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 > 章节目录 第1823章 计划永远都只是一个计划
    天色明亮了起来,原先布置起来的兵马渐渐的回归整队,进入修整休息的时间,毕竟人不是铁打的,昨日夜间熬夜,今日再持续推进就未免消耗太大了一些,得不偿失。

    不过普通的兵卒去休息了,斐潜依旧不能歇息。

    李典样子很狼狈,毕竟谁从马背上摔得一个头破血流,都不会依旧仪表堂堂,气宇轩昂。不过,依旧能看得出李典本人还是一个有着比较精致习惯的人。

    李典的胡须,虽然现在沾染了泥土和污垢,但是看得出来在之前是有精心修剪整理的,这一点,就像是后世女性的头发,有经常打理和从来就不管,多少还是有些区别的,纵然天生丽质,也需要后面的妥善保护,就像是关二爷的胡子,平日里都是锦囊之中藏身,防晒防风防尘防水……

    此外,李典身上的战甲虽然现在有些歪斜和残破,同样也可以看得出来平日里面保养得不错,铠甲容易积累污渍和汗渍的地方,都算是清理得蛮干净,用来连接系扎的丝绦,同样也还是原本的颜色,不像是大头兵身上灰黑到都不知道原本的颜色是什么的那种。

    『来人!给李将军松绑!』斐潜笑眯眯的说道。

    李典看了斐潜一眼,也没有说什么特别硬气的话语,只是等兵卒将绳索解开了之后,揉了揉手腕之后,向斐潜略微拱拱手,表示了一下谢意,但是依旧没有说话。

    『不知李将军家眷,是在许县,亦或是在雒阳?』斐潜招呼一旁的护卫送上水囊,然后等李典喝了几口,停下来的时候,不急不缓的问道。

    李典一愣,沉默了片刻,回答道:『回骠骑……于许县之中……』

    斐潜微微点头,笑而不语。

    李典的脸色也忽然有些变化起来,嘴角抽动了一下,也沉默了下来。

    事情很多时候都具有两面性,就看个人是怎样理解的了,有时候觉得是正面的,那就是正面的,可是一旦疑心觉得是不是有隐藏的一面,就难免会嘀咕起来,就像是在白纸上看到了黑点就会觉得那个黑点很刺眼一样。

    『如此,过些时日,某便送李将军回归许县……』斐潜停了片刻,然后继续说道,『李将军便暂且于某之处稍待……不知意下如何?』

    斐潜笑得很诚恳,可是在李典眼中,却觉得是如此可恶,可问题是又说不出任何的异议来……

    来见到斐潜之前,李典甚至已经想了很多,包括斐潜会说一些什么,比如像是家国天下,比如像是功名利禄,甚至可能假借天子之名,也有可能会诋毁曹操等等,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斐潜上来什么都没有劝,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问了问家眷所在,然后就表示愿意将李典送回去,只不过要等一段时间。

    说起来,这样的条件不可称不优厚,甚至可以说相当的仁慈。可是在这样的优厚和仁慈背后,却有很大的问题。

    曹操的性格,李典自然知晓。是的,如果按照斐潜说的来做,李典肯定是能够回去,而且毫无疑问,曹操还会笑呵呵的当众表示安抚,表示这不是李典的过错,然后甚至还可能当众牵着李典的手,安排人员给李典压惊洗尘什么的,可是之后呢?

    可以预见的是,只要斐潜还存在一天,曹操就不会继续用李典。

    换成是李典自己,恐怕也是这样认为的。小平津莫名其妙就丢了,然后自己跑出了雒阳城,在孟津被俘虏,随后毫发无伤的回来了,这样的经历,放到任何一个人身上,恐怕都要打十几个问号,更不用说原来就是疑心很重的曹操了。

    李典苦笑着说道:『骠骑不若赐某一死!』

    斐潜摇头说道:『某与司空素来交好,远无仇,近无怨,不过是因为手下之人有些……嗯,擅作主张……故而有些误会,特意前来,说明一二……怎能害死司空手下大将?万万不可,不可……』

    『误会……』李典无奈的看着斐潜,一时半会说不出什么话来。

    斐潜点头说道:『王粲王仲宣,素有名望,至长安之时,言天子欲巡狩长安,某不知真假,故送王仲宣前往许县,以定时日,若是天子真欲至雍凉巡狩,某当安排乡老,焚香扫地而迎也……』

