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1标§】第七十九章 英雄一去豪华尽
    三部族首领在十丈开外勒马止步,其中一人先纵身下马,道声“得罪了”,将李婼拽下马。李婼被掳后,因着大唐公主的身份,叶护尚对她十分客气,未曾轻慢,这次攻打王庭,也暗押于后营,这其中原因有二:一是攻下王庭后有大唐公主在场作证,可为正名;二是万一有不测,也是最好的武器。方才三部族首领均在叶护旁侧,见情形不对,早暗地里溜出将李婼押来。李豫远在山丘上,一待瞧见李婼,便要朝交战处行去,严明一跃而出,死死拉住李豫臂膀:“殿下不可轻易现身!”

    李婼手足虽然未被捆缚,但自知凭自己微末武艺,绝无可能逃出这三个孔武有力的男人之手,平静的微笑,整理衣裳,捋正发冠,方抬目遥遥迎上默延啜的目光。

    默延啜扬声道:“可贺敦受苦了,是默延啜对你不住!”

    李婼答道:“可汗无事,我就安心了,可汗不必自责。”

    默延啜又道:“可贺敦,你怕不怕?”

    李婼轻轻摇头:“可汗不必管我,以国为重。”他们二人说话都是用汉语,故沈珍珠听得一清二楚,隔得这么远,她看不清此际李婼的神情相貌,可这样简单的问答对话,已让她心中甘苦交加,甘者,为李婼脱出旧形貌,现已真正意义成为回纥的可贺敦;苦者,李婼别故园、履异乡,说来全因为她。

    叶护听到李婼说到“以国为重”四个字时,嘴角微微一颤,默延啜看在眼中,并不点破,厉声喝出三部落首领的名讳,道:“本汗即位后,一直对你等部族不薄,为何要反我药罗葛氏,挑起内乱!”

    德里克氏的首领正是方才拽李婼下马的那个,枝杈着络腮胡子,朝地“呸”道:“不薄,说什么不薄!大漠南北,谁不知道百年前那件事,弄得我德里克氏人丁凋零,在十九姓中抬不起头!萨满巫师说了,除非你药罗葛氏不当大汗,否则我德里克永生永世不能翻身!”

    默延啜冷哼,又问药勿葛氏和勿里用氏的首领:“你们又是为什么原因?”

    两位首领异口同声道:“我们也是为了部族的兴旺,叶护丁卢允诺我们,将最好的水草地划给我们两部!”

    默延啜怒不可遏,将弯刀狠狠插地,喝道:“就为各自部族的蝇头小利,你们便置咱们的汗国大局不顾,投靠这丧心病狂,通敌卖国的浑蛋!”

    三位首领同时大怔,齐声道:“通敌卖国?”

    默延啜道:“三年多前,突厥与黠嘎斯人袭击咱们回纥,连攻下好几座城池,害得咱们无数兄弟战死。各位想想,突厥人和黠嘎斯人从来都不是咱们的对手,这才被咱们赶出草原,为什么这次会这样容易?原因就是——叶护乘我不在王庭,与黠嘎斯人暗自私通,将咱们驻防的消息告诉他们,并且商定攻下王庭后,平分咱们回纥汗国疆土!”在场兵卒听到此言,既是惊异又是疑惑。要知通敌卖国最为回纥人不耻,篡位夺权凭武力,若能夺得是本事,多半还能得到回纥人的仰慕钦佩,然出卖朋友、部族和邦国,便只能教人神共弃。尤其叶护部下一些士卒,他们的亲人曾战死于富贵城保卫战,一听竟是叶护通敌,心头更是震撼动荡,一时多有小声议论的。

    “父汗,你这是强行加罪于我。”叶护并不急躁,挑战般的扬眉直视默延啜,徐徐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这句话立时提醒了三位首领:“对啊,有没有证据?”

    “可汗一言九鼎,他的话就是证据!”李婼语调拿捏稳重,从旁插言力辅默延啜。

    叶护哈哈大笑:“没有证据,怎能服众!”

    默延啜没能取到肃达手中的证据,原本不打算说出叶护通敌之事,但现在形势所逼,陡然说出口,然而确实无证据可以示人,微有踌躇,叶护看在眼中,面露得意之色。

    “有罪证!”

