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888小说网 > >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 第十九章 横江欲渡风波恶
    李倓被拘禁于太极宫后一间侧室,虽值夏日,室内依然弥漫着一股不去的霉腐之味,中人欲呕。玄宗此次是动了真怒,对他看管甚严,连太子也不许见,李俶回宫求恳半日,玄宗念及他们兄弟情谊方勉强答应。

    李倓瘦了许多,落日余晖,远远望去,侧面的脸一半晴一半暗。听到门锁声响,他兀自立于窗前不回头。江头宫殿锁千门,细柳新蒲为谁绿。窗外宫柳茂密繁绿,连成紧紧的片片树荫,森严静穆。

    李俶缓步走去,问道:“怎会至此?”

    李倓淡然而笑:“这是我咎由自取。当日我弃林致,如今天下弃我。”

    李俶笑起来,拍拍李倓肩头:“我可没有弃你而去。我提审在场证人,虽说证词均对你不利,但我始终不信你会杀了窦老头儿。”

    “窦如知腌臜泼才,寡廉鲜耻,贪污无度,我与他数次口角相争,在宫中朝野并不是秘密。若说一时争执后将他刺死,虽然惊骇世人,也并无奇怪之处。”

    “正因窦如知此人龌龊,我才信你——你根本不屑以此人之血污你三尺龙泉。”李俶道,“来,将当时情形一五一十告诉为兄。难不成你想一辈子关在这里?”

    李倓吁了一口气,面呈痛苦之色,说道:“那日是窦如知请我赴宴。我本欲不去,可你是知道的——陛下私下已定她的女儿作我的新王妃。那个女子,你想必见过,美则美矣,俗不可耐,我实不愿娶,只想在宴中一口回绝,断了他的念想。”这样当面回绝亲事,扫人脸面,只有李倓的任侠妄为,才做得出来,李俶暗忖,陛下这回如此震怒,或者不仅因为李倓涉嫌刺杀朝臣,更是因为倓对他意旨的违逆。

    李倓将当日发生之事述说开来。

    那正是三个多月前某日,他未带侍从,径直一人佩剑前赴窦府,到达时天已渐昏,窦府建造极尽奢华之能事,比之他的建宁王府不遑多让。窦如知得了通传,亲自迎他入内,在后花园内制宴饮酒,在场还有几位与窦如知亲好的朝中大臣。

    李倓心情不快,既不向他人敬酒,也不接人敬酒,只一杯一杯的喝闷酒。正喝得有些酒意了,偏一名大臣凑趣,提起窦家女儿与他之婚事,并召来窦家小姐奉酒。李倓借酒佯狂,故意摔倒窦家小姐所奉酒杯,红着眼摇摇晃晃斜睨道:“小姐艳俗无双,倓无才以配。”

    如此羞辱,那窦家小姐气得几乎要当场跳入桃花池中。窦如知更是恼怒无比,立时随手抽出李倓佩剑要与他拼命,一时酒宴大乱,烛火倒地熄灭,客人、婢女东奔西跑,瓜果茶点酒品狼籍遍地,侍卫不知何从阻止。

    窦如知舞剑不成章法,只胡乱劈来劈去,李倓先是躲闪腾跃,直如老鼠戏猫。待觉得戏耍够了,见他又一剑斜劈过来,李倓倒扣手腕,剑尖反向,正对窦的心口。当时李倓轻蔑一笑,正要夺下宝剑,结束此场游戏,谁知后背被狠狠一推,酒后身子没有支撑住,剑势朝前送去,那柄寒光凛冽的宝剑便由窦如知胸膛没刃而出,窦当场毙命。

    “那背后推你之人是谁,可看清楚了?”李俶问道。

    李倓苦笑:“当时天色昏黑,我即刻转身,只看见一个人影闪入园中树木之后,转瞬便没了踪影,想要追赶,那群朝臣和侍从已将我围住拿下。”

    李俶思付道:“如此说来,那背后施以黑手之人,应当不是在场的朝臣了。我亦去过窦府的后园,那里花木密集,在园中暗藏一两个人并不难,如此不仅当时在场的侍从和婢女均有有疑,连窦府所有侍卫、婢女、仆佣诸种人等均有可疑。这倒是要颇费周章。你再回想一下,那身影还有何不同之处?”

    李倓回想良久,皱眉答道:“我只可肯定,那人绝不是女子——他推我之力猛烈强悍,且手掌粗大,那身材,……现时回想,总觉得有几分熟悉,似是在哪里见过……”

    二人再议论一番,再想不出其他,李俶只得决定回府衙后由窦府人员名册一一查起。

    待到临走,李俶对李倓道:“你且在这委屈几日,过两天是贵妃寿辰,我设法再向陛下求情,指不定陛下一高兴,就将你先开释出来。”

    李倓默默点头,问道:“嫂嫂回来了?可好?”