    斐潜这样的说辞,也不算是推卸责任。因为斐潜确实从来没有说过任何要迎天子的话语,还在北地的时候开始,斐潜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示他遵从天子的意愿的,天子想去那里,都行,天下都是大汉的领土,天子愿意去那里是天子的意愿。当时刘协还在平阳的时候,斐潜也当众表示,如果天子愿意去雒阳就去雒阳,愿意留在北地平阳就留在北地平阳,结果是刘协自己选择了回雒阳,后来又选择了去许县。

    所以斐潜这样说,完全没有问题。

    『可是……』李典吞了一口唾沫,『王仲宣……言骠骑欲迎天子也……』

    『故而,误会了不是?』斐潜呵呵笑了笑,说道,『天子乃大汉之主也,欲往何方,乃天子自决之,其是臣子所能置喙?』

    李典抽了抽嘴角,这话说得真是非常『骠骑』,让人一点都不好搭话。

    斐潜越是表现得坦荡,便越发衬托得曹操居心叵测。一边是斐潜大方的表示,天下都是大汉,大汉都是一家,然后天子想去那里就去那里,然后一边是曹操死死的捏着刘协,表示谁他娘的都别跟我抢,谁敢动手我跟谁急……

    如此的表现,自然是高下立判。

    若是旁人说这样的话,多半会被人嘲讽为站着说话不腰疼什么的,但是天子刘协确实也在平阳待过一段时间,所以斐潜说这样的话,就显得自然且有底气。

    斐潜有底气了,李典就没底气了。

    沉默了片刻,李典说道:『如此,骠骑攻伐雒阳,也是误会?』

    斐潜哈哈笑道:『某何曾攻雒阳?某不过是欲献虏于陛下之前,借道小平津而已!知晓李将军定听信妄人之言,阻拦于某,故而行此下策,还望李将军海涵……』

    『这……』李典的表情显然是一点都不相信,但是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来。斐潜确实是只打了小平津,而李典他自己是送上门来的,针对于雒阳这个城池来说,骠骑将军斐潜,确实没有攻打。

    严格来说,小平津也算是雒阳的直属,这也没有错,但是如果这样讲,雒阳还是整个大汉的直属呢!如今大将军袁绍已亡,若是从大汉军方职务来说,骠骑将军便是最高的统帅了,那李典等人在名义上还需要听从斐潜的调派呢……

    所以,李典最终无话可说,只能是沉默以对。

    斐潜笑着,也不在意,叫来了荀攸,让他带着李典下去休息。

    越是聪明人,越是会钻牛角尖儿,而且还不容易掉头出来。曹操显然是聪明人,而且斐潜觉得曹操到了晚年的时候,简直如同风声鹤唳一般,就对他的自己儿子曹丕都起了疑心,不仅是经常自己吓自己,同样也吓得旁人战战兢兢的。

    李典显然也是聪明人,所以他迟早会察觉到这个问题。

    现在劝降李典,不是不可以,而是没多大的必要,相反,让李典回去,对于曹操治下的这些其他姓氏的将领,施加一种潜在的影响,才是一种更好的处置方式,

    曹操的军权基本上都是落在曹氏和夏侯氏的手中,所谓『五子良将』只不过是曹操为了表示自己对于外姓将领的看重,并且这几个将领也确实强悍,所以颇有些树立起来给别人看的意思,虽然李典并不在『五子良将』的行列之中,但是也算是外姓将领之中混得比较好的了,所以他的遭遇,对于曹操治下的外姓将领来说,就很具有借鉴意义。

    如果说斐潜一上来就招降,然后李典或是为了家人,或是为了名声,或是为了什么其他的原因,拒绝投降怎么办?

    直接杀了?

