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1标§】第七十六章 决云中断开青天
    默延啜自有要务处置,沈珍珠用过饭、梳洗后便迫不及待地去看哲米依。

    有回纥兵丁领她到哲米依住处,仍是一间石舍,敲击半晌方有人将门启开,正是哲米依,连带李承宷,并那位名唤顿莫贺的中年回纥人都在房中。

    哲米依拉着沈珍珠的手,上下看道:“你来得正巧,我们正说要马上去特尔里,不然又要过好几日才能再见了。”

    沈珍珠见哲米依眼眶微红,倒似刚刚哭过,诧异地说:“你怎么了?怎么好像哭过?”对李承宷道:“定是你欺负她了。”

    哲米依忙揉揉眼睛,赔笑道:“没有,没有,应该是我们彻夜赶路,风沙太大,弄成眼睛这样。承宷,你去预备下,去特尔里越快越好!”李承宷答应着与顿莫贺共同出去了。

    哲米依形貌较之两年前圆润许多,想是与李承宷一段佳偶天成,过得十分圆满。这时哲米依急着要去特尔里,沈珍珠只能长话短说,叮嘱道:“可要千万小心。”

    哲米依坦然无惧,说道:“无妨,我料想就算事情不成,肃达也必定不会格外难为我。”稍与沈珍珠家常闲话几句,但匆匆出发往赴特尔里。

    默延啜既已与李豫达成协议,昨日就开释所有掳来的东宫侍从和内飞使,竟是一个不少,包括那些以“腾尔枝”迷倒悄悄掳走的,个个毫发无伤。严明当日下午就来参拜沈珍珠,见着沈珍珠高兴已极,纳头就拜,说道:“严某想煞娘娘了!”

    沈珍珠亲手将严明扶起,正色道:“将军以后切不可再这样称呼我。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再回宫中,也不是太子妃。”

    严明一听,神情急切,抱拳道:“娘娘请听我一言:为着邺城的事,娘娘一定是误会殿下了,其实——”正说到这里,却听室外程元振高声传讲话来:“严右率,太子殿下急诏,快来——”

    严明眉头紧缩,眼见话不能说完了,只得急急说道:“总之望娘娘听严某忠言,不要再与殿下怄气生隙,今日严某来不及说了,娘娘有空好好想想,我,改日再向娘娘进言!”再一揖礼,飞也似的走了。

    沈珍珠望着严明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所有的人,都将他与她的症结弄错,男女之间因情生间、因情生隙闹出的误会,只有情在人存,总归有明了、复合的一天。而他与她,要对抗的却是这天意高难问,这月临高阁的深寒与无奈,奈莫能何?

    这一晚睡至三更,忽有人敲响门栉,将她惊醒。她问道:“谁?”

    严明在门外低声道:“娘娘,太子殿下伤口感染,现在发热不退,娘娘去看看吧。”

    李豫本已腹部受伤,又冒雨四处寻找她,全身湿透,虽然后来敷上药粉,然伤口破损以至于斯。

    沈珍珠拥着被衾,凝坐床上。要去看他,是多么简单的事,可是她该去吗?他身子强健,这里也有良医,想来不会有事,必能挺过此关。莫若趁此机会,让他绝了念想。她低声对严明道:“你先去吧。”

    严明听话意以为沈珍珠随后会至,“喏”了声便疾步回去。

    沈珍珠心乱如麻,却是再也无法安枕,寤寐难安了约摸一两个时辰,严明又在外叩门,声音焦急了许多:“娘娘,严某求您,快去看看殿下吧,这样的高热下去,四面都是大漠,我怕,我怕——”

    沈珍珠一咕噜坐起,问道:“他怎么了?”

    严明声调惶切:“殿下开始说胡话了,大夫说这样下去,只怕不好!娘娘,我跟您叩首,求您了——”听得外头“呯”的一声闷响,严明当真在外开始磕头。

    沈珍珠从未见严明如此惊慌无措,轰的拉开大门:“将军快请起,我们这就去吧。”

    李豫床前已有数人守候,程元振急切的来返踱步,两名回纥人在旁窃窃私语,瞧那装束模样多半是丈夫。待看见沈珍珠进来,均纷纷自动退闪,让出一条道。程元振小声道:“夫人,已服下药了。大夫说殿下创口感染,加之忧急伤肝,方才如此。”

    微风飒然,沈珍珠走近床榻,许久以来第一次这般近而认真的凝视李豫。他真是瘦削了太多,眼珠凹陷,嘴唇焦干,面颊因发热晕红,额头上正敷着一块方巾,半闭着眼,如入梦魇,神情焦急,口中讷讷有语。