    “罪证在这里!”

    一女一男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女声雀跃欢欣,男声高亢,听得“达达”的马蹄,战场旁侧的小山丘上,飞马奔下一人,山丘上哲米依迎风而立,笑颜如花。

    转瞬间那一人一骑已至默延啜跟前,来人身材粗壮,长相憨厚,下马行礼,将怀中一卷物什递与默延啜,说话简短:“肃达参见可汗!特呈上叶护与哈必若私通黠嘎斯人的证据。”在场多人知道哈必若是肃达的亲父,肃达竟呈来父亲的通敌证据,一时喧嚣四起,对叶护通敌卖国之事又多信了几分。

    默延啜接过那卷物什,郑重扶住肃达的双肩,道:“你是咱们回纥人中的真英雄、好汉子!”

    肃达垂首,赤色的脸略呈灰白:“请可汗饶恕肃达今天才将东西送来。哲米依走后,肃达想了一天一夜:不能为维护阿爸的名声,损害咱们整个汗国!”

    默延啜搂住他的双肩,慨然道:“你现在能送来,已经非常了不起!”展开那卷物什,正是一卷羊皮卷轴,锁眉略略看过,将卷轴迎风扬立,长声说道:“这,就是叶护通敌铁证!三位首领,如有疑窦,你们可以先派出一人过来亲眼瞅瞅!”

    德里克氏的首领犹豫片刻,摔下手中弯刀,闷哼一声,率先踏步过来,扯过卷轴,眯缝着眼仔细察看。

    偌大的战场瞬时宁静了,数万兵卒注视着德里克氏首领和他手中的卷轴,屏息无声,只有临近的马蹄声和人群中发出的短促呼吸。

    德里克氏首领拿着卷轴的手开始颤抖,络腮胡子朝上一翘一翘。

    “那是伪造的,不要信他们!”叶护狂吼,脸涨得通红,左右挣扎。

    “住口!”德里克氏首领狠命将卷轴摔掷于地,霍的抬头死死盯着叶护,双目赤红,目光如刀如噬,倒似立时要将他生吞活剐,“我和你相交忒久,你的笔迹别个不认识,难道我不认得?你——竟让我德里克氏蒙受奇耻大辱!”扬声对尚在远眺观望的药勿葛氏和勿里用氏两位首领道:“这小子把咱们都给出卖了,放了可贺敦——”

    说音未落,右袖一扬,明晃晃刀弧利光划过,原来他袖中暗藏匕首,程元振等大惊,直呼“可汗小心”,却见那光弧方向流转,德里克氏首领竟是直刺胸腹自戗。默延啜早料到他性情刚烈直截,必有此举,暗地留意在心,此际右臂疾出,生生将其手腕拿住,微一用力,匕首“咣”的坠落掉地。

    “你这是做什么!”默延啜沉声道。

    德里克氏首领扭头不与默延啜对视,言语中仍是傲气不减,“这是我带给德里克的耻辱,应该由我当场以死谢罪洗刷耻辱,我德里克氏才有面目在十九姓回纥中立足。咱们回纥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既然错了,我决不狡辩推诿。”

    “好,好一个‘错了’!”默延啜镇定而威严目光的向全场凛然一扫,截口说道:“你确实是错,大错特错!”

    德里克氏首领道:“既然如此,我只求速死,但请可汗善待我部族子民,错只在我一人,德里克氏的男儿都是英雄无畏的好汉子!”他这话一出,场中许多德里克氏的士卒惊骇且伤心起来,由切切私语,渐渐演变成吵嚷,有的禁不住喊着“不能杀首领”、“族长你绝不能死”等话语。叶护也趁机鼓噪:“德里克的兄弟们,快冲上来,你们的首领受了蒙蔽,不能教他白白送死!”药勿葛氏和勿里用氏的两位首领一时失了主意,只立在原地不动,也没有释放李婼。

    “你是否知道你们究竟错了哪里?”默延啜声音陡的提高半度,以真气抑扬顿挫的将话语推开,“你们的错,不在于不知叶护通敌卖国之罪,而在于——竟然为了百年前的私怨,为了各自部族的小利,竟要挑起咱们回纥人的内战,让咱们回纥人自己打自己,打得头破血流,尸横遍野!”