    显然不妥,所以还不如就这样,埋一根曹操和李典都要吞下去的钉子,等着什么时候钉子慢慢的长大腐烂……

    所以斐潜根本就没有一句的劝降话语,甚至表示会送李典回去,这样一来李典纵然有什么『慷慨之语』,也是半句都说不出来。

    荀攸带着李典,往营地一侧走去。

    斐潜看着荀攸带着李典离开,转头和赵云说道,『还烦劳子龙再辛苦一趟,取了李曼成兵刃器具,于雒阳之下扬威!知会文远,让开道路,若曹兵自溃,任其自去。』

    赵云拱手说道:『属下遵命!』

    这也是荀攸的后续计谋跟进,一环套着一环。

    雒阳城中已经只能算是一个前线兵城了,并不像是当年的那种皇朝都城了,所以城中并没有多少百姓,而更多的是各地招募而来的兵卒,这些兵卒之中未必人人都清醒,也未必个个都对曹操忠心耿耿,更多的都应该是属于拿谁的兵饷,替谁卖命的类型,所以一旦知晓李典被俘虏,那么很有可能就会在无人统领之下产生混乱,甚至引发营啸……

    当然,如果雒阳城中,还有某个人能够站出来,弹压混乱,收拢人心,控制兵卒的情绪,不至于立刻溃散,斐潜也无所谓,因为在那样的情况下,一方面要控制城中的兵卒,另外一方面还要防着斐潜手下偷袭破门,那么自然就不可能还有多少威胁性了,最多就是死守而已,对于原本就没有攻伐雒阳城池计划的斐潜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荀攸深知曹操麾下的兵卒情况,做出的这种针对性的计谋简直无法抵御,毕竟人心人性就是如此,青州豫州兖州各地本身就是有些矛盾。豫州兵瞧不起兖州兵,因为当年兖州暴乱很是折腾了一次,而兖州兵也瞧不起青州兵,因为青州兵大多都是原本黄巾转职而来的,同样青州兵也看不起豫州兵,觉得这些家伙平日里只懂得呼来喝去,打仗就怂得一逼……

    若是主将还在,多少还可以管控得住,现在小平津失守,强敌在侧,主将又被对方俘虏,军心晃荡之下,就像是业绩好的时候公司内部一片和气,业绩不好的时候顿时什么矛盾都爆发出来一样,雒阳城中还能保持安稳?

    果然不出斐潜和荀攸的预料,当雒阳城中的兵卒知晓了李典被俘,顿时骚乱起来,加上又亲眼见到了张辽和赵云领着兵卒,让开了通往曹操领地,豫州方向的道路,顿时闹腾起来,在黄昏时分,夜幕还没有降临的时候,城中突然爆发了一阵混乱的躁动,旋即一个城门被打开,大量无序的人员涌了出来,或多或少的背负着些东西,相互之间甚至还有拖拽和砍杀的,沿着道路便如同流民一般,朝着豫州方向而去。

    再过得片刻,城中冒出了火头,四门陆续洞开,也有人主动找到了赵云张辽等人表示投降,但是更多的人是惶惶逃命,将雒阳再一次的抛弃。

    张辽和赵云先派遣了一部分人员进城,控制了火势和城防之后,再让兵马陆续进城修整,让人上报骠骑将军斐潜不提,单说在阳城的夏侯惇得知了雒阳失守,溃兵逃亡的消息,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是的,不管是谁都知道,雒阳城已经破败,所以若是遇到强攻或是围困,,迟早会崩溃落败,但是不管是曹操还是夏侯惇,都没有想到雒阳城会败落得如此之快,昨天才接到消息说骠骑大队人马到了雒阳,今日就又接到了雒阳失守的消息!

    这简直……

    太可怕了!

    这两天,夏侯惇正为了在许县附近的朱灵张烈小队而头疼不已。

    朱灵和张烈虽然统领的兵卒不多,但是在豫州这一带一马平川的地区,想要将这些人马围堵起来,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加上当下正值春忙时期,虽然说朱灵和张烈并没有攻伐那一个坞堡,但是在田野之中的青苗就到了霉了。

    小麦苗汁水丰厚,营养丰富,正是牛羊马最喜欢的那种青食,因此就算是没有多少人员城池损伤,光这些被糟蹋的禾苗,就让豫州颍川一带的士族子弟叫苦不迭,纷纷到许县之中找荀彧等人的麻烦,毕竟这么多年赋税没少交,结果出了事情却没有保护到位,这谁干啊?

    荀彧和夏侯惇调兵遣将,正一步步的缩小朱灵和张烈的活动空间,准备将其逼迫到山林之处清剿干净的时候,却猛然间接到了雒阳陷落的消息,顿时就像是到手的鸭子要飞,又或是明明都买对了所有的号码却是下一期的大奖一样,心中复杂的滋味,简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