    微微喜色爬上李俶眼睑:“她很好,只是清减了些,身子还要好好将养。”

    李倓望向窗外,垂柳依依,在风中摇弋,说道:“她在回纥一切,难道你全不在意?”

    李俶笑意微凝,道:“她所受苦楚,皆因我而起,我只会加倍爱她。他人传言,何必理会!况且——”嘴角略翘,眼中有凌厉之气瞬息而过,“过得几日,放眼宫中、市井,再不会有人说半句闲话。”

    李倓怔住,在这一瞬间,他才发觉,自己的兄长已然逐渐真正强大,是力量上,也是气势上的。多年来他隐忍自持,暗暗积蓄力量,蓄而不发,隐而不现,却能将想要保护的人包裹于怀,不容他人伤害。这一切,都是他李倓远远不及。他容忍不了慕容林致的失节,也无力保护她不受伤害。一段情爱,终成苦果。所谓的天长地久,一生一世,鹣鲽情深,都抵不过现实的无情。罢了,罢了,从此撒手,人生最美好的,皆已成过往。此番若能出得牢笼,又该何去何从?又能何去何从?

    李俶由宫中回到王府,匆匆折过弯道,方入内府,“咚”的一下,迎面与一人撞个满怀。退后几步一看,却是满面通红的德宁郡主,蹙眉道:“婼儿,这是做什么?冒冒失失的。”德宁郡主见是他,红了眼,也不搭话,依旧扭头往府外跑去。

    “快,快拦住她!”李俶正在错愕中,却见沈珍珠远远边唤边跑过来,忙紧步上前,见她喘息方定,急急说道:“快拦住她,她要去范阳!”

    李俶暗自吃惊,回头对侍卫道:“还不快去?”侍卫答了声“是”,抬眉偷觑李俶,似有犹疑,李俶已接着令道:“多带些人,绑也好,架也罢——只要把郡主弄回。”

    贵妃寿辰在即,皇子诸孙、王公大臣的寿仪皆源源不绝运送入宫,李俶也备了礼品——乃是一樽四五尺高的白玉观音,质地细腻温润,佛像庄重祥和,线条流畅冼练。沈珍珠与崔彩屏、独孤镜等人啧啧称奇一番,却道:“恕珍珠直言,这东西极好,只是——”说到此处,做个了奇怪的手势,右手抬高指了指自己的发鬓。李俶立时明白过来,观音乃佛教之物,贵妃当年却出家做过“黄冠”,以此物相敬,怕有反讽之意,触犯避讳。当下他也着急起来,时日紧迫,该再准备什么寿仪呢?

    沈珍珠似是灵机一动,说道:“我听素瓷说过,东市有一家专营器乐的店铺,据说尚私存珍稀琴谱,或可一试。”

    李俶道:“只是倓的事尚在审理,我即刻要去府衙。”

    沈珍珠笑了起来,“何需尚书大人亲自去,现有着两位妹妹在府中,与我作伴就行了,顺便也可散心不是?”崔彩屏却撅起嘴,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沈珍珠也不勉强,送李俶出门后,只与独孤镜两人共乘肩舆朝东市而去。

    临近正午,街市人烟阜盛,车流攘攘,沈珍珠心情极佳,不时与独孤镜评说街市两边的行人少女,独孤镜却仍是一如往常的恭谨模样。至东市口,两人下了肩舆,由素瓷并几名侍卫陪着,简行进入市集内。

    因有素瓷引路,很快找到一家极不起眼的小店,里面只疏疏落落摆了几样乐器。店主人不在家,守店的小子诚惶诚恐,从没见过这样天仙化人的贵夫人,问明来意,乃说道:“夫人要找琴谱,可真是找对了地方。店主人是收藏了几本绝好的,待价而沽。只是……店主人有事外出,只怕还有一会子才回。”

    “无妨,”沈珍珠就近坐下,说道,“我们等他就是。”

    滚烫的一壶茶喝得干干净净,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那店主人还没有回来,沈珍珠渐渐的有些心神不宁了。独孤镜看在眼中,不由问道:“王妃可还有什么事?”

    “不甚要紧,且再等一会儿吧。”沈珍珠话刚说完,身旁的素瓷已小声提醒:“大公子和夫人怕会久等。”

    “大公子?……”独孤镜反应过来,“莫非王妃的兄嫂要过王府来。”

    沈珍珠轻笑道:“说是今日午后过来,没想到在这里耽搁了这么多的功夫。”问那店中小子:“现在什么时辰了?”

    答道:“方至申时一刻。”

    时辰已然不早,沈珍珠只得对独孤镜道:“只怕拙兄嫂现在已快到王府了,劳烦妹妹在这等等,我先走一步?”

    独孤镜似是十分为难,答道:“王妃之命,奴婢怎敢不从。可奴婢才疏学浅,怎生识得琴谱好坏!”