    严明抢步上前,附在李豫耳边说道:“殿下,沈妃娘娘来了!”李豫闻言仿佛略受震动,手猛力朝旁一挠,正捉住了沈珍珠的左臂。严明一时愣住了,沈珍珠朝他们挥挥手,略点点头。这示意已是十分明显,严明和程元振互望,与室中其他人一同退下。

    沈珍珠俯首在李豫耳侧,低声道:“是我。”李豫迷迷糊糊地睁眼,眼皮沉重如山,眸中血丝密如蛛结,影影绰绰看见她熟悉的面庞,然全身痛楚,如被搁置于钉山刀林,费尽余存气力拼命挣扎,到底还是喘息着说出口:“别走……珍珠……”

    沈珍珠五内如焚,她忆起当年李倓死后,李豫也是这般的重病发热。然而现今的凶险,恐怕远远大于昔日。

    他的手仍紧紧捉着她的臂膀,她将自己的右手,缓缓的,迟疑的,终于覆盖上他的手背。他的手背亦是滚烫,因着她冰凉纤细手指的拂掠,极细微的颤动了下。她靠近他,柔声道:“我不走,一直陪着你。”也不知李豫是否听清,神态稍见平和,呼吸也渐的平稳下来。

    发热渐渐退却,依稀在拂晓前,因着喝水,李豫迷迷糊糊醒过来一次,沈珍珠喂他饮用了大半盅的清水,他有些怔忡,喃喃道:“此情此景,我好似在哪里经历过。珍珠,我莫不是做梦吧。”不及等沈珍珠回答,他又倒头晕睡过去。

    沈珍珠伸手探向他的额头,微微松了口气。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她的心,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也正因为此,她要尝试坚决而彻底的离开他。

    他睡得愈来愈安详了,紧握她左臂的手也放松了。她将他的手轻轻移下,渥入自己手心。

    她喜欢看这时的他,温润亲和,仿佛还是当年将她捧在手心疼爱的他,她不知不觉就此睡着……

    不知睡了多久,她感觉到渥在自己手心的那只手在动,她悚然一惊,蓦地醒转,抬头见李豫半倚床头,眼神幽深,定定地看着她。她忙的缩回手,有些局促地站起,解释道:“昨晚你病了。”

    李豫仍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神色逐渐冷淡:“我无须你怜悯”。举掌相击,严明听到信号立时便进来,听李豫吩咐道:“请她出去。”

    “这个,殿下——”严明支吾着,极想在二人中间打个圆场。

    “珍珠,你也该好好歇歇了。”默延啜却在这时走入,也不跟李豫打招呼,自顾自拉起沈珍珠就走。

    “我——”待走到外边,沈珍珠启口解释。

    默延啜疲倦的笑笑,抬手抚过她披散的长发,微有沉默,慢慢舒开眉宇:“我知道——”

    沈珍珠疲惫至极,待默延啜送她回房舍后,纳头便睡,至第二日正午后方醒,连默延啜其间数次来看她均毫不知情。

    刚用过饭食,顿莫贺就来唤她:“哲米依姑娘回来了,可汗请夫人过去。”

    沈珍珠掐指一算,哲米依来回特尔里不到三天三夜,真是极快,不知此行可有斩获?

    踏入那间她曾经来过的议事用石舍,颇有惊异:石舍中已有数人,不仅默延啜居中而坐,哲米依、李承宷坐在右侧,连李豫和程元振竟然也在位。

    默延啜朝她招手道:“来,我们坐下议事。”这情形,原来都在等待她一人。顿莫贺移过石椅,让沈珍珠坐在默延啜的下首,自己仍肃立一旁。李豫只在沈珍珠入室时瞅过她一眼,随即便移开目光。

    默延啜肃容正色,对哲米依道:“你再给太子殿下并诸位说说到特尔里的情况。”

    哲米依刚刚才到不久,风尘之色不减,点头简短的答道:“任我千说百劝,肃达怎样都不肯将叶护通敌的证据拿出。若拿出叶护的罪证,必然会让咱们回纥人个个同时知晓他父亲哈必若通敌的罪行。他说:决不能让老阿爸一世英名蒙尘。”

    默延啜已听哲米依讲过,心中自有衡量,说道:“肃达这几年胆气见识都长进了,可既然这样说,看来还是没有想透。为了阿爸的名声,置咱们回纥人大义不顾。”

    哲米依倒是替肃达解释道:“肃达确实与往日不同了,可惜时间仓促,不然我再多呆几天,说不定他会改变主意。可汗,太子殿下,我这样急着回来,就是因为肃达告诉我——叶护要提前起事,已联络过他响应,他目前只是虚以敷衍。”

    李豫挂欠李婼安危,耸然动容:“他会怎样起事?”

    “叶护在富贵城暗地联络支持他的数支部落和郡县,打算在近一两个月内集结大军,强行攻下哈刺巴刺合孙。”

    默延啜一拳重重击在椅上,“他等不及了。不过——”他蔑笑,“现在正是时候——我也等不及了!”

