲至沈珍珠所居房舍前,左臂一提,将她轻轻放下马:“你先吃点东西歇息一下。”未等沈珍珠扭过头,早已策马朝前方自己的居所疾行而去。

    沈珍珠只是奇怪,在房舍前发了一会儿愣,体乏无力,抬步走入房中。

    “夫人,夫人,大事不好!”前脚刚入门槛,程元振匆匆闯入,满面焦急之色。

    “什么事?”沈珍珠问。

    程元振道:“昨日,陈周大人告诉某说,已经打探到殿下被拘押所在——是在这绿洲西面隐蔽处的一幢房舍中,与其他东宫侍卫分开拘押的——要我们一起寻机将殿下救出逃走。”

    沈珍珠变色:“我不是早告知过他,现在局势纷乱,暂不可轻举妄动么?”

    程元振搓手道:“正是,某也一再劝说,可是,陈周他不听,已经乘着回纥可汗没回来,独自一人悄悄潜去了!夫人,咱们怎么办?”

    沈珍珠跺脚道:“他简直是胡来!”当机立断,“我们快去追他回来,不能任由他们入大漠!”说话间,沈珍珠早已迈出大门,恰在此时,两名默延啜的随从正牵着一匹马由门前经过,她瞬即冲上,一把攘开随从,纵身上马,程元振稍晚一步,眼见她催缰之间马如箭般飞驰而出,两名随从惊得目瞪口呆。

    沈珍珠纵马往西面驰去,方行不足三里,远远已有数名回纥兵丁向她围来,意欲阻拦,有一名回纥兵丁会说汉语,叫嚷道:“可汗有令,不许任何人往西面去!”她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厉声喝道:“让开!”纵马硬往前闯,马蹄过处兵丁们纷纷后退,一名兵丁恼了,拔出腰间弯刀,那懂汉语的立即上前按下他的刀,道:“顿莫贺说千万不能伤她!”那些兵丁微微犹豫,乘着这间隙,沈珍珠立时纵马冲出了包围圈。

    西面是一片开阔的原野,沈珍珠不知道李豫究竟被关在何处,也看不见陈周的身影,见后面暂无追兵,只得放马缓行。她在草原上行过,从陈周那里粗略知道一点识辙认路的方法,仔细观察原野上的辙痕,见左右各有辙痕通向前方,左方辙痕宽且深,像是牛车留下的,右方辙痕若非细看极难察觉,似有似无,时深时浅,倒像是由人踩出。

    按程元振所说,若李豫是与其他东宫侍卫分开拘押的,会不会是南辕北辙般分开?若是,哪一个方向通往李豫被拘之地呢?

    她蹙眉思索着,忽然间灵机一动:李豫与那些东宫侍卫每日都需进食,东宫侍卫人数众多,回纥兵丁若要送食物,必定无法手提肩挑,只能用车马运送;而李豫若单独拘押,他的食物就不需要这般麻烦,一两个人步行送去就可。

    这样说来,莫非是右方?