    “在场各位部族首领,都应该知道咱们回纥汗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咱们汗国能有今日的强盛,都是咱们十九姓同体同气,团结得像亲兄弟一样的结果——想当年,咱们任由突厥、铁勒欺负,现在,突厥让咱们灭了,铁勒被赶得远远的。只要咱们回纥人不自己打自己,永远这般的团结一气,就没人可以打败咱们!兄弟们都知道大唐正有叛逆造反,大唐繁华,是咱们做梦都想去的地方,可自从内乱后,处处房屋焚毁,大唐子民流离失所,惨不忍睹。大唐国富民强尚且如此,我回纥决不能蹈大唐的覆辙,决不能发生内乱!”

    默延啜此话一出,全场士卒感同身受,情绪都激动起来,有的不自觉轻轻点头,有的互相交换眼色,有的已叫唤出声:“是啊,咱们回纥人不能自相残杀。”声音虽小,却如洪流渗透,每名士卒都暗地挺直脊梁,目光齐刷刷的仰望这天神般果敢英明的可汗。

    默延啜瞬即感受到这士气高昂、团结一心的氛围,目光扫过除德里克氏等三位部族首领,说道:“你们虽有错,但所幸还没有酿成大祸,本汗既往不咎。今天日子正好,十九姓的首领都到齐了,正好让我们十九姓向天神血盟起誓,决无二心!你们,怎么样?”德里克氏等三位首领方听了默延啜一番话,真如当头棒喝,心中悔恨懊恼无以复加,只骂自己昏头透顶,皮之不附,毛将焉存,若回纥汗国衰亡,何来自己小小部族的兴旺发达?药勿葛氏首领二话不说,朝李婼长揖一礼,说声“请可贺敦恕罪”,与勿里用氏首领共同携着李婼走了过来,拜倒下地:“可汗,我们愿盟誓,世世代代团结互助,永葆我回纥汗国昌盛!”

    默延啜扬声赞道:“好!”朝詹可明颔首,詹可明本是远远的守在移地建身旁,将手一挥,身后队列闪出一条道来,十余骑飞奔至默延啜面前,齐整整下马半跪:“参见可汗!”数来数去,共是十四骑,正是十四姓的首领。尚还差一姓首领,默延啜道:“顿莫贺,你也来!”

    “是!”声到人到,顿莫贺早已由土丘跟下,与程元振等人并肩作虎。此际加入十四骑首领之中,加上德里克等三部落首领和默延啜,回纥十九姓首领已全部到齐。

    叶护看在眼中,不禁倒抽凉气。

    默延啜蔑笑着对叶护道:“你今天才知道胜算有多大吧!”

    叶护道:“原来他们一直都是拥护你,你竟然一直迷惑我,让我每个部族都上门劝说,故意让我知道只有一两族人支持移地建,其他的都在观望——”这余下的十四姓首领,其中有三四姓在移地建露面且参与打斗,但大多数均号称中立未至战场,其实早由詹可明联络赶到,潜在队列后排,伺机而动。

    “各位首领不是拥护我,而是拥护咱们的汗国!”默延啜对十八姓首领道:“叶护通敌卖国,各位说说——怎样处置?”

    “祭天神!”十八姓首领异口同声。

    叶护脸色惨白,大叫:“父汗,唐人常言说成王败寇,你一刀取了我的性命吧!”“祭天神”其实是火刑,百年前药罗葛氏的公主托古兹便是身受此刑,被活活焚烧而死。因过程极是痛苦,百年来实施不过寥寥几次,知晓内情的回纥士卒均相顾变色。

    默延啜看他一眼,决然的扭头,“你罪大恶极,只有在天神面前忏悔,以求天神的宽恕!待我们血盟后,就行火刑!”

    “既然如此,”叶护狠狠咬牙,“父汗你放心,我决不会吃痛哼出一声的!只是叶护有一点不明白,不搞清楚死不瞑目——你既然胜券在握,为什么不早早的就把我拿下杀了,为什么要像猫玩老鼠,把我戏弄成这样!为什么?——”说到最后三个字,已是声嘶力竭。

    默延啜不作理会,等两名士卒将叶护押至旁侧,再有干卒捧来只盛着半碗清水的大钵,方朗声道:“我等就此血盟起誓!”拔刀出鞘朝手腕划过,将鲜血滴入钵中,众首领依旧画葫芦,均歃血钵中,十九人共围成圆形,朝天誓道:“我等十九姓向天神起誓,永葆回纥汗国兴隆昌盛,永无二志,决不相互攻伐。若违此誓,将生生世世受天神责罚!”