    沈珍珠笑道:“你切莫谦虚,昨日晨间我听见琴声悠扬,自你绣云阁而来,不是你弹奏,莫非还有他人?”

    独孤镜这才低头应允,似有腼腆:“王妃见笑了。”

    沈珍珠带素瓷和两名侍卫由东市而出,上肩舆,心中有事,眼光只是随意往四周扫,忽的她大呼一声:“停下,停下!”肩舆暂停,她怔怔的朝前方望去,一个人的身影,恍惚中在转角处消逝,仿佛熟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胸中象被噎住,怪怪的殊不好受。

    回到清颐阁,李俶已经在房中等待良久。问道:“怎么样?”

    沈珍珠道:“她仅与两名侍卫留在那儿,余下的,就看你的人本事如何。”

    李俶道:“她素来行事谨慎,这几日存在特意提防之心,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真亏你想出这诱敌之计,制造机会让她外出。”揽过她的腰,附于耳侧低笑,“你倒也几分将帅之才呢。”

    沈珍珠笑道:“那正好,不是陛下正有意让你遥领凉州大都督么,到时你且将都督帅印予我把玩几日,如何?”

    李俶不禁失笑,却听沈珍珠已正色说道:“就不知独孤镜会不会中计。让我们摸出一些蛛丝蚂迹。我今晨送别林致,她——”说到这里,有些哽咽。

    那夜,枕边,她终于忍不住一再追问。李俶柔柔的抚摩着她窄细的肩头,长发随意飘散,慢慢开口说:“你可知道,独孤镜,原本是李林甫的人。”只这一句,已足以让她心惊肉跳。

    他娓娓道来,仿佛在说一个遥远的,与他们不相干的故事。说独孤镜何时入府,他如何对她起了疑心,如何识穿她的真实身份,如何将她收为已为。说至沈珍珠的父亲被李林甫所陷之事,他的话语才犹疑起来,这是何等石破天惊的秘密——李林甫的患病不治,竟然是独孤镜受命李俶下的慢性毒药,这一举动,瞒过了天下。然而,独孤镜是聪明的,对做这件事,她提出了条件,那便是——名份。他给了她要的名份,也仅此而已。

    原来,竟是从头至尾错怪了他。一切由已而起,他原本不需如此急切,李林甫与杨国忠,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原可以稳稳的坐山观虎斗,根本不必出手杀了其中一只,让另一个无穷止的坐大。

    如闲话家常般说完,她尚在发愣,他不知何时已静静睡着。她轻触他的面颊,他竟然瘦了许多,睡梦中也有疲惫之态,他,背负太多太重。她到现在也不明白,他背负的东西中,有多少是她所想要的,想争的;有多少,是虚妄的,是空无的……

    她不知道。但在那一瞬,她是下了决定的:她是他的妻子,此生,进也好,退也罢……

    却听李俶已岔开话题道:“倓的案子,我找着了最大的嫌疑人。”

    “哦,那是谁?”

    “是窦府的一名花匠。这名花匠在窦如知被杀后,就忽然失去踪迹。”

    沈珍珠道:“花匠隐于花草之中,侍机借倓之手杀人,倒也合情;只是为何要杀窦如知呢,未免不合理,你可别为急于给倓脱罪,错怪了他人。”

    “现场可是拾到了花锄,再说,窦如知生性残暴,对下人苛责,那花匠虽入窦府不到一年时间,却因一丝半点的不对窦如知口味,挨过多次毒打。一时起心,衔私报仇,说起来也合乎情理。否则,窦府上下几百人,为何仅他一个畏罪潜逃?”李俶似乎胸有成竹。

    沈珍珠掩口笑道:“看来此案勘破只在眼前,尚书大人必已四处张贴其人画像,缉拿花匠。”

    近来沈珍珠常以“尚书大人”之称取笑李俶,李俶也莫可奈何,笑道:“缉拿归案不是难事,要知这名花匠面部似被火烧过,相貌极为丑陋,百中无一。”

    沈珍珠对李倓的这件案子,兴趣委实不大,一直颇怪李倓对慕容林致的无情无义,觉得李倓被拘受几日苦,也是该被惩戒,听了李俶的话,不过说笑几句,并没有十分放在心上。

    说话间,已有侍从来报,沈介福和公孙二娘已至王府正门。沈珍珠喜出望外,当先而出。

    <br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来到言情888小说网免费阅读,本言情网收集当今流行的网上小说种类繁多,有各种现代小说、言情小说888免费阅读、都市小说TXT下载、都市言情小说

学校青春言情小说、古装武侠小说、古今穿越小说等等,本小说网是众小说迷们最喜欢的小说网站,欢迎大家免费阅读,本网保证及时更新最新小说,欢迎及时阅

读!言情888小说网每天更新小说数百部,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说,如果你觉得我们站做的好,请向你的朋友同学同事宣传我们站!网址https://www.xs386.com