    当此之际,她也只能赌一赌运气了。

    她调转马头,沿着右方辙痕前行。草木渐渐葱郁,不时可见小片小片的树林,行了半个多时辰,终于看见掩映在林木中的一幢小小房舍。

    她的心中既是喜悦,又有些紧张,放低马步,马蹄踏在青草地上,声音极轻。

    渐渐行近。

    房舍正面地上,横倒着三四名回纥兵丁,一动不动,看来非死即昏。

    陈周背向着她,正用由回纥兵丁身上翻到的钥匙开启房舍的大门。

    沈珍珠轻轻下马,缓缓走近。

    “咣当!”陈周拉开横栓,挪开大门,“殿下,太子殿下,”他低声呼唤着。

    极悉卒的脚步声,偏偏每一步沈珍珠都听得这般清楚,好似每一步,都踏在她的心坎上。她不能动弹,只可以无声无息的盯着那扇大门。

    夕阳投射到石材所制的窗棂上,折出冷冽肃清的光芒。

    终于,门槛处出现了一个青色的身影。这样瘦,而且颀长。仿佛经久未受阳光洗礼,他半退一步,抬手遮住额头,忽然,他缓缓放下手,他凝神前方——

    他看见了她。

    他与她静默对视。

    她从他的眸中看不见悲喜。

    他看着她,好似看一个陌生人,眸中不起纹丝波澜,平静得让人窒息。

    她也只能这样,悄无声息的看着他;她也只是,无法移开目光。虽则世事的千阻万隔,没想到,她今日仍能这般,与他对视。

    她听见鹰隼凄厉怪叫,划过长空,这一刹那。

    她还是慢慢垂下眼睑,她该上马离去了。

    却在这一瞬,她看见了一件万难预料的事:陈周右腕下光芒一动,闪出一柄匕首——

    “不!——”她失声大喊,往前扑去。

    李豫猝然一惊,然而刀刃光寒,已抵胸前,他本能的朝后退闪,右掌同时击出,“轰”的一声闷响,陈周吃痛冷哼着连退数步,身躯摇摇欲坠,李豫一手扶住门框,一手捂住腹部匕首,面呈痛苦之色,慢慢滑将下去。

    沈珍珠已扑将上来俯身扶住李豫,怒视陈周:“你在做什么!”

    陈周稳住身形,狞笑起来:“太子、太子妃都在此,我正可一并送你们上路,好向皇后娘娘交代。”

    “原来你,你,竟然投靠了皇后?!”李豫喘口气,吃力的说道。

    陈周目光落在李豫腹部,见血水慢慢渗出,转瞬他胸腹间衣袍被染红大片,冷笑:“殿下,若是再指望你,只怕我到咽气那日也不能翻身。一句话,陈某等你的许诺,已经等不及了!你们死在这大漠里,当真是一干二净。”对沈珍珠道:“太子妃,这回幸得有你。老实对你说,要你来回纥找殿下,就是皇后的主意。若没有你,我哪里能这般容易的找到殿下!”说毕哈哈大笑。

    这真是一出“妙计”。李豫远涉回纥,本就是留与张皇后最好的机会,虽然传来失踪的消息,毕竟不如死讯更让张皇后放心,若能趁机杀他于草原大漠之中,真是死后尸骨无存,死无对证。然而要杀死他,必定要先找到他。要在回纥找到失踪的李豫,并非要武艺多高,智谋多强,最好的带路人选,莫过于沈珍珠——虽说已有默延啜“死讯”,但她终究曾是叶护义母,多少对她该有所回护;而最重要的,是沈珍珠曾经赴过回纥,聪慧有过人之处,且要找到李豫之决心强胜任何人。陈周功利之心急迫,终至卖身投靠张皇后,张皇后正中下怀,便委他来刺杀李豫。无怪陈周会采取那样非常的手段,迫她在吴兴沈府现身;无怪到了这绿洲后,他如此急切的想要找到李豫。原来,他不要是急于救李豫,而是急于要杀死李豫。她这样蠢,虽然嫌恶陈周,居然从未怀疑过他,从未由深处剖析过他。

    沈珍珠想透这一层,顿时浑身凉透,只觉连指尖都在颤抖,心如刀绞,扭头去看李豫。李豫却似身边没有她这个人,因失血面色略显苍白,淡然对陈周说道:“狡兔死,走狗烹,今日你胆敢杀孤,”皱皱眉,想是极力掩饰腹部的剧痛,“他日皇后宰杀你,亦是易如反掌。”

    陈周不以为然的冷笑,一步步踏过来,“铛”的拔刀出鞘,好整以暇的吹拭刀身:“殿下不必枉费口舌,从此后史书只会记载你为救宁国公主,不幸葬身大漠风暴中。你未曾想过有今日吧——当年我投靠你,为国为你,出力都算最多——也没想到今天会亲自送你与太子妃上路。哼哼,至于皇后会如何奖赏我,已不属太子操心之列了。”说话间已行至二人面前,拿刀在沈珍珠与李豫之间游移道:“先送谁上路呢?太子殿下,陈某最后一次听你之命。”

    沈珍珠左手抚上胸口,那里,藏着默延啜送予她的那柄匕首,陈周乍如其来的话,让她完全乱了方寸,她的指尖仍在颤抖,她满怀歉疚与难受,狠狠咬住了下嘴唇。她所能持的,只有这柄匕首了。就算不能同归于尽,也要设法重创他。

    “哼,她算什么太子妃!”李豫漠然开口,不待沈珍珠反应过来,一掌将她狠狠推开,她猝不及防,侧倒在地。

    陈周一愣,随即呵呵笑起来:“这个时候,你们还起争——”最后这个“执”字来不及出口,腹部与后背同时一凉,猝然瞪大眼睛,大张着口,缓缓向下看去:前胸陡然多了个洞,鲜血汩汩不息;腹部被一柄匕首刺入,深至没刃。

    陈周微抬起头:李豫眉心深敛,手上加力,将匕首朝他腹中再狠狠送入几分!