    誓毕,默延啜率先起身,身子微有摇晃,喝道:“移地建、詹可明、顿莫贺听令!”

    詹可明随即拉起移地建的小手,并排飞奔而至,与顿莫贺同时半跪下来。移地建轻轻抱着默延啜的腿,低声唤道:“父汗——”

    默延啜俯下身,抚了下移地建浓密的头发,缄默片刻,面色沉重,肃声令道:“即日起,移地建继汗位,詹可明为左丁卢,顿莫贺为右丁卢。”

    移地建和詹可明无比惊讶,默延啜既已归来,自然还是当仁不让的可汗,为何无缘无故的传位?顿莫贺骇怕惊惶至极:“可汗,你?——”

    默延啜断然挥手,目光炯炯扫过詹可明和顿莫贺:“听着:移地建年纪尚幼,你们,一定要好好辅佐他。你们是否能做到?”

    詹可明与顿莫贺忙伏地叩道:“我们万死不敢推辞!”

    默延啜满意的颔首,嘴角闪过一缕不易察觉的笑意,缓缓侧首——他记得她在那个方向,他朝那个方向看去……胸膛中似有物“崩”的断裂,他竭尽全力拼至此刻,为何全身上下竟似无一分再属已身?他听到手中弯刀落地的脆响,山川草原与蓝天碧空,都淡去了光芒和色彩,他仍朝着那个方向,朝着她,执著的望去……

    他永远凝立在了这一刻……

    沈珍珠知道默延啜的目光在寻觅她。

    他成功了,这世间的事,没一样他不能做成!

    她见他徐徐抬头,她微笑着,她不能助他什么,可她能一直站在这里,迎侯他的胜利和骄傲,迎候他寻觅的目光。

    然而,一切突然间被定格。默延啜停止所有的动作,凝立在那里,连目光,也似凝伫……

    “咣当!”他的刀掉落在地上,震耳欲聋。

    跪伏着的顿莫贺第一个乍然惊醒,抬首连声唤着“可汗、可汗”,未得默延啜回答。积威所在,他不敢触碰默延啜身躯,凝视着默延啜面容,只是发呆,汗水涔涔而下。终于,试探般触及默延啜脉搏,全身一耸,原先出汗的,现却在正午烈日下不由自主瑟瑟发抖,脸上肌肉搐动,将颤抖的手微微探到默延啜鼻息下,忽然间涕泪交流,喊道:“可汗驾薨了!可汗驾薨了——”边喊边后退几步,腿一软趴倒在地,泪水稀里哗啦的流下来。

    移地建隔默延啜最近,哭嚎喊着“阿爸”,扑将上去,还是詹可明反应快,忙将移地建紧紧拽住,膝行至默延啜跟前,掩面大悲,哽声道:“可汗被叶护长期下毒药谋害,早已剧毒深入肺腑,却仍旧拼着一命阻止咱们回纥的自相残杀,体力耗尽加上潜毒发作,已经薨逝——”

    “辟嚓!”晴天白日里霹雳划空,数万着各色服饰的回纥士卒如山倾海崩般齐齐斩跪,放声大哭——

    默延啜依旧持守他的姿势,他微微扬首,仿佛在看着远方,仿佛是在搜寻不知名的什么,仿佛……什么也没有做。

    沈珍珠心陡然若被铁锤重击,霎时头晕目眩,几乎仰面倒下,然又仿若有股力量将她狠狠前推,脚迈出两步,身体摇晃几下方站稳。她朝着他的方向,直欲大喊,声音却不受控,如被梗塞。她不住的落泪,无法遏止。

    普天之下,也许只有她,才知晓他最后的时刻想要做什么。

    而现在,她也只能隔着这长远的距离,看着他,心痛如摧,悔恨销骨。

    他是默延啜,在他身后的茫茫日月,沧海桑田亿万年,他都会永恒的屹立在那里。

    他是属于回纥人的默延啜。

    (天津)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