    哲米依跳起来拍手道:“可汗,我们要出击了吗?太好了,我从敦煌赶来的路上,就咬牙想着要亲手剥剥那坏小子的皮!肃达虽然不知道可汗还在世,倒是同意我带人经过特尔里往哈刺巴刺合孙去,这样可以省去近一半路程,一个半月应该可以到达!”说到这里,又似忽然想起一事,语调下沉,睁开着眼睛看向默延啜,“可是,可汗你——”李承宷在旁拍拍哲米依的肩,朝默延啜摇摇头,对妻子的脾性有着甜蜜的无奈。

    默延啜爽然一笑,按住哲米依肩膀,示意她坐下,对李豫道:“此行凶险,殿下所带待从武艺高强,最适于近身防卫和搏击,本汗前番也曾说过,想借来一用。”

    李豫不假思索:“可汗若觉合用,当以大事为先。只不知到底作何用度?”

    默延啜回坐椅中,道:“在座均是自己人,实不相瞒,叶护虽占据富贵城,但其一举一动莫不在我的耳目之下,只因通敌罪证未拿到手,本汗一直迟迟未发。现在他按捺不住,打算扰起大战,本汗绝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我方才已传令下去,令詹可明集齐兵马,守护哈刺巴刺合孙。然而若非万不能已,本汗绝不能让咱们回纥人自己打自己。现在,我借殿下的侍从,只为万一两方对峙局面既成,他们能听我号令,擒贼擒王,将叶护及一班主要党羽拿下!”

    李豫心中只叫惭愧,回纥人素以马上功夫见长,又何尝真正需要他这班东宫侍卫,不过是借此给足他颜面罢了。默延啜一向自高自大,像现在这样特加照拂,倒真有些奇异,与程元振对视一眼,心照不宣,说道:“就全依可汗的。我们即刻出发?”

    默延啜点头,又侧过头去问沈珍珠,“你?——”

    沈珍珠站起来说道:“我自然也要去哈刺巴刺合孙,想必,不会对你们有碍吧?”

    哲米依拉沈珍珠的手道:“什么有碍无碍,我也要去,我俩正好有伴。”

    默延啜倒是沉默小会儿,方缓缓说道:“好。”对顿莫贺道:“传令下去,赶紧打点行装!”

    集齐只斤泽中所有回纥兵丁,并李豫的东宫侍卫和程元振的内飞龙使,尚不足三百人。因急着赶路,所有人都骑马,默延啜稍作乔装以防他人认出。当日深夜到达特尔里,哲米依拿出肃达给她的腰牌,果真无人阻挡,顺利通关。

    过特尔里,是时有时无的戈壁滩,至天色将明时,大队人马方停驻下来扎营歇息。现在天气渐热,按回纥人习惯,从此后要昼伏夜出,以节省体力和水分消耗。

    在马上颠簸一天一夜,沈珍珠累得够呛,哲米依虽是在马上长大的,因为来返赶路未来得及休息,也不比沈珍珠轻松。二人同居一个毡帐,并排比肩躺着,慢慢的叙话。

    哲米依道:“你又来回纥了,我总想起当年我们相识的情景,倒好像就在昨天一样。没想到我也当了大唐的王妃,这六七年时间,真快。”

    沈珍珠轻叹:“是啊,就像梦一般——”

    哲米依侧面过来,说:“你可别说梦。真是奇怪,我这些年来,总有那种似梦还真的感觉。”

    “似梦还真?”沈珍珠眼皮开始打转。

    “就是,”哲米依本已累极,这时反倒兴奋起来,“有好多事,比如认识承宷吧,他从大唐来,我们就那样莫名其妙的相识了,后来才慢慢省起,这过程,仿佛在什么时候,或者是在梦中吧,仿佛早就经历过一回,奇妙极了!”

    “嗯,”沈珍珠迟钝的点头,哲米依急了,推搡她:“你说说,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

    沈珍珠脑中一荡,稍稍清醒了点,默了半晌,说道:“你说的那种,我倒是没有。只是,近些年来,我入睡后总爱做梦,有些梦好真实,好琐碎。过了许久,再回想过去,竟一时分不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梦了。”说毕,轻轻叹息,闭上眼睛。

    “唉,现在可汗这般对你,你这般对可汗,”哲米依侧回身,依旧平躺,眼呆呆地盯着粘帐青灰的顶篷,“对你来说,是真还是梦呢?我是真希望,你能与可汗相依相守在大漠草原。”她静等沈珍珠回答,却半晌了无声息。侧头看去,沈珍珠鼻息均匀,已经睡熟了。

    哲米依坐起,端详沈珍珠面容,满怀悲悯:“你为何如此命途多舛。”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