    “晃!”

    陈周手中长刀坠地,“扑”的重重仰天倒下,至死不能瞑目。

    在陈周倒地同时,程元振收剑回鞘,抢步上前扶起李豫,焦急问道:“殿下,伤势如何?”李豫略撑住程元振一臂,摇首道:“不碍事,皮肉之伤。”

    陈周至死也难以想到:李豫为防不测,赴回纥后始终身着可避刀枪的金丝软甲。方才陈周猝然发难,李豫退闪间匕首虽刺入腹部,但因软甲防护,不过略有皮肉之伤。然而李豫知陈周勇猛过人,自己手无兵刃,如强行对敌绝无必胜把握,便故意示弱于他,以手捂住腹部,掩饰伤情,甚至忍痛将匕首下按数分,使伤口流血增多迷惑陈周,引诱他轻敌冒进,缩小袭击距离以便一发制敌。待陈周走近后,李豫一掌推开沈珍珠,同时拔出腹部匕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刺中陈周腹部。

    与此同时,程元振效法沈珍珠抢得一匹马,沿沈珍珠所行蹄痕,也刚好赶至。他身具武艺,听力比常人略强,远远听到说话声随即下马潜行,至房舍附近,听清陈周与李豫对话,乘陈周注意力全被李豫与沈珍珠两人吸引,几乎与李豫同时发难,一剑由后穿透陈周胸部致其死命。

    程元振急忙由怀中取出金创药,一把将李豫扶至门槛坐下,不待分说,三两下解开他的外袍和软甲,见伤口果然不深,惟是鲜血仍不断沁出,长长地舒了口气。沈珍珠轻轻由程元振手中拿过药瓶,半蹲下身,她也看出李豫伤势甚轻,可是心依旧颤抖得厉害,启开瓶塞,意欲为李豫拭药。

    “不必了。”李豫看她一眼,截手夺过她手中药瓶,递与程元振,“你来替孤上药。”

    沈珍珠怔在那里,李豫却抬首看着远方,口气仍是淡漠的:“这里没有你的事,你走吧。”

    程元振看看李豫,再看看沈珍珠,只觉此际沈珍珠处境无比尴尬,深为同情,口中讷讷想说点什么,一时又无从开口,见李豫伤口仍在流血,只得硬着头皮亲自将药粉尽数涂抹上去,立时见效止血,方重新整理好衣装。

    沈珍珠缓缓站起,别过头,听得马蹄“嗒嗒”声翻滚而来,声至人到,数十骑人马转瞬驰入眼帘,最当前之人,正是默延啜。

    默延啜眼见面前之势,微有一惊,却丝毫不形于色,翻身下马,行走如旋风席卷,朗声笑道:“太子殿下无恙?”

    李豫忍住伤痛,若无其事般站起,扬眉道:“李豫谢过可汗照拂了。”

    默延啜看了眼陈周尸身,“殿下现在总该相信本汗素日所言吧。”自李豫被他拘押后,他曾与李豫面谈数次,愿意派人护送他回返中原,然而李豫怎会听他的。但这回陈周之叛、张皇后之毒辣,确实超乎李豫设想,可若要他不管李婼生死,就此铩羽而归,心中也自不快。

    默延啜想是看透李豫心事,说道:“这样吧,若殿下仍执意要去我回纥王庭救宁国公主,待二十日后本汗与你一同前行,怎样?”又说:“殿下所带侍卫众多,本汗想借用来平乱,请殿下助我一臂之力。”这样说,大大照顾到李豫颜面,李豫心中稍存感念,揖礼道:“可汗救孤一命,大唐与回纥同气连枝,孤虽不才,也愿助可汗平定内乱,同沐圣恩。”

    默延啜方稍稍扫过身侧的沈珍珠一眼,见她面庞雪白如莹,倒比失血过的李豫还要白上几分,孤零零立在一侧,神魂无守般,也不知是否听到他与李豫的谈话。他不知就里,以为李豫又说了什么让她伤心的话,便开口唤了她一声。

    沈珍珠仿若受惊般抬头,看了他一下,勉强挤出几分笑,低声说:“哦,我先回去了。”说话间,如轻风掠过,已行至她带来的那匹马前。

    默延啜只觉她神情大为不对,正待喝止,却见她纵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腹,那马如离弦之箭,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天津)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